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163.第163章 最后的一波战斗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163.第163章 最后的一波战斗

    霎时间,一众京城豪门子弟脸色惨变,心如死灰。

    原本还使劲砍伐树木当武器的人也都纷纷停了下来,楞在原地,不再继续,恍若丢了魂一般。

    来的人竟然是魔煞教姚广和越河,而不是他们的救兵?

    这可如何是好?

    姚广和越河都是神通境的高手,这山势能够阻拦得了吗?他们还有希望吗?

    苏轻语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

    姚广和越河安然回来了,但是却不见苏嘉誉的踪迹,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苏嘉誉长老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一旦没有人阻挡神通境的姚广和越河,那结果可想而知,即便他们占据山势险要的优势,这点山势对付魔煞教其余人等还有一点效果,可要用来对付神通境的武者,那可当真是杯水车薪,压根没一点用处

    神通境的武者,岂是一点地理优势就能够阻挡的?

    完了,这次玩完了

    没有一点逃生的希望!

    见苏轻语陷入沉思中,和苏轻语关系近的几人都能猜到她的心思!

    苏家损失了一名神通境的长老,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苏轻语有如此般情绪,也是理所应当。

    只是,他们没办法劝说,也劝说不了,这种事情落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是能够轻易接受的。

    “轻语,轻语。”关益呼口喊了一声,道:“大不了死拼了就算全军覆没,咱们之前杀那么多魔煞教魔头,也算够本了,不亏。”

    “就算姚广和齐江回来了又怎么样?只要他们不能把咱们一举全部歼灭,咱们就能够再多杀几个。”高峰捏着阔刀灵器,刀尖指地,厉声说道。

    “。”

    听着几人那不善言辞的劝慰,苏轻语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现在想别的没用,唯有的就是想着怎么多杀几个魔头才是,杀得越多,赚得越多。

    “大家继续!”苏轻语挥了挥手,道:“多备些武器,等着魔煞教的最后一波攻击,死也要让魔煞教付出惨痛的代价。”

    说完,苏轻语刷的一声飞出,灵剑一挥,剑芒忽闪。

    数道青色剑芒如同青蛇一般呼啸而出,下一刻,一株需要两三人合抱的树干应声倒地,横躺在山巅。

    “砍,继续砍,兄弟们,最后一战,让魔头们也知道,咱们京城子弟,不是那么窝囊,不仅仅只会坐以待毙。”关益大呼一声,阔斧横披,刷刷几下,好几颗树木倒地

    “妈的,反正逃不过一死,弄死魔头!”有苏轻语和关益等人带头,其余人也纷纷咬牙砍伐。

    很快,山巅之上的树木便尽数倒地,堆积在山巅之上,只待发出最后的攻击。

    龙山下!

    姚广和越河的身影降落在魔煞教众人所处的地方,当他们看到到处都是魔煞教弟子的尸首时,而活着的教徒,不足一半时,一道愤怒的气息弥漫而出。

    任凭他们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京城世家子中,只有苏嘉誉一个神通境高手,其余人,修为几乎都不算太高,自己圣教这边,可是有好几个紫府境后期的武者,加上唯一的神通境武者苏嘉誉被他和越河两人夹击,剩下的人中,几乎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魔煞教的攻击,可是怎么会落得这幅惨状?

    “怎么回事?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姚广脸色阴沉,如同发怒的狮子一般,咆哮道。

    “护法,我们中了他们的埋伏!”一名紫府境后期的魔煞教武者低垂脑袋,恭恭敬敬的俯身在姚广身前,战战兢兢的说道,声音中还有着一丝颤抖,似乎害怕姚广一怒之下,击杀自己。

    “埋伏?好一个埋伏?”姚广冷笑连连,阴厉的眼眸扫了拿命紫府境后期的武者一眼,道:“你们可真够行的,一个埋伏,让我魔煞教死伤过半,损失如此之大你们都他妈是废物吗?几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都杀不了,我养你们有何用处?”

    “请护法恕罪!”那人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嘴中带着一丝哀求喊道。

    “啪!”姚广一个巴掌抽出,那人刷的一声倒飞而出,嘴中猛的突出了一口血液。

    “姚护法,咱们的人损失惨重,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还请姚护法三思,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这时,越河站出来说道。

    “哼!”姚广冷哼了一声,道:“我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现在,山上是什么情况?”

    被抽飞的人,不顾脸上的疼痛,再次迂回,跪伏在姚广身前,细细的将山上的情况,以及之前他们所遇到的事情给通通讲了一遍

    姚广听完后,稍稍沉思了一番,脸上的怒意依旧凌人,他挥了挥手,道:“整合人马,随我和越河上山!”

