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禁剑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禁剑

    “我是奇山宗宗主。”

    “我是天下第三强者。”

    “我是秋平凡。”

    秋平凡目光巡视全场,没有什么太多的气势释放出来,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让人不得不避让的恐怖威压。

    有的,只是那自信无比的话语,以及一道没有任何人敢与其对视的目光。

    “是你,你,还是你?”秋平凡的手指,最后停留在了那揽月阁的长老脸上,“你敢质疑?”

    他的目光落到哪一处,哪一名长老就会低下头,他的手指落到哪一处,哪一个长老就会敛去意,他的声音飘到哪一边,哪边就会全无声息!

    先前还沸腾至极的大殿,此时竟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秋平凡最后指的人,正是那个兴事的揽月阁长老,也是那个意图推翻他,并且打破奇山宗千年规矩,从中得到好处的贪心人。

    “秋平凡,你不要太猖狂了,就算你厉害,你很强,但你毕竟只是一个人,你还不是圣人,你也不是神!”揽月阁长老大声为自己壮胆:“你犯了规矩还敢如此嚣张,到时候众怒之下,你就算再怎么强,也必须要下台!”

    “哦?”

    秋平凡看了他一眼,说道:“秋某继任宗主之位至今,想要让我下台之人不知多少,可真正做到的人,如今也没见一个。当然,人无常在,花无常开,我就算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是永远都坐在这个位置上,我总有离开的一天,但是我相信,我离开的原因绝对不会是因为你。”

    揽月阁长老瞪大了双眼,脸色憋的涨红,想要再说些什么话来反驳,却发现自己已经无话可说。

    他精心谋划的这一切,包括殿内许多长老的推波助澜,就只在秋平凡那看似狂妄,实际上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几句话之下被直接摧毁瓦解。

    没有人敢与秋平凡对立,因为在他还讲规矩的时候,他是秋平凡,是奇山宗的宗主。可当他不再计较那些所谓规矩的时候,他便是天下第三强者,整个奇山宗内,有资格与他交手的人都不多,更别提打败他。

    这群长老虽然肯在利益上与秋平凡红脸,但是他们分得清轻重。

    既然秋平凡已经动了真怒,那他们除了低头,就再也没有任何选择。

    这就是奇山宗的宗主。

    这就是秋平凡身为武榜第三的底气!

    武神塔。

    宫殿之内。

    白阳缓缓走入,感觉到那一阵又一阵的臣服之意,以及整个宫殿对自己的认可,这种回到了家里的感觉,让他有种错觉,就好像自己真的是此地的王,而那些臣服在地的妖兽,便是他的子民。

    “这就是狱族王戒的力量啊。”主宰感叹道:“只不过是一道意念,就能够让那些妖兽臣服,现在你等于平白无故收复了一群强大又嗜血的打手,如果能将这群家伙带到外界去,恐怕只凭其中一头上古生物,便能荡平许多所谓的大宗门了。”

    这里面的妖兽,强大点的都是天元境界,比起外界那些大宗门中的掌门或许还要强。如果白阳真的能够把它们带离此地,别说是荡平某些宗门,就算是想要做更大的图谋,他也有资本。

    花别情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有些震撼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些妖兽,为什么会向你跪拜?”

    白阳当然不可能告诉他狱族王戒的事情,只是随意找了个借口道:“也许是这群妖兽感觉到了别的气息吧,毕竟这里先前有许多武尊强者来过,如果它们感觉到那些武尊强者的气息而选择避战,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个解释,虽然花别情心中仍有疑问,可他却想不出别的可能性,一时也只得相信了这个颇为荒唐的说法,奇怪道:“这群妖兽先前还是睡眠状态,可在你来了以后,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罢了,既然这群妖兽没有攻击的意思,正好成全了我们。”

    “如何?”白阳问道:“可有什么收获?”

    这时,叶华颜走上前来,先是朝白阳挤了挤眼睛,那意思显然就是在说,小子,你骗的了花别情,你可骗不了我!随即她开口道:“我们击败了那青铜大门前的妖兽,里面的东西已经随着时间而风化了。”

    “怎么会这样?”白阳楞了一下,随即走到那青铜大门边,看到里面那些已经失去了所有灵性的宝贝,也是呆了一会,然后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谁也难保后面几座大门中的宝物不会变成废物。”

    “这些大门里的空间,都是随着储存宝物的等级而变化的。”

    这时候,临渊君出现在宫殿门外,旁边还跟着一脸不情愿的竹远远。

    白阳回头,见竹远远那模样,再一猜想临渊君的脾气,只怕是两人又有了什么矛盾,不过他并没有过问。

    临渊君走上前来,看着那些大门,以及门前的妖兽,解释道:“正如你们所见,这些妖兽的强弱,代表着其守护的大门有多珍贵。越是珍贵的大门,里面保护的宝物也就越为贵重。那些真正贵重的东西,时间的流速都是极其缓慢,再加上保持得当,至少也会保持正常时间中的上万年。青铜大门的时间流速是正常的,就算保存得当,那些本就容易挥发灵性的宝物也都难捱时间的摧残,如今数千年过去,自然大部分都变成了废品。”

    听到临渊君如此准确,或者说如此了然的分析,花别情皱眉道:“你是什么人?”

