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212.第212章 苏辰,还我儿命来!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212.第212章 苏辰,还我儿命来!

    听到苏辰那无奈的声音,众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几人将井口给堵了。

    于是乎,众人纷纷收回脑袋,将原本就不大的井口漏了出来,苏辰这才得以重新回到药香园中来。

    刚一出来,苏辰就感觉几道凌厉的目光从自己身旁扫过,那目光就像是在围观什么宝贝一般,令苏辰内心有些许的发毛。

    “诸位前辈,你们这是干嘛这么看着我啊?”苏辰挠了挠后脑勺,问道。

    “了不得,的确了不得!”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韩白发,你赚大了,有这么一个徒弟,这辈子你死也无憾了。”

    “”

    一群人盯着苏辰,细细的品足起来。

    “真有你小子的。”韩白发嘴上带着一丝丝的笑意,轻轻的捶了捶苏辰的肩膀,道:“没事儿就好!”

    “谢谢师傅关心!”苏辰拱手说道。

    韩白发点点头,转身看向其他几人,道:“诸位,多谢各位能够不远万里,前来相助,我韩白发再次谢过大家了,只是这药香园现在一塌糊涂,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恕韩某招待不周,就不留各位了,等来日有时间,韩某做东,亲自设宴款待各位。”

    韩白发拱手道着,目的很明显,这是对其他几人下了逐客令了。

    果然,韩白发此言一出,很多人脸色挂着不悦了!

    “韩白发,你这时典型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

    “再怎么说,重新封印镇界石,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么快就赶我们走了?”

    “就是,太不地道了!”

    “韩兄,你该不会是怕我们和你抢徒弟吧?所以才了了打发我们离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着,弄得韩白发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红的。

    说实话,韩白发他还当真担心着几人见苏辰欣喜,和他抢徒弟呢。

    只是,这样的借口,显然不能公然拿出来说

    “诸位,不是这个意思,我这药香园现在的状况,你们也看到了,就算我想留各位,也没办法啊!”韩白发无奈的说道:“若是你们不介意晚上露宿街头的,大可放心留下来,我绝无二话!”

    “”听闻韩白发如此一说,众人不在争执了!

    毕竟,刚刚他们也就和韩白发开开玩笑,他们都一把年纪了,谁愿意风餐露宿啊?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不叨扰了,等老韩你忙完了这一阵,再找时间聚聚!”

    “韩兄,你这徒弟我很喜欢,若是他日后有机会到灵武大陆去,可以来找我!”

    “对,只要是他来,再怎么我也帮他一帮!”

    “那我们先走了!”

    “告辞!”

    几人如同商量好的一般,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很快便消失在药香园中。

    如此,便只剩下苏辰和韩白发,以及那落魄不堪的药香园了!

    看着药香园的残骸,苏辰心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药香园是他来京城后的第一块落脚的地方,也是他拜韩白发为师的地方,在这里,他收获了很多,学到了很多。

    可是如今,却变成这幅模样,总感觉心头有什么东西丢失了一样

    倒是韩白发,一点也没有什么异样,他只是笑呵呵的看着苏辰,就像是看到自己这辈子练出的最完美的丹药一般。

    “你小子可真行啊,每次一出现,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惊喜,在这么下去,为师的心脏都会被你吓出毛病来的!”韩白发笑着说道。

    “对不起,师傅让你担忧了!”苏辰拱手说道。

    “我担忧个屁啊。”韩白发说道:“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对了,这次你去南部州,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韩白发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韩宇他们呢?回来了吗?”

    “回来了,都回来了!”苏辰笑道:“南部州的魔煞教势力,一锅端了!”

    “啊?”韩白发眼睛瞪得老大:“真的?”

    “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苏辰说道。

    “赶紧,给我说说到底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辰将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一一说来,只是隐藏了一些小细节而已。

    师徒两人就在这破败的药香园中,闲聊了好长一段时间,随即韩白发起身,开始重新建造药香园。

    毕竟这个地方是五行八卦封魔阵的阵基所在,要是就这么暴露在天地之间,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且,韩白发对药香园也有很深的感情,不忍看药香园就这么落败下去。

    于是乎,师徒两人联手,砍树伐木,开始了重建工程。

    工程量不大,而且几乎是用草木树枝修建,倒是没有难倒韩白发和苏辰,仅仅是小半天的功夫,八间崭新的茅草屋再度呈现在药香园中

    只是,被破坏的药葡和一些珍贵的灵药材,一时半会儿没办法重新恢复了。

    夜已深,月光祥和皎洁,繁星点点如流水!

