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复兴希望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复兴希望

    黑龙默默的看了眼白阳消失的方向,没有理会巫君。

    它不害怕巫君的威胁,自然也不会惧怕他所说的那样,召唤祖先的力量来钳制自己。它早已将灵魂出卖给了巫君一族的先祖,所以它的生命也早就失去了意义,若是真的能够死亡,它心里清楚那或许是一种解脱。

    一个已经活了数千年,灵魂不属于自己的黑龙,它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自己的尊严,更舍弃了属于龙族的那高贵的责任。如今它亲眼见证了龙族中的传奇诞生,血液中那与生俱来的责任感再次苏醒,让它在方才那一瞬间的交手时,放过了白阳一马。

    而且它也发现了白阳有意控制金龙虚影从自己护心鳞甲之下取走了一滴精华龙血,如果不是它故意放开了胸口的防护,白阳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黑龙因为在白阳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所以它更加期待,这个可能到底能够向前走多远,他到底能够成为怎样出色的强者。

    这样一个期望,算是它对龙族能够尽的最后一份力,因为它的寿元已经达到了极限,向巫君祖先签订契约借来的寿命再也不能维持它如此巨大而且强大的身体,它已经不再如当年那样强大,而它出卖自由所等待的,或许就是龙族复兴的这一刻。

    黑龙缓缓闭上了眼,巫君如今失去了大部分的修为,自然不能长时间的让它保持龙身在现世出现。

    于是,黑龙叹息了两声以后,没有继续与巫君辩驳什么,仰天长啸了一声,便渐渐隐没在紫色的漩涡之中。

    夜风呼啸,巫君满脸铁青,但眼神却是冷静到了极致。

    这黑龙的反常,让他更是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力量太过弱还不足以去完成心中所预想的那些计划。

    更何况在死亡的虚无之中,还有许多强大的存在都在琢磨着离开那个世界,他虽然捷足先登,但却不是唯一一个能够从幽冥间回来的人。

    那些已经实力通圣的强者,随时都有可能从无尽的黑暗中苏醒过来,并且从那片幽暗的世界里,带领一群强者回归现世。

    巫君感觉到了一股极其窒息的压力正在朝自己逼近,于是他眯了眯眼,看到自己身后战战兢兢的萨弦,淡淡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巫君一族的族长,也就是新任的巫君。”

    说罢,巫君将手里的巫君之握扔在了萨弦面前,还不等他说话,便将一道灵光打入他体内,将巫君一族几千年的大巫术传承全部灌输给萨弦,并且以体内残存的武尊力量,把他给硬是提升了一个境界,让他在瞬间破境成为地元之境的强者。

    萨弦感觉到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的念头,那些念头就是前人的智慧结晶,以及每一代巫君的修行感悟,配合着体内那一道武尊力量,他在瞬息之间就感觉到自己突破了屏障,身上华光流散,天际出现了阵阵诡异紫光,一个穿着黑袍的巨大人影降临天际,似乎是在祈福,以大念力将无数的力量灌输到萨弦体内,萨弦境界暴涨数节,几乎在弹指间摇身一变就化为了地元四段的强者。

    他握住巫君之握,眼里满是激动和尊敬,对巫君感激磕头:“多谢巫君大人的提拔!”

    巫君点了点头,负手而立,望向天边,冷笑道:“这以后的天下风云涌动,许多你从未见过的强者将会降临,就连那数千年前最强大的赤非王,都有可能会出现,到了那个时候,就将是群雄并起,天下英雄际会的时代,到了那时,巫君一族的未来,也许还要看你的能力。”

    “巫君大人?那您?”

    萨弦有些诧异。

    可是巫君却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凝重,淡淡道:“我需要离开一段时间,放心吧,一旦有什么事情,我会回来帮助你。”

    声音落地,巫君的身影便消失在这孤城之巅,只留萨弦一人握着白骨打造的巫君之握,表情有些茫然。

    “你的伤如何?”

    竹远远背着白阳一路奔跑,发现白阳居然还在呕血,似乎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伤势好的极快,不由关切的问道。

    白阳苦笑一声,擦去嘴角的鲜血,道:“想不到那黑龙的力量中还有一丝邪恶的腐蚀之力,我的真气并不能将它驱逐。”

    “那该怎么办?你给我的丹药?那些有没有用?”