    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奇怪这个穿着破烂盔甲的男人到底是谁。

    修为看不清深浅也就罢了,行踪也是极为诡异神秘,刚刚穿过翠菩提之海的时候,花别情就并没有看到临渊君的身影,同时连竹远远也一起消失,这种种疑点让花别情不得不怀疑临渊君是不是某些混进来的土著强者。

    不过就在花别情刚刚生疑的同时,叶华颜便说道:“此人是我们玄剑宗的人,与牟天赐相差不多,算是杀手锏,只是先前没有需要他出场的地方而已。”

    叶华颜这解释恰到好处,既解了围,也让花别情心里的疑惑消散了许多,既然是玄剑宗的人,他就不再继续追问什么,说道:“既然现在那些妖兽不再抵抗,不如我们就挨个大门看过去,一定会有尚未腐烂的宝物。”

    一名弟子说道:“可就算是这样,你看那青铜大门内,所有东西都是堆砌如山,凭我们这些人随身携带的储物戒指,只怕拿不得许多。”

    白阳道:“拿得多少,都要看各人造化,贪心不足的后果,就是将自己撑死。”

    听到白阳不是多么客气的话,那名弟子面红耳赤,眼里有些羞恼,却并无怨意。

    这也证明此人的心性不错。

    白阳稍微注意了一下此人,发现他是西玄极地,明雪宗的弟子,心道:“这明雪宗地处险要,环境极其恶劣,每个弟子都是淳朴至极,想来此人也是那尚未沾惹杂念的纯良性子。”

    如今修行界的大环境无非就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除了明雪宗这类的隐世门派,基本上大宗门的弟子修行就算很差,但也都练得一手极好的阴险手段,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别人给吃掉。

    明雪宗身处于西玄极地的大雪山中,几乎是封闭状态,山中人人都痴心醉心于修炼,倒是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或许也只有那种世外之地,才能培养出这样淳朴的弟子。

    看到白阳眼神中的一丝感慨,那名明雪宗的弟子有些不解其意。

    这时花别情说道:“能得到多少,确实看各人造化,但是储物戒指数量不够,这种事情还是可以解决的。”

    “莫非花师兄早有准备?”白阳这次可是惊奇了一下。

    储物戒指这种东西,只能够随身携带,如果准备数量巨大的储物戒指,那就说明花别情一定在身上带了个小包袱。

    只是他现在双手空空,身上也不见任何外物,那些储物戒指到底放在哪?

    看到白阳惊奇的眼神,花别情嘴角一勾,似乎也没想到白阳居然会有露出惊讶表情的时候,旋即他手掌一翻,长袖中好像接引了某处特殊的空间,许多储物戒指随着他的动作掉落出来,惊的众人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

    “你这,莫非是血脉之力?”

    叶华颜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了花别情施展的并不是普通的空间之术,而是一种古怪的力量影响了空间,所以这些不可能存放在切割空间中的储物戒指,才会被他收入广袖之内,安全携带。

    花别情点头说道:“这就是我的血脉之力,可以在小范围内影响到空间。”

    “居然是空间血脉,这小子的血脉之力可真是特殊啊。”主宰听到花别情的话,话音里也有些奇意:“以血脉之力影响空间,可不同于直接用真气去影响空间,一者是将空间破坏或保存,一者却是能直接与空间沟通,能够做到许多超乎人想象的事情。”

    “就比如他这些储物戒指,看起来似乎是藏在广袖之中,其实是他的袖子里面,与某个地方建立了一条空间通道,那正是他存放储物戒指的地方。”

    听到主宰这一番解释,白阳心里的迷惑解开,却又对花别情加深了几分忌惮。

    一个能够随时控制空间,连千里取物这种不可思议之事都能做到的人,确实值得忌惮。

    “有这些储物戒指,应该足够搬空这里的宝物了。”花别情将那些储物戒指散发出去,足足上百枚的储物戒指,光是这些戒指的造价,就是一个极大的手笔,看来花别情早就料到在这武神塔中会用得到如此之多的储物戒指。或者说,他早就料到了在武神塔里会有这种宝藏的存在。

    “准备的倒是齐全。”临渊君笑了笑,随手接过一个从空中飞来的戒指,一边的竹远远横了他一眼,表情冷漠。

    看到这很不合的两人,白阳也是无奈一笑,拿着手里的储物戒指,正想往宫殿深处走去,却在这时,听到宫殿外传来一声极为熟悉的笑语。

    “诸位,寻宝这等趣事,居然也不知会一声,我可是伤心的很啊。”

    白阳与花别情同时转过头,看向宫殿大门,却看见了一个身穿紫衣的身影,以及一个让白阳无比熟悉的人慢慢走入宫殿。

    “忌无痕!”

