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联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 联手

    一名地元强者暴跳如雷,想要同归于尽,那么结果必然是不消说的。

    但白阳就在牟天赐面前,眼睁睁看着他扑向了那名揽月阁女弟子,又怎么可能不去阻止?

    就见他一剑寒光生起,如同闪电般划过了牟天赐的手腕,那锋锐寒芒竟是直接将牟天赐的手腕齐根砍断,鲜血喷发而出,洒了那女弟子一脸。

    后者也是反应过来,见牟天赐居然狗急跳墙想要拉着自己一起去死,心里又怒又恨,运转真气,竟也是一招揽月阁至强招式出手,无数星芒劈头盖脸打在了牟天赐的身上,若是平常自然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现在牟天赐心中怒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加上手腕传来钻心剧痛,竟是被其招式所伤,心脉再受一道伤痕。

    牟天赐跌落在地,浑身尘土,再不复方才那般的盛气凌人,此时此刻就好像是一条无家可归的死狗,就连刚刚还对他无比尊敬的同门师妹,也都一副鄙夷眼光在看着他。

    “好,你们都很好,白阳,你赢了,我任你处置!”

    牟天赐重瞳中,闪过一丝异彩,想起了某些关于白阳的传闻,他干脆冷笑一声,反其道而行,以为白阳不会杀了自己。

    但接下来他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白阳竟是毫不犹豫的一剑刺入了他的胸膛,顺着那冰冷的剑锋,一道致命杀意,将他的心脏绞了个粉碎。

    如此重的伤势,哪怕他是地元境强者也根本没有任何存活下来的可能,心脏破碎,当今世上除了武尊以上的高手才能保存自身生机不损,但地元境尚未有此回天之能。

    牟天赐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光芒,盯着白阳,满眼都是不甘,似乎不明白为什么白阳会如此干净利落的一剑杀了自己。

    白阳抽出青天雪落剑,淡淡道:“你错就错在不该用我的同门来做威胁,如果你只是想要对付我,今日或许你还能保留一条性命,但你既然有了这种危险的想法,我断然不会留你。”

    牟天赐张了张嘴,喷出一口含着心脏碎片的乌黑血液,不甘的苦笑了两声后,倒地身亡。

    揽月阁最强的大弟子,也是揽月阁一直留到了最后,想要在这三陆会武中取得一个好成绩的王牌,如今竟就这样死不瞑目,化做绝望沼泽外的一缕孤魂。

    周围那些弟子看到牟天赐真的咽气身亡,不禁有些唏嘘之意,感叹如此强大的存在,竟也会在顷刻间失去性命。

    生死面前,一切强者都是平等的,哪怕牟天赐晋入地元境,被击败以后一剑刺入心脏,同样还是要一命呜呼。

    “干的漂亮,杀伐果断,这才是一个有手腕的人应该具备的素质。”

    就在场中一阵诡异沉默的时候,一个平静的嗓音,忽然响起,同时还伴随着轻拍巴掌的声响,众人循声望去,发现来者居然是本次武神塔之争中始终都没有露面的无情宗大师兄,也就是此番四名地元强者之一,花别情!

    花别情虽生得一副少年模样,但是他的出现,就给在场每一个人,带来了极为压抑的感觉。

    那是一种面临死亡时才会有的压抑感,花别情修炼特殊功法,也曾在与唐梦星的对战时展现过那漫天盖地的恐怖死气,证明他的能力,或者说是真气属性,是最接近死亡的一种力量。

    而他的出现,更是让场中的情势有些琢磨不透。

    本来白阳将牟天赐杀死,全场之中他的实力最强,自然有资格做很多事情,但是花别情出现以后,隐隐有一种制衡白阳的意思,也令得那些本来已经做好了某种打算的弟子开始举棋不定。

    白阳当然不会去管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他看着花别情慢慢走来,感觉到他并无敌意,便也笑了笑,道:“让花师兄见笑了。”

    花别情摆了摆手,“过多的客套就是虚伪,牟天赐虽然性格扭曲,但他的力量让我也为之忌惮,你既然能够轻易将他击败,那说明你已经有了和我平等对话的资格。”

    “这次武神塔之行,我看到了很多远古强者的痕迹,甚至在刚才还有许多道古强者的气息纵入天空,最后消失在这绝望沼泽的深处。我想,你也应该察觉到了,对吧。”

