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所谓弱肉强食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所谓弱肉强食

    “我可从未说过要帮你。”

    白阳甩去青天雪落剑上的鲜血,这句话,不知是向那死去的男子说,还是向远处静静望着他的竹远远说。

    总而言之他这一剑斩去了许多人的困惑,也让那些惶恐不已的村民稍微放下了心头的紧张。

    竹远远收回目光,显得有些疲惫。

    在刚才那一瞬间,她提起自己体内仅剩的真气,如果白阳真的敢联手那名男子,她便会一气如虹,纵然拼死,也要拼出个天崩地裂,你死我活。

    自古之来,便有许多玉石俱焚的强**门传到现在,那不同于越境挑战,天资所取,而是一种真正的赌命战法,体内最后悬着的一口气也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可怕力量来。

    竹远远修炼的功法极为霸道,以白阳来看,甚至比白龙象所修的怒目之相还要霸道数分,体内气机牵扯的不光是天地元气,隐隐还有玄之又玄的某种运道。

    若是强行杀她,只怕会引来那怪力反扑,再加上竹远远自身豁命一战,哪怕是地元境强者也绝对逃不过同归于尽的下场。

    别说白阳并没有想要与她对手的打算,纵然是有,也会在方才那一瞬间竹远远的气势转变之间打消念头。

    提气如凝神贯日,泄气便也如同一日千里,竹远远的脸色更加难看,比方才多了几分灰败之色。

    白阳走入村庄,迎着那些村民畏惧和不敢相信的目光,淡然处之,伸手扶住了竹远远摇摇欲坠的身体,以一股长生真气渡入她的体内,缓慢而又坚定的修复着她体内的伤口。

    她先前那如同雷霆般的一棍虽然建功十分,却也自伤八分,右臂手骨尽然粉碎,体内的经脉也受到了大小不一的侵蚀。

    如此看来,若是无法可医,待过数日她就虽然会渐渐恢复,但也必定会留下永久性的后遗症。

    白阳以长生真气医她体内伤势,奏效极快,却也只是一时之功,并不能为其去除根本。

    好在他先前学过许多的医术,而且在孔墨衣耳濡目染之下,算得上是对医人治病有所涉猎。

    一番折腾后,竹远远的脸色红润了不少,加之长生真气的那股紫意,使得她那张小脸红中透着股美丽的紫光,显得无比圣洁。

    在黑暗之下,这样的光芒十分吸引人,而被这股光芒所笼罩的竹远远,更是恍如天人,让众多村民眼神充满了敬畏。

    当然,他们更加敬畏的,是那个带来这场平安战果的白阳。

    “辛苦你了。”

    良久过后,竹远远睁开双眼,不咸不淡的对白阳点了点头,语气生硬,谢意却是极为诚挚。

    白阳摆了摆手,道:“只要你不再将我举过头顶威胁要杀了我,那这点小事,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竹远远虽然铁血善战,可提起这件事情,脸颊仍是忍不住多出了一抹红润的光彩,躲开了白阳有些笑意的目光,轻轻嗯了一声。

    现在她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自然就不用再躺在狼骑的背上当一个废人。战斗虽然结束了,可是他们之中仍然有不少的损伤,受伤的狼骑有十余匹,而死亡的狼骑手也有六名之多。

    这对于仅仅只有数十人的狼骑队伍来说是极其致命的损失,相当于一支队伍的三分之一。

    所以说,这场战斗他们虽然获得了胜利,代价也极为惨烈。

    许多人回过味儿来,看向白阳的目光,就不再如刚才那般的古怪,更是多了一些感谢之意。

    因为白阳是以俘虏的身份进入村庄,他这样的实力非但没有将整个村庄的村民屠戮一空,反而在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选择出手相助,这份恩情,可谓是分量十足。

    “战后需要筹备的东西有很多,那疯子虽然死了,可他背后的部族也不是好惹的。”

    竹远远将一个死去狼骑的装备抗在肩膀上,眼神里的悲伤之色一闪而逝,随后便用冰冷的语气,来遮盖自己的伤感。

    黄沙中到处都是尸体,白阳与牟天赐交手过后留下的深坑已经渐渐被沙子回流给遮住,除了那些被深埋在坑中的尸体,剩下的尸体,都被竹远远吩咐村民集中到一起,然后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他们身上所携带的物资与武器,自然都要被仔细的清缴,然后被运到村庄里。

    白阳看到这一幕,心里忽然微微一动,道:“你们经常遇见这样的事情?”

