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幽冥中的亡者战士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五章 幽冥中的亡者战士

    倘若那些疯子真的混进了武神塔的试练中来,那他们到底是如何掩盖过奇山宗的耳目?要知道,奇山宗身为天下第一大宗,各种实力都是深藏不露,连护山长老命黄泉都是接近武尊巅峰的强者,更别说宗主以及那些深藏在暗中的太上长老。

    能够通过这么多的强者眼底下混进武神塔,那这些信仰阎达尔萨的邪教中人,看来还是有些不为人知的本事。

    “这禁制之神妙果然非同寻常,只不过,布下禁制之人应该还未走远,内中想来会有一些危险。”

    花别情挥了挥袍袖,并不为自己所做所为而产生半点自傲,皱眉分析以后,转而对白阳说道:“接下来我建议,分兵行动,你我二人各自带着一些人进入山峡,如果有任何异状,便以这焰火为号,相互传讯。”

    “但如果遇见了不可力敌的危险,你们分兵而动,岂不是大大损失了战力?”

    有一名弟子不解其意,但却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其实他只是害怕白阳与花别情分兵以后,如果遇到那设下禁制的高手,他们想要自保可以,但却不能分出心思来保护他们。

    而他的话,也是说出了在场大部分人的担忧。

    花别情瞥了他一眼,随即淡淡道:“分兵行事只是不得以而为之,如果我们一起行动的话,目标过于巨大,很容易被那人钻了空子,到时候你们之中的死伤可能会比分兵而行更加惨烈。”

    白阳赞同道:“倒是我们兵分两路,各自前行,到了那目的地之前,也许会避开那名神秘强者,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那名出声质疑的弟子沉默了片刻,最后算是默认了分兵而行的意见。

    其他人听到了花别情与白阳的解释,也就没有过多的疑问。

    因为他们想要得到利益,就必须要服从,跟在白阳与花别情的身后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否则就凭他们的力量,根本就难以走到山峡深处去。

    当然,那些早就已经想好要浑水摸鱼,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宗门就不提了。

    白阳虽不关注这些,但对于那些心怀鬼胎之人,一眼便能看得出来他们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最后,花别情与白阳各自带了一批弟子,往山峡深处前行。

    这条山峡有数不清入口,白阳选的,自然就是先前他与竹远远逃亡时,进入的那个入口。

    进入其中以后,白阳与竹远远交换了一下眼神,竹远远会意,开始沿途收回她先前留下的记号。

    这是战狼族的族人必须要有的习惯,在一条逃亡之路留下记号,一是为了让族人救援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找到他们,第二,也有防止下次再来时,迷失方向的可能。

    此地有竹远远留下的种种记号,白阳不怕会迷路,只是心里有些担忧,那名设下禁制的强者到底是谁。

    “狱王,看来你对那个设下禁制的家伙,有一定的了解啊。”

    突然间,白阳心里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的主人正是跟在身后十步以外的临渊君。

    对于武尊强者这种能够直接心灵传音的强大能力,白阳早就见识过,所以也不奇怪,只是回答道:“我先前在外游历的时候,见过一些奇怪的人,这群人信奉一个名叫阎达尔萨的邪神,而且组织严密,似乎是一个上古邪教。刚才那个禁制中,我感觉到了属于阎达尔萨的邪恶力量,我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是邪教的成员。”

    “哦?阎达尔萨?我倒是有所耳闻。”临渊君略感兴趣,道:“先前我与先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曾四处见识过这个世界中的强者,那个阎达尔萨当时似乎只是一个武尊境的高手而已,只不过后来偶然突破到了圣境,能与先王平起平坐,不过嘛,他的实力比起先王可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白阳闻言,心里微微一动:“难道说,前代狱王是属于真圣境中的强大存在?”

