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巫君一族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巫君一族

    “人皆有一死,谁都不会例外。三十三王殿中埋葬的赤非王修为通天彻地,最后也逃不过一捧黄土葬英灵的下场。”

    竹远远无惧也无畏,道:“况且你为我的族群留下了传承,就算以后失了我,他们也能够一代一代传载下去,这样便足够了。”

    听了她的话,白阳神色微微一动,隐约间想起先前她在看见自己击败牟天赐转折而归那一瞬间,眼神流露出刻骨的仇恨与复杂光芒,就知道这少女心里,定然深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些秘密,白阳自然不会去打听其他人的秘密,至于竹远远如此一意孤行,似乎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白阳干脆也就随她去了。

    两人一同去往村子中央,路上那些村民看到他们二人,或是尊敬的叫一声首领,也有人十分敬畏的与白阳打着招呼。

    这段时间白阳已经给村民们树立了一个极为高大的形象,私下里不止一两个人极为尊重的称他一声老师。

    不过白阳却从未认同过这个称呼,因为他只是代那些功法的创造者传道解惑,利用血脉之能,不使那些前人的心血结晶永世蒙尘,再加上与竹远远有了交易条件而已。

    对于那一声声毕恭毕敬的老师,白阳是绝对不敢当的。

    “小首领。”

    这时候,狼骑队里那名中年人迎面走了过来。

    他看到白阳以后,友好的点了点头。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白阳与他也算是熟识了,便也回以一个笑容。

    “说吧,什么事。”竹远远瞥了他一眼,语气轻淡。

    中年人说道:“是显刀部落的人,他们联合了巫君部落的一名大巫师,想要对我们动手。”

    竹远远眉毛一跳,道:“是哪个大巫师?”

    “应该是萨弦巫师,六位首领巫师里,只有他与显刀部落才有这样的交情。”中年人皱了皱眉道:“不过,如果真的是萨弦,那这可就麻烦了。”

    竹远远见白阳面带困惑,直接解释道:“巫君部落不像我族只有一位首领,他们中与我境界相同之人共有六位,以及一位后代巫君,七人共掌族群,是一个实力比较强大的部族。那个萨弦大巫师,便是六位首领中的一人,凶名远扬万里,为人残忍嗜杀,十分可怖。”

    “如果真的是他亲自前来,还请先生出手,再救我族。”中年人毫不犹豫,向白阳低下了头,声音中充满恳求。

    竹远远见状只是微微皱眉,并未不满。

    因为白阳的实力确实比她强,在这部落之中也算得上是超越首领的地位,如果那位萨弦大巫师真的率人前来,凭她自己以及这些狼骑手是绝对无法抵抗的。

    那么到时候,就只能仰赖白阳这名实力强大的外援来解决危机了。

    白阳道:“如果对方真的下手不留情面,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得到了白阳的承诺,那名中年人显然放心了许多,默默点了点头。

    竹远远吩咐道:“告诉所有的狼骑手,进入备战状态,不到万不得以,不要关闭村庄的防护符文。”

    说到此处,她还看了白阳一眼,意味深长。

    当初白阳随手破开了村庄外围的青石符文,并不是想要攻击村子,而是为了将那防御符文的阵法更加完善化,也亏得白阳在天行试练中阅览无数知识,第一次涉猎符文阵法,倒是没有丢人,很是成功的将他们的阵法给完善化,变得更加强大,甚至可以抵挡得住地元境强者的全力攻击,而再遇见定元强者,就绝对无法破开村庄的符文阵法。

    “以我们村庄现在的防护阵法来说,凭萨弦大巫师的实力应该无法闯进村子来,不过,我们也不能让他困住我们,必须要先他们一步走出去才行。”

    竹远远的思路很清晰,不然也不能在这些年里面,带着这个弱小的部族从四方倾轧中活到现在。

    而且现在她相信自己有了白阳相助,情况会照比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这个想法,让竹远远心底第一次不再那么绝望。

    “不过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不是也有那个巫君在内?”白阳跟着竹远远往村外走去,忽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表情微微变化。

    竹远远点头道:“没错,绝望沼泽中,正是巫君的墓宫,不过这个萨弦对巫君一直都不怎么尊重,应该也不会在乎你去探查巫君的墓宫。”

    白阳却是笑道:“我要的不是他在乎,他不在乎更好,正能借此机会,替你解决麻烦。”

    “你想怎么做?”