    花别情没有客套与啰唆,直接开门见山道:“这次武神塔中,我们各大宗门四名地元境强者里,我认为唯一有可能与我联手的人,就是你与牟天赐。那么既然现在牟天赐已经被你杀了,你的实力也值得我与你结盟,所以你不妨考虑一下,让玄剑宗与无情宗联手,才能在武神塔里取得最大的利益。”

    听到花别情的话,白阳沉吟了一声,却是将头转向了叶华颜。

    叶华颜会意,微笑道:“我们玄剑宗不过只是一个小宗门,比起无情宗来说,无论是实力还是底蕴都差了很多,虽然现在看来,我们两个宗门各有一名地元境强者参加这场武神塔之试,但是实际情况却非我们玄剑宗已经能够跟无情宗相提并论。所以我觉得,这场结盟,必须要提前考虑所谓的利益分配问题,若是花师兄到时候反悔,我们玄剑宗小门小户,又如何斗得过无情宗这尊庞然大物?”

    花别情瞥了叶华颜一眼,道:“华颜,你我小时候也算是有些交情,我想,以我的为人,做为这场交易和结盟的保证,你应该不会多作怀疑。”

    叶华颜抿唇一笑:“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人心难免会有一些变化,更何况我相信这场武神塔之试,花师兄你并不能全权做主,至少在最后的关头,你还是要考虑宗门的意见。”

    花别情沉默了一下,随即目光看向了绝望沼泽的深处,看到那道光芒越来越强烈,似乎有冲破天际的意思,眼神微微一沉,说道:“只要你们能够助我,那光芒中的强大能量,我们五五分。”

    “花师兄可能做主?”叶华颜趁此机会,直接逼迫花别情许下承诺。

    花别情点了点头,淡淡道:“宗门方面我可以解决,只要白阳肯出手,合我们二人之力,得到那里面的东西,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成交。”叶华颜笑着应承下来,却没有发现白阳的表情有些古怪。

    同样的,那站在一边的临渊君表情也极为精彩。

    两人对视一眼,似乎都看出来对方眼里的古怪之意。

    白阳听到叶华颜居然答应了下来,也只得苦笑一声,无奈道:“既然师姐都认为此事可行,那我也觉得没问题。”

    “那便出发吧。”花别情旁若无人,直接说道。

    但白阳却扫了一眼周围那些其他宗门的弟子,说道:“这种事情,大家见者有份,既然这些其他宗门的师兄弟们也都发现了此地异象,总不能让人空手而归。”

    花别情表情古怪,深深看了白阳一眼,随即无所谓道:“既然你这么大方,那就随你好了。不过到时候分给这群人的好处,可要从你那之中扣除。”

    白阳点了点头。

    临渊君笑了一声,心道:“这狡猾的小子。”

    他明知道绝望沼泽中已经不剩什么东西了,两样狱族神器已经被他带走,而那一整座的星空之桥,包括其中的狱王圣域都被他给搬空,还剩下的那些门内,就算有宝藏,也没有什么特别具有价值的东西。

    而他将最有价值的宝物都给拿走,回头居然又用那些他来不及搬走的宝物来与人合作,甚至还拿来做顺水人情,这样既赚了本就拿不到的东西,又能够得到人心,如此手段,临渊君却是不得不说上一声佩服。

    “或许这小子真的能将狱族重新复兴也说不定。”他盯着白阳的背影,心里忽然跳出了这个想法。

    “小师弟,从前可不知道你是这么大方的人呢。”

    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叶华颜凑近白阳压低声音在他耳边揶揄的吹了口气,笑容中满是奇怪的味道。

    白阳感觉到耳朵上吹来那股温暖湿润的气息,以及那叶华颜特有的魅人香风,身体紧绷了瞬间,随后苦笑道:“师姐你有所不知,我方才就是从那沼泽深处逃出来的,现在我不确认那些恐怖的强者是否还在里面,为了那点不算特别有价值的宝物,去面对那些恐怖的远古强者,我觉得有些得不偿失。”

    “哦?是吗?你这小子可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如果不是里面的东西确实还有价值,你会答应下来?”叶华颜眨了眨眼,早就看穿了白阳那点小心思,而且她又继续道:“如果不出我所料,里面最有价值的东西,应该早就被你给拿走了吧?不然,你也不会同意与花别情联手。”

    白阳摸了摸鼻子,掩盖了一下自己的尴尬,道:“果然还是瞒不住师姐,没错,我从那里回来,已经得到了最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剩下的那些宝物还来不及染指,就灰溜溜的逃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