    临渊君语气尊敬,带着一丝自豪道:“那是当然,哪怕是真圣境也分强与弱,初境,中境,极境与巅峰之境的区别可是天差地别的。那个名叫阎达尔萨的家伙,最多不过是一个中境的真圣强者,而先王可是极境的真圣强者,离巅峰只有一步之遥,若非当时挂心于族中琐事,他早已达到巅峰之境,窥探传说中的封神大道了。”

    “原来如此,可即便是这样,那个阎达尔萨留下来的势力也颇为庞大,虽然早在太古时期已经被人摧毁瓦解过一次,但是现在这群人似乎又有别的图谋,当初被我阻止过一次,这群人想必也是记恨在心,此行难免不是向我报仇。”白阳说道:“若真是来与我报仇,我一人倒是无所畏惧,但是身边跟了这么多人,就怕他不跟我动手,转而对付我身边的人。”

    “这就是你的弱点,当然,这也是你能够成为狱王的证明。”

    临渊君笑道:“一个王者,心中要时刻保存着仁慈,对于自己的子民,对于自己的亲人与朋友,一定要竭尽全力的去保护。如果一个王都贪生怕死,只贪图自己的那一点点荣华富贵,或是长生大道,而罔顾亲友与臣民的性命,那这个王国的灭亡,也是迟早之事。”

    “千万年来,无数的大国都是败亡在昏王与暴君的手中,那些由战士的鲜血浇铸而成的和平家园,也毁灭在一人之手,一个人心中如果没有弱点,铁血无情,他只适合做一个合格的战士,却不能做一个领导众人的领袖。”

    临渊君看向白阳:“所以,先王选择你来继承这个位置,是明智的。”

    “但愿如此吧。”白阳苦笑一声,莫名觉得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又重了几分。

    “白阳,前面有一块巨石路障,怕是有些古怪。”

    突然,前方探路的林风回来以后,表情微微有些凝重地说道。

    白阳闻言,抬起手掌,让众人放缓步伐,自己则是随林风去前方一探。

    果不其然,一块不知何时出现的巨石就横在眼前,巨石顶部有一道光滑切口,显然是被利器直接削砍下来,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痕迹。

    林风与白阳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里的震惊之意。

    那石头上的切口,显然带着一道极为强大的剑意。

    这说明,石头是被一个剑客给砍下来的。

    那么这个人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就在两人心下震惊之际,一道剑光从石后透穿而来,直接将那块巨石击了个粉碎!

    “小心!”

    白阳拔剑,将林风推开,一招醉月风骨傲然上手,剑光所向,皆是睥睨!

    两道剑光于空中交撞,炫目华光炸裂开来,余波威力巨大,林风本就是被白阳推开,此时又被这余力一扫,再次飘身而起,颇为狼狈的止住了身形。

    他抬起头,看到一个黑衣剑客,出现在巨石方才所在的位置,面上蒙着一个奇怪面巾,双眼如同死一般的沉静,方才那剑显然就是由他所发。

    白阳手握青天雪落,看着来人,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死意,心里更是莫名。

    但就在这时主宰却是开口说道:“小子当心,此人是从幽冥中逃出来的亡者。”

    “亡者?那是什么?”

    “与大巫术力量复活的死亡生命不同,亡者是躯体早已经死亡,灵魂却被用一种秘法给封印在身体里面的幽冥战士,他们的力量来自于神秘的幽冥世界,也就是真正的不死不灭的恐怖存在。”主宰的声音有些震惊,“想不到,森罗圣殿居然连这种亡者都能够制造得出来,这家伙只要灵魂不灭,幽冥中的那些守护力量发现不了他,他就永远也不会死亡。”

    “不死的战士?”白阳看着那名黑衣剑客,顿感头痛:“那岂不是没有任何办法能战胜他?”

    “也并非如此,幽冥中的亡者,是违背幽冥法则的诡异存在,如果你们之间的战斗被幽冥中的守护者发现,他就会被抓回那个暗无天日的死亡世界去。”

    主宰道:“当然,这个办法的成功率微乎其微,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能够将他的灵魂给毁灭。”

    毁灵之招,就算是武尊强者也未必办得到。

    因为生死一线,生机既已断绝,那么死亡的幽冥空间就是灵魂的唯一归所,武尊强者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所以想要毁灭灵魂,至少要有真圣境的能为才行。

    就在白阳头痛之时,那名来自森罗圣殿的剑客已经将脸上的面巾摘下,露出苍白而又沧桑的面容。

    他双眼看着白阳,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味方才那一招醉月风骨,最后颇为怀念地说道:“御玄鸣,如今可还活着?”

    白阳心头一凛,“你认识御玄鸣前辈?”

    黑衣剑客笑了笑:“何止认识,我还是他的手下败将,那一场不自量力的挑战让我输了我的佩剑,并且连同属于剑者的尊严,一同输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