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预言,翻脸!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预言,翻脸!

    遥远的一处荒原之上,这里仍然是武神塔的空间范围内。

    林风在几日前收到了来自叶华颜的特殊传信,知道叶华颜离自己的范围十分接近,甚至有可能就在自己附近。

    但是,在这片找不到方向的荒原中,他不知道叶华颜究竟在哪,也不清楚叶华颜的情况,就只能循着茫茫荒原上的一点人烟,渐渐往深处寻去。

    终于,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前方有人存在,而且还在发生着一场战斗。

    隐约间,他感受到了一股寒霜气息迎面而来,那气息显然是叶华颜的冰霜领域。

    他快步向前,拔出自己的长剑,如同一道风一般,冲向了战场。

    战场之中,战事十分胶着,叶华颜一人独对六名强者,虽然不露任何败相,但显然也支撑不了太久的时间。

    那六人之中,首领那名弟子一身白衣,目光微微有些兴趣,看着叶华颜说道:“东都叶家的大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实力强大,而且还有如此出色的么美貌,就连是我,都觉得隐隐有些心动。”

    “哦,是吗?”叶华颜微微一笑,手指之间再次弹出一道冰寒气息,直击那名男子的面门,同时伴随着一道满含杀意的嗓音,开启了杀诀第二战。

    “那你就给我安心去死吧!”

    冰寒气息袭击到面门,男子表情微微一变,身影如同白龙翻身,极为潇洒自然,躲开那道冰寒气息以后,表情明显变了几变,然后才狠狠说道:“被莫名其妙的关押了数日,心头正好有些火气,不如就你来陪我泻泻火吧!”

    话音刚落,他连同五名师弟,一齐扑向了叶华颜,同时运起了宗门绝学,一时间荒原上白光大作,如同皓月初升,又隐隐有一些邪恶之意在其中暗藏着,等待着蓄势已满后,一击将叶华颜擒下!

    叶华颜眼神一凛,冷声道:“你们是魔门中人?”

    “呵呵,在下正是踏月门大弟子,葬月。”

    那名白衣男子冷笑一声,手中极招再运,直逼得叶华颜连连后退,再加上身边那五名弟子的骚扰攻击,让她心中苦不堪言。

    可她总不能为了对付这六个货色,就动用自己体内由天下第二强者留下的封印,便只能苦苦支撑,同时想在荒原上寻得一丝逃走的契机。

    名叫葬月的白衣男子冷笑一声:“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声音没落,他的手掌已经抓向了叶华颜白嫩的脖颈,如果被他这一抓给抓中的话,叶华颜只怕直接就会变成他的板上鱼肉,随他拿捏。

    危机之时,叶华颜怒而开启冰霜领域,稍微阻止了他的手掌瞬息,随即,在她耳畔传来一道凌厉风声,同时伴随着一道剑光忽起,直击葬月的手心!

    如果他这时再不将手抽走,恐怕直接就会被那道剑光给将整个手臂斩下来,他脸色大变之下,赶忙将手掌抽开,躲开了那道剑光,冷声道:“是谁!鬼鬼祟祟,还不出来!”

    “说起鬼祟,也总比你们这六人欺负一个人要好了不少。”

    林风负剑踏出,从叶华颜身后十丈外的山丘上缓缓走下来,眼神之中平淡至极,没有任何骇人的杀意,可偏偏他这样平淡的样子,就是让人心里最紧张的杀声!

    “林风!”

    这名叫葬月的踏月门弟子显然对玄剑宗有过一定的了解,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林风的身份,表情也变得紧张了不少。

    先前他不幸被俘,在村庄里见到白阳,随后又得蒙白阳的恩惠,被放了出来,怀着满心的怒意与怨意,在这荒原上居然偶遇了叶华颜。

    如此巧合,让他心里邪意生起,不由得直接对叶华颜出手,想要将这美人独占,可谁能料到叶华颜的实力实在太强,六人合力,胶着许久,居然还是没能将她给拿下,甚至还等来了援手!

    那这就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了。

    玄剑宗的弟子都是些怪物,这一点,葬月心里比谁都清楚。

    那么他没能将叶华颜擒下,如今又等来了林风的帮手。

    现在看来,局势无论如何,都对他十分的不利!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走!”葬月看到林风气势汹汹,忍不住有些畏惧,慌忙之间,只得带着五名师弟赶紧逃离这两个怪物的视线。

    可就算是如此,林风目光之中,他们已经是个死人了。

    就在他打算运起杀剑,将这些人全部斩于剑下的时候,叶华颜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就算将他们杀了,也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也要损你几分真气。他们身上的金牌已经被我弄到了手,我们等于平白无故得了六块金牌,不必再多做纠缠。”

    听到这话,林风忍不住眨了眨眼,想不到一向严肃的师姐,居然还有这样俏皮的一面。

    但叶华颜却是微笑道“这帮人想要占我的便宜,我既然留得他们的性命,那自然要取回一点利息才行,你觉得,这样做过分吗?”

