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竹远远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竹远远

    火焰焚烧着木柴发出呲呲的声音,一些火星弹了出来。

    围绕着篝火,有一群村民在十分有秩序的忙碌着布餐。

    这个村庄里的人在吃饭的时候,都不会在屋子里面,而是待在外面聚在篝火旁边,借着那摇曳的火光,手里捧着碗,一边进食一边交谈着。

    白阳被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领着来到这里,处在村庄的中央。

    无数个篝火星星点点汇聚成了照耀整个村庄的光芒,火光昏红,仿佛要把那无尽黑暗的天幕都给撕破。

    这些身穿着兽皮衣的村民似乎很喜欢光芒,因为他们平时见不到太多的光芒,或者说是光明。

    光明代表着希望,一旦失去了光明,人被笼罩在黑暗之中,那就是失了希望。

    武神塔中的生命,仿佛一直都处在这种没有任何希望的状态下生活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苍白之色,眼神茫然,只是按照着严格的秩序在做事,包括用餐。

    中年人走到一个篝火旁边,看着那些村民手里捧着他做的肉汤,嘴角扯了扯,像是在笑。

    白阳拖着手脚的锁链,哗啦啦地走到了一个篝火旁边,这里没有一个村民,所以火光也相对弱更像是随时会熄灭的烛光。

    他刚坐下,角落里就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自阴影里,浮现了一个娇小的轮廓。

    白阳抬起头,微微错愕。

    因为那个站在阴影里的人,正是先前率领一众狼骑手在荒原上奔跑的少女。

    少女手里捧着一个碗。

    或者说,她手里捧着的是一个大碗,比任何人的碗都要大,比她那双小手更是大了不知多少。

    她捧着大碗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白阳,沉默许久后,张嘴吐出了一个字。

    “滚。”

    白阳手中无碗,只是坐在篝火旁边举起双手慢慢的烤着火,少女的这一声滚,只是让他扬了扬眉,却没动作。

    但是,随着少女轻声的一个字,偌大的村子居然瞬间安静下来,许多道目光望向了这边,包括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

    少女眼里掠过了惊人的杀机,周围的气机在一瞬间变为狂暴无比的乱流,白阳身前的篝火瞬间被绞碎,化为漫天破碎的火光。

    那些道火光凌乱,在白阳眼前肆意纵横,他仍然没有动,只是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姑娘将我掠之此处,现在又叫我滚,那为何不将我手脚的束缚解开,我也好滚给你看?”

    白阳抬起头,浑然无惧的与少女对视,语气也很平静。

    少女向前走了一步,将手里的碗珍而重之的放了下来,然后用手抓住了白阳的衣领,极为轻松,或者说是极为随意的把白阳提了起来,并且举过了头顶。

    她的个子不矮,但与白阳比起来却是极为娇甚至她将手臂举高,也只是能将白阳举起几分,双脚堪堪离开了地面而已。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以显现出少女那惊人的力量。

    “你是奴隶,我叫你滚,你就只能滚。”少女抬起眼眸,她的眼神不凶,语气也很轻,但却像是在说出一件十分普通的事,宛如天经地义一般。

    这是她的自信,她是村庄的首领,她是这些村民的王。

    胜者为王,那么她自然就是村子里的最强者。

    这块安静的地方,是独属于首领的位置,少女不容许任何村民跨入其中,自然也不会允许一个天外之人踩在她的地盘。

    一个族群里的王者,想要镇压自己的子民,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绝对强大的实力,让任何人都不会生出反乱之心,所以少女在面对有人挑战自己的权威之时,第一时间便生出了些微的杀意,想要将眼前这个天外之人撕成碎片。

    就在她打算这么做,并且已经准备为此付出行动的时候,村子的另一头响起一声巨大的嗡鸣,隐隐之中有种撕裂的声音在其中。

    少女神情一变,直接将白阳扔到了一旁,转身就往声音来源处跑去。

    白阳被甩出去以后,身体在半空中稳住,随意的踏着虚空,然后落地。

    这一过程并没有人发现,因为所有的村民在听到那声嗡鸣之后,便都放下了手里的食物,如同发疯般冲向那声音来源之处。

    甚至还有一些人就近钻进了屋子,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一声声狼啸从村子深处传来,充满了愤怒。

