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226.第226章 你是什么东西?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226.第226章 你是什么东西?

    此时正值午时,正是醉乡楼生意最为火爆的时候。

    苏辰走进醉乡楼,四处瞄了一眼,发现竟然没有空余的位置,不禁眉头皱了皱。

    他已经让徐若传话给齐无害,自己和师傅韩白发等人就在这醉乡楼,要是自己突然换了位置,那到时候齐无害等人过来,找不到人怎么办?

    苏辰其实是一个很有言而有信的人,看他设身处地的为齐无害着想便能够看出来。

    “小二,还有位置吗?”苏辰看着正上菜的小二问了一句。

    店小二瞄了一眼四周,发现位置已经满了,便很抱歉的说道:“客官,今天实在不好意思,已经没空余的桌了。”

    “就不能想想办法?”苏辰问道。

    “当真没办法,要不,客官稍等一会儿?”店小二有些为难的说道。

    “如果这位小兄弟不介意的话,坐这儿用饭吧!”这时,一道略显苍老嘶哑的声音响起。

    店小二和苏辰同时寻声望去,只见在大厅中央的一张桌上,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正端着酒碗大口大口的喝酒

    在他旁边,一根用木杆撑起的旗子正靠在桌边,上面用正体的黑字写着王半仙三个字!

    “这里就我一人,如果小兄弟不介意,可以来这儿凑和一下!”道袍老者再次说道。

    店小二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苏辰,似乎在征求苏辰的同意。

    苏辰到是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在暗中猜测这人的身份,为何要和邀请自己入桌?

    现在,人心险恶,好人可不多尤其是这种跑江湖的神棍。

    或者说,这神棍是想从自己身上敲诈一笔?

    想了想,目前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苏辰笑了笑,对店小二豪气的说道:“也罢,我就坐那儿,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给我来一份!”

    这语气,颇有一副京城纨绔子弟的做派,财大气粗的感觉。

    不过,还别说,苏辰现在还当真财大气粗,是有钱人,用苏辰的话来说,就是,咱不差钱!

    开玩笑,两个时辰前才发了一笔横财,从齐言手中获取到了齐家千年积蓄,就算是买下大玄国一半以上的城池,也不在话下,还用担心这点饭钱?

    “好勒,客官你先入座,酒菜随后就到!”店小二喜笑颜开的说道。

    苏辰走到道袍老者所在的位置,拱手道谢:“谢谢这位前辈了!”

    “客气客气。”道袍老者笑了笑,抓着肥腻香嫩的鸡腿,大口大口的啃着,道:“所谓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同一桌,这是上辈子就注定的!”

    说完,道袍老者便继续啃着鸡腿,喝着烈酒,完全没有一副好模样!

    “”苏辰谨慎的看着这道袍老者,从他的话中,苏辰感觉有些怪异,但是要说哪里奇怪,苏辰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还别说,看着老者啃得那么香,喝得那么爽,苏辰的肚子也有些馋了!

    只是奈何酒菜还没上,苏辰也只能干巴巴的望着

    对面道袍老者似乎注意到了苏辰的囧样,于是将桌上的鸡腿推到中央,顺便给苏辰提了一坛酒,道:“请随意。”

    苏辰也不客气,倒满一碗酒,咕噜咕噜灌下肚,顿时从嘴到喉咙再到肚子,都充斥着一种火辣辣的爽

    “好酒!”

    苏辰不自的赞了一声,然后拿着一块鸡腿,学着道袍老者的模样,大口大口的啃起来。

    “嘿嘿!”道袍老者笑了笑,端起酒碗和苏辰碰了一下,喝完之后又继续啃肉。

    很快,苏辰的酒菜也上桌,两人更是肆无忌惮,如同风卷残云一般,一桌酒菜很快便被消灭,留下一桌狼藉。

    “嗝!”苏辰是喝爽了,吃饱了,狠狠的打了一个饱嗝!

    从回到京城一来,还从来没这么放开的吃过,喝过。

    “小兄弟,以我王半仙大半辈子的算命经验来看,你印堂发黑,面色不正,近来似有血光之灾啊!”道袍老者擦了擦手上的油腻,看着苏辰说道!

    来了,总算来到正题上了!

    这老神棍,吃饱喝足就开始用印堂发黑,血光之灾的幌子来诈苏辰了!

    估计是没钱吃饭,想框自己一把,把他的帐给结了吧?

    “接下来是不是要给我画一道灵符,驱灾避祸,化解血光之灾?然后作为报酬,就让我帮你把饭钱给付了?”苏辰笑了笑,问道!

    “额说这些就见外了,老道我是真想帮你驱灾避祸,化解血光之灾的!”即便被苏辰拆穿了,老道士依旧一本正经,毫无脸红的说道。

    “行了,行了,这顿饭算我请你,你吃饱了就赶紧走吧。”苏辰摆了摆手,懒得和这道袍老者废话。

    一顿饭钱而已,苏辰财大气粗不差钱!

    “既然如此,也好!”道袍老者笑了笑,道:“不过,我也不吃嗟来之食,这道灵符乃是我采用神兽之血炼制了九九八十一天,集天地灵力,韵日月精华而成,具有驱灾避祸之效,能解你这血光之灾。”

    老道士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纸红血画的符箓,放在桌上,说道:“你可一定要收好了,若是遇到血光之灾,催动灵力,激发此符箓,便可助你摆脱困境!”