    听到叶华颜那颇为意味深长的笑容,林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尴尬笑帱:“自然不过分。”

    “算了,跟你这呆子也没什么好说的,先一边向外发传信,再慢慢寻找其他人的下落吧。”

    叶华颜无谓的摆了摆手,似乎不愿与林风继续多说,林风也算是如蒙大赦,赶紧跟在叶华颜的身后。

    在荒原的另一边,金武等人居然极其幸运的分在了一起,并且一路之上还遇见了许多实力并不算强大的宗门弟子。

    双方交手以后,金武等人自然是完胜对面,得到了许多块金牌,金武这一路恐怕是连嘴巴都要笑歪了。

    “这么开心?好像金牌是你拿到的一样?”姜无双看到金武那得意的样子,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听到自己这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师姐居然为了嘲讽自己难得开一次金口,金武忍不住尴尬的笑了两声,说道:“当然都是师姐你的功劳,我怎么敢啊。”

    “呵。”姜无双耸了耸肩,随即问道“这段时间,可有师姐与师弟的消息?”

    金武闻言,掏出那叶华颜交给自己等人的特殊传信物品,叹息道“师姐送的东西,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我想如果不是它坏了,那就是我们离师姐实在太远。远到这传信之物都收不到师姐的消息。”

    “就算是如此,我们也不能放弃。在这武神塔里危机重重,如果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同们聚集在一起,对我们而言,自然有很大的好处。”

    武神塔的试练故意将所以同门分散到各地,就是不想让每个宗门都集中在一起。

    可是这种分配的最大致命缺点,就是有很多运气好的宗门,能够分到很近的位置,甚至有些弟子的落脚点相隔不远。

    这样一来,使得各个宗门之间还是存在了些许的不平衡,就好比那揽月阁,就在短时间内将所有最强大的战斗力都聚集在一起,这样一来,他们就比其他的所有宗门都来得有优势。

    金武叹息了一声后说道:“只是不知道白阳现在身在何处,如果以他的能力,绝对能够带我们在武神塔试练里过的十分潇洒吧。”

    “犯事都要靠自己,不要以为小师弟是欠我们的。”姜无双教训道:“如果有一天,小师弟不再能够站在玄剑宗的立场上保护我们,那又该怎么办?难不成你要跟着他一辈子?”

    “跟一辈子也好,白阳的实力这么强,而且以他的潜力,未来必定会更强,现在就做感情投资,未来说不定会有很大的收获呢。”

    金武无所谓这些,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也知道以自己这种潜力,未来的成就必定不高,就算想要超越白阳,他也没有那个本事与资质,还不如趁着现在与白阳关系不错,赶紧抱住大腿,未来的日子,说不定能够跟在白阳后面吃香的喝辣的。

    金武自小就是个纨绔子弟,当然不像姜无双这种胸怀大志的女子有觉悟。

    不过,如果说他的觉悟不够深,那倒也是未必。

    至少他还知道抱住实力强大的人,而且以白阳念情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发任玄剑宗这群交清不错的师兄弟们有任何的危险。

    一想到这点,姜无双就觉得,金武这家伙,居然还很意外的吃住了白阳的弱点。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所有的问题都指望白阳来解决,滨经现在没有白阳在,他们只能依靠自己,那就是说,整个武神塔的试练过程里,他们有可能都得一直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对付敌人。

    在绝望沼泽里,白阳忽然打了个喷嚏,表情有些古怪。

    看到他这副模样,竹远远忍不住道:“你一个地元境的强者,难道也会觉得身体不舒服?”

    “这倒不是,只是感觉应该是有人在念叨我,估计是我那群师兄弟吧。”白阳笑着摇了摇头。

    “师兄弟?那是什么?”

    竹远远睁大了眼睛,对这个第一次听说到的词汇感到有些陌生。

    “怎么,难道你的概念里没有师兄师弟吗?”白阳楞住了。

    因为他没想到,竹远远居然从未听说过师兄师弟这一概念,就算在这武神塔的世界里没有宗门之分,可是那些天外之人也应该会传播这样的信息进来才对。

    “以前进来的天外之人大多沉默寡言,而且实力强大,他们并不会与我们发生太多的冲突,直到”

    竹远远似乎看出了白阳的困惑,解释到了一半的时候,表情图突然之间变的非常愤怒,或者说,是一种痛到了骨子里的悲愤。

    “直到什么?难道说,你们之前还有过大规模的冲突?”

