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战胜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战胜

    他要见识,那么白阳就决定让他见识。

    在对付景空的时候,白阳只是定元境,只出了两招。

    现在他达到了地元之境,对付同样境界的揽月阁之人,自然也只需要两招。

    提元纳气,四方倶静。

    刹那间,天地元气仿佛被一股莫名力量所牵引,八荒风云涌动,整个夜幕都开始泛起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晕光。

    这是地元之力扯动天地力量的表现,也是地元境强者全力出手的前兆。

    白阳曾在近百里外观看过紫嫣然与那名妖蛇交手,两人的战斗几乎打得天崩地裂,让半边天空都渲染成火烧般的颜色。

    而今他身入地元,深刻感受到那股力量,操控起来更是得心应手,比起当年所见,更胜几分。

    于是,抬手,握拳,天地变色!

    “这一拳,名叫天下无双。”

    白阳声音一落,还未等牟天赐听清,便只感觉眼前微微一花,恐怖的拳劲透过胸腔袭向他体内的小世界,各种雷霆风暴般的巨响充斥耳中,震动灵魂。

    那并不是真正的声音,那只是白阳拳势所引发的恐怖震鸣,好比以自身之力牵引天元循转,使得天地元气因此而产生剧变。这一样是一种对力量的掌控,只不过白阳实在拿捏的精准,精准到让牟天赐脸色难看,向后退去。

    这一退,就如同河提崩溃,一发而不可收拾。

    白阳拳势既出,便要建功,牟天赐想退,白阳不可能让他退。

    于是,两人化成了两道你追我赶的线,或者说是光,飞快的向荒原远处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那些黑袍人满脸惊恐,而村庄里的村民们则是十分的振奋,像是见到了希望。

    他们以为是自己的祈祷有了作用,祖先派下了这样一位实力强大的强者来守护他们,所以村庄中到处都充满了欢呼声。

    除了他们,还有那些同样被俘虏的宗门弟子。比起这些天真的村民,这群来自外界的弟子自然认识那个追向牟天赐的少年,也知道他曾在外界做过哪些壮举。

    那名一身白衣的宗门师兄有些苦恼,懊悔道:“一同关了整夜,你们就没一人认出他便是白阳?”

    其他几名弟子也是表情尴尬。

    如今武神塔之试最强大的一匹黑马就在他们身边,而他们却有眼不识,由次也算是错过了逃走的契机。

    因为那个揽月阁的异瞳男子显然实力非凡,白阳就算能够战胜他,那也一定要付出相对的代价,所以想要白阳回过头来救他们,这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懊恼归懊恼,这名宗门大师兄的表情还是充满了震惊。

    像他这种天赋过人的弟子,一般都是对地元境十拿九稳,没有太大的压力。而且在宗门之中他这种人同样算得上是天之骄子,无人能够出其右。可直到来到这三陆会武之时,他才看到了更多的天才,也见识了更加强大的存在。

    花别情,忌无痕,白阳,以及那名揽月阁的神秘男子,这些人的实力居然都已经达到了地元之境,大陆之上从未突然间出现过这么多的地元强者,虽然这名宗门大弟子的见识一般,却也知道这绝对不正常。

    “师兄?师兄!”

    听到身边师弟的唤声,他缓缓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天边慢慢消失的两条光线,有些沉默,然后对那等待自己命令的师弟说道:“先等等吧,我想那两个人,应该还会回来的。”

    “想不到那个小子居然这么强大,如果当时他还手,那我的脑袋岂不是不保了?”

    对白阳隐藏实力同样震惊的人还有那个抓他回来的狼骑手。

    看着视线尽头那两条越行越远的线条,他粗壮的身体忍不住抖了抖,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

    当时他一把将白阳拉上狼背,如同对待一个货物,还曾出口不逊,鄙视过白阳那副弱小的样子。

    可现在看来,如果当时白阳有哪怕一个念头想要杀他,便能够将他给碎尸万段。

    所以也不得这名狼骑手表情尴尬,换作是谁,在发现自己先前还十分鄙视的人,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地元境强者,恐怕心里都会有些后怕的感觉。

    就算是无所畏惧的竹远远,现在表情都有些异色,因为她想起当时自己将白阳举过头顶时,白阳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也没有发怒。

    她想不通,为什么这样强大的一个人,会有如此好的脾气?

