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圣域,传承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圣域,传承

    一个又一个的远古强者进入了黑夜玄门,临渊君感知到身后那些浑水摸鱼的卑鄙小人,心中气急却也是无可奈何,赤非王速度极快,眼看已经要到了那星空之桥的桥头,如果再不阻止的话,他就会破坏这场狱族之王的传承考验,同样也等于破坏了他誓守千年的使命。

    他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宁愿让那群在他看来蝼蚁都不如的家伙进入黑夜玄门浑水摸鱼,也绝对不能让赤非王接近传承祭台一步。

    赤非王如同在燃烧生命一般,速度极快的冲向那星空之桥上。

    他的双眼窥探到了那星空之桥上似乎凝聚了一个特殊的空间,而在那个空间里,正是一切散发出甜美诱惑力量的源头!

    那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能够得到这座星空之桥使用权的力量!

    可就当他冲到了那空间入口的时候,一道玄妙莫名的力量将他拦在外围,让他浑身恐怖的冲势瞬间化为虚无,速度也降到了低点,宛如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

    临渊君也来到了那空间之前,感觉到里面传出来的威严力量,顿时露出肃穆的表情。

    因为他感觉到了那是代表着狱族之王的传承力量。

    “已经开始了,你的一切行为,都只是做了无用功。而你,也将承受狱族的怒火!”

    临渊君手中的战天,直指着那满脸错愕的赤非王,冷声说道。

    赤非王显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副模样,他的表情里写满了不敢置信,看着那个空间的入口,几乎都能够感觉得到那两件梦寐以求的物品就在他的眼前,就在他的指尖!

    可是这个空间的拒绝之意也十分明显,他在这个空间的面前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无力。

    “这就是真圣境强者的力量吗?连他留下来的一个空间我都根本不是对手?”

    赤非王双手颤抖,良久后都没有回过神来。

    “哈哈哈哈!果然,这里就是星空之桥!这里就是通往那真正圣境的路!”

    “这里的灵气好浓郁,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果然,这就是圣者开辟出来的通天之路啊!”

    那些进入了黑夜玄门的强者看到眼前如此玄妙的一幕,感觉到空气里到处都充满了活跃的天地元气,以及那让他们极为忍耐不住的神奇力量,种种心急的情绪在心内生起,可是偶有机警之辈看到赤非王呆楞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就知道事情绝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至少,那个奇妙的空间绝对不是他们现在能够攻破的。

    “看赤非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估计是被那真圣境强者留下来的暗手给留在了原地,以他那傲然的性格,怎么可能甘愿自己六千年的图谋到此刻功亏预亏?”

    那名白发老者对赤非王的了解极为深刻,他知道赤非王此时的心情绝对十分复杂,所以笑容中也多有一些讽刺的意味。

    六千年的图谋,等到这一刻,赤非王比谁都想要进入那空间之中,得到星空之桥的使用权,但是凭他的力量根本就阻止不了已经开始的狱族之王的试练,那么他现在能够做的,也只是待在原地,等待里面的消息而已。

    白阳站在那祭台面前,钻研许久,终于想到了破解那些爆炸机关的办法,但就算这样,破开了那些爆炸机关,他还是不知道那枚戒指和那个面具到底有什么妙用。

    “代表狱族之王的威严和权利,那就是两件神器。这样说,你应当明白了。”

    主宰笑了笑,并未嘲笑白阳的无知,因为他知道,白阳确实对这些神器不了解,而且他还不能够驾御这两样神器,就算通过了狱族之王的试练,最终也只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两样神器?难道说,这个狱族的强者,居然在这里留下了三件神器?”白阳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因为先前临渊君那把强大到有些恐怖的重剑就是一把神器,而且还是神器榜上排行第十六的战天重剑,现在来到这祭台之前,看到了显然比那战天重剑更加强大的两样神器,白阳忍不住感叹那狱族之王的强大,以及这个种族的可怕。

