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君临天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君临天下

    “破而后立,先死后生。原来这里也是一个考验,看来那名留下此海的强者,心思比别人缜密许多。”

    花别情摸了摸石壁上刻着的两行字,目光一闪,随即看了看众人,淡淡道:“石壁上既然这么说,就代表着此地是必须要以死而搏生的考验。”

    “以死而搏生?那就代表着要穿过这片翠菩提之海?”叶华颜明眸微异,旋即道:“以我们的修为境界,想要穿过这片翠菩提之海本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仔细想来,这片海洋应该极为宽阔,若是强行穿越,必然会出现许多危险,而且海中生存的那些古老水生物也都不是好惹的,这样看来,石壁上所刻写的破而后立,先死后生果然有道理。”

    “这就是在考验我们是否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

    林风将长袍脱下,露出了紧身黑衫,对叶华颜说道:“此路可行否,一试便知。”

    哗啦!

    话刚说完,林风就一头扎入了那翠菩提之海中,身形一展,在水中宛如离弦之箭般迅速消失。

    看到这一幕,众人顿生感慨,一来,林风敢于挑战破而后立的勇气让人钦佩,二者,若明知眼前是死路,却还坦然行之的人,足以担当这一两声惊叹感慨。

    有人起了先头,自然就有从者。

    也不知是担心林风先众人一步,找到那秘密宝藏的麟角,还是真的被其勇气所触动,几名来自西玄极地的明雪宗弟子互相对视几眼,随即也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眼前的翠菩提之海。

    花别情沉默了片刻以后,也跟着扎进了翠菩提之海。

    紧跟着的,就是叶华颜。

    “小丫头,你为何不去?”

    等到山洞中的人越来越少,临渊君笑着瞥了眼竹远远,发现她居然不为所动,便问道:“难道你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

    竹远远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感兴趣,是我不想再来一次先死后生的考验,你带我去墓宫。”

    如此不容质疑的语气,令临渊君微感诧异,可看到竹远远那认真的小脸,他居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道:“抓紧我,这就让你先他们一步喽。”

    临渊君毕竟是武尊巅峰的修为境界,这句话几乎刚刚说完的同时,原地就已经不见了他与竹远远的身影。

    那些尚未进入翠菩提之海的弟子瞥见这一幕,脸上都有些惊奇不定的表情,不过大多人还是以为自己眼花了,尤其是在身边同伴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没人会关心两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突然消失。

    白阳击败那名黑衣剑者以后,一路前行,顺着竹远远留下来的各种记号,再次来到那山洞之外,稍微打量了一番,知道花别情还是带人找到了这里。

    “那个姓花的小子心机深沉,此番找你合作,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你自己多加小心吧。”

    进入山洞之前,主宰忽然出声提醒,让白阳心里多加小心。

    白阳点头道:“此人身为天下第二宗门,无情宗的大师兄,冒然来找我合作,还许诺下那么大的利益分成,其中必定会有蹊跷。不过我也不怕,那座宫殿中最具价值的东西已经在我手上,剩下的那些大门,就算有再多的宝物,他又能得到多少,就得看他自己的实力和造化了,更何况那些守门的强大妖兽跟上古生物都不是吃素的,我想此行可未必会如他所愿那样顺利。”

    “这倒是不错,那些守门妖兽中,拥有天元境的不在少数,他想得逞也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

    走进山洞以后,白阳一路观望,发现此地竟也被那些武尊强者给破坏了个七七八八,但是花别情毕竟还是地元强者,这种障碍难不倒他,顺着花别情清出的这条道路,白阳一直走到翠菩提之海面前,毫无犹豫的进入了其中。

    已经通过一次的翠菩提之海,对白阳来说自然没有任何的难度,只是在海中,许多海洋妖兽的尸体以及战斗过后留下的血迹让他频频皱眉,看来,前面的人已经与这海中的生物发生过战斗了。

    这是他不想看到的,毕竟海中的生物极为强大,那些妖兽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实力绝对不亚于陆地上面那些恐怖的妖兽,如果冒然与它们展开战斗,血腥味引来了更多的海中生物,只怕会生起许多不必要的事端以及伤亡。

    好在这些打斗过后的死伤中并没有人类修者,白阳稍微安放心情,加快速度,过了没多久,就再次从海面的另外一端破海而出,再次重临那奇特空间。

    说起此地,也不知是狱王怎么打造的空间,虽然同属于武神塔内,但是这里的天地却显然与武神塔截然不同,隐隐还有一种超然世外的感觉。

    白阳立于空中,遥遥朝那宫殿望去,说道:“希望他们尚未与那些妖兽发生冲突,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临渊君大概不会袖手旁观。”