    “小首领。”那个中年狼骑手低声道:“这个少年的实力强大,只怕在天外之人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也许我们能够借这个机会,与他合作。”

    竹远远回过神来,转脸看向那个中年狼骑手,不容质疑道:“我们从不与天外之人合作,过去不会,现在也不会。”

    说完她抬起了头,眯了眯眼,视线里那两道光线虽然很微弱,但是对比起无尽黑暗的天幕来说,仍然是亮得刺目。

    她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天幕下那道炙热光芒,那个从光明里走出来的道貌岸然之人。

    强大,是竹远远对那人仅剩的印象,而冰冷与残忍,就是那个人给竹远远的生活,带来的一切。

    她的父母在那场光明降临之中化为了灰烬,她的兄弟姐妹们尽数被俘,生死不知。只有她,因为太过瘦弱而藏在尸灰中躲过了一劫,最后被霸占一域的狼王给捡回了巢穴,苟延残喘,生不如死。

    竹远远永远也不能忘却那个光明中的男人对自己说过的话,她将仇恨深埋在心,努力修炼,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然后带着一支狼骑离开了狼王,开始寻找村落,一步一步发展成部族,并且成为了一个族群中的王者。

    但她还是不能报仇。

    因为那个人的强大,仍然不是现在的她可以比拟的。

    “我讨厌光明。”

    忽然,竹远远收回了目光,表情微松,不再像刚才那样冰冷。

    站在一边的中年狼骑手也些许怂了口气,低声道:“可人们需要光明,您也需要光明。”

    “光明代表着希望,也代表着我们将暴露在无尽的危险中。我们用了这么多年来适应黑暗,却要用一辈子去争取我们无法驾御,甚至不确定是否存在的幻想。”

    竹远远那张苍白的小脸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使她看起来不再那样楚楚可怜,隐约有了一些族群之主的威严。

    提到光明时,她语气里的厌恶不加任何掩饰。

    血珠落在她的唇角,让她看起来平添几分娇媚,更是铁血的气息。

    中年狼骑手沉默。

    过了不知道多久,竹远远再次看天,这一次,眼神中似乎带着些不一样的东西。

    因为天边出现了一个少年。

    束着的长发在身后飘起,一身普通的长袍,一张俊秀的脸庞,和一双明亮如星的纯粹眼眸,勾勒出一个让人感到极为安心且温暖的影子。

    竹远远刹那失神,恍惚间像是再见到光明中走出来的人影,随即眉头微皱,又慢慢松开。

    因为她看见他手中有血,左手的袍袖已经断裂,满是鲜血的手臂,就那样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他受伤了。

    只是,他还站在这里,笑容也十分平静,这些便足以证明,这场交锋的胜利者究竟是谁。

    牟天赐没有回来,天边那一道线已经消失。白阳回来了,因为他重创了牟天赐,两人共同控制天地之力,却因为在对于飞行上的一些窍门不够熟练,而缺了几分速度,使他没能给予牟天赐致命的一击。

    这固然可惜,但也不算多么严重之事。

    白阳折返回来,飘落在地,看着那些摇摇欲坠的青石符文阵,仔细思考几秒,便弹了弹手指,将那些符文尽数破去。

    一道让所有村民脸色苍白的碎裂声,响彻四野,很多村民还来不及欢呼喜悦,就看到那守护着村庄的力量渐渐消散,眸子里仅剩下恐惧。

    荒原里,传来了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那个被打碎了半边身子的男人走了出来,另一只手握着短刀,眼神冰冷,一步一步,如同爬行般的走出黄沙,走到了白阳的身边。

    他看见白阳随意弹指就破掉了村庄的符文阵法,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笑的更加狂妄:“竹远远,你以为天外之人会帮你?呵呵,我与他们有利益联合,而你,却只是一个落魄部族的战士,到了如今你还不明白这点,今日你合该灭亡!”

    风声大作,黑暗笼罩。

    每个村民脸上都充满了绝望,看到那些慢慢从黄沙里爬出来的黑袍人逐渐聚集,在没有了符文力量的保护之后,这个村庄还能撑多久?

    或者说,有那个实力强大的少年在,他们今日,到底能活着离开多少人?

    竹远远的表情很平静,她看着白阳,白阳也在看着她。

    两人的目光中没有任何信息要传达,因为她的眼神很纯粹,白阳的眼神也绝对的平淡。

    然后,白阳抖了抖手腕,一把雪白剑锋出现,在那男子狂放的笑声中,挥手横斩,一剑断首!

    笑声戛然而止,还剩下的,只有一具倒下的残缺尸体,和一颗睁大眼睛,充满不明之意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