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绝望沼泽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绝望沼泽

    “哦?承诺?”

    萨弦楞了一下,心里却已经骂开了声。

    他知道此人现在便是漫天要价的架势,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道:“如果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自然会答应。但如果你的要求代价太高,那我只能衡量这次的合作是否还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萨弦大巫师放心便是,我这个人,一向都懂得什么叫做知足,既然你给我许诺了如此大的报酬,我当然不可能再开出什么过分的条件。只不过嘛,我向来听闻那巫君之握能力强大,甚至有毁灭天地的威力,只要落在你们巫君一族的手里,就可以发挥出十成的力量。”中年人咧了咧嘴,道:“等到了那个时候,我还希望大巫师能够替我灭了战狼一族,让我得到他们的战狼。”

    “原来只是这点小要求。”萨弦笑道:“只要我得了巫君之握,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战狼部族,就算是那些中等的部族也是挥手间便可覆灭,而你,显族长,你们显刀一族可以得到我永远的友谊,这就是其他部族不可能得到的最好许诺。”

    “呵呵,这样是最好了,既然萨弦大巫师给了我这个承诺,我心里面就放松了很多。”

    中年人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合作愉快。”

    萨弦将手中的权杖在地面拄了拄,笑的十分愉快。

    白阳与竹远远在两天之后,终于来到了绝望沼泽的外围。

    看到那些紫色的毒雾弥漫在空气之中,白阳瞥了两眼,发现竹远远的表情有些难看,就知道她一定是没有办法抵御这些毒气,但就算是这样,她仍然选择与自己一起前来这绝望沼泽寻找巫君墓宫,白阳心里稍微有些感触,随手取出一枚避毒丹递给了她,说道:“将这药吃了,你就不必担心毒气入体。”

    “这是什么东西?”

    竹远远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忍不住眨了眨眼,一脸的好奇之色。

    白阳微微一楞,说道:“你连丹药都不知道吗?”

    “丹药?这就是传说之中能够治愈百病的丹药?”竹远远有些激动,一把抢过了白阳手里的避毒丹,捧在手心看个不停。

    这次白阳才确定她是真的没有见过丹药,忍不住道:“你们的部族之中,难道没有人懂得炼药之术?”

    竹远远捧着避毒丹迟迟不肯入口,那模样就像是得了一个心爱的宝贝,恨不得捧在手里一辈子。

    可她这副样子,让白阳看的极为心酸,叹息了一声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不少的丹药,全都递给竹远远,说道:“这里有很多丹药,我都归好了类别,等你回到部族以后,再善加利用就是了。如果我之后能与我的同伴会和,再让我的师姐传授你炼药之术。”

    “你肯教我炼药?”

    竹远远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好像白阳所说的事,是一种天方夜谭一般。

    “在你们的世界,丹药十分珍贵么?”

    “嗯。”竹远远珍而重之的将那几瓶丹药收好,仿佛比性命都重要,然后才小心翼翼又极不舍得的将白阳给的那颗避毒丹给吞进了肚子里。

    避毒丹的味道不是很好,有一股极其刺激的怪味。就算白阳识遍百药,也难以对这种丹药生出什么好感来。

    可是竹远远将避毒丹吃下去的那一瞬间,表情竟是微微有些神圣,好像自己吃下的不是丹药,而是最珍贵也最美味的美食。

    这种表情更是让白阳得知了在她这里,丹药有多么的可贵。

    竹远远深吸了口气,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些微妙的变化,更是大呼神奇,轻声说道:“如果当年有这些丹药在的话,我的很多族人都不必牺牲了。可惜,如果我再早一点,哪怕只是一年得到这些丹药”

    说到这里,竹远远的表情明显有些恍惚,也不知是想起了谁,但她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悲伤,让人看了以后内心隐隐有些刺痛。

    白阳也叹了口气,拍了拍竹远远的肩膀,说道:“等你自己学会了炼药以后,就会知道,炼药其实并不是很困难。而炼制避毒丹这种简单的丹药,只需要几个月的功夫便可以熟练起来。”

    “丹药的炼制之法一直掌握在那些大部族的手里,我们这些小部族,根本就连药材是什么都没见过,更别说这种珍贵至极的成品丹药。”

    竹远远道:“当年被关押在这里的人,也有几名懂得炼药之术的强者,只是他们最后并没有组成部族,也没有子孙后代传承下来,他们那一身炼药的本事,自然就此永远的失传了。其他懂得炼药之术的部族,只不过是从祖辈传下来的一些粗浅法子,能够利用那些随处可见的药草来炼制最简单的伤药。可就算是那种最粗浅的伤药,他们也要用很多的物资去换,我们这种部族根本就兑换不起,所以每当受了重伤,除了让部族中的高手运转真气去续命,就再也没有任何有效的法子。”

