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无敌是寂寞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无敌是寂寞

    妖兽要向人间发起进攻这种大事,确实值得每一个强者都去为之奔忙。

    好比如今论剑峰那位剑神,便是为了寻找与妖兽之皇谈判的机会,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论剑峰的大小事宜,都交给那些资格较老的剑座以及他的那些弟子来处理。

    除了剑神,还有很多隐世强者在为此而奔波,想要寻找到那名神秘的妖兽皇者,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算他们的实力很强,可是找人,并不是看实力的强弱。

    “你告诉我这件事情,该不会是想让我阻止它的发生吧。”白阳思前想后,不明白主宰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与自己说这件事,但是白阳知道,主宰一定有他的理由。

    “别太高估自己。”

    主宰道:“虽然你现在已经破境,算是真正成为了一个强者,可是凭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就算是那位剑神也没有资格。”

    白阳闻言,想了一想,露出一个极为不解的表情,“那为什么他还要寻找妖兽的皇者,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徒劳无功的?”

    主宰沉默良久,“这也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或许他们剑者都有些傲骨,心中自成一种不为人知的骄傲,那剑神要找妖兽皇者,是想与他谈判,可是他在踏上旅程之前便知道这场谈判必定无功而返,那么他所要做的就是杀死那个妖兽之皇。”

    杀死妖兽之皇,这句话听起来平淡无奇,可是白阳几乎能够感觉得到这句话里扑面而来的危险!

    万妖之皇那种级别的存在究竟有多强,世间没有人亲自去试过,就连武榜之上那些强者也都不清楚。

    武榜之强,强在于有迹可循,但譬如论剑峰剑神那种不在榜上,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无视他的存在,便属于这种强者。

    至于那名妖兽之皇,也是类似的强大存在。

    白阳隐隐已经明白了一些事,那个要向人间进攻的强者,想必是于主宰有些瓜葛,而他一旦决定进攻人间,第一个要找的人,也必定会是身负神之力的自己。

    这样的话,那位论剑峰之主,现任的剑神大人行动是否迅速,将会决定那位强者究竟什么时候才来进攻人间。

    “希望他不够快。”主宰淡淡道:“如果他的速度超过整个世界的预料,你就必须要比他还快。”

    “地元境还远远不够保护你自己,所以,你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达到天元境。”

    听完主宰这句话,白阳沉默着没有回答,因为他才刚刚达到地元境,主宰就要求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再破一个大境界,爬到大陆金字塔的最上层,天元境。

    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苛刻,甚至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可以称之为不能完成的任务。

    白阳自重新恢复修炼天赋开始,不过只过了两年的时间,可他现在已经连破数境,但主宰显然还不满意于此。

    “如果那位剑神够快的话,你最多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但是我猜想他的速度应该不会那么快。”主宰宽慰道:“在我最好的估计中,你还有两年,甚至三年的时间可以用来破境,我想这对你来说并不是很难。”

    如果按照白阳一路势如破竹冲入地元境的势头来看,让他用两到三年的时间突破到天元境,从时间上来看确实不难。可是,修炼到地元境,和修炼到天元境真的能相提并论吗?

    白阳不这么认为。

    不过,这件事情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前进的动力,主宰也是不想让他懈怠下来,停止了修炼的步伐。

    可是这个动力,也未免太过苦涩了一些。

    白阳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在两年内就要面对妖兽之皇那种恐怖境界的敌人,便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青衣伏案整理着这次比试的一些文件,突然感觉到门外传来一阵古怪的风声,不禁抬起头,却看见了已经消失两天的秋平凡。

    此时的秋平凡,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一宗之主的风范,两条宽大的袍袖已经被扯烂,长袍好像被某种恐怖的生物给轰击过,出现了大面积的烧焦,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狼狈无比。

    他走进屋内,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师兄,发生什么了?”他虽然满不在乎,但青衣长老可是吓得不轻,赶紧从桌后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他,问道:“难不成”

    “别胡思乱想。”秋平凡挥了挥手,平静道:“只是跟一个老朋友聊了聊。”

    青衣一阵语塞,有些惊惧的暗想到底是什么老朋友,聊了什么内容,能把武榜第三的强者给聊成这副模样?

