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幽冥间的生物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幽冥间的生物

    风,极冷。

    一阵又一阵的冷风,吹过了沼泽中孤零零的城,吹动了城头那人满头的白发。

    城头上,一双冷漠傲然的眼,冷冷俯视着这片早已陌生的土地。

    这里是囚禁他千年的牢笼,更是他将毕生心血都倾注过的地方。

    经过了世事易转,经历了沧海桑田,天转地变,万物换貌,这片土地已经不再是他记忆里的模样,但是他清楚,这里仍然是那个囚禁所有生命的罪恶之地,或者该说是将所有罪恶困在其中的绝望之地。

    巫君收回目光,看了看跪在自己脚下的萨弦,淡淡道:“巫君一族现在可还强盛?”

    “巫君大人圣光笼罩,巫君一族,如今一样是制霸一方的强大族群,可代理巫君的实力太弱,不够率领我们杀出重重族群的包围,更不可能让我们成为这片大地的最强族群!”

    听到这句话,巫君眼神一闪,但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已经死了,尊果经过了这么多年,力量也消耗了许多,如果不是他将大巫术留在尊果中,只等有自己的后代开启大门,触发巫术里蕴藏的复活力量,恐怕他如今还在永久的死亡阴影里沉眠。

    直至现在他还能够记起在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沉睡是什么样的感觉。

    明明自己的意识还在,却只能感觉得到虚无,无法有任何的动作,无法思考,只能够永远漂浮在黑暗中。

    那种感觉足够将一个最强大的存在给消磨成一个疯子,巫君在那个世界里看到了许多通天彻地的大强者,甚至还有自己的祖先,真正创造巫术的强者。

    在那样荒芜的世界中重新爬了回来,巫君不确认自己还是原来的自己,所以,他没有回应萨弦的话。

    更主要的是,他在死亡的世界里发现了很多秘密,回到现世来,他不想要继续浪费时间。

    “死亡其实不是人们所想的那样。”许久过后,巫君说了这样一句话,声音微微有些沙哑,“那是一种活下来的虚无,而且,在那虚无之中,还有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在操控一切。”

    “巫君大人,您的意思是?”

    萨弦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隐隐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就像在心间种下了一颗种子,让他不得不抬起头,直视着巫君那张妖异俊美的脸庞。

    这是他第一次抬起头,用双眼正视着巫君。

    换作之前,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他根本就不敢去做,可是现在他怕了,胆子也变得大了一些。

    “我需要去找一个真相,所以,你叫萨弦对吧?”

    巫君笑了笑,将手中那根白骨打造的法杖递给了萨弦,淡淡道:“巫君一族的事情已经与我无关,而我也不再是现世之人,我从幽冥中复活,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族中之事,自然就要交给一个强者来处理,你我有缘,这巫君之握,也该交给族中下一任巫君。”

    话说到这,巫君的表情忽然变了变,看着孤城的大门方向,神色有些异常。

    萨弦本来沉浸在得到巫君之握的喜悦中,可还没等他的指尖触碰到那冰凉的白骨,巫君的手忽然收了回去。

    萨弦惊讶的抬起头,发现巫君一脸凝重,转过身走向了孤城的大门,黑袍飘动间,有杀意在横溢。

    白阳抱着竹远远,化做一道虹光消失在天际,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站到了孤城的唯一一条入口前,目光中露出了惊讶之色。

    “如此强大的气息,但是为什么感觉力量很微弱?”

    白阳惊讶之后,忍不住对主宰问道。

    主宰说道:“这个人的气息不像是生物,但又不像我这样以灵魂的状态活着。就好像被一种强大力量从幽冥间复活,有点奇怪!”

    说到这,白阳忽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巫术力量笼罩了他头顶那片天空。

    本来就漆黑一片的天空,被这股力量的牵引之下,出现了幽紫色的漩涡。

    那漩涡中响彻凄厉的吼声,一道一道冤魂般的存在,出现在漩涡里,让白阳耳膜震动,有些烦躁。

    竹远远修为不如他精深,被这道声音给影响,忍不住嘤咛了一声,表情痛苦。

    白阳见状,伸出双手捂住了她的耳朵,以一股长生真气护住她的识海,眼神微微有些怒意,望着那道幽暗的门,朗声道:“既然阁下有意较量,那又何必使出这点小手段,为难一个姑娘,现身吧!”

