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雪原,光明,杀意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雪原,光明,杀意

    景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手上被戴着一副锁链,脚上也同样扣上了脚铐,像是一个畜生般被关在了笼子里面,周围都是一些来往行走的村民,不远处便是村中交换屋子的市集,使得空气里面弥漫着吵闹以及古怪的气氛。

    他咧了咧嘴,用肩膀撞了下笼子,大声道:“你们这些野蛮人,还不快把笼子给我打开?”

    铛!

    一根铁棍狠狠砸在了笼子上,发出巨响,吓了景空一跳。

    不过当他发现铁棍并非是自己想象中来自那个少女的恐怖攻击时,心里安定了不少,冷眼望着站在笼子外的村民,说道:“你们现在敢把我关在笼子里,等到我出去的那一天,必定要将你们每个人的脑袋都给拧下来!”

    站在笼子外的村民满脸漫不经心。

    他正是今日将白阳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那人,或许是在见识了白阳那种近乎神威般的能力以后,心中自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有些得意,更不会再对景空有什么畏惧之意。

    更何况,他本来就负责看管这些被抓回来的天外之人,向来态度就不怎么好,如果遇上景空这样的刺头,该怎么处理他比谁都清楚。

    于是,远处的市集里,虽然声音极为热闹,却掩盖不住街尾传来的一道凄厉惨叫,伴随着阵阵敲打声,以及一个男人隐约的骂声。

    村民们在一开始被惨叫吓了一跳之后,便都笑了笑不再去理会。

    村庄最深处,竹远远的住所是一间不大的木屋,在外面有两排兵器架,上面摆放着缴获回来的不少兵器,以及一些功法武技的卷轴就像是垃圾般堆在武器架上。

    白阳跟着竹远远,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角忍不住跳了跳,暗到这丫头还真是暴殄天物。

    那些被缴获回来的兵器中,有几把还是品阶不低的灵器,只不过因为失了与主人的联系,渐渐敛去自己的灵光难以被人察觉。竹远远身在武神塔中,所受的知识并不算多,对兵器方面也不是十分了解,她只是选择使用最趁手的武器,而不知道什么样的武器更加强大。

    除了那些兵器以外,如同垃圾般散落在武器架上的那些功法卷轴,大多也是品阶不低,起码都是玄阶低级,虽然不见地阶的功法,可玄阶已经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价值不菲。这样的好东西落在竹远远手里,居然就像是垃圾一样散落在武器架上,上面还蒙了一层灰尘。

    痛心的表情只是隐隐一瞬,白阳就转过脸,对竹远远说道:“既然你一个人保护部族十分艰难,为何不让你的族人们去修炼?我观察你的部族之中,除了那一支狼骑手实力非凡,几乎没有什么修者的存在。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用什么手段生存,但是处于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能够修炼的话,对整个族群而言增加的不光是一点点实力。”

    看了一眼散落在武器架上的那些功法武技,白阳道:“你可以将这些收缴而来的战利品整理出来,交给族中之人分发下去,根据各人天赋来决定是否修炼,能够合理的利用资源,才是生存的要素,你这样完全就是在浪费这些资源。”

    竹远远没有说话,径直走进自己的屋子里,几秒后,转身取出了一堆功法秘籍,如同垃圾般扔在了白阳脚下,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小脸之上露出思索的表情,理所当然道:“以前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现在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是有些道理。”

    白阳满脸无奈,看着散落在自己脚边的那些功法,随意捡起一本,纵然不用血脉之力去将它完善强化,这本秘籍也是玄阶中品的功法,放到外界,起码可以做为一个小宗门的传承之功。

    可是在武神塔这个封闭的世界里,这些功法和秘籍竟是不如废纸,被竹远远满地乱扔,许多秘籍也正是因为这样而变成了残页。

    如果被镇守玄剑宗藏经阁的万青冥长老看到这一幕,说不定会心疼成什么样子。

    “这些功法都是历年来抓到的天外之人留下的东西,当然也有我们战胜其他部族,得来的战利品。”

    竹远远见白阳翻阅着手中的功法,竟出奇的解释起来:“我们部族中人,几乎都是修炼传承功法,从来不识其他功法的修炼方式,而传承功法又对资质要求极高,所以每个部族中的强者都十分有限。”

    说完以后,竹远远看着白阳,似乎恳求般的说道:“如果你能教会我的族人修炼,无论你的合作要求是什么,我都可以答应。”

