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恭迎狱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恭迎狱王!

    “自然见过。”

    白阳点了点头。

    狱族之王笑了笑,“那孩子一生为狱族战斗,子承父业,最后登上了狱族战神的宝座,实属不易。如今他还为了我一句话,承诺千年,誓守我留下的王宫,等待有外族人能够成为狱族的王者,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

    白阳听后,露出一丝不明,说道:“前辈,晚辈还有一点不解之处,还望前辈能够解惑。”

    “但说无妨。”狱族之王表情平静宁和,微笑说道。

    白阳沉吟道:“前辈当年来到太古世界,为何没有对太古世界进行侵略,将这里也做为狱族的发源地,并且在这里建立属于狱族的帝国?我想,前辈身为狱族中的王者,应该不可能无缘无故离开自己的故土,来到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世界。虽然我猜测到前辈是想要寻求星空中其他世界的和平,但是,这并不能做为您一个真圣境强者,最后客死他乡的答案。”

    白阳说完话,眼神灼灼,虽未显露出任何质疑,但是语气中透着想要知道真相的强硬。

    能够在一个真圣境强者面前这样说话,哪怕狱族之王如今不过只是魂体而已,但是这种勇气也实在是难能可贵。

    或者该说,白阳确实很想知道,狱族之王为何会选择来到太古世界,又为何最终会在那武神塔里消磨生命,陨落在此。

    这一切都欠缺一个最合理的解释,而能够给出这个合理解释的人,除了狱族之王本身,恐怕全世界都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

    听到白阳的问题,狱族之王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自省和回忆,沉默很久很久,整个宫殿中,安静得能够听得到两人的呼吸。

    狱族之王抬起眼眸,看了白阳一眼,很是欣赏道:“你能够看穿问题的本质,这说明你不会被突然的奇遇与眼前的诱惑迷惑心神。没错,我来到这个世界确实有我的原因,而我最终会在这里选择离开人间,是因为狱族已经大难临头,必须要我进入幽冥间才能够寻得解救之法。所以我将我的传承,和狱族之王的象征留在这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你们这里的人,称之为万恶荒芜之地的武神塔空间。”

    “如果你不想留在这里的话,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强留你吧?”

    白阳听到了狱族之王肯定的答案,更是坚定了心里那个想法,“但你还是选择留在了武神塔,留在了太古世界,选择在这里结束你的生命,那么你一定是要在这里取得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不光会让你的计划完成,更会拯救你的族群,你的帝国。”

    狱族之王眼神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脸上闪过瞬间的错愕,说道:“你果然很聪明,看来,天意选择你来继承我的位置,并不光是你的运气。没有错,太古世界中,确实有这样一件东西能够拯救狱族,而这个东西,就是当年那位将星空闹得天翻地覆的大强者的配剑。也就是整个无尽星空,万千大域流传的神器榜上,排行第一的神器,古剑。”

    白阳眼神一闪:“看前辈的表情,古剑的线索,应该已经被你抓到了。”

    “不错。”狱族之王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被白阳看穿了心思的慌张,反而更加激赏:“那把古剑是当年那位封神者留下来的第一神器,它被留在了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去到的地方,但是,在这片太古世界里,却有通往那个空间的入口,也是唯一一条能够自由出入那个地方的入口。”

    “那个地方就是每一个人死后要去的幽冥世界对吧。”白阳分析种种结果,猜到了那个地方。

    “嗯,就是幽冥世界,那里只有一片死寂的虚无与黑暗,没有任何的光芒,没有声音,没有生命,但每一个人死后进入到那片世界,根据实力的强弱,感官也是愈发的明显。如果一个普通人死后进入幽冥世界,他将陷入永久的沉睡,但如果是一个武尊境强者,或者是真圣强者进入幽冥当中,魂体与意识就会被永远的黑暗与寂寞折磨,想要忍受那种堪称无尽的黑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狱族之王感慨的声音中带有一丝对那个世界的畏惧,“已经六千年了,我在那个世界里已经待了六千年,古剑的踪迹我早就已经发现,可到现在我还不能得到那把最强神器拯救我的族人。但幸亏此时你来了,就算没有古剑,只要我将狱族之王的传承继续下去,狱族就早晚都会再度得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白阳却是摇了摇头,说出一句让狱族之王十分诧异的话来。