    “是!”

    有了姚广和越河两名神通境高手的回归,原本群龙无首的魔煞教教徒很快便有了主心骨,几乎没废什么时间,幸存的魔煞教教徒们便再次重振雄风,准备继续攻山

    “这次进攻,分为两队,一队跟我,一队跟越河,从南北两面同时发动进攻,击杀那群纨绔子弟,都明白吗?”姚广下令道。

    “明白!”响亮的呐喊声在山下响起!

    人员分配很快完成,姚广和越河各代一队,占据南北两方,只待进攻命令发出,便可攻山。

    时间缓缓流逝,太阳高升,阳光洒落,蒸发掉了清晨的露珠,散尽了所有的雾霾,整个龙山一时间显得明亮清晰

    “进攻!”姚广一声令下,旋即带头冲锋!

    “哗哗哗!”

    “刷刷刷!”

    脚步声阵阵,如同千军万马奔腾,如同万千海浪呼啸。

    南北两方的魔煞教,几乎同一时间,朝着山顶之上发动了最后一波攻势。

    龙山上!

    “苏小姐,他们兵分两路,从南北两面发动进攻了!”

    “北方是姚广带队,南方是齐,是越河带队!”

    “已经冲上来了!”

    战报声声,如同催命符一般响彻在苏轻语耳际。

    苏轻语背负着双手,站在山边之上,眼眸冷冽,看着山下急速攻山的魔煞教众人。

    “来吧,老子的斧头早就饥渴难耐了!”关益横斧而握,眼中爆出一阵令人惊悸的战意。

    “大家准备,等待他们进入攻击范围后再动手,使杀伤力尽量发挥出来,多击杀几个。”苏轻语喝道。

    “是!”

    “收到!”

    各自蓄势待发,双手都紧紧的贴合在树木做成的滚筒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对于山巅上的苏轻语等一系京城子弟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终于,魔煞教在姚广和越河的带领下,距离山巅仅有差不多一百米距离的时候,突然

    苏轻语大手一挥,喝道:“放!”

    “啊!!!”

    “杀!!!”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奋力而起。

    粗壮的树干滚筒,一根接一根落下,一堆接一堆被推下山崖!

    “轰隆隆!”

    “砰砰砰!”

    强大的冲击力,使得树干如流星一般,快速坠落,如同地震一般,震震颤颤,砸向攻山的魔煞教弟子。

    正在带队前进的姚广和越河,听到这轰隆声,脸色微猛然一变。

    果然,那群京城纨绔子弟也不全都是废物,知道用借助山势,用树干攻击。

    不过,这又如何?这些武器对姚广和越河来说,可形同虚设,没有半点威慑力。

    “杀!”姚广一声暴喝,踩住一块碎石,脚尖轻点,整个人便轰然跃起。

    与此同时,他手中灵刀劈落,横劈竖砍,顿时,一道道暗黑色的刀芒铺天盖地而来,对着滚落的树干便是一阵猛轰!

    “轰,轰,轰。”

    “啪,啪,啪。”

    刀芒闪过,轰鸣声阵阵,那些从天而降的树干滚筒,便在顷刻之间被削为粉末,散落山间,失去了所有的杀伤力

    同样的,越河所在的南面,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将树干废掉。

    “给老子冲,杀光这群纨绔子弟,一个不留!”姚广一举粉碎了树干,圆刀所向,指天大喝。

    “杀!”没有阻碍,魔煞教众人更是兴奋如屠,之前被从天而降的石块弄得灰头灰脸,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现在机会来了,他们可不会心软。

    “不好了,苏小姐,他们,他们快攻上来了!”见树干滚筒失效,魔煞教人冲得更急,顿时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

    “树木没有效果,全部被破坏了。”

    “姚广带领队伍冲上来了,越河也快了。”

    “怎么办啊?苏小姐,快想想办法不然我们都得死。”

    一声声催促,一声声惊慌的呐喊,让苏轻语心底一丝丝的沉了下去。

    这样的结果,在姚广和越河加入战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的。

    “啊,我受不了了,我不想死!”突然,一个京城世家子如同发疯似的咆哮一声,紧接着,他纵身一跃,朝着悬崖跳了下去。

    万丈之高的悬崖,跳下去的结果,可想而知!

    沉默,全部都沉默了!

    苏轻语脸色微微动容,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口。

    这些京城子弟,平日里养尊处优,哪里经受过这样的压力?被压得崩溃跳崖,也是实属无奈,她无法阻止,也阻止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