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突发异变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 突发异变

    战狼一族的村庄里,几名狼骑手正在紧密的布防,虽然有了白阳修复过的全新符文阵法,整个村庄的防御力量不比以前,但是他们有可能会面对显刀一族和巫君一族的敌人,那是两个极大的族群,比他们战狼族来说,强大了不知多少,如果有半点的疏忽大意,都可能带来最致命的后果。

    于是紧张的气氛笼罩了整个村庄,每个村民的脸上,都带着些许惧怕和紧张的表情。

    叶华颜与林风进了村庄以后,自然而然感觉到了这村子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古怪,不由得面面相觑,想要找一个村民问清情况,却不料那村民面带慌恐,如同见了鬼一般的跑向村子深处,呼唤那些狼骑手。

    一群气势汹汹的狼骑手冲到村前,紧视着二人。

    感觉到他们的不善,叶华颜表明来意:“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来找一个人。”

    “找人?找人找到我们这个村庄来?我们这个村庄可不是一个容易找的地方。”

    中年狼骑手一脸警惕,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而且始作俑者还是天外之人,这使他对天外之人十分的怀疑,没有任何的信任可言。

    “我想找一个叫白阳的人,不知你们见过没有?他最后应该在这里逗留过。”叶华颜也不想与这些原住民发生冲突,表明来意以后,就形容了一下白阳的外表以及穿着。

    然后林风又补充道:“那人的实力很强,大概是地元二段到三段之间。”

    听到这句话,那名中年狼骑手的表情有些迟疑,变了一变以后,试探性的问道:“你们认识白先生?”

    “白先生?”叶华颜对这个称呼有些哑然,随即忍俊不禁道:“那小子又在你们这里做了什么好事?你要叫他白先生?”

    中年狼骑手肃然起敬,说道:“看来真的是白先生的朋友了,白先生救了我们整个村庄,而且还为我们修订功法,改变了我们的未来,这份恩情,无论如何我们也是要记在心上的。”

    “修订功法?”

    叶华颜眼神一闪,想起了白阳当初的那些事情,尤其是在藏经阁里,选择了那本残缺的入梦经时,他的表情十分笃定,而林风也想起了白阳替自己选择过一部功法,那部功法确实十分适合他修炼,也是导致他的修行速度能够如此突飞猛进的关键。

    “想不到这小子还有这般能耐。”叶华颜莞尔一笑,心里默默记住以后,对那中年狼骑手说道:“我们是同门,我是他的师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他现在在哪?”

    “这”

    中年狼骑手表情有些尴尬,随即又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犹豫道:“这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确实不知道白先生到底去了哪,唯一知道他下落的人,就是小首领。可是现在小首领与他一起消失,我们也不清楚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小首领?”叶华颜和林风对视了一眼,林风道:“那你知道他们离开时朝哪个方向去了么?”

    “好像是绝望沼泽。”

    对于这一点,中年狼骑手倒是没有任何的隐瞒,因为他虽然知道绝望沼泽里有巫君墓宫,但是他根本想不到白阳与竹远远居然会如此大胆,打那些千年以前的强者死后埋葬的墓宫的主意。

    这种事情先前虽然有人干过,可是那些疯子最后的下场全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绝望沼泽。”

    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以后,叶华颜点了点头,笑道:“谢谢你了。”

    “两位这就要走了?”发现叶华颜与林风有要离开的意思,中年狼骑手赶紧说道:“我们这村子虽然但也算得上是物资丰厚,两位远道而来,不如就休息一下吧?”

    林风拒绝了他的好意,语气虽然并不生硬,但也带着些微的疏远:“我们还着急找到他,就不在此多过逗留了,多谢你的好意。”

    眼见挽留无用,中年狼骑手也就不再多话,而是叫村民去拿了一些东西,说什么都要两人带上。

    叶华颜推脱不过,就只能无奈的将他们送的东西给装进了储物戒指,然后在那些村民的挽留声中离开了村庄。

    走出村庄以后,叶华颜一脸苦笑,忍不住说道:“这小子果然本事,只不过离开数日的时间,就在这村庄里建立了如此的威信,如果真的让他一直在这武神塔的世界里发展属于他自己的势力,他岂不是能够一统武神塔?”

