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死而逃生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死而逃生

    那死狗般昏迷的人是景空。

    牟天赐大败而长退千里,恨不得一头穿破天幕再也不回来,那么跟随着他的那些师弟们自然也都尽数退去。

    揽月阁之人几个呼吸间便都撤走,留下的,自然是那被白阳一拳击飞,击垮了身体,更击垮了精神的景空。

    临近昏迷前,他大呼小叫,不作任何姿态的哭号出声,想必也是情绪崩溃,新伤旧伤皆由一人赐予,气急之下居然就这么昏了过去。

    白阳随手从厚重的黄沙之下将他扯了出来,没有任何同情的把他甩到了竹远远脚边。

    这人性格傲然,行事作风皆不讲任何道理,一言不合便会动手开杀,出手也阴狠至极,白阳早在当时就已经领教过,现在见他与武神塔中人勾结起来,心里更是宛如明镜。

    把他从黄沙中扯出来,也并不是想要救他,只是他还有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竹远远低下头,看着趴在脚边宛如死狗般的景空,嘴角微扯,目光平静,“他对我有什么用处?”

    与她说话,自不用那些勾心斗角,听她直白发问,白阳也就解释道:“这个人,对你是没什么用,不过对你们整个部族来说,在关键时刻会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说话间,白阳从他腰间翻到了一块代表着身份的金牌,随手一抹,就收进了储物戒指里。

    他这个小动作并没有背着竹远远,而竹远远也对他的事情毫不关注,而是在思考他说的话。

    虽然她不清楚天外之人的身份地位,却也看得出来景空的来头绝对不先前他第一个站出来说话,似乎地位只在牟天赐之下,这样的人无论怎么想都该有利用价值。

    可是竹远远便是想不通这样的人究竟对自己有什么利用价值,于是表情渐变,冷声说道:“如果你说不出,那我就杀了他。”

    “你杀了他也于事无补,最多只能引起揽月阁的愤怒而已。那个逃掉的人,应该是他的师兄,以我观察他们二人的关系并不算多么融洽,可就算是这样,这个人死在你的手里,他也会回来找你的麻烦。”

    白阳眯了眯眼,露出了一个笑容:“而不会找我。”

    这句话里,透出了绝对的自信。

    这是阳谋。

    因为竹远远在乎自己的族人,在乎那些人的生死,所以她绝对不可能拒绝这次合作。

    “而且你不与天外之人合作,必定是怕遭到背叛,你如果真的够聪明就会明白,若我想要杀你,何必弄虚作假,费那些无用之功。”白阳直视着竹远远:“你我二人各取所需,最后双方获利,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竹远远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再说出拒绝的话。

    既然没有拒绝,那就说明事情仍然还有回转的余地。

    白阳伸出那只受伤的手,鲜血还在手指间流淌,血尚温热,也在渐渐凝固。

    竹远远盯着他的眼睛,片刻后,说道:“如果你敢做任何对不起我族群的事情,我绝对会拼死将你杀掉。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而你恰好也知道这一点。”

    话落,她没有继续啰唆,而是直接握上了白阳的手掌,轻轻一沾,便抽手而退。

    她走向战场的更远方去继续收拾那些尸体,将战利品缴获。黑暗中,伴着一点微光,白阳看到她的侧脸,隐约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平静起来。

    一座洞窟旁,驻扎着许多身穿华贵长袍的弟子。

    这群人的准备极为充分,高级的符文帐篷,以及各种各样在野外生存的工具,食物,样样俱全,摆在那些篝火旁边。

    围绕着篝火,这群弟子的表情都很凝重。

    因为他们的正中央,躺着一个伤者。

    那伤者浑身是血,仿佛刚刚从血水里捞出来。他的身上还流散着拼命狂奔后带来的紊乱气息,以及一抹去不掉的死灰。

    他的生命力在迅速流逝,每一个弟子都十分紧张,因为如果他死了,那么这场武神塔中的混乱厮杀,他们将不再有任何的优势,同样也将会变的任人宰割。

    这个局面,没有人想要看到,所以他们抢救这名男子的动作,也极为迅速。

    无数珍贵的丹药碾碎成粉末,混进水中给那男子服用,同时还有擅长医术的弟子在为他处理伤口。

    可越是这样,他们才越感心惊。

    是谁能将他打成这样?就算是同为地元境的强者,也未必有能力将他伤成这副模样。

    难道是花别情?

