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259.第259章 头疼!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259.第259章 头疼!

    苏辰之所以选择这只队伍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首先是这只队伍的实力,在周围千米范围内,是最弱的一只,相对于其他队伍来说,成功率相对高一些。

    其次便是苏辰一行人和这群队伍有仇!

    他们第一次见到这只队伍的时候,便被狠狠的威胁了一番,让他们交出资源,加入他们的队伍之中,虽然说是邀请,可是完全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尤其是看到苏轻语那对姐妹花后,其中更有一些人生出了龌蹉卑鄙的想法。

    如此一来,自然是被苏辰给记恨上了

    苏轻月姐妹是谁?那是和他苏辰有着夫妻之实的老婆,岂能让别人瞎打主意?那苏辰成什么人了?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闯天下?

    “呵呵,这次拿你们开刀,也是你们自找的!”苏辰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不过在面具下,却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此刻的苏辰,完全变了一个人,带上了人皮面具,哪怕是这当中有之前见过苏辰的人,此时也一定认不出来!

    “什么人?退后”

    还距离有五十米的时候,突然那群人中负责岗哨的人厉声喝道,旋即从人群中,冲出两个人,拿出灵器挡在苏辰身前,一脸谨慎的看着苏辰,还时不时的往后查看,似乎在确定苏辰身后还有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各位兄弟,我乃大玄国人士,苏辰,想要献上资源,加入你们小队,让大家伙顺带稍我一程!”苏辰指了指自己手上的储物戒,说明了来意。

    那两人听闻苏辰是来抱大腿的,加上苏辰只有紫府境中期的修为,眉宇间放松了不少,这些天,已经有好多人想加入他们队伍了,不见多怪。

    “就你一个人?”其中一人问道!

    “本来还有几人的,可是遇到一只三阶初等妖兽,团队其他成员全部战死,我命大,侥幸逃了出来。”苏辰说道。

    “有什么资源?若是没有相匹配的资源做加盟费,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们小队不收没用的废物!”那人毫不客气,直接开口询问苏辰有多少资源可以献出来。

    “资源倒是不多,这一路上消耗了不少,现在只剩下上百颗四品丹药,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苏辰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什么?上百颗四品丹药?”

    “你确定没说谎?”

    瞬间,那两人的眼珠子都亮了,盯着苏辰的储物戒,一动不动!

    开玩笑,上百颗四品丹药,还算不多?那他妈什么才算多?

    这小子,纯粹的就是在拿两人戏耍不是?

    “拿出来,我要检查一下你说的是否属实!”其中一人反应过来,伸手向苏辰讨要。

    “这可不行,万一你们拿了不还我,我找谁说理去?我要见你们队长,只有见到队长了,我才能够安心的交出资源!”苏辰连忙把手缩回,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哼!”那人冷哼了一声,道:“跟我来!”

    跟着这人朝着队伍核心地方走去,苏辰见到了这个团队的主事人熊健!

    此刻熊健正倒卧在一块大石头上,手里捏着一个装酒的葫芦,不时的仰头灌酒,头发蓬松,胡须巴拉的,穿着一身兽皮甲,露出健壮的膀子,乍一看就像是一个野蛮人一般!

    在熊健的一旁,还有一个白衣飘飘,手持折扇的风流公子哥,面容秀气,两丝发髻顺耳留下,带着一道书生的模样,这书生模样打扮的白袍青年,便是这只队伍中的副队长崔文!

    这熊健和崔文都是神通境初期修为,是这十八人团队中修为最高的两人!

    领苏辰前来的那两人,上千说明了苏辰的来意,熊健听闻苏辰身上有上百颗四品丹药的时候,瞬间从石头上坐直了起来,目光如鹰阜一般,盯着苏辰,道:“你身上有上百颗四品丹药?”

    “正是!”苏辰拱手说道。

    “拿过来。”熊健摊手,摆在苏辰面前。

    “熊大队长,我是来加盟你们队伍的,想以此为加盟费,让熊大队长带我一程。”苏辰并没有急着拿出储物戒,而是徐徐说道。

    “你是在威胁我么?”熊健脸色不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不敢,我只想保命而已。”苏辰躬身,淡道。

    “有点意思。”熊健笑了笑,道:“罢了,若是你手上当真有百颗四品丹药,我保你一命又何妨?现在可以拿出来看看了吧?”

    “恕我冒昧,不是我信不过熊大队长,而是此事事关我的性命,空口无凭,很难让我放心啊!”苏辰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

    “那你还想怎么样?”熊健浑身戾气弥漫,他已经快被这小子搞得没耐心了!

    本座已经说了若是你拿得出四品丹药,本座就保你一命,没想到你这小子还得寸进尺。

    “我想熊大队长能够起灵魂誓言!”苏辰拱手提出要求。

    “小子,你找死是不是?”

    “敢威胁熊队长,我看你的胆儿也太肥了吧?”

    还没等熊健发话,领苏辰前来的那两人便忍不住开口了,一顿厉喝劈骂!

    这也难怪,人是他们两个领来的,本以为多少能捞点功劳,可是这人竟然敢当着队长的面出言不逊,到时候麻烦的可是他们两个!