    一件神器的力量,白阳虽然不了解,但是它既然有资格被称之为是神器,就肯定有接近神的力量。

    神器神器,顾名思义,那就是一个封神者才能够真正发挥全力的武器。一个真圣境强者同时能够拥有三件神器,这就是一个十分不一般的能力了。

    “这两样神器代表的意义远大于它们能够发挥出来的恐怖力量,当然,神器就是神器,它的力量也同样不可小觑,如果你能够将这两样神器拿到手,至少也不用再害怕一般的天元境强者了。”

    主宰一边指点白阳破开那些爆炸机关,一边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道。

    白阳闻言,咂了咂嘴,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很快就将祭台附近的爆炸机关给拆了个一干二净。

    但让他十分奇怪的是,这里似乎除了那些爆炸机关,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机关存在,所谓的狱族之王的考验也没有在他的预想之中突然发生。

    他看了那祭台上的两样东西一眼,随即对竹远远说道:“你怕不怕死?”

    竹远远眨了眨眼,道:“如果你要我去死,我就会先把你打死。”

    白阳苦笑道:“我不是要你去死,只是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无论面对什么危险,都不可能再有回头的机会,所以,在我去拿那两样东西之前,我必须要问你怕不怕死。”

    竹远远无所谓道:“生死看了太多,虽然看重生命,但也不会畏惧死亡。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我自然不会惧怕,去吧。”

    她抬起下巴,确实没有任何的畏惧和紧张。

    白阳微微一笑,与主宰交换了一个眼神,而主宰却投给了他一个极为暧昧的目光,笑而不语。

    白阳踏上了祭台,伸出手掌,握先握住那枚黑色的戒指,刹那间,整个空间都为之而颤动起来,似乎时间都因此而停止,风声,水声,甚至是心跳呼吸声都不复存在,一切声音归于虚无,白阳只感觉眼前一黑,四周的场景骤然变的漆黑一片,然后又从漆黑的世界,转化为繁华与光明的空间。

    转眼之间,他就身处在一个莫名的城市之中,周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只是此地的建筑风格以及人民的穿着,都与他记忆中的大有不同。

    那些人说着与他不同的语言,用着与他不同的文字,但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极为真挚的笑容。

    白阳楞了好久,抬起头看到阳光依然在照射,顺着这条街道的前方似乎有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每个人在路过那宫殿脚下的时候,都会发自内心露出一个虔诚的表情。

    因为那里住着他们的王。

    住着带给他们如今这种安宁幸福生活的强者。

    狱族之王。

    白阳隐约间似乎明白了这场考验到底是什么意义,也明白了狱族之王在临死前将代表着自己威严与权利的两样神器留在祭台上,到底有着怎样的初衷。

    他心里莫名对那素未蒙面的狱族之王,升起了几分尊敬的念头。

    这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强者。

    “真的开始了。”临渊君感觉到那股时空的力量在涌动,就明白白阳真的触发了狱族之王的考验,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却又期待那个特别固执的少年能够拿得出来那两样神器,重新让狱族有一个统帅者。

    尽管白阳在他眼里连蝼蚁都不如,但是狱族一向不是力量至上的种族,狱族之王崇尚的,也一直都是让每一位子民都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样的国度,才是狱族每一任王者一直追求的。

    如果白阳与狱族的理念相同,那么他就能够通过考验并且继承到两样神器的力量,但是如果他是赤非王这种野心勃勃,妄想要操控狱族之王的力量进而得到整个星空之桥,那么神器以及狱族之王留下来的神魂意念,就会将试练者斩杀,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抹去。

    同属于武尊境界,赤非王当然也感觉到了那股时空间的力量变幻,只是他虽然感觉得到,却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

    因为他不敢在此地动手,就好像临渊君虽然用战天重剑指着他,却仍然没有在此时此刻,动手将已经发挥不出力量的他斩杀一样。

    这里是狱族之王的圣域,这里的规则,无人可以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