    “慕容震!”

    白阳跟花别情分别叫出了那两人的名字,但脸上都是挂着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没有想到为何这两人会出现在此。

    忌无痕抚掌笑道:“看来,我多日不出现,你们已经将我给忘掉了?”

    “忌师兄,何必与他们废话,我们已经掌握了那个东西的力量,想杀这两人,根本就是探囊取物而已。”慕容震咧开嘴,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看着白阳说道:“先说好了,这家伙的命,一定要交给我!”

    忌无痕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虽然我败给了他,未婚妻也与他牵扯不清,但是,比起你对他的恨意来说,我可是万万不及的,这个好差事,我当然乐意让给你。”

    慕容震狞笑着扭了扭脖子,看着那一脸阴沉的叶华颜,说道:“怎么?没想到我会来到武神塔里?你可别忘了,我也是玄剑宗的弟子,玄剑宗晋级,我自然也有进入武神塔试练的资格!”

    “失算了!”林风低喝了一声。

    叶华颜摇了摇头,道:“只他一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来。麻烦的是他居然与忌无痕联手,而忌无痕与慕容震都是那种极其小心阴险的性格,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他们两人不可能这么冒然的现身。”

    “还是叶师姐了解我。”慕容震露出他那一口白牙,从怀里掏出半截剑锋。

    “禁剑般若?!”

    临渊君眉峰一皱,手中战天剑微微颤抖,好似遇到了强敌。

    而就在这个时候,忌无痕也掏出了半截长剑,他那一部分,正是补全了慕容震手中剑锋所缺失的那一段。

    这两段剑锋合到一处,就是一把完整的长剑!

    听到临渊君那有些凝重的低呼,白阳知道这把长剑的来历绝对不当即也稍微提高了防范之心。

    但花别情可不是一个吃威胁的性格,他看到两人居然掏出两截断剑,当即便冷声道:“你们两个莫非是想以这断剑击败我?”

    “花师兄,当日你拒绝与我合作的时候就该想到,我已经知晓了你的全部计划,包括在武神塔中的眼线,我也已经收买了。”慕容震弹了弹剑锋,声音中满是玩味:“现在你也是时候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了。”

    说罢,慕容震将手中剑锋一抛,一边的忌无痕同样将另外半截抛起,两端剑锋好像受到莫名力量所吸引,于空中交接,耀眼光芒闪过,竟是化成了一把模样妖异,上面布满古怪细管的暗红色长剑。

    这把长剑落到慕容震手里,那些细管顿时就开始吸食他的精血,并且开始为他提供强大的力量。

    “果然是禁剑般若。”临渊君拦在白阳身前,低声道:“狱王,这把剑是神器榜上排行第十二的邪恶武器,名叫般若,在我们那个世界,这把剑还有一个名字,叫无间杀劫。”

    “这把剑是在吸血?”白阳看到那些细管中全都是慕容震的鲜血,察觉到了古怪之处。

    临渊君点头:“禁剑的力量无穷无尽,哪怕是一个弱小的修者,只要肯提供精血给禁剑,禁剑都会回馈极为强大的力量,让他瞬间有与那些强者匹敌的能力。”

    白阳感觉得到,慕容震的境界正在节节攀升,几乎没过几个呼吸,慕容震就已经一步迈入地元境,并且不断向地元巅峰提升着。

    花别情冷喝一声,身上不死功所化的真气战甲再次出现,他冲向慕容震,极招上手,存了七分试探之念。

    可是慕容震感受体内强大无比的力量,直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快意,看到花别情当头而来,便高喝道:“来得好!”

    下一刻,他挥动手中的禁剑般若,一剑将花别情宛如破布口袋般扫飞出去,直接将宫殿的顶部击穿,一束阳光从那破口洒下,些许碎石落在地上,但慕容震却是狂笑两声,一脚踏碎地面,直接持剑冲向白阳,“白阳,你想不到我竟有此奇遇,能够得到神器相助?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纳尝死亡的绝望吧!”

    狂妄的话语,应证着那神器第十二名的禁剑般若无上神威,白阳只感觉逼命杀机扑面而来,还不等临渊君提醒,他就抽出青天雪落,战意激发,一剑扫出,出手正是毫不留余地的玄月衍天剑。

    “静月观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