    白阳神秘一笑,两手负在身后,慢悠悠的往村外走去。

    竹远远虽是不解,但也只能跟在他身后,一脸莫名。

    星光重归天空,一点点的斑驳光芒,让整个如同死寂般的黑暗天空渐渐恢复了一点点光亮。

    但这光亮却不能让被寒冷侵袭归的大地回暖,许多熬不过这一夜的生物,在无声无息之中悄然死去,也有很多人类因此死亡,无尽荒原上,处处埋骨,却又被满地的荒芜与黄沙给遮盖,最终无人问津。

    一对黑袍,从荒原尽头渐渐走近,这群人满身风尘仆仆,一脸都是漠然的表情,带头之人是名中年男人,手中紧握着一把短刀,目光幽冷,像是来自九幽之下的生命,冰冷到不近人情。

    在他身边,是一名全身都笼罩在宽大灰袍中的人,从体形上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手握黑色权杖,杖顶是由人骨打造而成的刻章,还用鲜血写上了充满强大力量的符文,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

    这两人一前一后,先后走出了荒原尽头,但面前又是满地黄沙,那名握刀男人声音沙哑,皱着眉毛说道:“战狼部族的人,果然如同老鼠一样狡猾,藏身在这种荒漠中,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的踪迹也是不易。”

    说到这里,男人转过脸,看着那个浑身都笼罩在灰色长袍的男人,说道:“萨弦大巫师,不知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呵呵。”

    全身都笼罩在袍子下的男人抬起头,在暗淡的光芒下,他那张苍白的脸庞显得极为可怖,张开了嘴巴发出极为飘渺而又诡异的声音,好像金属割裂的声音,难听至极:“想要找到那些狼崽子并不困难,只是,找到他们以后,他们恐怕不会留下活口。”

    握刀男人浑身一颤,声音满含愤怒:“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他的命火已经在我的识海中消失,剩下的那群废物,就算他们活着回到我的部落,我也要亲手砍掉他们的脑袋!一帮废物,如何能跟我儿子相提并论?他的刀法已经超越了我,修为境界也与我相差无几,这样强大的战力就死在了那群狼崽子手里,我若不将战狼部落铲除,难平心中怒火!”

    “呵呵,显族长不要太过于生气,一个儿子而已,以你的天赋,早晚能够突破到地元境,到时候寿元再有提升,想要生几个天赋强大的儿子,难道会是什么难事不成?”

    萨弦淡淡道:“不过我很想知道,战狼部族到底是谁有实力全灭你们显刀部族的战士。要知道,那些战士几乎是显刀部族的一流战力了,而且还有跟显族长你实力相差不多的显既在,对手的实力至少要凌驾他一个境界才能如此轻易的将他击杀吧?”

    “哼!”

    中年人冷哼一声,说道:“那孩子不听我的劝告,非要鬼迷心窍,跟那些天外之人做交易,勾结到一块去,说有可能一起将他找到的上古巨魔给击杀,他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是上古巨魔,凭那些天外之人,怎么可能击杀得了?而且天外之人最为狡猾残忍,恐怕他就是着了那些天外之人的道!”

    “天外之人,嗯?”萨弦闭了闭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微笑道:“如果真的是与天外之人做交易,那就不难猜想了。天外之人已经来到了我们的世界,那狼崽子们得一两个天外之人的帮助,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这样说的话,我们岂不是没有报仇的机会?”

    中年人脸色一白,提到天外之人,他心里还是有一些恐惧的。

    因为当年他便见到过那从天空出现的光明,和那个从万丈光芒中走出来的温和男人。

    那个男人虽然笑的极为温和,但手段却比恶魔更加可怕,甚至比他见过的任何上古妖兽都要残忍。

    如果天外之人的实力都是那种恐怖的模样,只怕

    “显族长无需担心,那些天外之人,也大致上与我们相差不多,就算接触到的功法与我们不同,但那也需要按部就班的修炼。天资好的,才可能修炼成一名强者,可世间修者万千,强者又有几人?我们这黑暗世界中,又有几人称得上是强者?”

    世间修者确实数以千万而计算,哪怕是这黑暗世界中的修者,也都多如过江之鲫,可真正称得上是强者的存在不过百人之数,而真正能够比得上当年那场天灾的强者,也绝对不可能超过双手之数。

    “那个从光明中走出来的男人,他的实力,恐怕只有当年全盛时期的赤非王才能与之一战。”

    “可是赤非王早就已经死了。”中年人沉默片刻以后,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

    因为他想起了当年那个从光明里踏步而出的男人,也想起了那个男人,对这片荒芜的大地造成过多么恐怖的影响。

    那片光明所过之处,就连最恐怖的妖兽都躲在自己的巢穴里不敢露面,而那些所谓的强者,也都带着自己的部族四处逃亡,生怕那个男人看了他们一眼。

    因为那一眼过后,带来的就会是无尽的死亡与毁灭。

    光明所过,万物焚化,天地都不复存在。

    那样的恐惧,没有人想要再经历一次,所以每一个住在武神塔里的原住民,对于天外之人的印象,一直都是怨恨之种带着几分惧怕,甚至还有一些不敢与之接触的畏惧。

    天外之人一直都是死亡与毁灭的代名词,如果这次真的涉及到了那些天外的强者,中年人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一个已经死掉的儿子,是否值得自己搭上整个部族为他报仇。

