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墓宫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 墓宫

    经过了数日的了解,白阳也算是对竹远远以及她率领的部族印象改观了不少。

    他们并不是如同外界所说的那样凶狠嗜杀,也并非是那种真正的野蛮之人。

    尽管困在武神塔这方封闭世界中,使他们得到的教育极为有限,不过因为那些最开始时关押在武神塔中的人都是些能为通天彻地的大强者,所以这些人留下来的种种痕迹,还是让后代子孙并不算多么与外界脱节。

    只是,在这种压抑的世界里,人性的缺点都会暴露太多,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残杀,那么多的争夺,和那么多的性命在顷刻间消散。

    但过了这段时间,白阳对村中之人有所了解,知道他们大多心地善良,并非是大奸大恶之徒,便也随着竹远远的愿,在最短的时间内翻译出了十多本功法秘籍,并且交给了村子里资质最好的那些年轻人去学习领悟。

    他选择的功法秘籍都是比较粗浅易懂的黄阶功法,经过他的提升以后,这些功法的等级都能够达到玄阶低级,并且更加适合修炼。

    白阳相信以那些人的天赋,修炼这些功法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而竹远远则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成效,否则就不会同意他的任何条件。

    无奈之下,白阳也只能在此地又多留了数日,直到有人修炼出战气时,方才停下了继续修改秘籍。

    经过连续几日的努力,白阳又赶出了二十多部适合修炼的功法,甚至还有几部威力不俗的武技,足以让这些村民修炼以后拥有自保的能力。

    竹远远对此也极为满意,罕见的对白阳露出过几次有些牵强的笑容。

    她不太擅长向人表露善意,所以白阳就当她是用自己的方式感谢过了,也不在意这些。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竹远远看到白阳在修改最后一部功法,看到他最近日夜忙碌而添了几分疲倦之色的脸庞,心里有些不忍,第一次生出这种情绪,语气却还是那么生硬地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她疑惑,白阳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如此帮她。

    竹远远相信这世间有绝对的利益纽带,却根本不相信会有愿意无缘无故出手相助的好人。

    好,与人,在她的概念里一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就算是她自己的族人,她也未必全都相信,更别说是一个来自天外的人。

    白阳抬起头,借着细微的烛光能够看得到竹远远脸上的表情,看到她似乎有些疑惑,白阳默默放下了笔,合上那卷轴说道:“这部功法已经有玄阶高级的潜力,如果你的族人中出现了天资极高的天才,便将这部功法拿与他修炼,恐怕不出几年,就会培养出一名实力不下于你的高手。”

    听到这句话,竹远远脸色更有动容。

    一直修炼祖传功法的她根本不知道,原来除了命定之人,还有其他人可以修炼,甚至能够修炼到与自己这般强大。

    如果族中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人,那就代表着她的族群有了传承,可以一代一代的发展下去,而不用等到自己有一天战死,整个族群都将面临灭亡的下场。

    这个可能性让她小脸泛光,忍不住多看了白阳手中那卷轴几眼,似乎极为意动。

    白阳微微一笑,暗道这丫头无论表面上多么坚强,可内心深处,却仍然只是个少女罢了。

    自己给了她卸下重担的希望,她会表现得如此,似乎也并不奇怪。

    “说出你的条件来。”

    竹远远动容之后,倒是没有接过白阳手里那副卷轴,而是极为认真的说道:“你我是交易关系,要你的东西,我必须得有付出才行,否则那就是占你的便宜。”

    “这种东西其实放到外界并没有什么价值,因为这是我根据你们族人的体质特别改造的功法,换了旁人就算是想修炼也做不到,所以除了你们这一族以外,便再没有人会需要这部功法。”白阳将卷轴递给了竹远远,然后说道:“至于我要你做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你们一族自小便生存在附近,应该知道很多强大妖兽的巢穴,或者是其他部族的祖先埋骨之地。”

    “你要找妖兽的麻烦?”竹远远皱了皱眉,没想到白阳想要做的事情居然如此疯狂。

    她忍不住说道:“在这个世界里的妖兽,最弱的也跟你实力相符,若是强大的上古妖兽,能力堪称毁天灭地,你想要去招惹它们,那只有死路一条。”

    白阳道:“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些强大妖兽的巢穴在何处,然后再把其他部族的祖先埋葬之地所在位置提供给我,剩下的,都不需要你来出力,我也不会让你因为这点小事,就毫无道理的替我卖命。”

    竹远远断然道:“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这种地方,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着,她又觉得自己破坏约定有些丢脸,俏脸微红,转而道:“但是我可以将你要的墓宫位置告诉你。”

    “墓宫?”

