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王的威严和权利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王的威严和权利

    “难道循着这条星光之桥,能够找到那名封神者?”

    白阳虽然是第一次看到主宰现身,但却一点都不感觉到意外。

    因为他与主宰早已心神相连,纵然不曾见过,心中已经有了一种轮廓,现在亲眼见到,不过是将心里的那个轮廓填补完整而已。

    主宰白发飘扬,眼神直视着星光之桥的尽头,嘴角勾起一丝浅笑,“他到底去了哪里,到现在还是一个谜。但是只要他走过的地方,都必定会留下痕迹,虽然所有的传言中,他都已经死了,包括他在神之力里留下来的传承碎片那道魂魄残影都自己亲口说过,他已经死了。”

    “但是一个曾经将无尽星空都闹得天翻地覆的强者,怎么是那么容易死的?”

    主宰道:“这星空之桥的尽头到底有没有他的身影尚还是个未知数,但是,这座桥梁对你来说,却是一个摆在眼前的变数。如果能够在星空中得到一些星蕴,或许你就可以直接从地元境,晋升到天元境。”

    一个人类能够容纳的真元十分有限,当年在紫嫣然与那妖兽战斗的时候,白阳就亲眼见识过一个妖兽的身体可以容纳多么强大而且恐怖的力量,人类就是因为可以用取天地的力量有限,所以在同境战斗时,不是妖兽的对手。

    主宰说能够让他从地元境跳越境界达到天元境,这在白阳看来,无疑是痴人说梦,而且还有一些疯癫的意思。

    “天元境?这可不符合你一直以来强调的稳扎稳打,如果我真的能够从地元直接越升到天元,那要多么强大的身躯才能够容纳得了那股力量?”

    白阳眨了眨眼,这句话,却是问出了声音。

    但跟在他身后的竹远远却是抬起头,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在跟谁说话。

    白阳撇过头去发现竹远远的眼神,就知道主宰现在的现身应该只有自己一个人看得见,当即也就讪讪一笑,没有解释,继续用意念与主宰交流:“而且你说的星蕴,又是什么东西?”

    “其实太古世界中也有星蕴这一说法,但是那凡间的星蕴,自然不可能与无尽星空中产生的星蕴相提并论。那是一种夺天地造化的强大力量,只在星空间出现,若是运气好,你就有机会看到那股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主宰说完,率先向前飘去,走上了那座星空之桥。

    桥上泛着色彩斑斓的光芒,像是由天地间所有的色彩汇聚而成的一座光桥,当主宰上了星空之桥以后,整个桥身就荡起了水波般的光纹,随即,一道道分支再次波动起来,居然在那一瞬间向中间的主干靠拢过去,并且拼凑成一个独立而出的小空间,一座神坛缓缓升起,出现在白阳与竹远远的面前。

    主宰抬头看了一眼这神坛,“看来这就是你需要经历的考验了。”

    “考验?”白阳看了神坛一眼,慢步走上前去,发现神坛之上居然有一张冰蓝色的面具,面具旁边,还有一个漆黑的戒指,那戒指似乎蕴含着某种特殊的力量,吸引着白阳向它靠近,想要伸手将它拿起来。

    “小心!”

    主宰一声断喝,将白阳给唤醒,他伸出的手差点就碰到了那枚黑色戒指,在主宰喝声过后,他立刻察觉到了不对,收回了手,心里却是暗自称奇。

    主宰道:“这应该是蕴含着那名狱族之王力量的器具,我曾经也听说过这个神秘种族中,代表着王的两样东西,一个是狱族王界,一个是万相修罗。”

    “那个黑色戒指,显然就是代表着狱族无上权威的王戒,而旁边的面具,应该就是每一代狱族之王的象征,万相修罗面具。”

    “这两样东西的价值暂且不说,它们各自代表的,就是王的威严,和王的权利。威严用面具来做代表,权利就用戒指来代替,这两样东西如果被人拿走,就能够成为狱族新的王者,包括外面那名实力强大的狱族战神,都要为你所用。”