    包括白阳在内,被俘的一群天外之人一时间竟是被丢在无人问津。

    但过了没一会,几个身穿兽皮衣,身材粗壮的男人便凶狠的呵斥着他们,用手里的武器将他们往声音来源处赶去。

    白阳观察了一下他们的表情,发现这些人的脸上竟是写满了凝重,以及淡淡的恐惧。

    想起先前在俘虏自己的时候,少女率领的那一队狼骑满身风尘,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以及在途中耽误时间后,那些狼骑手紧张的表情,白阳隐约之间猜到了一些情况,干脆就跟着往村头走去。

    村子的正前方,一道又一道真气光芒击打在村外的符文阵法上,那些颇为粗浅的防御阵法根本就挡不了多久,一层一层被暴力的真气轰打给破掉。

    每一层符文阵法被轰破后,村外的青石围栏就粉碎一层,然后便有一道嗡鸣之声传入村内,警告着村民们,外敌来袭。

    慢慢地,村子中涌出了一群人,他们手持兵器,满脸紧张,望着那波动不断的符文阵法。

    身材娇小的少女如同一道飓风般冲了过来,那双细嫩的小手上,握着一根足有比她高了两个头的黑色铁棍,仿佛重有千斤!

    她一头冲出了符文阵法的保护,口中响起愤怒的清啸,随即狠狠向天空挥棒,蛮力撕裂空气的声音极为清脆,呼地一声,那些漫天遍地袭击而来的真气光芒,竟是被少女以一人之力,尽数挥散!

    轰!

    一阵能量爆炸,在少女头顶数丈之处传来,狂风吹散了她的秀发,尘沙遮住了她的表情,却遮不住她眼中如同星辰般的光芒!

    她抬起头,望向了村庄百丈之外覆满黄沙的一片荒丘,黑压压数百个身影渐渐冒了出来,一个男人分开人群,站在了众人的最前方,遥遥与少女对视。

    少女一人站在村门前,手中的黑色铁棍伫在地面,面无表情。

    “竹远远,我不想杀你,但你应该知道,黑夜来临,我们之间避免不了一战。”

    那男人搓了搓手指,目光淡然,望着少女,平静的道出了她的名字。

    竹远远,一个听起来很安静,很秀气的名字,倒也确实符合少女的外貌。

    可是这名叫竹远远的少女,却是一个敢以一人之力,孤身阻挡在此前的族群首领!

    她那一次挥棒,便破去了那些人的攻击,不过她的真气也大有耗损,只是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多余的话我也不会说,将你们族群的战狼,以及年轻女子都交出来,那么我只会取走一半的物资。”

    男子声音远远传来,竹远远听后,默不作声的抿了抿唇,那张秀气的小脸上,浮现出怒意以及战意。

    她一脚踩在地面上,坚硬的大地被她踩裂,然后她便像是一团黑色狂风,席卷过境,独身压向了那一群人!

    “冥顽不灵,黑夜来临之时,那些无用女人能给你带来什么?失去了战狼,你们仍然可以度过黑夜,竹远远,你可不要太贪心了!”男人声音微冷,望着那团向自己冲过来的黑色影子,默默抽出身后的短刀,向前一步,直接斩了过去!

    一道半虚状的黑色刀光,横斩而出,跨越了数丈的距离出现在竹远远面前。

    她没有停顿,只听得见铛的一声巨响,几乎能震碎人的耳膜,随即她的脚步依旧坚定,一棒砸向了男人的脑袋!

    哼!

    男人冷哼一声,身影如同鬼魅般的向后飘去,他身边的那些手下就悍不畏死的补充上来,以自己的身体去消耗竹远远的气力。

    砰砰砰!

    竹远远宛如一尊战神般,手中的铁棍所到之处,轻则骨骼尽碎,重则爆成漫天血雾,尸骨无存!

    如此凶残的打法,让村子里面那些被俘的弟子们脸色微白,心中倶是震惊。

    但他们更加担心的是,那个几乎被淹没在人群里的少女孤身一人,到底能不能保护得了这个村庄?如果那些明显不怀好意的人杀入村子,他们的命运又该如何?

    “师兄,要不我们跟他们拼了吧?”

    一个东都大宗门的弟子咬了咬牙,暗运真气,冲击着自己身上的束缚。

    他身边站着一名身穿白袍的俊秀男子,似乎是宗门的大师兄。

    这男子摇了摇头,低声道:“现在我们轻举妄动的话,很可能会有所损伤,还不如看作壁上观,让他们死战到底。”

    说到这里,他又朝四周看了看,有许多明显不是他们宗门的弟子,同样也被俘虏,他冷笑一声道:“如果能将这些碍事之人除掉,那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