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拢星屑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二章 拢星屑

    论剑,白阳不觉得慕容震凭借一把所谓的禁剑就能成为天下无敌,哪怕境界有所增长,但剑法,比的可不是单纯的修为境界。

    “静月观沧海!”

    一剑递出,慕容震便感眼前失色,仿佛在漆黑海夜之中,一轮明月当空,映照海面波涛,潮生潮灭,尽在一剑之间。

    哪怕凭着禁剑般若有了地元境的修为,但慕容震心知这只是空中阁楼,使用力量也毫无计算,只知道蛮砍,力量散而不凝,更没有什么精妙的招式,与白阳交接一剑以后,手臂竟是颤抖不已,显然落了下风,吃了不小的亏。

    可是,禁剑般若带来的强大力量,让慕容震自感无比强大,虽是被白阳一剑震退,可却越战越勇,那把诡异的暗红禁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挥过头顶,竟是势大力沉,宛如天崩之势。

    “禁剑般若,果然非同凡响。”

    临渊君知道白阳想以自己的力量战胜对手,所以自然没有出手做那多余的事情,只是他在一边观战,看见慕容震居然如此勇猛,心里不禁对传说中的般若剑更感忌惮与震惊。

    在一名定元境的修者手中,禁剑般若能够发挥的力量尚且如此,若是落在那些当年强极一时的恐怖高手的手中,毁天灭地也绝不是说说而已。

    神器,毕竟是封神者的武器,除了拥有神之力量的封神强者,谁都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

    禁剑般若名锋蒙尘,但却丝毫不减它威震诸天的威名。

    白阳硬抗一招,剑锋被压低数寸,手上传来那恐怖巨力,直让他眉头紧皱,心中却是对慕容震现在的实力有了一个准确的估摸。

    “凭借这禁剑般若的力量,慕容震此时修为与我相差不多,而且此剑怪异,每一剑都重到了极点,仿佛有改变天地元素的威能。”白阳手掌微微一翻,巧妙的卸去了慕容震这一剑之势,随即跨步上前,手中长剑化漫天剑影,正是自悟剑招,初剑。

    极快的一剑,瞬间突破了禁剑般若的防护,一剑刺向慕容震胸口,毫无阻滞的将他心脏刺穿。

    “不对!”

    就在得手一瞬,白阳感觉到自己的剑好像刺到了某种极其软腻的东西,而那东西上传来的吸附拉扯之力,更是要将青天雪落剑吞噬进去!

    白阳定睛一看,只见自己刺中的位置,居然出现许多暗红色的肉芽,向外翻涌,好像有生命的存在,拼命拉拽着青天雪落剑。

    而慕容震则是满脸狞笑,抓住白阳的手腕,说道:“这就是禁剑般若的能力,没想到吧?”

    白阳皱眉,想抽手而退,却发现那些肉芽的拉扯之力极为强大,除非将青天雪落舍弃,不然根本就拔不出来。另一边,慕容震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一时间也是挣脱不开。

    “慕容兄弟,何必与他们废话,杀了便是。这里的妖兽尽皆臣服,只要将这群人都杀了,再把此地的宝物都装走,我们二人就算是不虚此行了。”

    忌无痕看到慕容震凭着禁剑般若的力量,居然真的将白阳制住,眼里不禁流出一抹异样的色彩,说不出是嫉妒还是羡慕,只是声音里满是怂恿之意。

    受了般若剑的激发,慕容震的情绪也被无限放大,脸上早已没有冷静,脑子里也只剩杀了白阳这一个念头,狞声道:“白阳,当年你赠予的耻辱,今日我要还给你了!”

    话一毕,只见慕容震举起般若剑,临头就是一劈,欲要将白阳给杀死!

    临渊君呼吸一屏,已经做好了出手的打算,但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白阳忽然翻掌化拳,没被束缚的那只手,于虚空中凝成了斩雪之势,拳掌飘忽,劲力千层,一击,轰然!

    慕容震胸口再次受袭,这次却是没来得及催动那古怪法门,整个人如遭雷击,蹬蹬蹬倒退数步,口呕鲜血,双眼赤红。

    “他竟将斩雪修炼到了如此高深的境界?”