    竹远远一瘸一拐的身影忽然停下,回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片刻,方才说道:“这里是一个没有规则的世界,弱肉强食这个词汇对你们这些来自光明世界的天外之人来说或许十分陌生,但是对我们来说,是最真实的生存现状。”

    白阳看到竹远远的手腕上,有着一道延伸到衣服中的狰狞伤疤。而且在她的后颈上,也有一个极大的刀口,白阳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当时那道刀锋再进几寸,就可以将竹远远的脑袋彻底砍下来。

    可是那人一定失败了。

    察觉到白阳的目光,竹远远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淡淡道:“我们这里时常会有最寒冷的黑暗来袭,也会有强大的妖兽侵扰村子,所以人与人之间,必须要相互掠夺,相互厮杀才能够活下去。”

    白阳闻言,不禁问道:“既然如此,你们部族之间为什么不联合起来携手对付这些难题?一个部族的力量有限,可是一群人的力量加起来,就会发挥出很大的作用。”

    竹远远从黄沙里捡出了一把长刀,那长刀造型狰狞,或许说是质朴,锋锐的刀口让人不寒而栗。

    沙子从她指尖散开,她的眼神恍惚了一下,随即淡淡说道:“这里最早被关押的一批人,是我们的祖先。他们的实力强大,却仍然被关了进来,便说明外界掌管着这一切的人,要比我们的祖先更加强大。在祖辈的时候,他们也曾联手寻找过离开这里的方法,最后。”

    “最后他们找到了,是么。”白阳察觉到竹远远的神色有异,几乎不用她说,就猜到了后面的情况。

    竹远远弹了弹长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透过刀背上的倒影看着自己,好像在回忆般的说道:“这是我们每一个部族,都知道的传说。我们的祖辈曾经联手战斗,在发现离开此地的方法时,遇见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守门人。那人性情残忍,而且脾气古怪暴躁,他不允许所有的人离开,要么一同去死,要么,就自相残杀,只有两个人可以活着出去外界,去再次拥抱光明。”

    竹远远看着白阳:“无论是谁先动的手,最后还活着的人,只有不足百余。祖辈那个年代有上千名强者被关押,最后却只活下这一部分,而离开的两个人,自然是他们中最强大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便叫光明。”

    听到这段话,白阳沉默了很久,最终说道:“这不是你们对彼此失去信心的理由。”

    “可是这也是一个前车之鉴,不是么?”竹远远横刀在侧,慢慢于黄沙中继续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周围有很多村民同样在做这样的事情,但他们都有意避开了竹远远和白阳的方向,似乎想要跟两人创造机会。

    一些年纪稍大的村民,在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缓缓前行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了会意的微笑。

    两人并不知道这些,却还在继续他们的交谈。

    白阳知道竹远远因为什么要对人类失去信心,或者该说,她为什么会对所谓的合作失去信心。可是白阳无法认同这点,纵然主宰一直在教他,不要轻信于任何人,因为任何人都有背叛自己的可能,可如果真的对所有人都怀有三分戒备,那岂不是要与全天下为敌?

    白阳沉默了很久,还是无法想象那样的生活,就算他曾经历过人性最为冷漠的时期,就算他也曾经对所谓的温暖失望过,可是最终他还是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给予他继续相信的动力。

    “如果那个疯子的部族想要给他报仇,我不会替你说话。”竹远远忽然回身对白阳说道:“人是你杀的,责任自然要由你来担。你的实力很强,对付他们的部族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不想你连累我们。”

    白阳楞了一下,随即苦笑道:“此时说这话,不会显得很无情么。”

    “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但是,我率领的部族并没有太多战士,如果接下来还会有一场战斗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你,保全我的家园。”

    竹远远的表情很认真,也很凝重。

    白阳知道她是在说心里话,不过也并不算多么在意,“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

    “不可能。”竹远远一口回绝道:“我不与天外之人做交易。”

    白阳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笑了笑,道:“你会同意的。”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手里提着一个宛如死狗般昏迷过去的人,然后一把扔在了竹远远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