    “那你们这些年来,岂不是死了很多人?”白阳楞了楞,忍不住问道。

    竹远远眼神悲伤:“是啊,如果有这些伤药的话,他们就不会死了。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敢轻易受伤,更没有人敢生病,因为一旦受伤或是生病,等待他的下场,很可能就是死亡。”

    “再加上恶劣的气候与环境,那些无人庇护的小部落,甚至每一晚都会死人,这种生命的消逝,对于任何一个族群而言都是无可避免的损失,我们的族群也不例外。”

    竹远远说到这里,摇了摇头,似乎不想继续说下去了,于是她定了定心神,说道:“先进入绝望沼泽吧,有什么话,等到了巫君墓宫再说。”

    两人沉默无声,穿过了那片紫色的毒雾。

    白阳并没有服用避毒丹。

    因为他体内有那股长生真气的存在,毒雾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效果,再加上他的身体已经淬炼到了极限,各方面都已经堪称接近大圆满的境界,更何况地元境强者有种种能为,一般的毒气根本就近不了身,更何况这种沼泽之中自然生成的毒。

    一路向前穿行,白阳和竹远远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的沉默反而让这一刻的气氛变的异常尴尬。

    忽然间,白阳感觉到数道光芒在自己的识海中亮了起来,那些光芒就像是星光,将他的识海照的一片通亮。

    “怎么了?”

    发现到白阳的不对劲,竹远远停下了脚步,目光也有些凝重。

    白阳道:“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不可能!”

    竹远远说道:“在这绝望沼泽里不可能有其他的人存在,难道是巫君一族的人?”

    想到了最有可能的事实,竹远远的表情便有些难看起来“如果真的是巫君部族的人,那我们这次的行踪恐怕很快就会暴露了。”

    白阳不解:“为什么?难道那巫君部族还有什么特殊的本事?”

    “他们修炼的功法名叫大巫术,是一种远古之时便有传承的古怪功法,这种大巫术一般的人无法修炼,只有神念极为强大的修者,才可能窥破个中的奥妙。但就算如此,整个世界只有巫君部族的人才能够修炼这种大巫术,并且把这种功法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境界。”

    “我们现在如果进入了对方的识海范围内,恐怕已经是一道亮如星辰的光芒了吧。”

    竹远远神色凝重,将铁棍取了出来,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

    可是听到她的解释,白阳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比拼识海念力的话,他们所谓的大巫术恐怕还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一落,竹远远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之间笼罩在她的头顶,那正是白阳的神念向外扩散,形成一片极为隐秘的神念盾,能够阻隔其他人的神念探查。

    只要对方的实力没有超过白阳,那他的神念就注定被阻绝在外,而且还不可能发现任何的不对之处。

    这也正是白阳在修炼万浪潮汐诀以后,得到的特殊能力之一。

    万浪潮汐诀对于识海的锻炼之能,比起任何的功法都来得有效,白阳敢确信,就算那大巫术有什么特殊的效果,但比起万浪潮汐诀来说,仍然是弱了不止一星半点。

    既然如此,他和竹远远自然就没有必要去害怕那些巫君族人。

    竹远远惊讶的看着白阳,说道:“难道你也是外界的巫族传人,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神念力量?”

    “这世界上能够提升神念力量的功法有很多,不止有他们所谓的巫君一族才有这样的能力。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将这个法门教给你,这样一来,以后你对上这个什么巫君之族的人,就会有一战之力了。”

    白阳解释了两句以后,忽然像是漫不经心般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让竹远远脸色微红,不禁低下了头。

    白阳倒是没有发现竹远远的异状,因为他知道,能够将神念修炼到这种境界的强者,在遇到同样境界的对手时,是有一定的优势的。

    竹远远虽然功法霸道,而且出手时宛如雷霆,但对上这些巫君一族的人,哪怕只是定元境的强者,也绝对会吃亏不少。

    为了避免她以后吃亏,白阳确实动了将万年潮汐诀传授给她的念头。

    只是竹远远心里隐隐有些会错了意,在看向白阳时的目光,已经变的与之前有所不同。

    深入绝望沼泽已经两日,萨弦看着眼前越来越迷蒙的紫雾,心里忍不住有些烦躁的情绪生了出来。

    这种情绪就像是毒药般不断蚕食着他的耐性,让他最近几日变的越来越暴躁。

    那名显刀一族的族长发现了这点以后,不禁劝说道:“萨弦大巫师,既然我们已经在绝望沼泽中深入了这么多日,此时就算想要放弃也是来不及了,何不继续搜寻下去,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呵呵,显族长说的有道理,可是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萨弦收了收心神,叹息道:“我们修炼大巫术之人,神念强度非常的可怕,但是也同样损伤到了我们的身体。这种功法,便是修炼七成,自伤三成的诡异之术,巫术越为高强的人,寿命便会消耗的越快,除非得到巫君之握,得到属于巫君的秘密,我们才能脱离这段诅咒,我才能够活命!”