    虽然知道叶华颜说的只不过是玩笑话,但林风还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因为他很赞同叶华颜的话,白阳确实有这种潜力,也有这样的人格魅力,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能够让人想要追随于他。

    这种人,或许天生就是做领袖的材料,只不过白阳没有此意而已。

    神念之眼看到那片道悬着的绿色海洋正在缓缓蠕动,只不过在他的视野里,看不到整个海洋的全貌,白阳也只能慢慢的向洞窟深处走去,不敢太过轻举妄动。

    因为他害怕那片海洋中暗藏什么玄妙机关,如果他与竹远远冒失之间触动了那些机关,说不定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竹远远跟在白阳身后一声不吭,脸色虽然有些紧意,但眼神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就好像跟在眼前这个少年的背后,无论发生什么时候都不再值得害怕。

    也许她自己都不清楚,在刚才白阳豁命救她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已经对白阳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武神塔中,最轻视的就是生死,最低贱的,就是人命。

    哪怕是同族之间,因为一点利益关系都有可能会大打出手甚至取其性命,在生死关头能够不股自己死活,豁出性命去帮助你的人,也许是你在这个世界里最亲近的人。

    竹远远自觉与白阳没有到那个地步,而且她在最开始的时候,还命人将白阳锁紧了笼子里,所以于情于理,白阳都没有道理会救她。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觉得白阳在黑龙面前仍然不忘拼尽全力将她带走值得感动。

    “你怎么了?”白阳偶然间回头,发现竹远远眼神茫然而且带着几分复杂的盯着自己,不由心里发毛,出声问道。

    竹远远摇了摇头,淡淡道:“只是想起了我的家人。”

    白阳心里一动,“你还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起过你的家人,一直以来都不曾提及过他们,好像他们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竹远远脸色一白,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痛,声音不易察觉的颤抖了几分,说道:“我的家人早就在那道光明降临的时候死光了,除了剩下这些族人以外,我就再也没有真正的家人。”

    提到那道光明,竹远远的声音仍然是那样,充满了恨意。不过她的声音却慢慢柔和了几分,缓缓道:“我的爹和娘,对我很好,从小都把我保护在族中,不让我接触那些危险的事情,他们觉得只要他们活着一天,我就不应该双手染血。”

    话说到这,竹远远的话锋骤然一转,声音厉然:“但是那道光明毁了这一切,那个天外之人毫不留情的杀死了我的父母,杀光了我那些族人,只留下在光明大火中的漏网之鱼!我就是其中的一只!”

    她的声音在黑暗的洞窟通道里回荡着,一声声,一字字,像是最凄厉的催命曲,又像是不敢回首的曾经重新出现在眼前。竹远远的眼神有些冰冷,眸子淡灰,不是因为她的性情冷漠,只因她的双眼在那年被一道光芒给灼伤过,那道光明的火焰烧死了她的家人,同样也伤了她的眼睛,在她的灵魂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号。

    就在她的情绪有些失控的同时,一只温暖的手掌,忽然握住了她的小手。

    竹远远感觉到手掌上传来的暖意,有些不解和茫然的看着白阳,情绪自然也就平静了下来。

    白阳露出一个笑容,道:“我明白你的感受,而我也有一个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杀母仇人。我的父亲,至今都在为了替我母亲报仇而努力,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一面,更没见过我的母亲。”

    “我对她唯一存留的印象,来自于一张画像,那张画像上的脸庞,是我至今都难以忘记的温暖。”白阳笑的很平静,牵着竹远远慢慢向前走去。

    竹远远听到白阳温和的话语,心里那股躁动和疯狂的愤怒也渐渐宁静了下来,她望着白阳的侧脸,发现白阳并不是装出的平静,而是真的将所有情绪都压在心底,平静到让人有些害怕。

    “所以”

    本来白阳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忽然间,他的神念之眼里传来了一丝的异常,与那道神念的联系,也在突然之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切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