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巫君降临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巫君降临

    竹远远盯着白阳的背影看了很久,眼神之中带着无限的震惊。

    她也见过剑道高手,也见过能够将剑法运使的极为强大的强者,却从未见到过白阳这样,能够将剑术使得几近通神,挥发出来,其威势崩天裂地的恐怖存在!

    方才他一步一出手,一声皆是一剑,每招每式,都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剑意,哪怕站在十丈以外观看战斗的竹远远都能够感觉得到那几欲扑面而来的凌厉剑风,以及那股让人难以喘息的压力。

    竹远远吞了吞口水,终于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表情充满了惊讶,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有这么恐惧的剑招”

    白阳舒缓了一下体内震荡的气息,方才那淋漓尽致的畅快发泄,让他这段时间的烦闷都一扫而空,尤其是心中那股几欲让他崩溃的压力,借由那几剑释放,全都抒发了出去。

    他转过头,看了竹远远一眼,说道:“能够保命的自然就是好的剑招,不要想那么多了,这怪物已经被我杀死,快赶去那天地异象所在之处看一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白阳的声音刚落,那处出现了一堆巫君族文字的天空下,忽然间穿起了一道刺破天际的紫色光芒,那光芒中蕴含着恐怖而且强大的大巫术力量,隐隐还有许多邪恶之物在颂唱着莫名的音调,使整个绝望沼泽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周身的毒雾像是被古怪力量牵引,一点一点朝那光芒靠拢过去,只是瞬息之间,整个绝望沼泽的上空,就再也没有半点的毒雾,虽然因为毒雾的存在,使得绝望沼泽寸草不生,树木也都枯死,可是这一片沼泽地的视野却是清晰了不少。

    白阳顺着那光芒的方向望了过去,突然间感觉脚下地面开始一阵莫名震动,然后紫光下的大地便开始寸寸瓦解崩裂,一座孤零零的城,浮现在他二人眼前。

    竹远远眼神一凛,下意识的握住了自己的武器。

    白阳也眯了眯眼,感觉到了强大的巫术力量萦绕在空气当中,而且这股力量仿佛对自己体内的真元展现出了一种贪婪情绪,仿佛想要撕破自己的身体将那些真元纳为己有。

    “果然是邪恶的大巫术,那名巫君在死后都能够留下如此强大的力量,先行开启墓宫的人若是得到了他的传承,只怕会变得十分强大。”

    主宰声音凝重,嘱咐白阳:“千万不能让他们得手,先赶过去看看情况。”

    白阳自然知道事态紧急,一把将竹远远扯了过来,环住了她的细腰,低声道:“抱稳我。”

    第一次与男性如此亲密接触,竹远远脸色一红,她没想到白阳会突然有如此逾越的举动,虽然她不知男女之情,但却在族中见过男女交合,也知道那种事情的意义,一时间脑袋里面充满了种种奇怪的画面,使她的脸色更加古怪。

    白阳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劲,等到竹远远有些犹豫的伸手抱住了自己以后,便运转体内地元之力,如同一道虹光般纵向了那方的巨大古城。

    天地之间,一条细细的线将巫术力量切割开来,万鬼嘶嚎,绝望沼泽中一片哀号之声。

    孤城之中,显刀一族的族长追着萨弦而去,却突然感觉到整个墓宫开始颤抖起来,然后有一股古怪的力量将整个墓宫都向大地拉去,随即墓宫破地而出,重现世间。

    显刀族长眼神凛然,他知道,这代表着萨弦已经成功了开启了那墓宫的大门,那就说名萨弦离得到巫君之握,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萨弦!”

    显刀族长一声怒吼,带着自己的族人们杀向了孤城中。

    墓宫里,莫名震动一波接过一波,随即一道黑暗的力量向天冲去,正是那道惊人的紫光。

    随着紫光冲天而起,一个人影从光芒里慢慢走了出来,他身披宽大华贵的黑色长袍,手中握着一个由白骨打造而成的精美法杖,白发整齐一丝不苟,面容也是极为俊美,却带着几分异样妖异的苍白。

    他慢慢落在地面,走到了显刀族长的面前,在对方极为震惊的目光下,缓缓说道:“久违了啊,人间。”

    “恭迎巫君大人!”