    “那临渊君只是答应保护你,可没有答应保护其他人,指望他,还不如指望你那个神神秘秘的师姐有什么后手吧。”主宰显然对临渊君也不是那么的信任。

    毕竟是一名武尊巅峰的强者,现在看起来是效忠白阳,但如果事发之时,他真的想要对白阳不利,全天下可没几个人能够阻止。

    就算是主宰,以他现在的魂体状态,也不可能是临渊君的对手。

    白阳嗯了一声,身形一动,转眼就出现在宫殿大门前。

    站在宫殿门前,白阳正要进入,却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巨大爆炸声,随即就是许多人慌张的惨叫,以及阵阵打斗的声响。

    听到这些杂乱的声音,白阳暗呼不好,赶紧冲入其中。

    宫殿进门两侧都是各种各样的大门,门前都有妖兽把守,根据妖兽实力的不同,代表着其身后保护的大门中宝藏是否珍贵。

    花别情对于这些还是很了解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保守的挑选了一个看起来最弱的妖兽,其实力竟也是如此难缠!

    就见那头浑身萦绕着诡异绿雾的巨大妖兽四蹄着地,每一次脚踏地面,都会让周围那些围攻它的弟子东倒西歪,而它身上那些绿雾也是剧毒之物,有个倒霉的家伙沾上以后没过几个呼吸,便直接一命呜呼,化作一滩血水,连救治的必要都没有了。

    看到这一幕,叶华颜瞳孔微缩:“原来是毒莽。”

    “师姐认识这怪异妖兽?”林风一剑斩开那些散发开来的绿色毒雾,赶紧问道。

    叶华颜凝重道:“这种妖兽应该早在数千年前就绝迹了才对,怎么可能还存活一只?”

    “可有对付它的办法?”花别情也问。

    叶华颜摇头道:“这毒莽性情暴躁,一旦被触怒以后,就会狂暴,不死不休,偏偏它全身萦绕着毒雾,而且这些毒雾不光触之必死,还有极为强大的防御能力,你们也看到了,如果想要强行突破,就会引发剧烈爆炸,并且到时候我们的牺牲可就惨重多了。”

    “但这头妖兽的实力充其量不过是化形,虽然比一般的地元修者强大,可它毕竟不是无敌的。”花别情手掌一张,灰色真气慢慢蔓延而出,恐怖的死气缠绕在他手臂上,一个眨眼过去,就在他身上凝成了灰色的铠甲。

    这也正是他修炼不死功以后得来的能力,死气战甲。

    凭着这战甲,花别情有信心自己能够不受那些毒雾的侵袭,只是他无法确保战斗的时候不会波及到别人,于是对叶华颜说道:“带其他的人向后撤离,我先与这妖兽缠斗片刻,再观察它的弱点。”

    叶华颜没有拒绝,却是提醒道:“这头毒莽的实力很强,如果觉得不是对手,不要逞强。”

    花别情点了点头,随即就飞身而起,与那浑身缠绕着绿色毒雾的庞然大物缠斗起来。

    别看那头毒莽身体巨大,但是它的动作偏偏十分灵活,花别情想要取其弱点,可交战数吸后,发现这妖兽竟是极通人性,根本就不暴露自己的任何弱点,也不给花别情任何的可乘之机。

    这样狡猾的畜生,花别情也是第一次见,战得胶着,心头自然生出了几分火气,就在第十次被击退以后,花别情提起一口真气,手掌高抬,沉喝一声,正是不死功法中的高深招式,漫天死气笼罩宫殿中的小半范围,深处中许多沉睡着的妖兽懒洋洋的睁开双眼,对这道死气感到了一些的兴趣,更多的却是不屑。

    尤其是那几头已经有了天元之境,却被束在门前守护宫殿的妖兽只是喷了喷响鼻,随即陷入更加深沉的睡梦之中。

    “生灭劫!”

    这一掌劈下,死气汹涌,那头毒莽顿时嘶吼一声,身上的毒雾被死气冲淡了三分,感觉到那可怕的真气钻进皮肤,顿时就有一种畏惧之意,向后退了些许。

    就是这一退,让花别情真正有机可乘,紧跟着一掌劈下,将毒莽重创,狠狠撞在了身后那扇三四人高的青铜大门上。

    守护妖兽被击败,那青铜大门仿佛有所感应,微微颤抖了几下以后,就在花别情的眼前慢慢开启。

    花别情收回手掌,面无表情,身上萦绕着的灰色战甲也就消失不见。

    “好强。”

    林风看到花别情击败毒莽的那两掌,心里有些惊讶。

    叶华颜眼里也闪过异色,不过她却并无震惊。

    因为比花别情更强大的存在她也见了不少,花别情出彩的,只是他那年轻的年纪,只要稍加时间,他的成就或许是不可限量的,可比起年纪跟成就,花别情放在白阳跟前,却又显得黯然失色,所以叶华颜才不会有任何的惊讶。

    随意的瞥了一眼青铜大门内的情况,花别情眉毛一皱,说道:“看来果然是这样。”

