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164.第164章 你算什么东西?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164.第164章 你算什么东西?

    石块没了!

    树干也用完了!

    山巅之上,除了几十号京城世家子的躯体之外,别无其他东西可用。

    眼见着姚广和越河一南一北攻上山巅,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死,是注定的结果,甚至有人忍受不了如此压力,选择跳崖而亡的。

    沉默,一时间只能听到山下的攻山呐喊,而山巅之上,却是一阵沉闷的气息在蔓延。

    包括苏轻语,包括关益,包括七人小队的所有成员

    只是,他们脸上都闪烁着不甘,不甘心就这么白白死掉。

    “轻语,下令吧,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哪怕是死,我关益也不会这么束手就擒!”关益沉着脸,握着阔斧,说道。

    “对,轻语姐,纵使今天难逃一死,我也还要再多杀两个。”韩宇咬着嘴唇,一副誓死拼命的额架势。

    “轻语姐,我高峰虽然不才,但毕竟是大玄国的皇子,魔煞教企图颠覆我大玄国我的统治,我身为皇子,自然有身先士卒的责任,哪怕是死,也要和他们决一死战。”高峰长刀所向,阴冷幽静。

    苏轻语回头看了看自己这些生死兄弟,她能够看出他们拼死的决心,她也能够看出他们不甘死去的绝望,可是现在没有办法,他们唯有死战到底。

    再度扫视了其余京城弟子一眼,只见他们脸上毫无战意,眼中绝望具显,一时间,苏轻语有些犹豫了起来,这么多人命,他们可都是京城豪门子弟啊

    “等不了了,轻语,下令吧!”关益吼道。

    “呼!”苏轻语深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灵剑,指天而道:“众位,今日的情况不是我苏轻语希望看到的,也不是大家所希望看到的,但是如今事实就摆在眼前,魔煞教欲图灭掉我们所有人,我们岂能这么眼睁睁的坐以待毙?”

    “我苏轻语尚乃一介女流,但却不怕死你们一个个都是京城杰出男子,难道这就被魔煞教吓破了胆?连拔出武器的勇气都没了吗?”

    “我们反抗是死,不反抗,也依旧逃离不了被杀的惨状,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不拿出作为大玄国杰出弟子的尊严,拿出武器,和魔煞教拼个鱼死网破?”

    “虽死犹荣,我们能多杀掉一个魔头,京城的家族面临的压力就会少一些,我们多杀两个,京城就有获胜的希望!”

    “所有人,拿起武器,和魔煞教决一死战!”

    苏轻语慷慨激昂的喊道

    她试图让这些京城子弟克服内心的恐惧,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但是她必须得尽力尝试。

    哪怕有一个人敢拔出武器,那她就不算失败,若是有十个人敢拔出武器,对准魔煞教教徒,那她就成功了。

    苏轻语的话,源源不断的飘荡在这些京城子弟的耳朵中

    他们先是发愣,一字不语,继而眼中忽闪明悟,脸色微微动容,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拿起手中的武器,紧紧的捏住,脸上闪现出决意之色。

    “杀,哪怕死,也杀。”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即便我修为低,不能杀死魔头,也要壮大声势,吓住他们。”

    顿时,一个个从地面上站立了起来,眼中露出一丝视死如归的眼神。

    到了这个份上,不用苏轻语强调,他们也明白自己的处境!

    苏轻语说的对,反抗是死,不反抗,依旧是死,既然结果都一样,那还怕个毛啊?

    看着这些明悟的京城子弟,苏轻语稍稍展眉,道:“现在,他们兵分南北两路,火力分散,我们就集中火力,强势攻杀一方,给予他们最大的打击,大家准备,集中力量,进攻越河所在的方向!”

    “哈哈。”突然,一道狂妄的小声轰隆隆传响:“决一死战?就凭你们这些纨绔子弟,酒囊饭袋?也配和我圣教决一死战?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话音刚落,北面山边刷的一声,飞出一道黑色身影!

