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四十章 六场全胜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六场全胜

    能否不战,这是一句请求,但选择不战,那就是决定认输。

    忌无痕怕了,所以他退了一步,更是决定认输。

    这句话让许多人都震惊了,包括早就决定出手阻拦他们二人生死厮杀的接引使者。

    “愿意退出?”

    接引使者脸色沉了下来,袍袖一挥,手背到了身后,看着忌无痕的眼神越来越冰冷:“不可理喻,这样的弱者,是怎么混入离天宫的?而且还是内门大师兄?”

    虽然离天宫在东都大陆没有什么名气,但在南荒大陆也算是极为出众的宗门之一,忌无痕代表着宗门的意志与荣誉出战,那么他的一举一动,都将牵扯到外界对离天宫的看法。

    可是,他居然在这三陆会武的最高战场上,对一个临时破境的少年选择投降,并且还是在现场无数人的目光之下,选择了保全自己,投降认输。

    这让很多期待着接下来两名地元境强者惊世之战的人有些胸闷难言,好像重重一拳打到了空处,那种无处发泄的感觉使得现场响起大范围的嘘声。

    几乎每个人都在对忌无痕如此无耻的行为感到微怒,但做为他的对手,白阳却显得异常平静。

    他的脸上不光没有破境之后那种狂热的喜悦,也没有被忌无痕这样无耻手段触怒的变化,他只是平静看着忌无痕,最后说道:“你输了。”

    忌无痕脸色微变,沉默不语。

    在他说出可以退出这场比试的时候,于情于理,他都已经输了。

    可是他却听得出来白阳话里那一丝嘲讽。

    是的,他输了,比真的输在对方手下还要彻底,因为他怕了,他畏惧了,于是他选择了认输。

    或许他避免了战斗,让自己的性命得以无损,但是他却真正的输给了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瞧不起的少年,输的一败涂地。

    “既然已经认输,那么这场比试,自然就结束了。”

    接引使者阴沉着一张脸,走上了比斗台,看着这一地狼藉,缓缓说道:“我必须要承认,我不想你们二人拼个你死我活,因为对整个人类世界来说,一名天才的陨落,无疑是十分惨痛的代价,这个代价不应该出现在内斗之中,所以,我想你们该点到为止。”

    说到这,接引使者又饶有深意的瞥了忌无痕一眼:“只是我没想到,战斗会以这种的方式结束。”

    忌无痕面无表情。

    接引使者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平静的宣布了这场比试的胜负,在漫天嘘声之中,两人背对着对方走下比斗台,那些负责维护符文阵法的长老在两人走下台后便涌上了台前,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两人破坏掉的符文阵法以及青石台给修复完成,使那近乎损毁的青石比斗台恢复一新,四周的阵法也正常运转。

    毕竟,这只是离天宫与玄剑宗的第一场比试,接下来还有几场,总不能让别人使用这几乎损坏的比斗台。

    迎着许多人或是震惊或是不解的眼神,白阳缓缓走到了同门身边,发现包括叶华颜在内的每个人都在用一种极为古怪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个不停,不禁道:“我脸上难道有东西?”

    金武见他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禁不住心里的疑惑,极为艰难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白阳思考了一下,很是认真的说道:“什么都没做。”

    金武翻了一下白眼,恶狠狠道:“装吧,你就装,干脆再给你找几个储物戒指,让你拼命的装。”

    在一场近乎不可能胜利的战斗中与对手战得势均力敌,而且还在这过程里淡然破境,白阳在之前那段时间里做的事,足以让全场数万人都感到震惊,但偏偏他自己却是毫无感觉,金武自然以为他是在装。

    或者说,他是在低调的炫耀。

    不过白阳当然没有这种想法,因为说到低,他破境的办法还是与正常人无异,一样是以日积月累的法子,慢慢在自己的身体里构建出一个小世界,从沙石草木,到山峰云层,一点点的积累才能有今日自然而然的破境。

    只不过他积累的过程相对于其他人而言实在是短了一些,就算与他朝夕相处一年左右的孔墨衣都觉得这实在太不正常。

    但是孔墨衣知道,对于白阳而言,任何不正常的事情都会变得十分正常,那么临战破境,也就不再显得多么诡异。

    可众人还是没回过神来,只是一场战斗的时间,他们之中居然多了一个地元境强者?