    叶华颜眼中浮现异彩。

    她本以为白阳早就将这门武技给遗忘了,想不到,他非但没有忘记,反而还将这套武技给修炼到了高深境界。如今一拳显威,自是斩雪中的高深招式,若是以剑招施展,恐怕威力会更上一层。

    白阳低头看着自己拳上那烧灼的痕迹,回想一番,方才攻击慕容震的时候,那些肉芽居然自主焚烧起来,短暂交接就能烧伤他的拳头,可见那也是邪门至极的东西。

    慕容震捂着胸口,禁剑般若上光芒一闪而过,旋即胸口上的伤口已经彻底愈合。

    如此打不死一般的特性,更是给慕容震整个人蒙上了一层无敌的血光。

    “慕容震,你现在这般做法,出了武神塔,你可不是无敌的。”叶华颜平静无比的站了出来,虽知威胁无用,却还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

    以她的智慧,当然不可能做那无谓的举动,她自然有她的用意。

    白阳与她对视了一眼,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些许意图,心知她是为了帮自己,想要激怒慕容震。

    正常人的思维,如果敌人被激怒,肯定会做出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或者是走向极端,更加不好对付。

    但是慕容震可与正常人不同,而且就算不被激怒,他和忌无痕也是存了将这里所有人都给杀死的心思,所以在场之人哪怕一言不发,最终也难逃死路,叶华颜站出来这么说,除了要激怒慕容震,更要让其他的宗门弟子知道这个道理。

    慕容震握着禁剑般若,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可是血流的越多,他的力量就越强,眼神里的兴奋光芒就愈发炙热。他死死盯着叶华颜,舔了舔嘴唇,低声道:“叶师姐,早在宗内与你见过一面以后,我可就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只可惜,你是东都叶家的大小姐,高高在上宛如神女,从未肯正眼瞧过我。但是现在,我有这个实力让你正视了,那么我就要你永远都仰望着我!”

    “慕容震,念在同门一场,你现在说的话,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叶华颜面无表情,对于慕容震那恶心的表情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但偏偏就是这种无动于衷的态度,让慕容震心头火意更强,头脑一热,大笑道:“好,叶师姐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先将这些人都杀了,再与你好好聊聊!”

    “慕容兄弟,你有神剑在手,已是无敌,但这群人的实力还是不弱,你我联手,先除掉白阳吧!”忌无痕忽然踏步上前,走到慕容震身边,笑着说道。

    慕容震凝重的点了点头,他虽然理智近无,却还知道白阳绝对不是好惹的,刚才那几招过手,他已经受了一些轻伤,如果没有禁剑相助,白阳两招杀他也绝不是难事,而他也不是那种固执的疯子,只要能杀白阳,他不在乎什么手段!

    两人联手,白阳顿感压力,面上却是不露痕迹,剑锋轻摇,说道:“既然二位有意杀我,那么,不必客气,动手便是。”

    “不必你说!”

    忌无痕手中长剑再现,冷声道:“之前剑比败给你,今日自当再讨教两招了。”

    离天宝鉴之中的剑意,在忌无痕手中重现,正是当时比斗他所施展过的毁灭一剑!

    紧跟着,慕容震也毫不留手,再次提着手中的禁剑般若冲向白阳。

    这两人的实力都强大无比,联手相战,白阳浑身毛孔都微微张开,屏息一瞬,随即抬起剑锋,一轮满月从他身后缓缓升起,下一刻就是强横至极的剑芒,撞破天关!

    “满月破天关!”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对手,不同的是,如今白阳已是地元修者,这一招满月破天关的真意,也已经掌握至极,纵然对手有两人,白阳浑然不惧,剑破天关,将两人的剑招同时抵挡,旋即那一轮满月在他身前划过一道半圆,剑招千回百转,突然变招!

    御玄鸣的三大剑招,满月破天关,残月拢星屑,静月观沧海,白阳得其所势,真正悟得的,却是那一招残月拢星屑。

    这突如其来的变招,正是月碎之景,星屑漫天,一剑尽拢!

    忌无痕瞳孔微缩,他手中的长剑在这一剑之下化成碎屑,随着那些星屑光芒,渐渐汇聚成一道月形白光,他心生警兆,瞬间向后退去,但慕容震却是自认为无敌,以为仗着禁剑般若就能硬抗此招,但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不受控制,竟是顺着那月形白光的力道慢慢移动,手中的禁剑般若百般颤动,想要挣脱这股力量,可白阳只是沉喝一声,手中那把不过通天级的青天雪落剑光芒大放,以一股桀骜无比的剑意,将禁剑般若的反抗念头给彻底镇压!

    这一幕,看在临渊君眼里,几乎颠覆了他的一切认知!

    如此桀骜的剑意,竟能逼迫得神器低头!

    “破!”白阳使剑劲圆满,随即一声断喝,白光炸裂,星屑纷飞,慕容震宛如被万千道剑锋袭身,身上瞬间多出了千疮百孔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