    苏辰无奈的笑了笑,也没伸手去接,只当是老道士为了求一个心安而随便拿的一个忽悠平常百信的黄符而已!

    “有缘再见,告辞。”道袍老者说道,旋即起身,理了理自己的道服,道帽,然后拿着桌边的王半仙旗子,从容的离开酒楼。

    “有缘也不见。”苏辰淡淡地说道。

    “”

    道袍老者从酒店出来之后,东拐西拐,两三个呼吸便从酒楼门口消失。

    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酒楼背后的一条街道上

    此时,老道士回头望了望,发现没人跟踪吼,迅速的将王半仙扔了,摘了道帽,脱了道服,顺手将嘴上粘的花白胡子也给撕了。

    顷刻之间,老道士由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变为了一个精壮的中年男人。

    “少主啊少主,你可真不够好忽悠的!”

    中年男人嘴角为撇,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一个晃身,带起一阵清风袭来,紧接着便消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醉乡楼。

    苏辰从桌上拿起那道黄符,感觉是和平常的黄符不太一样比寻常用的黄纸质量更差!

    而且,上面的什么符箓纹路,曲曲折折,弯弯拐拐的,苏辰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估计是老道士乱画出来忽悠人的吧?

    “呵呵,你这假道士,连黄纸都买最差的,能忽悠到客人吗?”苏辰无奈的笑了笑,不过也没有将黄符扔了,只是随手揣在了怀里。

    抬头看了看酒楼外,日上正中,徐若离开也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了,算算时间,齐无害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掌柜的,结账!”苏辰喊了一声。

    谨记着,大腹便便的掌柜便笑嘻嘻的来到苏辰的桌前,带着一丝讨好的笑意,道:“客官,你一共消费是两个金币!”

    “嗯!”苏辰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了一大堆金币摆在桌上。

    掌柜的眼睛顿时亮瞎了,使劲的擦了擦眼睛。

    金光闪闪的金币,光是那一大堆,足足有五百个以上啊。

    他就算一年不吃不喝也赚不到那么多金币,他这酒楼,估计也就值个一百来金币而已。

    “客官,您还有什么吩咐?”胖掌柜眼睛盯着金币,一动不动的问道。

    “掌柜的,这酒楼我包了,这些钱够吗?”苏辰问道。

    “够,够,完全够啊!”胖掌柜连连说道。

    “这酒楼我包了,所有人,包括你和酒楼的侍者,全部疏散都出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你就是大爷

    苏辰用了这一堆金币,将整个酒楼都包了下来,而且让胖掌柜将所有人都请了出去,包括胖掌柜也都没有留下

    不是苏辰刻薄,彰显纨绔子弟风采,而是这里即将引来一场大战,若是这些平民百信混迹在这里,说不得会伤筋动骨,届时,可就有些误伤无辜了

    偌大的酒楼,便空荡荡的只剩下苏辰一人!

    窗户,大门,全部通敞不闭,一眼能够看到外面繁华的景象。

    “咔擦!”苏辰头顶上的青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好似有人潜伏在上面。

    紧接着,酒楼周围,数道身影闪现,将酒楼给团团包围起来。

    街道上,一阵阵吵闹喧哗,一声声马蹄奔腾的声音源源传来。

    “让开,让开!”

    “齐盟主大驾光临。”

    “镇魔盟缉拿要犯苏辰,无关者即刻回避!”

    整个西城的大地似乎都在颤抖,好似有巨兽袭击城池一般。

    苏辰微微抬头,看了看头顶,又扫了一眼酒楼外围,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终于是来了么?”

    酒楼外面,全副武装的城卫兵以及各大世家的护卫足足有数百人,围绕在酒楼周围,将酒楼围得水泄不通,哪怕是一只苍蝇从这里飞出去,都将被乱箭穿心而死。

    “徐若,你说的可是这里?”骑在马背上的齐无害冷冽的目光扫过徐若,话语之冷,令人寒颤连连。

    “齐盟主,就是这里,苏辰他亲口说的,他说他还有他实发韩白发,以及韩白发的几位老朋友,都在醉乡楼等着齐盟主您前来。”脸如猪头一般的徐若战战兢兢的说道。

    “滚!”齐无害厉喝一声,徐若立刻跄踉滚趴着离开。

    齐无害眼睛微微一眯,看着近在咫尺、被护卫围得水泄不通的醉乡楼,一丝丝阴冷的气息弥漫在他周围,一时间,他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了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下令进攻,而是骑着马,慢步朝着酒楼走近!

    在齐无害身后,京城各大世家的家主,也都纷纷聚集在一起,为齐无害马首是瞻!

    他走一步,身后的世家家主也跟着走一步

    他走两步,身后的世家家主也跟着走两步

    终于,他不再走了,而是在距离酒楼门口还有十几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韩兄,老友来访,还不出来迎接?”齐无害轻轻张嘴,看似没用力气,但是声音却源源传开,响彻在西城各个街道角落,回荡不已

    “你是什么东西?”陡然,一声厉喝从酒楼传出:“就凭你也配让我师父出来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