    孔墨衣走上前,捏了捏白阳的脸,在他满脸苦笑之下,又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捅了捅他的胸膛,最后好奇的喃喃道:“地元境,好像也跟以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叶华颜抿唇一笑,走上前来制止了孔墨衣,随后道:“地元境当然与定元境的差别很大,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展现,忌无痕就已经怕了。”

    纵然破境,可白阳仍然没来得及展现出地元境的实力,忌无痕嗅到了危险和死亡的气息,十分果断利落的选择认输,那么白阳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可以说,知道破境后的白阳有多么强大的人,目前而言只有忌无痕。可忌无痕也只是偶然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如果说实际的一种估量,在没有出手之前,任何人都不知道白阳究竟强大到了哪种地步,就算是身为武尊强者的命黄泉也不能。

    “你怎么看?”

    接引使者退下台后,就一直站在命黄泉的身边,他发现命黄泉的目光始终盯着白阳,便知道他肯定是在估量白阳的实力,于是很好奇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命黄泉的眼神依旧平淡,透出那股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可是当他仔细盯住白阳看了许久,又听到接引使者的问题后,终于摇了摇头,声音中出现平生罕见之惊,“很强。”

    接引使者也是一阵悚然。

    能够被一名武尊强者评价为很强的存在,至少也得是达到了天元境的真正强者,一个刚入地元的少年,怎能得到如此评价?

    他看着命黄泉,迟疑道:“强归强,却未必配得上你很强二字。”

    命黄泉再次摇头,没有解释什么。

    他看得穿白阳的境界,却看不穿他究竟有多少战力。

    实力达到了地元境,生死搏杀的手段越发显得重要,一名地元境强者吸纳天地元气,取之无尽用之不竭,两人对拼,总不至于是纳四方之力对轰直至筋疲力尽。

    那种战斗不叫战斗,那只是儿戏。

    真正的战斗,是比技,是斗法,更是某种心理上的博弈。

    白阳杀人之技层出不穷,比起同境之人,或许在比技这一方面远远胜之,而斗法,那比得就是各家功法如何神妙,以及两者交手时,天地之间那一抹气机流逝。

    对于这两点,命黄泉认为白阳的把握绝对比同龄人要强,最可怕的是,他的心理同样无懈可击,胜不骄,败不馁,似乎总是让自己保持在一个十分冷静的状态。

    命黄泉最欣赏的,自然也是这点。

    因为只有冷静的人,才有资格赢。

    接引使者并不是看不穿这一点,只是他的想法太过古旧,给自己套上了桎梏,困于其中无法走出,当然也就不能理解白阳现在有多强。

    若在命黄泉眼里看来,定元境的白阳是一名合格的战士,那么现在的他,在拥有地元之力的特殊力量以后,将会成为四方畏惧的战神。

    “下一场由谁来出战?”

    经过一阵震惊与喜悦的转变以后,玄剑宗众人到底还是没有忘记比试仍然在进行,叶华颜很是随意的看了看,然后说道:“不如就我来吧。”

    “这点小事怎用得着麻烦师姐?交我来便是,离天宫那些软脚虾,比起紫气山庄来说,可是差了不少。”金武撇了撇嘴,语气里的鄙夷自然是指离天宫用女子来修炼长生篇做鼎炉一事。

    一边的凝尘眉毛微扬,不动声色,只是看向离天宫以及忌无痕的目光里有些琢磨不透的意思。

    叶华颜没有阻止金武,她也认为离天宫除了忌无痕,基本没有可惧之人,所以金武出场就算不赢,也至少不会输得太难看。

    而事情也正如他们所预料的一样,除了忌无痕以外,这场比试里面,离天宫的那些人实力都不算太强,或者该说是弱得可以。

    也不知道是他们故意将那些实力不济的弟子放出来,还是离天宫本就如此青黄不接,总而言之,玄剑宗这场比试,居然罕见的拿了六场全胜的耀眼成绩,虽说里面有不少值得推敲的地方,但第一场白阳与忌无痕的战斗已经让人无视了后面那些场比试。

    想必白阳以定元战地元,而且还在最后关头破境吓退对手的事情,将会变成近段时间最为火热的话题,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拿到了六场全胜的成绩以后,玄剑宗自然也就拥有了进入武神塔的资格,对于武神塔这个三陆会武之中最神秘,也是连叶华颜都难以说清的试练,白阳心中自是充满了好奇。

    距离征战此行最后一个目标的时间,也并没有剩多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