    听到这个词语,白阳心里一动。

    能够在远古时代被关押在武神塔里的强者,必然都是那种实力达到了一定恐怖境界的存在,他们若是死亡以后,至少也会留下一些自己的宝贝。而那已经修成了尊果的一身真元也不会随着时间流逝消散太多,如果保存方法得当,甚至直至今日,那尊果都还会存在。

    不说远古强者们留下来的宝物,就说那些在他们死亡后化成的尊果,也绝对能够诱惑每一个人去争夺的宝贝。

    而现在这个世界中的原住民显然不对这些祖先留下来的宝贝感兴趣,便说明那些强者的墓室中,尚未有人踏足过的可能性很大。

    但白阳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能够想到的东西,别人没道理想不到,其他宗门的弟子肯定也在打着那些实力强大的妖兽,以及远古强者遗宝的主意,那么现在大家同样没有消息来源,白阳相信自己是可以领先别人一步的。

    “就我所知,黑巫部族的祖先就埋葬在离此远有三百余里的绝望沼泽中。而前几天向我们发起进攻的部族,他们的祖先也埋葬在离那不远的位置,大概在东北方向的渎天魔地中。”

    说到这里,竹远远声音忽然一顿,歪着脑袋看了白阳几眼,说道:“你问这些,该不会是想要进入里面找什么东西吧?”

    白阳点了点头,并未隐瞒竹远远:“那些部族的祖先在死后一定会留下东西殉葬,有可能是自己生前使用的强大兵器,也有可能是传承功法,或者是一些别的天材地宝。总而言之,在那墓室之中,一定有许多你们未曾想象过的东西。”

    “你错了。”竹远远摇了摇头说道:“曾经也有人想过要去挖开祖先的坟墓,看看里面到底会不会有价值非凡的殉葬品。可是,每一个进入墓宫的人,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我们这里,有一座最大的墓宫,名叫三十三王殿,据说里面躺着的,是曾经整个世界中最强大的人,名叫赤非王。他的子孙是最多的,同样也是如今最强大的部族。”

    竹远远提到这个部族,眼神就有些变化:“三十三王殿防守森严,内中还有以身殉葬的三十三名强者,个个都是实力强大无匹,哪怕放在天外世界也是逆天级的恐怖存在。有这三十三人守护墓宫,多年以来不知有多少强大部族与强者想要进入三十三王殿中一探究竟,想知道赤非王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宝藏,却终究无人能够活着回来。”

    白阳听罢,满不在乎道:“那三十三王殿如此强大,自然不会是我要选择的目标。我可以先从你说的那绝望沼泽开始下手,一点一点,总会有收获的。”

    “巫君虽然实力不算众多强者中最强的,但他的手段绝对是最诡异的。”竹远远道:“他的子孙后代,也都继承了他的诡异手段,凭你一人,绝对不可能进入那墓宫中,而且万一触怒了绝望沼泽里的那只怪物,恐怕你连活着走到那墓宫的机会都没有。”

    听竹远远说了这么多可怕之处,白阳心里非但没有畏惧,反而更加想要挑战一番。

    武神塔中的世界既然如此辽阔,堪比太古世界,那就说明,这里绝对有很多值得人挖掘的地方。

    就是不知历代进入武神塔历练的弟子们到底有没有做到他所想的事情,如果做到了,那些墓宫就有可能已经被人踏足过,若是没有做到,那白阳自然有信心自己会是第一个做到这件事情的人。

    说了这么多,竹远远见白阳还是一副不通窍的固执模样,不禁气的倒吸了一口气,声音渐渐变回了冰冷生硬,说道:“你要去可以,不过为了不让你傻傻去送命,我会跟着你一同前往。”

    听到这句话,白阳眨了眨眼:“你就不怕危险?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你的族人可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