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章 让我失望了!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让我失望了!

    “那也就是说我没得选了。”

    白阳沉默片刻,随即无奈道:“既然如此,那这两样东西,就由我暂为保管,如果日后你们找到了新的合适人选,我会把它让出来。”

    说实话,白阳根本就无心做这狱族之王,因为他对这个族群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了解,就算知道狱族之王为人光明磊落,但是这样一个来自于天外的强大族群,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帝国,绝对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狱族之王那样强大的真圣境强者都会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族群,来到太古世界寻找进入幽冥的大门,去寻找那位最强封神者的古老神器拯救他的族人,那就说明事态早已发展到了一个真圣境强者根本无法阻止的情况。

    连真圣境的强者都不能挽回的局面,将王权交给他这样一个外人来掌控,只能算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如果此事关乎重大,白阳或许会考虑一下置身事内,争取能够帮得上忙,但是白阳发现此事牵扯太多,自己根本就难以插手,心里才会犹豫。

    当然了,临渊君既然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其实就是有那么几分威胁之意。

    继承了王位的人是白阳,那么狱族那些仇人,绝对会慢慢找到这里来,想要彻底铲除狱族,就要杀了这个继承了王位的人。白阳虽不清楚狱族的对手到底是谁,不过能够将一个真圣境强者逼得跨越世界寻找解救之法的人,定然不会是等闲之辈,如果没有临渊君的保护,白阳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些人的一合之敌。

    但是。

    白阳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他听得出来临渊君话里的淡淡强迫,笑了笑以后说道:“就算是这样,但你我二人之间,也算得上是一种平等的合作关系。因为你需要效忠狱族,并非效忠于我,而我现在暂代狱族之王的位置,若是因为这个身份遇到了任何危险,你都必须得帮我。”

    “狱王说笑了,我身为狱族战神,职责就是保护整个族群,保护王的安危。”

    临渊君哪里是等闲之辈,说了句客套话,却是将这件事情给圆了过去。

    这种打太极的说话功夫,令白阳眉毛一扬,嘿嘿笑了两声,拉着竹远远的手,说道:“既然如此,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担心自己的安危,不如,前辈就回去保护狱族的子民吧,我自保的能力,你应该不会怀疑吧?”

    “呃”

    临渊君没想到白阳竟然来了这么一招以退为进,当时就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古怪的看了白阳几眼以后,见他居然真的转头就走,没有任何犹豫,一时也急了起来,无奈道:“等一下!”

    白阳脚步不停,摆了摆手,“我可不想强人所难,既然前辈无意与我随行保我安全,那不如就这样各奔东西为好。”

    竹远远眨了眨眼,当即明白过来,忍不住可怜的回头看了那临渊君一眼,心里又暗道白阳可真是狡猾。

    既然这个身份甩不掉,那不如用这个身份来争取最大的利益。

    临渊君可是一名武尊巅峰的无敌强者,连武神塔中最强大的赤非王都不是他的对手,真交起手来,他可以堪称是武神塔内无敌的存在,如果真的能够得到这尊强者的承诺,到时候白阳不说纵横这武神塔中,就算回到了天外世界去,也绝对是四方难逢敌手。

    竹远远可不傻,如果没有足够的头脑,她是绝对不可能带着一个弱小的族群在这种物竞天择的恶劣环境中生活的。所以,当白阳做出这种事情,说出那明显是激将的话时,竹远远就猜透了他这是用阳谋逼迫临渊君,使临渊君不得不应对这个问题。

    当然,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临渊君不可能放弃狱族新王,更不可能让好不容易传承下去的狱族王位继续悬空。

    所以他无奈的开口,留住了白阳,“如果在你性命有危险的时候,我绝对会出手相帮,但你不要把我当成免费的打手,因为我不可能随时随地都替你扫清障碍。”

    白阳停住了步伐,回身微笑道:“晚辈要的就是这一句承诺,既然前辈肯在危难之时出手相助,那我就放心做这个狱族之王了。”

    看到他那一脸温和的笑容,以及那眼神里隐隐透出来的狡猾,临渊君忽然觉得,这次先帝恐怕是看走了眼

    这小子,可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好惹!