    听到这话,显刀一族的族长皱了皱眉:“原来大巫术居然是这么霸道的功法?还会自损性命?”

    “没错。”萨弦说道:“不光是会自损性命,而且还会一天一天,让身体变的极为弱小。比起同境的修者来说,我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如果被人近了身体,以贴身短打的方式与我交手,那么不出十招,我就会被注重修炼力量的修者给击败,甚至还会丢掉性命。这一切缺点,都只能依靠巫君之握来改变,如果没有巫君之握,我迟早会死,也会一天比一天的弱小。”

    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一个关系并不明朗的人,这绝对是修者的大忌,可是萨弦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他需要巫君之握,需要更快的找到巫君墓宫,否则他真的会像他自己说的那般,慢慢将寿命耗尽,然后在一年之内,变成一堆白骨。

    学习大巫术的代价就是这样,可是整个巫君族中就没有任何人有怨言,因为这就是祖宗留下来的功法,这也是祖辈们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心血结晶,就算曾经有过质疑的巫师,最后也都在大巫术的摧残下慢慢死亡。

    巫君之握的秘密,在整个巫君部族中并不算什么秘密,当年也有人像萨弦一样,知道巫君之握可以救命,就想要去闯入巫君的墓宫中得到这传说中的巫君之握。

    可是那些人的在进入巫君墓宫以后,没有走深入几步,就会突然间奇怪暴毙,而且死法十分的凄惨。

    所有的人都以为巫君是在死之前种下了诅咒,任何敢闯入他墓宫的人都会不得好死。

    可是只有萨弦想到了,那绝对不是一种诅咒,而是巫君留下来的考验。

    因为他在偶然之间发现了那些人的死状,并不是死于什么诅咒,而是死于一种古怪的巫术。

    那从未见过的巫术,天底下恐怕也只有一个人能够施展,便是巫君!

    既然巫君能够将这种巫术留在自己墓穴的大门前,那就代表着,这种巫术是有办法可解的!

    萨弦思考了数年,终于在一次偶然之间读到了巫君的一段日记,从中得到了启发。

    如今他确信自己有能力解开巫君大门上留下来的秘密,那么他相信自己就是巫君之握的唯一有缘人。

    只是现在最让他感到烦闷的是,巫君墓宫的地点每十年会自己隐藏起来,然后必须要等有人发现,并且去破解那门上的秘密,才会再次出现整整十年。

    距离上一次有人发现巫君墓宫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而这些年里面,巫君墓宫绝对还是一直变换着自己的位置,不会一直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现在萨弦只能凭借着过往前人的经验,来慢慢寻找那已经不知转移到了何处的巫君墓宫。

    目前可知的事情就是,巫君墓宫一定还在绝望沼泽,因为无论它怎么样变换位置,都不会离开沼泽的范围,这就是墓宫最大的规律。

    “如果再过两日还找不到那墓宫的话,我们只能选择撤离了。”

    显刀一族的族长发现自己的族人已经有人承受不住沼泽中的毒气,呈现出了毒发的迹象,这种迹象可不是好事。如果在没找到那座传说中的巫君墓宫之前,他的族人们便都被绝望沼泽里的毒雾给毒倒了,就算之后找到了墓宫,并且得到了墓宫中的宝藏,他也失去了这一批优秀的手下,等同于失去了部族的一个未来!

    这种损失,就算他的族长,那些长老们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甚至,那位实力强大的长老还有可能会将他的脑袋拧下来,吊在部族的大门前,让所有人见识无能者的下场。

    一想到那恐怖的老家伙,显刀一族的族长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随即说道:“萨弦大巫师,如果那巫君墓宫已经不在此地了,我们又该怎么办?”

    “不可能,巫君墓宫一定就在这里,就算整个绝望沼泽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巫君的墓宫,一定还在这!”萨弦的表情有些狂热,似乎在他的概念之中,巫君的实力十分强大,强大到能够让他死心塌地的盲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