    “可以这么说,当年有一个从光明里走出来的男人,他屠杀了我的亲人,并且将整个大地都用光芒清洗,很多躲不过的生命就在那一夜彻底消散,他的手段十分残忍,就连老弱都不放过。每一个被他看到的生命,都会在光芒之中彻底变成一堆飞灰,而每一个被他走过的村庄,都会生起如同光明一般的大火,那白色的火焰没有任何水可以熄灭,也没有任何的人,或者是村庄可以逃过一劫,所有人都死了,在那一夜到底死了多少人,我也已经记不得了,但是我还记得他的声音,我还记得他的样貌,我还记得他的指缝里,那一道道洁白的火焰洒向大地,那些火焰将大地烧的寸草不生,我居住的荒原也是因此而来。”

    “难道那荒原不是自然形成,而是那个男人的手笔?”听到这句话,白阳终于震惊了。

    一道道白色的火焰洒向大地,将原本美丽的大地焚烧成现在这种堪比末日的模样,那到底是一个怎样强大的存在,才能够做出如此恐怖的事情来?

    竹远远看出白阳的困惑,情绪平静了许多,然后解释道:“我知道他的名字,他叫作光明,也就是第一批从这里逃出去的人。他的实力,在离开的时候,应该是武尊巅峰的境界,过了这么都年,我相信他的实力绝对会有增长,但至于增长到了什么地步,我还不清楚。”

    “可我会杀了他。”竹远远咬牙切齿,握着手里的那根黑色铁棍,声音止中充满了恨意,一字一顿道:“我绝对会杀了他,像他杀死我的族人那样,将他放到自己的洁白火焰之中焚烧,将他烧成一堆飞灰,让永生永世,不得安宁!”

    “嗯?这里是!”

    忽然,走在无尽紫色迷雾之中的萨弦看到眼前出现了一面墙壁,墙壁上刻画着种种符文,那些符文,正是用大巫术中的语言所描写的巫语。

    看到这熟悉的字眼,萨弦的心里忽然一动,好像看到了希望一般冲了上去,开始附魔着那面墙壁,一字一字,逐字逐句的看了下去。

    看到他的表现,显刀族的那位族长也知道,能够找到巫君的墓宫,似乎就在此一举,于是他就站在萨弦的身后默默为他护法,同时也在观察着萨弦的表情,看他是否真的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当光明笼罩大地,当超越神的存在降临,当一个又一个的天外之人,出现在我们的世界,自由,就近在眼前。”

    萨弦将墙壁上的话念了出来,忽然间皱紧了眉头,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般,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说:“这应该是一个预言之墙,怎么当年没有人发现?”

    “上面到底写了什么?你继续念啊。”

    听到萨弦居然停了下来,那名显刀族的族长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萨弦闻言,没有介意他的语气,继续读了下去:“光明的笼罩并非是希望的来临,那名从光芒里走出来的男人,是上天派来的杀神,他将屠戮所有的部族,让整个世界的人类减少,让每一个部族都记住血的教训,然后他会将代表着光明的神火洒向大地,让那些火焰,将绿洲变成沙漠,将美丽的森林,变成可怕的荒原,将每一个幸福而又美满的家族拆散,将大地变成荒芜一片的死地,将生命收割,将灵魂吞噬,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好像看到十分恐怖的画面,眼神里面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神光。

    “发生了什么?你倒是说啊!”

    那名显刀一族的族长急的不行,对他这种吊胃口的行为感到了十分的不满,忍不住再次出声催促了起来。

    然而萨弦却是沉默了很久以后方才继续说第道:“当无边的黑暗席卷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光芒才是真正到来,那名从光明中走出的男人,注定会被代表着黑暗的火焰吞噬,而黑火,就是我们的救世契机,毁灭,就是我们重生的征兆。”

    “这是什么鬼东西?”听到这里,显刀族的族长显得有些不耐烦:“什么黑火白火,什么毁灭重生,那个从光明里面走出来的男人我们都知道,他的强大无可匹敌,这世间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战胜得了他?这面墙壁,我看就是个狗屁!”

    “不许你这么说!”萨弦怒吼一声,手中的权杖直指他,冷冷道“这是我们巫君大人的预言,而且也是他用生命给我们留下来的最后启示,我不准你玷污这面墙壁,我也不准你侮辱巫君大人!”

    “怎么,想要翻脸了?好,那老子也告诉你,我早就看你这个什么大巫师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