    有人想到了无情宗的那名大师兄,那个浑身都笼罩在死亡气息中,如同冥王的少年。

    可是看他身上的伤口,又显然不像是那些死亡气息的侵袭,更像是被人活生生给打成了这副模样。

    一口混合着珍贵丹药的清水喂到嘴里,那些强大的药力极为快速的修复起男子的身体。可是他的身体破损程度实在太过惊人,这群弟子都没有什么把握能够将他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是谁能将师兄伤成这副模样?景空呢?”

    处理好他身上的伤口以后,一名眸光微冷的女子站起身来,看着那几个将牟天赐带回来的弟子,冷声问道。

    “是白阳。”

    一个弟子认识白阳,毫不犹豫说道:“我们本来已经要将那个部族给全灭,但是白阳半路杀了出来,两招击败了牟师兄。”

    “景空师兄应该已经不幸遇难了。”

    最后一句话,让女子眸子里的寒光更加冰冷,慢慢在嘴里咀嚼着白阳这个名字,然后轻笑一声,“想不到,这匹黑马真的很有实力。”

    她看了一眼牟天赐身上的伤口,那显然是一种极为凶猛狂暴的力量,由正面击中,方才能够造成如此惊人的伤痕。

    若非牟天赐也算是百里挑一的强者,在关键时刻护住了心脉,并且爆发出白阳绝对无法追上的速度,远遁千里,眨眼间逃走,不然今日他就不会是重伤,而是会直接殒命。

    “在师兄还没有恢复的时候,你们不要离开他半步。”

    女子吩咐一句以后,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洞窟,“里面的妖兽情况如果?”

    “回师姐,我们派去探查的人发现那头妖兽似乎有苏醒的迹象,可是我们还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物种,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一个弟子道:“而且,我们找到的,只是它身体的一部分,不得以窥得全貌,就不能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到这里,在场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洞窟中的空间足以容纳千人,可是他们却只发现了那妖兽的身体一部分,而且还不确认究竟是哪一部分。

    那么也就是说,这头妖兽的身躯极为庞大,庞大到超过他们能想象到的一切妖兽。

    那名女子沉默了一会,凤目中闪过些微诧异的光芒,最后有些慵懒的挥了挥手,低声道:“我累了,先这样吧,你们照顾好牟师兄。”

    说罢,她便转身走进了符文帐篷。

    武神塔中的温度极低,尤其是天空中那些昏暗的光芒消失以后,便会陷入堪比极地的寒冷,如果不在符文斗篷中避寒,他们很可能会因为抵御寒冷而消耗太多的力量,最终被妖兽攻击,或是被其他虎视眈眈的宗门弟子给杀死。

    就在那女子走进帐篷以后,牟天赐缓缓睁开了双眼,一对异瞳中闪烁着极为古怪的光芒,最后张了张嘴,吐出一口凝结的血块。

    “师兄!”

    一个弟子眼尖发现了他的异状,赶紧上前来将他搀扶起来。

    牟天赐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情,然后摸了摸身上那些伤痕,哈哈大笑了两声。“痛快,好久没有战得如此痛快,白阳,天下无双,我记住了。”

    旁边的揽月阁弟子不敢吭声,只是赶紧去拿了一套新的长袍给牟天赐换好,又将一些恢复气力的丹药送到面前。

    牟天赐随手将长袍套在身上,服过丹药以后,长吁一口气,缓缓闭息,循环着体内的真气。

    外伤虽然容易治疗,可他体内受损最严重的,是那险些被白阳以拳劲震碎的小世界。

    地元境强者丹田中的战晶已经渐渐化成了一个新的小世界,而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是性命。

    白阳一拳让牟天赐飞退百里,随后又身受重伤而远遁千里,自然是因为小世界受到了震荡,所以牟天赐不得不退。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后,牟天赐睁开了双眼,内伤虽然暂时不能痊愈,却也照比刚才好了许多。

    他看见眼前坐着的女子,嘴角扯了扯,语气平淡道:“辛苦了。”

    “景空可能已经死了。”女子没有回答什么,而是没头没脑的吐出这样一句。

    牟天赐异瞳微转,随即闭上了双眼。

    他能理解眼前女子的心情,因为她叫景晴。

    是景家下一任家主。

    同样也是景空的亲生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