    他再次想到了秋平凡消失前的那一场大雨,想到了那恐怖的气息,想到了白阳的身份。

    “是他。”秋平凡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青衣长老的猜测,不过他又说道:“我们并没有动手。”

    “没动手,那是谁把你打成了这副模样?”

    青衣长老忍不住说道:“就算他是武榜第一,是天下第一,也不该这么目中无人!”

    秋平凡淡淡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和他的谈话中,得知了一件事。”

    青衣楞了楞,他知道,秋平凡会以这副面貌迫不及待的来找自己,肯定是有要事要说,于是他收起了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师兄你说。”

    秋平凡走到桌边,将一张卷轴拉开,用手一抹,上面的字迹全部消失,然后他把自己体内的神性灌输进去,以武尊强者的无上神通,将一副画面封印在这副卷轴之中,然后道:“等武神塔试练结束,将这个卷轴交给白阳。”

    接过秋平凡递来的卷轴,青衣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秋平凡既然如此郑重其事,那必然是要事。

    “还有,武神塔中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乱子,如果我不在的话,你就全权负责处理。必要的时候,可以找命黄泉来解决。”秋平凡拍了拍青衣的肩膀,语气难得的凝重起来:“现在很多事情已经快要超过我的预料了,陆狂人也知道,所以他才忍不住动了起来。”

    再次提到那位天下第一人的名字,青衣没有忍住,问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秋平凡侧过头想了想,皱眉的时候牵扯到面部伤口,咧了咧嘴,苦笑道:“也许是他觉得自己快离开了,想要找一个对手吧?”

    天下无敌才是最寂寞。

    这句话看起来十分的狂妄且没有道理,但对于真正天下无敌的人来说,才能够明白无敌便是最死寂的孤独。

    陆狂人在天下第一这个位置坐了太久太久,论剑峰那位剑神都承认不是他的对手。那么他在人间便真的没有对手了。

    所以他一直都在找一个能够战胜自己的存在,也一直在寻找突破到下一个境界的办法。

    至今他还没有找到对手,但是,他找到了破境的希望。

    就好像其他武尊巅峰的强者一样,身为天下无敌的陆狂人,他肯定早就发现了这个世界有不对劲的地方,他看到了那个封存这个世界的封印,但是他无能为力。

    可如果他找到了突破封印的办法,以他这些年来的积累,自然可以破境,成为这一代第一名真圣境强者。

    那么在离开之前,陆狂人还是未尝一败,他感到很寂寞,所以他离开了神宗,来到了奇山宗,找到了秋平凡。

    看秋平凡现在这副模样,两人之间的胜负自然也就不必多说,而秋平凡之所以说他们没有交手,是因为在他看来,自己远远不是陆狂人的对手,所以那才不算是一次交手,只能算是陆狂人的一次热身。

    武榜前三的强者,他排在第三,在他之后,陆狂人就离开去找那位天下第二了。

    “我不是他的对手,她也不是。”秋平凡沉默之后,道:“那么以陆狂人的性格,他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他一定要找到一个值得自己在成圣前全力出手的强者,他的眼睛应该已经看到了那孩子吧。”

    “你和她都敌不过的怪物,那孩子”青衣张了张嘴,一阵哑然。

    秋平凡口中的那孩子,指的正是白阳,而陆狂人若是将目光放在了白阳的身上,就代表着他一定会想办法去逼迫白阳拼命修行。

    “总而言之,在武神塔的试练结束后,你将这副卷轴交给他,他自然会明白一切。到时候他该怎样应付陆狂人,他心里自会有数。”

    秋平凡说完这句话以后,整个人就如同一阵清风般消失在原地。

    他离开了,似乎很着急。

    因为陆狂人也离开了,同样很着急。

    陆狂人急着寻找下一位对手,第三之后,便轮到第二。

    秋平凡着急,是因为他知道陆狂人必定会找到武榜第二的强者,以他对她的了解,秋平凡肯定两人之间必定会有一场大战。

    他要阻止这一场战斗,至少要阻止陆狂人杀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