    这道影子,正是从北面进攻的魔煞教主教护法姚广。

    姚广点着脚尖,轻轻落地,他嘴角微翘,冷漠、不屑的看着苏轻语等人,道:“久等了,让你们多活了一会儿时间,真是抱歉。”

    “姚广?”苏轻语咬着唇齿,眼神冷毅,盯着姚广突出了两字。

    她没想到,姚广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就在她刚下完命令,人还没走到山边的时候,姚广竟然已经冲了上来。

    不仅如此,有姚广开路,魔煞教众多教徒也都没有任何阻碍的冲了上来,密密麻麻站成一排,排列在姚广身后,手中的弧形圆刀闪烁着阴冷的寒光,令人心底发寒。

    与此同时,另一边越河所带领的魔煞教教徒也纷纷冲上山巅,成南北两面,将苏轻语一行人给包夹在中间。

    两军对峙,剑拔弩张,气氛轰然间显得异常压抑。

    山巅的空地本就不大,如今又有数十魔煞教教徒登临,使得空间显得格外的拥挤,苏轻语一行人就如同被魔煞教人包了饺子一般,无法后退,更无法前进。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所有的京城弟子,在看到齐江的那一刻,双眼都极度充血,变得血红。

    就是他,就是齐江,他们给予了百倍的信任,却换来齐江无情的出卖,惨痛的背叛。

    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怒?

    “齐江,你这个叛徒,我杀了你!”突然,京城子弟中一个身着紫衣华袍的年轻人怒吼一声,提着一柄长枪,便朝着越河冲了过去,枪矛直指齐江的喉咙

    “哼!不知死活。”齐江冷哼一声,随手一掌拍出。

    强大的掌印,如同一座黑兮兮的山峰般,对着持枪之人轰击而去。

    “轰隆!”

    掌印没有一点误差,直接轰中持枪之人的心脏,顿时那人便急速倒飞,被轰向万丈悬崖。

    “齐江,你你好狠啊,张谋可是一直都以你为榜样,唯你马首是瞻,你竟然竟然杀了他。”

    “杀一个废物而已,你别着急,会轮到你的。”齐江不屑的拍了拍手,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那人,浑身哆嗦着,牙齿咬进了嘴唇,双手捏的洛洛作响。

    齐江冷瞥一笑,不再理会其余人,他走到苏轻语身旁,露出一丝邪笑,道:“苏轻语啊苏轻语,倘若当日你苏家没有拒绝我的好意,将你下嫁给我,和我组成双修道侣,今天你就不会死,日后更是荣华富贵等着你,可惜可惜你听信谗言,非得和我作对,还妄图对我不利,有今天的下场,也是你咎由自取!”

    “我乐意!”苏轻语笑了笑,看着越河,道:“我苏轻语今生就算终身不嫁,也不会下嫁给你一个残酷无情的魔头,就算是死,也不会!”

    “还挺有骨气的,不过我喜欢。”越河舔了舔嘴唇,道:“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愿意加入我圣教,成为我的双修道侣,我可以网开一面,向姚护法求情,绕你不死,怎么样?”

    “你做梦。”苏轻语咬着唇齿,憎恨的说道。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既然你求死心切,那我便成人之美,完成你的心愿,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心甘情愿做我修炼途上的鼎炉,奉献你所有的潜力给我。”齐江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一丝阴冷狰狞的表情在他脸上蔓延,浓烈的杀意在他身上弥漫。

    苏轻语死死的捏着手中的剑,眼睛一直盯着越河,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越河乃是神通境的武者,而她自己不过一个紫府境初期的武者,两者间的差距就像一个天大的鸿沟一般,无法逾越

    “哈哈!”这时,姚广突然开口大笑:“越河,想不到你和这女人还有这份恩怨,也罢,我就好人做到底,将这个女人赏赐给你了,让你好好享受,至于其他人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属下先行谢过姚护法的大恩了。”越河躬身承情,脸上笑意十足。

    “杀,一个不留。”姚广大手一挥,发出了最后的攻击命令。

    声音刚落,数十魔煞教徒纷纷持刀进攻,冲向京城豪门子弟,战斗瞬间爆发。

    “杀!”关益首当其中,阔斧一挥,朝着冲在最前面的魔煞教教徒发出攻击。

    “妈的,给老子杀啊!”高峰紧随而上。

    韩宇,冷羽两人也不甘落后,纷纷冲杀了上去。

    苏轻语瞬间扭头,杀向普通魔煞教弟子,她自知不是越河的对手,现在能杀几个普通弟子,也算是赚。

    “苏轻语,别急,你的对手是我!”越河忽的一闪,挡在苏轻语身前,冷冷的道:“我说过,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就慢慢享受吧。”

    话音刚落,越河朝着苏轻语探出了双爪,爪印如鹰阜一般,犀利,摄人心魂!

    苏轻语顿时有种被锁定,无处可逃的感觉,无论自己出什么招式,似乎都无济于事。

    “越河,你算什么东西?”

    忽然,带着滚滚雷霆之势,摄人心魂的声音从山边传出。

    紧接着,一道身着粗布衣服的少年凭空从山边一跃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