    “这就是你的条件?”白阳合上秘籍,仿佛是有些意外。

    他以为竹远远会有什么苛刻的条件和要求,却是没有想到,她的要求居然如此简单。

    虽然教化这些处于封闭世界村民难度必然不但是白阳有其他人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的血脉之力。

    当年他的血脉之力能够将功法修改得更加适合自身修炼,并且提升品阶,经过了时间的推移,如今他已经可以做到将功法更加完善化,也变得更加适合其他人。

    若是现在的他重回玄剑宗,再提林风挑选功法,直接可以随便抽出一本品阶较高的功法加以完善,改变成只适合他一人修炼。

    同样的道理,既然这里遍地都是功法秘籍,白阳自然不愁没有办法让那些村民能够正常修炼。

    就算没有灵根,天资不足,又毫无血脉之力,但只要功法合适,按部就班也总会有修炼到罡气境的那一天。

    这样一来,竹远远的部族至少会增加一批不俗的战力。

    “这就是我的条件。”

    竹远远珍而重之的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指着那些功法秘籍,说道:“这些东西都交给你,只要你能让我们族中的人修炼,你的条件,我也可以全部答应。”

    无尽冰原之中,一男子缓步行走,无视风雪,无视寒风。

    他一身潇洒,长发飘然,只是黑发中却暗藏白迹,颇为沧桑。

    日光正暖,寒风正寒,他抬起头,望向无尽冰原尽头处的那片霞光,其光势万丈,直冲天际,又与天空连成了一体一线,如同密不可分的整体,一眼望去美不胜收。

    男子紧了紧衣衫,风雪袭身,他步伐却仍是坚定,一步一步,走向万丈光明。

    “光明。”

    男子微低着头,目光之中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天空中有光明,雪原上有光明,林木草丛间有光明,飞禽走兽,一沙一石,皆有光明。

    光明便是这个天下,那么他今日,将与全天下为敌。

    覆手,风雪倏止,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一人,一剑。

    男子手中,血剑微寒,向着那道霞光缓缓走去,声音平淡却远传万里,直透天际。

    “御玄鸣今日为岁饮雪之仇,请战光明。”

    雪山动荡,霞光大放,一道森寒冷意,从那光芒中透了出来,大雪滚滚而动,一场惊天动地雪崩,拉开了这并不愉快的面见帷幕。

    铺天盖地袭压而来的雪层几乎高有千丈,那不是大雪,几乎是一座倾覆压倒的雪山。

    御玄鸣抬起头,雪山遮天蔽日,却遮不住他眼中的光芒,遮不住他手中的剑意!

    葬月斩苍龙!

    一剑,横斩!

    雪山从中出现了一条细细的线缝,然后向天空和地面两处,分离而去。

    一道横逾百丈的剑痕将雪势斩开,轰隆一声,大雪倾覆,砸出了茫茫的白色雪雾。

    御玄鸣继续向前,脚步坚定,无人可阻。

    霞光中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从光芒里走了出来,身后是万丈霞光,身前是洁白雪原,他一身白衣胜雪,唇红齿白,眼眸中极有暖意,宛如光明。

    “御玄鸣,你已是个废人,却敢在此时此刻向我挑战。”

    光芒中走出的人影声音温和,笑着道:“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却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御玄鸣走过茫茫雪势,望着那远方的人影,“你欠的,该偿还了。”

    “岁饮雪,忘溪云,梁无常,他三人之死,我早已给过交代。他们,该杀!”光明中的人声音温和,却在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话锋一转,语气如同九天怒雷,撼动八荒十地,天地倶惊。

    他的声音传到御玄鸣耳中,御玄鸣表情不变,只是颇有自嘲的摇了摇头,目光充满惋惜:“忘溪云自有取死之道,死于紫烟侯,梁无常入魔已深,自断气脉毁去修为,枯坐于圣山之顶,被你暗中下手夺去真元。”

    “但岁饮雪,她不过因圣光明之魂能可成就你的不灭光明躯,便被你抽魂夺魄,于雪原之上痛苦十年方才死去。”

    御玄鸣剑锋高抬,直指光明,声音平淡,气魄万千。

    “岁饮雪何辜?无辜者何辜?”

    “万年冰国因你而枉死百万性命。”

    “天理何在?”

    一声声,一句句,质问到了最后,无声之中已是走到了仇恨的最尽头。

    剑,已离手。

    不尽杀,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