    声音一落,幽暗的大门里,弹射出一道白影,白阳定睛一看,发现竟是根人骨打造的法杖,那法杖之上萦绕着极为恐怖的力道,袭向的,还是竹远远的胸膛!

    他不禁勃然大怒,青天雪落剑应意而出,以气控剑,一气御动三万剑光,撼十地九天!

    白骨法杖撞在那道漫天剑幕上,使得青天雪落的剑影瞬间破碎,不过那法杖的来势也被阻止,被一只苍白的手掌给握住。

    来人一身黑袍宽大遮天,白发三尺,宛如魔神,但那张脸庞却是异常的妖异俊美,眸光中充满了冷漠,居高临下俯瞰着白阳。

    白阳望着来者,隐隐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萦绕在他身上,轻声道:“阁下看来不是人间活物。”

    “小小娃儿,管得倒是挺多。”

    巫君嗤笑了一声,但眼里还是有些惊讶和赞赏。

    他曾经达到过武尊境界,更进入过死亡的世界,自然能够看得出来白阳到底是个少年,还是那种修为通天彻地的老怪物。

    一个少年能够在这样的年纪达到地元之境,就算巫君也不得不承认,白阳的天赋确实让他惊艳了。

    “前辈,看来就是此间的主人了?”白阳看了一眼那巨大的孤城,微笑道:“我此番前来,并无恶意,只是想寻找一下此地是否有无主宝物,但现在看来,此间已经是有主之地,晚辈便就此告辞了。”

    巫君张了张嘴,还不等说话,萨弦的声音已经从后方响了起来,“巫君切不可放过这二人!那名女子乃是战狼一族的族长,她身边的人,肯定是来自天外的修者!”

    “哦?”

    巫君看了看白阳,眼睛里的兴趣更加浓郁了几分。

    “来自天外的修者,呵呵,那是对于你们来说。”巫君摆了摆手,“所谓的天外世界,就是我们生存的真正世界,早在几千年前,我被关入这个空间,就没想过能够再回到那个世界。不过现在看来,是有新的变化出现了?”

    萨弦并不知道巫君在说什么,不过他却是想起了当年族群里的某些记载,所谓的天外世界正是巫君这样的古老强者曾经生活的地方,那里也是他们一直所追求的自由之地。但他还是十分恭敬的解释道:“回巫君的话,在您消失的这些年里,不断有天外世界的强者出现在我们的领土当中,那些修者的实力有强有弱,而且来到这里的目的,似乎是历练,在完成目标以后就会消失。”

    “历练?”巫君摸了摸下巴,随即笑道:“看来,这些年过去,武神塔已经变成了修炼者修行的地方吗?有意思,真有意思。”

    然后他看着白阳,说道:“你这样的地元境修者,在外界的那些宗门中应该也算得上是强大的存在吧?既然如此,不如就由你来向我介绍一下,外面的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话音到了这里,还不等白阳说话,巫君便挥动手里的那根白骨法杖,当头砸下,势夹万钧。

    白阳不躲不避,青天雪落剑自主护体,以着绝对强大的力量还击回去,将那白骨法杖向上弹开了数寸,巫君感觉到手掌上传来的可怕力量,眼里闪过惊奇之色。

    他们修炼大巫术的巫君一族,并不以近身搏斗为主,而那些诡谲的大巫术才是他们真正的攻击手段。

    巫君见力破不成,笑了笑,向后退去,口中默念远古的巫君预言,召唤巫术中最强大的生物。

    看到这一幕,萨弦险些激动的跪在地上,向巫君磕头!

    因为巫君使用的正是大巫术中的禁术,魔龙幻术!

    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啸声,从天空中的漩涡里响了起来,随即白阳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森冷的巨大眼眸。

    一颗漆黑的巨大头颅,从漩涡里伸了出来,一股恐怖的龙息喷吐,让整个绝望沼泽都陷入了绝对的冰冷中。

    那头黑色的巨大生物,身上没有一点的血肉,只有头颅部分还有一些已经腐烂的皮肤,而那森冷的眼神,让白阳感觉到了一种从幽冥中传来的气息,自然知道这头巨大的魔龙,不可能是活着的生物。

    只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满脸笑意的男人,能够从幽冥中召唤生命,而且还是如此强大的生命。

    可还不等他与主宰提问,那个巨大的生物就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