    只听他说道:“前辈看来是有些误会,我并不想传承狱族的王座,也不想当狱族的王者。我进入这里来,只是想要看一看星空之外到底有什么存在,也想见识一下,一名真圣境强者的力量到底有多么的强大,至于做一个帝国的王,我还没有这个准备,更没有这个心思。”

    “你这是什么意思?”狱族之王的表情变了变,显得有些不悦:“如果你不想成为狱族的王,那你为何要进入这里参加试练?要知道,狱族的王者考验一旦开始就不可能停止,你面对的结局只有两种,一种是通过考验成为新的王,另一种便是考验失败,彻底陨落。”

    “我不想做王,也不想死,所以我来参加考验,并且也通过了这个考验。”白阳直视狱族之王那张有些不悦的脸庞,与他那清澈的双眼对视,一字一顿道:“但是前辈也说过,现在让我得到王戒与那万相修罗面具,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决定让那位狱族战神先替我做狱族之王。”

    “这”

    狱族之王不禁哑然。

    看到白阳的认真的表情,他相信对方并没有说谎,只是,狱族之王无法理解这种将到手的利益拱手让人的行为,难道说,狱族的王位对他而言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你确定你要这样做?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会后悔?”狱族之王道:“王位的继承人,有资格将王位让给其他人,但是,如果你将王的权利让给了临渊君,结果如何,我无权干涉,更不可能去改变。”

    白阳坦然道:“既然前辈放心将狱族之王的权利交给临渊君保管六千年,并且在这六千年里,他也心甘情愿的做一个雕像保护这个荣耀,我想,他是最有资格,也是最可能成为狱族新王的人。”

    “我只不过是一个外族人,而且我的实力,万万担当不起这个重任。”白阳笑了笑,让狱王出现了一瞬的幻觉,仿佛见到了光芒,“让贤,可不是一件难以决定的事。”

    “临渊君,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那个挑战王者权利的小子恐怕已经死了,不如你就让我进入其中,接受试练如何?”

    赤非王站在空间壁外等得心焦,不由再次出声发问。

    但是临渊君紧闭着双眼,如同入定一般不听他的话,更是无视了他的存在。

    如此轻视,赤非王心中怒极,双拳握紧,但想到此地乃是狱族之王的圣域,真圣境强者留下来的规则他无力打破,最后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怨气。

    剩下那些进入了黑夜玄门,站在星空之桥上看热闹的强者也知道连赤非王都不可能打破的规则,他们这群人更是做不到什么,干脆也就都忍下了心里的贪婪,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

    这种僵持的局面,保持着诡异的和谐,临渊君手握重剑闭目养神,而赤非王着是满脸焦急,每过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种煎熬。

    因为他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也不知道那个参加狱族之王试练的小子到底进行到了哪一步。

    如果王戒和万相修罗全都落在别人的手里,那他这六千年来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不过就在他满心焦急的时候,空间壁中,却是出现了一道裂纹,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从中慢慢飘散,把在场每个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临渊君也在此时睁开了双眼,眼里充满了震惊。随即则是一种欣慰,和尊敬的光芒。

    看着那如同蛋壳般渐渐碎裂的空间壁,以及里面的巨大祭台,赤非王一声狂吼,纵身而起,却被那股巨大力量给弹飞出去!

    每个人都被那祭台上散发出来的光芒给刺得睁不开眼,想要看清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完全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就在这时,临渊君单膝跪地,声音铿锵有力,一字一顿道:“狱族战神,临渊君,恭迎狱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