    苏辰攀西坐在房间里,开始入定修炼。

    现在,苏辰最为紧要的就是抓紧一切时间提升实力。

    他如今的实力,还是太过于弱小,境界还是太低。

    虽然同境界无人能敌,但是越境界的战争,苏辰可就参和不上了!

    尤其是在见到从神州来的姜军行后,苏辰对实力的渴望更是迫切。

    从年龄上来看,姜军行也不过二十多的年龄,比苏辰大不了几岁,可是却拥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修为,甚至一个小小念头,就让苏辰困在那诛天阵中良久,若不是苏辰正好有火属性紫府,那苏辰或许已经魂登地狱,踏入永生极乐的世界了!

    这就是差距,这也是苏辰渴望实力的原因!

    要知道,神州可不仅仅只有一个姜军行!

    三年,苏辰只有三年时间。

    到时候,若还没有实力和姜军行对抗,那他凭什么去神州?凭什么去找闻人灵儿?

    “呼!”苏辰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修炼的时候,突然

    “苏辰,还我儿命来!”

    “苏辰,给老子滚出来!”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

    一声声劈天盖地的喝骂从药香园外面传如苏辰的耳朵之中。

    苏辰的眉头陡然一皱!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人来药香园大吼大叫?

    让自己偿命?这到底是谁?

    苏辰起身,正欲走出去房间的时候,发现韩白发已经先他一步,走到院子中央了!

    当韩白发看到门外的来人时,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带队的人,竟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齐家家主齐无害!

    可是韩白发不明白,齐无害为何会深夜带人,闯自己的药香园,还呐喊着要苏辰偿命?

    难道苏辰杀了他齐家什么人?

    不过即便如此,齐无害这样深夜闯园的举动,也令韩白发生出了一阵火气。

    药香园从建立,到现在,还没有人敢如此放肆过

    饶是大玄国皇帝,也得礼让三分!

    齐无害如此,当真是没把药香园看在眼里啊。

    “齐无害,你这是闹哪一出啊?带这么多人闯我药香园,在我药香园大喊大叫,是想要血洗我药香园?当真以为我药香园没人了吗?”韩白发面色不善,质问的语气,异常明显。

    “韩兄,无意叨扰,还请不要见怪!”齐无害拱了拱手,道:“但是事关小儿生死之仇,我不得不来替已死的小儿讨一个公道!”

    “哼!”韩白发冷哼了一声:“齐无害,你儿子死了,你不去追杀凶手,跑到我药香园来闹,这是何故?”

    “因为,凶手就在药香园!”齐无害咬牙切齿,杀机毕露说道。

    “放屁!”韩白发猛喝一声,道:“大玄国何人不知?药香园乃我韩白发的居所,你说凶手就在药香园,难道你认为,是我杀了你的儿子?”

    “当然不是!”齐无害说道:“但是,你别忘记了,药香园不止你一个人!”

    “你说我徒弟苏辰?”韩白发冷笑了笑:“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了,你哪个废物儿子被我徒弟杀了?又有何证据证明是我徒弟杀的?”

    “韩白发!”齐无害怒意陡增,道:“我今天不是来和你理论的,我要杀苏辰,替我儿齐江报仇!”

    “齐江?”韩白发骤然一愣,据苏辰所说,齐江不是被魔煞教的分教主越河夺舍、抢占了身体吗?真正的齐江,早就被魔煞教越河给弄死了吗?

    而且在南部州的时候,越河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临时倒戈,联合魔煞教众魔头击杀一系京城子弟,这才被苏辰及时赶到偷袭斩杀的。

    要说斩杀,苏辰斩杀的也是魔煞教分教主越河,而非齐江啊!

    “齐无害,你脑子是不是老糊涂了?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韩白发冷冷的说道:“你儿子齐江明明是被魔煞教越河斩杀,而且夺舍,隐藏在你齐家成为魔煞教的奸细,在南部州的时候暴露了身份,才被斩杀的,所有京城子弟都亲眼看到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你却把这笔账,算到我徒弟苏辰身上?你还要不要脸啊?”

    “哼!”齐无害冷哼了一声,恶狠狠的道:“这一切都是苏辰杀害我儿的说辞罢了,我儿子齐江怎么可能被魔煞教的魔头夺舍?就算是,我齐家的子嗣,也只有我齐家才能处决,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韩白发,我只有一个目的,交出苏辰我立刻就走,否则”

    “否则怎么样?”韩白发丝毫不惧,道:“齐无害,今天我韩白发也把话撂在这儿了,想拿我徒弟苏辰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韩白发,你这是找死!”

    “我倒要看看,大玄国谁敢取我韩白发的命!”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