    不过,就在白阳露出得逞的笑容时,一道古怪念头传入脑海,怀中那个之前叶华颜交给自己,做为联络用的小玉牌忽然开始发光发热,赶紧将其掏出来,白阳看到玉牌上浮现了一行小字。

    “有难,速来。”

    这行小字十分模糊,似乎是叶华颜在危急之间留下来的讯息。

    看着玉牌上传来的位置,好像离这里并不算远。

    白阳表情微变,看向了绝望沼泽的外围,沉声道:“临渊君,不如先送我一程如何?”

    “哦?这么快就要行使狱王的权利了吗?”临渊君揶揄了一句,却知道事态紧急,只看白阳脸色便知道发生了大事,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瞥了竹远远一眼,想起先前竹远远那如同孤狼般的眼神,笑道:“小姑娘,可不要吓到了,抓紧。”

    竹远远别过头懒得理他,却感觉到白阳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心里有些异样,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细的嗯。

    “走了。”

    临渊君体内真气一转,原地便是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凹坑,漫天碎裂的尘石炸开,三人已经消失不见。

    剑阵开启,正是十二神剑势!

    林风长喝一声,脚踏玄妙步伐,纯厚真元宛如长提崩绝,江河逆流,剑神之姿再现尘寰,在场每一个人,都被这股古意盎然的绝强剑意给当面一冲,倒退数步!

    唯一没有任何反应的人,就只有牟天赐。

    牟天赐慢悠悠的将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无所谓,重瞳之中带着些许嘲讽:“原来你的本事就只有这点?”

    林风无声,运转剑意,十二神剑式接连出手,招招都是杀意。

    但这些剑招,就好像细密春雨,密不透风的袭向牟天赐,但后者好像真的宛如淋雨一般毫无反应,负手而立,身前一道强大气机将剑招全部阻绝在外。

    这就是地元境强者的恐怖之处!

    地元之强,动用天地元力,绝对可以碾压定元境的高手。

    哪怕林风的剑招无比神妙,每一招都带有剑神之意,但奈何他境界不如对方,使出的招式再怎么神妙,威力不够,也绝不可能让牟天赐动容半分。

    数招过后,牟天赐犹如脚下生根,目光一转,看向了叶华颜,招了招手,说道:“不如让我试试叶家大小姐的叶神如何?”

    叶家名招叶神式,牟天赐敢提出此招,就说明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破解叶华颜的叶神!

    “想见识叶神,你的境界够了,但是,你这个人还没有资格。”叶华颜向前一步,身后带起了千重雪,漫天寒霜随着她的步伐,一寸一寸撕裂着空间,带着刻骨的寒冷,包围了牟天赐。

    牟天赐扯了扯嘴角,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领教一下叶家大小姐的冰霜领域吧。当时你一战鲠彩,可是让我惊艳了不少,就是不知,你这种惊艳能让我持续多久!”

    话落,牟天赐也向前一步,但比起叶华颜来说,他这一步却宛如山崩海啸,天地变色!

    地元之威,初次显现。

    那些寒霜碰到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块柔软的雪团,碰到了最锋利的剑刃,根本就难以袭身,被直接从中间切割开来,一分为二,毫无建功!

    但叶华颜没有惊讶,如果这种试探之招就能让牟天赐有所损伤的话,他也不配做一个实力如此强大的地元境强者。

    “天霜落神舞。”叶华颜一掌拍向牟天赐,无比寒冷的冰霜领域,竟是在牟天赐眼前幻化出一名九天圣女舞落凡尘,温度降低到极点,任何人都有可能被瞬间冻成冰雕。

    牟天赐不闪不躲,被这一掌拍了个实在,整个人瞬间被冰层给覆盖,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座冰雕。

    林风趁此时机,运转剑神招式,长喝道:“剑起北海斩日月!”

    一剑落顶,耀眼强光遮掩了所有人的视线,众人只听到冰雕破碎的声音,却不知牟天赐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但揽月阁那些弟子却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根本就不担心牟天赐会出事。

    因为,他是揽月阁的大师兄,同样也是地元境强者,区区两个定元境,根本就不可能伤他分毫。

    这就是揽月阁弟子们的自信。

    而牟天赐也没有辜负这一份自信,从强光中漫步而出,挥散身上的冰霜,淡淡道:“如果只有这点本事,那我只能说一句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