    正如同萨弦所说的一样,他的实力已经快要突破到了地元之境,如果在二十年之内,他再培养出一个儿子来,自己则进入地元境,寿元大增,到时候就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拿来发展自己的部族,到时候整个部族会强大到什么程度,都会是一个未知数。

    可如果这次真的冒然与那些天外之人争斗,会消耗多少部族的力量,便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里,中年人变得有些迟疑,最后说道:“大巫师,此战后果难料,不如你我二人暂且先驻扎此地,再多作考虑?”

    “呵呵。”萨弦大巫师再次呵呵一笑,声音中多了几分怂恿的意思:“若是显族长你不想与那些天外之人交手,也可以,不知你可听闻过绝望沼泽,巫君墓宫的传说?”

    “巫君墓宫?”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握刀的手骤然一紧。

    每一个部族,都有一位祖先,而这些祖先都是些通天彻地的强者,在死前自然要为自己修建一座墓宫。但是墓宫之中一直都有种种传说以及宝藏的传闻,引得那些后代不停的想要去探寻。

    但过了千年以后,每一座墓宫里都埋葬了不知多少的白骨,葬送了多少贪婪者的性命,可是有关于墓宫的传说一直没有任何消褪的迹象,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引人贪欲大发。

    绝望沼泽是一处险地,对于他们这种人而言,却又是一处宝地。因为在沼泽的深处,有一座墓宫,名叫巫君墓宫,在里面躺着的强者,就是萨弦的先祖,传说中修炼诡异巫术成为一名武尊的真正巫君。

    这名巫君早在千年前便已经彻底死亡,可是他的所有巫术都留在了巫君墓宫中,还有他当年随身的那一柄权杖,名叫巫君之握。

    萨弦身为巫君一族的六大巫师,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巫君之握的传说。

    对于那个能够将巫术一门发扬光大的传奇兵器,他心里面自然有属于他的想法,可是这个想法迟迟不能实现,就是因为族中那些大巫师的阻挠,以及他一直没有寻到合适的队友。

    像显刀一族的族长这种脑子缺一根筋的家伙,自然就是一个很好的队友,也是一个很好的炮灰。

    这次萨弦会同意他的要求,根本就不是为了帮他铲除什么战狼一族,而是想要劝他与自己一起去绝望沼泽,找到自己祖先的墓宫,进入其中取得巫君之握。

    若是能够得到巫君之握,整个巫君族将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计划,其他的五大巫师,以及那名代理巫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就能够一统巫君族,甚至统一这片黑暗的土地,再去三十三王殿里寻找整个世界的最强者,赤非王留下的宝藏。

    这个计划在他心中已经勾画了许久,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实行罢了。

    如今,他终于摸清楚了绝望沼泽里面的情况,也知道了开启巫君墓宫大门的办法。

    万事俱备,只欠一道东风。

    显刀一族,就是这一道东风。

    也是他心里面最合适的炮灰人选。

    显然,那位显刀族长还没反应过来,似乎因为墓宫这种地方实在太过危险,暂时还处于一种极为犹豫的状态。

    可他的犹豫,却掩盖不了他眼里的心动。

    众生皆是为利益来,如果没有利益所求,两人今日也绝对不可能站在一起。

    战狼部族就是他们盯上的肥肉,可是如今有一块更加鲜美的肥肉摆在眼前,战狼一族反而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了。

    “你有把握?”

    显刀一族的族长虽然个性莽撞冲动,但也不是没有脑子的莽夫,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不可能去冒然送死的。

    “我已经找到了进入巫君墓宫的大门,只是欠缺一些人手而已。”

    萨弦说道:“只要有足够的人手,我便能够开启巫君之墓宫的大门,我只要那把巫君之握,剩下的东西,自然都归你。”

    “哦?”中年人摸了摸下巴,咧嘴笑道:“萨弦大巫师,这天底下绝对没有如此便宜的好事,既然有这么大的利益,就肯定有很大的风险,但如果风险超过了我能够获得的利益,这件事情,我自然要好好衡量。”

    “显族长是一个明白人,利益与风险从来都是并存的,如果你想要得到绝对的利益,就要去冒绝对的风险。只不过,与我合作会把这个风险降低到最大的程度。”萨弦的笑容之中似乎藏着无尽的引诱,让中年人目光一横,最后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光要那墓宫中的所有东西,我还需要萨弦大巫师您的一个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