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强的年代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 最强的年代

    星空之后藏有无数的秘密,最大的秘密,自然就是那当年的封神者,留下来的种种传说。

    传说之中星空后有无数的封神者存在,每一个封神的强者都会化成一颗星辰来守护无尽的太古世界,但因为星空背后存在着太多太多的种族与强者,这些力量觊觎着太古世界中的资源以及这个无人霸占的空间,所以最后一名封神者才决定将整个世界封存,让所有人都不能突破境界,同样也阻绝了那些强者进来的路。

    可是

    现在摆在白阳眼前的,就是这个世界唯一通向星空的道路,但是这条通道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也就是说,这条通道,现在只属于他一个人。

    白阳忍着激动的心情,对竹远远说道:“此地的珍贵绝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但是对于你我二人来说,这里就像是一座天然的宝库,凭我们的实力,还不能够保护它,我们必须要借助那个守门人的力量。”

    “你是说,这里还会有人来争夺?”

    竹远远的表情有些惊讶,她想不到如此隐秘的地方还会有其他人的到来,但是白阳想的比她更加透彻,既然这座星空桥梁能够存在,就代表着武神塔里绝不止一个人知道此地的秘密。

    也许早就有强者发现了,这里藏着一座通往无尽星空的桥梁,只是因为那名圣者的屏障阻挠,使得那些人到现在都没有找得到这座桥梁究竟在什么地方,如今白阳与竹远远打开了这座大门,自然就等于给那些藏在武神塔中的强者,指处了此地的位置。

    白阳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那些强者现在应该都已经来到了这座黑夜玄门的门外,只等着打败那名守门者,就可以进入门中,夺取这座星空桥梁!

    守护在门外的那个临渊君眼神漠然,深邃的瞳孔里不带任何感情,他看着那些早已成名于世的强者,就像是在看一个又一个的死人。

    武尊高手在他眼里,确实就是一个死人。

    因为他当年随着狱族之王南征北战不知杀了多少武尊强者,就算是真圣境,也不是没有死在他手里过。

    既然有如此先例,面对武尊境的强者,临渊君自然就不会再像是从前一样的在意。

    更何况他现在刚刚苏醒,养精蓄锐了数千年,他的实力非但没有变弱,反而比以前强大了不少。

    至少现在的他,要比起赤非王而言强大了不止一点半点。

    所以赤非王至今都不敢向那扇门发起进攻,就是因为临渊君的实力太强,赤非王不觉得自己是他的对手,更不觉得身后这群所谓的老朋友,能够在关键的时刻帮他一把。

    这群家伙全都在等待着自己与那名站在门边的强者厮杀,打个两败俱伤才是再好不过,哪里肯出半点的力气?

    正是因为如此,赤非王犹豫不决,甚至在听到临渊君那猖狂到藐视自己的话语,也罕见的没有动怒。

    “此地我已经寻找了六千年,对于狱族之王的敬仰,也算是多年累积,如今我找到了这座大门,我想阁下应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参加这场狱族之王的选拔,你觉得呢?”

    赤非王想了一下以后,声音渐渐柔和了下来,他想要从另一个角度去说服临渊君,让他能够放自己进入大门之中。

    可惜的是,临渊君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深邃的眸子里满是暗沉之色,淡淡道:“不可能,大门既然已经开启,那么在下一次试练开始之前,绝不能有任何人进入其中。你们就算找到了黑夜玄门,也必须要按照规矩来等待,等待王的诞生,或是那个挑战者的消亡。”

    赤非王眼皮一跳,忽然间懂了什么,道:“也就是说,进入其中参加试练的人,如果没有通过试练,就一定会死了?”