    主宰说到这里,眼神却是快速朝周围瞥去。

    在这神坛之上,可是隐藏了不少的机关陷阱,而且都是些强大至极,足以瞬间抹杀一名天元境强者的恐怖陷阱机关。

    他阻止白阳的时候,就发现供奉着那两样东西的祭台上,就有一个爆炸符文,如果白阳冒然的挪开了那枚王戒,就会被下面暗藏的爆炸机关给炸成粉碎。

    那可不是一般的符文类机关,而是真正以能量注入其中,压缩万遍以后的恐怖陷阱。

    黑夜玄门之外,临渊君拄着重剑,目光依旧冰冷漠然。

    在他眼里,只有生和死的区分,没有强和弱的差别。

    赤非王虽强,可是临渊君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过,若是赤非王想要上前挑战,那便只分生死,不决胜负。

    赤非王也感觉到面前这个男人的决心之强,远超过他的估计,当时也有些犹豫。

    不过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黑夜玄门里再次透出一股气息,那愈发甜美的气息让他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已经等待了六千年,为的就是今日,他当然不可能会因为临渊君的阻拦就止步在此。

    所以当那股气息再次散发出来的那一瞬间,他便运转体内的真气,赤炎天诀恐怖绝伦,无上威压,自他体内爆发出来,让临渊君首度扬眉,正视起来。

    “让开,不然休怪本王不客气了!”

    爆发出恐怖威势的赤非王向前一步,踩住了那代表着临渊君底线的台阶,浑身赤炎周旋,如同一条条活过来的火龙,随时都能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他一声话落,却不料临渊君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快到极限的一记剑斩砍碎了空间,崩裂了天地,直接砸到了赤非王的面前!

    赤非王赤炎天诀火光肆意游走,将那道重剑给挡在了头顶,但恐怖的冲击离还是让他陷地数寸,一头灰白长发向后散去,站在他身边那些名远古强者更是抵抗不了如此强大的冲击,忍不住向后退了数步。

    整个宫殿里的所有古生物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发出种种声音不同的嚎叫,让那些退后的强者脸色微变。

    临渊君重剑一砸,赤非王便已显露了败相,但是毕竟他还是那个武神塔中最强大的存在,体内迸发出来的气息,让临渊君一样难受至极,那灼热的火焰透过残破的盔甲,烧灼着临渊君的五脏六腑,尽管这种程度的痛苦不会让他有任何的异常,却让他心中烦躁至极,喉咙里发出了一个极为古怪的音节,然后重剑再次落下。

    这把曾经让主宰失声过的战天重剑上光华流转,一剑落下,灭顶之势让赤非王脸色大变,不敢硬接此剑,赶忙向后退去。

    轰隆!

    一道几乎将宫殿劈开的剑气,在临渊君的身前劈出了一条犹如深渊般的裂痕,如果赤非王刚才没有选择撤开,而是继续站在原地与临渊君交手,恐怕现在被劈开的就不是地面,而是他的身体!

    “好强大的武器!”

    赤非王眼神一热,看到那把华光流转的黑色重剑,自然看得出来那是一把神器!

    所谓神器,就是神者使用的武器。

    那种武器,在整个星空间都只有百余把,传说中最强大的,是一把无名古剑,排在神器榜第一名,至今没有人发现过他的踪迹,而之后那些榜上有名的神器,却都各自为主,能够发挥出毁天灭地的威力。

    临渊君手上的那一把,正是神器之一,也是神器榜排名第十六的重剑,战天!

    赤非王整理了一下震惊的心情,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能够遇到一把神器,这对他来说,同样也是意外之喜。

    临渊君再次将重剑拄在身前,面色平静,似乎只要赤非王等人不再越线一步,他就不会再对他们出手。

    但赤非王心里焦急于黑夜玄门背后的动静,又哪里肯再与他浪费时间?也不管他手中有着一把惊人的神器,极招上手,整个宫殿顿时就笼罩在一片赤中带黑的火云中。

    “赤炎袭灭,万宇同归!”赤非王一声低喝,手掌握拳,火云凝聚到他的拳上,随后,他化为一抹赤色虹光,冲向了临渊君!

    轰轰轰!

    一个错身,百次交手,临渊君眼里带怒,浑身都被一道火焰给缠住,耽误了这瞬息的时间,赤非王竟是忍着被他用重剑劈中的切骨之痛,冲入黑夜玄门里不见了踪影。

    临渊君哪里能轻易放他进去?怒骂一声卑鄙之后,他便也提着重剑,冲入黑夜玄门想要阻止赤非王。

    可没了他的守护,黑夜玄门在那些远古强者面前就像是一个已经脱了精光的美人,一个又一个身影疯狂涌入门中,生怕慢了一秒,就会错过瓜分利益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