    竹远远掏出怀里那些视若珍宝的丹药,眼神有些担心。

    这些丹药她都当成宝贝来保护着,但是现在为了白阳的性命,她也顾不得太多了。

    白阳摆了摆手,趴在竹远远背上,叹息道:“现在先找一处安全的地方,需要一定时间的休息,不然的话,再遇见任何一个吞暗妖魔那种级别的对手,你我二人都难以应对,可能会丧命当场。”

    “如果真的遇见吞暗妖魔,我就算拼了性命也会护你周全。”竹远远表情坚定,说道:“更何况,吞暗妖魔就算在这绝望沼泽里也不可能遇见第二只。”

    竹远远眼神一扫,在荒野中生存的经验,此时发挥到了难以想象的作用,她步伐如飞,脚步踏在那些沼泽上如同羽毛般轻盈,迅速飞奔而过,一路狂奔到了绝望沼泽极北之处的山峡里,深入其中便发现了一个洞窟。

    竹远远只是观察了一下,便也顾不得太多,背着白阳冲进洞窟,然后捡了块干净的地方将白阳轻轻放下,随即从附近找了几块巨石挡住洞窟的一半,使得空气能够保持流通,并且还可以阻挡一部分的妖兽找到这里。

    “这里没有妖兽的痕迹,放心吧。”白阳运转体内的真气修复伤势的同时,并且出声提醒竹远远不必太过紧张。

    他的神念网里并没有感觉到任何能够给自己造成危险的存在,而且他也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妖兽的痕迹。

    这也就是说明,这附近确实是荒无人烟的,至少,不会有人类的出现。

    “你先休息,等到天黑了一些,我出去找些妖兽来填饱肚子。”竹远远沉默了一会,随即说道。

    白阳睁开双眼,发现这个小女孩的表情居然带着几分忧虑,想必还在担忧自己的安全,不禁无奈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点伤势并不能够让我有性命危险,只是对我的实力发挥有些影响。”

    “可你的脸色很难看,很像我们族中那些即将要死的伤者。”

    竹远远道。

    白阳苦笑道:“你可不要咒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竹远远沉默了,最后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气氛有些尴尬,好在白阳确实在凝神聚气,修复自己体内的伤势,黑龙造成的内伤虽然不算特别严重,但是却极为棘手,现在他正在与那股邪恶的气息做着抗争,而且以他现在的力量,想要完全驱逐那道邪恶的力量居然还有些吃力。

    “小子,那黑龙有些古怪。”

    主宰说道:“他的力量根本就不像是龙族应有的力量,他的身上一定存在什么禁锢,应该是有某种力量束缚住了他。不过这股力量随着时间慢慢在衰弱,他刚才手下留情放了你一马,不然你就会在那一击之下彻底灰飞烟灭。”

    白阳闻言,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也发现了许多不对劲的地方。凭那黑龙的力量,应该不可能会让自己安然离开,明显看得出来他有些手下留情,不过,最主要的是,他放开自己胸前那片护心鳞甲的瞬间,倒是有些刻意的味道,像是想要将自己的鲜血交给他一般。

    回想之后,白阳不禁道:“看来,这头黑龙还是在乎所谓的龙族尊严,他认为我是龙族的复兴希望,所以不惜违背自己的契约放走我。”

    “呵呵,龙族这种东西争强好胜,为了胜利可以与自己的同族厮杀到底,可是一提到龙族的尊严与共同的利益时,这群平时可以将自己同胞身上每一寸肉都给撕烂的残忍生物,居然会展现出如此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说来还真是讽刺呢。”主宰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嘲讽,显然是想起了当年曾见过的某一龙族。

    不过白阳可是知道,主宰见归的龙族绝对都是四大龙首那种级别的存在,而且,他很可能还认识当年的金龙族长,认识那个四大龙族中最强大的圣龙。

    对于主宰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变态,白阳从来都不会用常理去推断,闭上嘴巴以后耐心用真气修复自己的伤势。

    虽然达到了地元之境,可是受到了如此之重的内伤,他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去调养才行。

    长生真气慢慢滋润着受伤的经脉,而他储存了庞大力量的小世界正在与黑龙留下的邪恶之力做着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