    “那是自然。”临渊君点了点头,对这个问题,他没有任何的避讳。

    因为这就是狱族之王留下来的规矩。

    想要保护星空之桥,最起码就得有保护自己的实力,虽然临渊君不知道王在里面留下了什么试练,但他觉得,那个进入其中的少年绝对没有可能得到王的传承。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对赤非王这群人丝毫没有好感,因为这群人的身上,充满了腐朽的气息,就像是一群行将就木,却根本不想死亡的老人,奢望着能够从自己身后的大门里得到一线生机。

    这群人虽然活着,可是他们的精神,他们的意志,早就在六千年前诈死的那一瞬间而消亡了。

    就算是最为强大而且霸气的赤非王一样如此。

    这些年来他在四处游荡,观看着这片荒芜大地的每一寸景物,最主要的就是在寻找狱族之王留下来的传承,以及那个传说之中可以沟通外界天地的星空之桥。

    他已经太老了,六千年的光阴,足够将一个武尊境巅峰的强者寿元耗尽,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尽头,如果他还没有任何续命的办法,等待他的就将是无尽死亡,以及永远不能够再苏醒的绝望。

    不光是他,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强者,等待的都是那个活下来的机会,他们不想死,那么,门后面的桥梁,就是他们活下去的最后机会。

    “等待吧,如果敢越线一步,你们的性命就将终止于今天。”临渊君的声音十分冷酷,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除了等,赤非王这群人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选择。

    白阳走上了桥梁,看着那无尽璀璨的星空桥梁尽头似乎接连着一片极为神秘的空间,暗自猜想那里应该就是狱族的起源之地,也就是这个建造了星空之桥的强者,他来的地方。

    那里,应该就是所有狱族强者的家乡。

    一名身在外界的强者,建造出来的桥梁是通向自己家乡的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只是这桥梁上面有数以亿万计算的分支,那些分支通向的地方,显然不是狱族的家乡,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崭新的世界。

    “那里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天界,曾经引发过一场灭世大战的地方。神之力的前一位传承者,也就是将太古世界封存起来的那名神者,就是从那个世界来到太古世界的。”

    主宰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感慨,因为他看到了无尽桥梁背后的一道星光,那正是一个极为巨大的世界,那里有让他无比感慨的回忆,以及让他想起了很多美好的事物。

    “天界?”白阳听到这个名字,心里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地方。

    主宰嗯了一声:“天界中有许多强者,如那位封神者的母亲天神,以及地神,剑神,人神等等等等,放在太古世界里,都是当世最强大的高手,而那个封存了整个太古世界的男人,就是这群人中最强大的那一个,他叫林凡,实力非常强大,在他消失之前,他以无比强大的力量造就了太古世界的封印,为的,就是不让其他的那些世界有人能够伤害到太古世界。”

    “这又是为什么?”

    白阳有些不解,既然那个封神者已经如此强大,为什么还要保护太古世界,而不是明哲保自身?

    主宰道:“因为他在太古世界里倾注了许多的心血,早在他出现之前,太古世界只不过是一片混沌而已,他将自己神力精华的一部分凝集而出的种子注入到太古世界里,才造就了太古世界的一个辉煌年代。”

    “比太古时期还要辉煌吗?”白阳想到了那个强者层出不穷的时候,忽然有些好奇,这位封神者到底有多强,他的神力精华,又到底创造了一个怎样群雄并起,天下逐鹿的年代?

    主宰叹息了一声,道:“那不是一个强者辈出的年代,但却是一个真正和平,真正人人都拥有自由的年代。”

    “他毕生都在为了所有人的命运而战斗,为了天下间,再无人命如蝼蚁,为了这世间不再有弱肉强食而奋斗。只可惜,他的力量虽然举世无敌,将星空闹了一个天翻地覆,最后却仍然不能够完成他的梦想。”

    “所以,他离开了。”

    主宰的声音充满了感慨,就在这个时候,白阳感觉到自己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白发如雪,表情安静,一张嘴,却是那熟悉至极的声音,眼神平淡中带着一丝复杂的看着那些无尽桥梁后的世界:“他去了那星空的最深处,至今都没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