    一声恭迎,道破那男人的身份,萨弦在男人身后百丈的位置,浑身是血,也不知是因何受了伤,如同一条死狗半匍匐在地,浑身都在颤抖。

    但他那一声恭迎却是喊得极其嘹亮,似乎想要得到那男人的宽恕。

    俊美妖异的男人回过头,手中白骨打造的法杖闪过古怪光华,他笑着说道:“你是我的后代族人?不错,居然能在三十岁的时候将大巫术练到这种境界,可惜,你没能成为巫君之境,那你的寿命就只剩下一年了。”

    “恳求巫君救我!”

    萨弦虔诚的将额头贴紧地面,真的像是一条死狗般不敢抬头,但他的声音里面带着无限的希望,以及一丝畏惧和欣喜。

    畏惧是因为他居然发现了巫君墓宫的真正秘密,而他想要夺走巫君之握的事情,自然就因此而暴露了。但欣喜却是因为巫君既然重生,那就代表着巫君一族无敌于天下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代理巫君那种冒名顶替的货色,绝对不可能与真正的巫君比美,此时此刻,萨弦才感受到什么叫作真正的强者,什么叫作真正巫君的威压。

    所以他怕了,但他更加虔诚,像是一个卑微的仆人般跪倒在地,恳求得到巫君的原谅,并且能够至少自己身上因为大巫术造成的后遗症。

    巫君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随即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很虔诚,是我见过少数真正信仰我的族人,就算你觊觎过我的兵器,我也相信你是为了族群的未来,想要强大自己。”

    萨弦浑身一颤,却是没有邀功,十分谦虚道:“巫君的话语,一直是我的生命方向,同样也是我永生永世为之奋斗的信仰!”

    永生永世,前提是,他真的能够永生不死。

    巫君笑了,抬起手中的巫君之握,光芒中,一道黑色气息喷发出来,击中了萨弦的身体,让他整个人都被包裹在黑雾里,剧烈的痛苦使他开始嘶吼,却强忍着疼痛没有昏过去。

    “拥有真正信仰的你,值得我赋予你永生不死的特权。”巫君之握喷发出来的黑雾很快消失,萨弦将那些黑雾吸收以后,虚脱的跌倒在地,听见了巫君欣赏的声音,他不敢放松,再次跪稳在地,额头死死贴在地面。

    巫君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很欣赏萨弦的忠诚,于是他转过头,看了看那已经吓傻了的显刀族长,说道:“不管你是属于哪一族的后代,但居然敢在我沉眠的地方,追杀我的族人,这就已经为你带来了不可饶恕的杀身之祸。”

    一句杀身之祸,不带有任何的杀意,可是显刀族长却感觉杀风扑面,浑身汗毛尽数炸开,整个人毫不犹豫的向后撤去,同时抓住两个吓呆的族人,将他们扔向了巫君。

    巫君看也不看那两个被扔过来的倒霉鬼,只是随意一挥法杖,两人的身体就在空中炸成了黑沙,散落一地,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

    显刀族长看到这可怕的一幕,赶紧抽刀一劈,想要略阻巫君的前进势头,但巫君弹了弹手指,他的刀光就在半空中破碎,可是一道劲风仍然扫在了巫君的脸上,令巫君十分不满,皱紧眉毛,自语道:“看来重生之后,我的力量果然大打折扣,现在居然只有地元境的实力,难怪连如此弱小的家伙,都不能直接抹杀。”

    生前拥有武尊之境的巫君自然不可能杀不死一个小小的定元境,可是他在重生以后,虽然实力依旧强大,却比起当年大跌了两个境界,现在至多也就是地元七段左右,大打折扣。

    但就算只是地元七段,想要击杀显刀族长,也绰绰有余了。

    在这犹豫的一瞬间,显刀族长已经远远逃到了孤城的入口,出路就在身后,他满脸都是喜出望外,却在下一刻,看到了一袭黑袍挡在眼前,白色人骨打造的法杖,握在那男人手里,如同死神的邀请,让他全身冰凉。

    “巫君之前,无人可以例外。”

    巫君一声长笑,手中的巫君之握上,光华大放,显刀族长正想要做垂死挣扎,却不发现体内的力量一点一滴被绽放的光华给吸收一空,很快,他的肉身就开始变得衰老起来,皮肤褶皱,头发干枯变白,眼眶中慢慢空洞漆黑,一声干哑的惨叫声刚刚响起,他就变成了满地白灰,生命精华全数被吸收一空。

    而那些白灰,也被不知从哪吹来的一股清风,带向了深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