    熊健的眼睛微微一眯,提着酒葫芦的手微微一顿,眼中冒出了一阵怒意。

    他实在没想到,一个来投靠的紫府境中期小子,竟然敢当众威胁他,让他发灵魂誓言。

    灵魂誓言是谁都可以随便发的吗?

    搞不好,就得遭受天谴的。

    “你确定要我发灵魂誓言?”熊健声音变得有些冷漠了!

    “希望熊队长能够理解我的苦衷,我只是希望熊队长兑现诺言,保住一条小命而已,要不然我也不会拿着百颗四品丹药来投诚了,我的诚意已经拿出来了,希望熊队长不要让我为难才是!”苏辰言尽于理,淡淡的说道。

    “你信不信我立刻就可以宰了你!”熊健冷冷的说道。

    “信!”

    “那你还敢这么要求?”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熊健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似乎被苏辰说动了!

    他扭头看了看旁边的白面书生崔文,投去了询问的意思。

    只见崔文闭上眼睛,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了!”得到崔文的示意,熊健变得豪爽起来,并两指朝天,道:“我熊健在此以灵魂起誓,若是苏辰所说属实,真能拿出一百颗四品丹药出来,我熊健愿保他一命,一同登山,若有违背,定叫我天打五雷轰,堕入阿鼻地狱,永不翻身!”

    熊健的声音嘹亮,源源传开,遍布周围的每一个角落。敢发出如此歹毒的灵魂誓言,看来熊健是搞真的了。

    不过熊健的话也很明显,有个前提那就是苏辰能够拿出一百颗四品丹药才行。

    否则一切都是虚的,那灵魂誓言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不由得一愣。

    “苏辰是谁?”

    “能拿出一百颗四品丹药?开什么玩笑?”

    “他家里是开药店的吗?”

    “真是头肥羊!”

    不仅仅是这一行十八人震惊,就连躲在外面的苏轻语一行人,也面面相觑,弄不懂苏辰在搞什么鬼!

    “你们说,苏辰不会真的拿着一百颗四品丹药去投诚了吧?”

    “不可能,首先苏辰不是那样的人,而且他哪来那么多四品丹药?”

    “他师傅是药王韩白发!”

    “”

    听到这话,众人不在争辩!

    苏辰说不准还真能拿出那么多丹药出来,毕竟人家有个好师傅,六品药王,这可不是谁都能傍得上的!

    “不可能,苏辰绝对不会放弃我们,独自去投诚的!”苏轻语紧咬嘴唇,她从心底里不相信苏辰会那么做,毕竟她已经是苏辰的人了。

    “大家别急,先等等再看!”关益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继续看下去!

    苏辰将储物戒抹除了灵魂烙印,然后双手递给熊健,脸上看起来很满意的样子,似乎对熊健的灵魂誓言很是满意。

    熊健检查过苏辰的储物戒后,顿时喜笑颜开。

    还当真是一堆四品丹药,数量还不少,比起一百颗只会多,其中各种种类的都有,回灵丹,疗伤丹,避毒丹应有尽有!

    苏辰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资源,区区一百来颗四品丹药,无异于九牛一毛,要知道,苏辰现在的资源,可是富裕得很,充足得很。

    而且,苏辰并没有打算白给,这颗储物戒,他会收回来的,现在,只是拿给熊健他们看看,让他们放松警惕而已。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真能拿得出来!”熊健笑着,然后将储物戒递给了白面书生崔文,崔文看过后,点点头,又还给了熊健,然后独自闭上眼,小憩起来。

    那风度很是潇洒写意,似乎与世无争,又无欲无求一般。

    不过,苏辰却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

    这崔文,估计不是表面的一个副队长那么简单!

    按照道理说,熊健才是正队长,什么事情熊健拍板了就能定下来。

    可是熊健却屡屡征求白面书生崔文的意见,如果仅是一次,还能说得过去,毕竟两人都是队长,商量着来也没什么问题,可是接二连三的询问,这其中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他们之间掩饰的很好,或许连熊健自己都没有发现,可是苏辰却闻到了不同的味道。

    旋即,苏辰悄然的动用灵魂之力,去查看白面书生崔文。

    这一查看,果然让他发现了一丝端倪

    崔文身上的气息有些模糊,好似有什么东西阻挡苏辰的灵魂查看一般,苏辰的灵魂之力,以陷入进去,就被主动的化解掉,让苏辰无法看清楚崔文的修为境界。

    但是苏辰隐隐觉得,这崔文的修为,不是所表现出来的神通境初期,说不准是神通境中期或者更高的境界。

    “难怪练熊健都要听他的,原来是隐藏了修为,想扮猪吃老虎?”苏辰暗暗想到,开始盘算接下来的计划

    但是,对崔文实力的不确定,让苏辰很是头疼,若是不从熊健的举止中看出了端倪,估计苏辰此刻已经动手了。

    若崔文是神通境中期境界,苏辰还有把握,同时干掉他和熊健两人,可若是后期乃至更高的话,苏辰此举就有些冒失了,一旦不能一击毙命,让崔文和熊健随便逃出一个,对于关益他们一行人的打击,可就是致命的

    “怎么办?搞还是不搞?”

    苏辰陷入了两难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