    叶华颜闻言,快步走上前,看了看内中的一切,也有些恍然的神色,说道:“没错,确实是这样。”

    两人打的哑谜,让很多人都略感不解,但当他们凑上前去,看到青铜大门内的情况以后,脸上不禁有些失望之色。

    因为过了太久的时间,青铜大门里面的宝藏大多都已经失去了灵性,或是变成了一堆腐烂的废品,这样一来,他们攻开这青铜大门,就变的毫无意义了。

    “宝物也分层次,这里应该是最低级的宝藏,后面那些大门中,应该有不会被岁月所损坏的珍贵宝贝,只是凭我们的实力,想要一一击败那些妖兽,或者还是有些吃力。”

    花别情看着后面那些扇门,眉毛皱的更深。

    这种坐望宝山,却拿不走其中任何一丝一毫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宫殿中的妖兽忽然都抬起了头,拼命想要挣脱束缚在自己身上的锁链,伸长了头,往宫殿大门外看去。

    这种异变,令花别情也是有些奇怪,可他转过头时,才发现宫殿大门外走进了一个人。

    “白阳?”

    花别情极为不解。

    这群妖兽,为什么看到白阳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

    别说是他,就连白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踏入这宫殿以后,自己就有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就好像这宫殿的每一寸构造,他都了然于胸,每一道用以防御的符文,或者是用以攻击的阵法,他都可以随意调动,如臂挥使。

    这时候,食指上温热的反应让他明白了,这里是狱族之王的王宫,这座宫殿,本身就被狱王给打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兵器,现在他继承了狱族之王的身份,身上带着狱族之王的权利,也就是狱王戒,还有狱族之王的威严,那个万相修罗面具,那么这座宫殿就会认自己为新的主人。

    既然成为了这座宫殿的新主人,那么被前代狱王给困在此地的妖兽们,自然也要对他俯首称臣。

    妖兽尊卑之观极为强烈,虽然它们看重实力,但一旦认了主,便会无比忠诚,哪怕主人是一个远远不如自己的弱者,也绝不可能发生那种倒行逆施,残杀主人的事情。

    所以,便有了这一场万兽躁动,臣服在地的壮观场面。

    白阳摩擦着手指上的狱族王戒,迎着那些妖兽恭敬的膜拜,以及众人诧异的眼神,一步一步,走进了宫殿之中。

    宛如君王再临。

    奇山宗。

    武神塔之试已经过去了十几日,这场定时为两个月的长期比试,一直都受到多方关注。

    而在武神塔的外面,也一直等候着不少的各宗之人,包括奇山宗一些位高权重的长老,也在密切关注着这场比试。

    但在武神塔中发生的一切,外人却是无法得知的,想要知道内中发生了什么,除了凭借众多参赛弟子身上种下的命火来判断生死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方法。

    而摆在武神塔入口一边的巨大塔台上,许多道命火已经永远的熄灭了。

    “揽月阁的牟天赐算是此次的黑马,但想不到,年纪轻轻,便这么断送了前程啊。”

    那些命火的排行,是根据实力而来,排在最上方的四道命火分别代表着白阳,花别情,牟天赐,和忌无痕。

    如今看来,四名最强的弟子之中,牟天赐已经失去了资格,并且连自己的生命也一切葬送,这对于整个揽月阁来说都是一道晴天霹雳,而对于整个比试来说也是极为震撼的事情。

    多少年了?

    这个大陆已经多少年没有发生过值得注意的大事了?

    这次三陆会武,不光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四名地元境强者,而其中一人居然还在最后一个试练中死亡,地元境强者的死亡,在整个大陆来看都是件值得注意的大事!

    而牟天赐到底是死在谁手里,也是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牟天赐居然真的死了。”

    看到那道命火真的熄灭了,揽月阁一方,几乎人人都沉默起来。

    元布衣叹息了一声,表情有些难看。

    揽月阁是他们元家的大靠山,牟天赐身为揽月阁最有前途的弟子,他的死亡,对于揽月阁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打击,处在揽月阁庇护之下的元家,只怕也要因此而发生动荡。

    “怎么,看到自己的靠山出了事,心里不舒服?”夏月见元布衣表情难看,连一向云淡风轻的他都会露出这种神色,显然对牟天赐的死感到十分的震惊,不禁露出快意的笑容,冷笑着嘲讽道。

    元布衣转过脸看了看她,无所谓道:“牟天赐死了对于揽月阁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损失,对我,对元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如果你看到元家受到打击就会觉得开心的话,那就随你好了。”

    夏月淡淡道:“我不光看到元家受到打击才会开心,看到你,看到揽月阁,看到你们这些为了自己的计划,肮脏不计一切手段的人,就会觉得开心。不管是谁杀了牟天赐,我都会感谢他,如果有一日你们元家和揽月阁都覆灭,我更会拍手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