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292.第292章 母子相见撩人心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292.第292章 母子相见撩人心

    一干人面面相觑,想提着大刀冲上去和苏辰搏命,但是看到苏辰刚刚的出手,又按捺了下来,要知道,七爷可是紫府境圆满的高手,在苏辰手下也不是一招之敌,更何况他们这些大多数为淬体境的武者?

    要是当真冲上去,连苏辰塞牙缝都塞不了。

    最终,他们还是决定,先撤,将这件事情禀告上去,让上面的人做安排。

    一行人抬着齐国政的尸体仓皇离开,而青菊则是不知往哪儿去!

    死了主人的侍女,是不被任何人待见的,会被认为是不祥之物,厄运之人。

    她是齐国政的侍女,以前还可以仗着齐国政的背景作威作福,可是现在齐国政一丝,她的靠山轰然倒塌,接下来的局面便可想而知,要么沦为其他人的侍女被人玷污成为别人的发泄品,要么则是过着破落潦倒的生活

    哪一种都不是她想要的!

    “你怎么不走?难不成还想替齐国政报仇不成”苏辰问道。

    “我我不知道去哪儿。”青菊心头倒是想杀了苏辰替齐国政报仇,那样的话,有了功劳,她再不济也不会沦落到别人侍女的份上,说不定还能得了奖赏,前途可期。

    可是她有这个实力吗?

    问清楚原因之后,苏辰不禁黯然。

    看来,这侍女的活儿,也不好做啊!

    主子好,那么侍女能水涨船高,主子倒霉,侍女也只能跟着倒霉。

    回头看了看这院子,苏辰摇摇头,这院子没人打理,也只能是荒废,既然青菊以往是住在这里的,现在又没路可走,那便留下她打理这座院子吧!

    苏辰看向青菊,道:“从今往后,这座院子便交由你来打理,只需要保持清洁便可,其余的东西,一律不懂动,当初们搬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就保持什么模样,若是谁敢不识好歹,来这里找你的麻烦,我自会帮你解决,明白吗?”

    “我,奴婢明白!”青菊躬身应承,心中虽然不乐,但却是此事最好的结局了。

    苏辰没有在天一学院耽搁许久,安排了青菊的事情之后,便迅速离开。

    毕竟这天一学院现在是齐家的地盘,虽然苏辰不惧齐家,但是若是闹出大动静来,恐怕会影响高峰营救大玄国皇室族人的计划。

    齐国政的事情,很快便传到了皇帝齐无害的口中!

    齐无害匆匆从皇宫赶出来,看到齐国政脑袋翻转了一百八十度后,不由得勃然大怒。

    这个七弟虽然修为不怎么好,能力不怎么足,但是贵在对他的话言听计从,没有二心,是以齐无害能够委以重任,将之安排在天一学院,接管天一学院的所有事物。

    可是眼下,竟然被苏辰干掉了!

    “苏辰,苏辰,又是苏辰!”齐无害捏得手指头洛洛作响,眼中的愤怒如火山喷发一般:“真当我齐家的人是软柿子,想杀就杀了?你别把我逼急了,逼急了就是拼着性命不要,我也要你插翅难飞!”

    苏辰在客栈打包了一些事物,以及一些上好的美酒,打算回到药香园和高峰喝两坛。

    高峰今天遭受到的刺激太大,需要以酒解愁,好好清醒一下,才能做出更完善的营救计划。

    然而谁知苏辰回到药香园那间房里的时候,高峰已经不见了人影,地上残留着捆绑高峰的绳子,顿时苏辰不由大急起来。

    以如今大玄国皇宫外的部署,高峰此去,九死一生,非但不能救出被囚禁的皇室,连自己也会栽进去,到时候说不准苏辰还当真得要去替高峰收尸

    “妈的!”苏辰暗骂一声,放下将手中提着的食物往桌上一扔,整个人朝着皇宫方向跑去。

    必须得在高峰靠近皇宫动手的时候,截下高峰,否则事情的后果将变得越发严峻。

    然而,苏辰也不知道高峰离开多久了,到底有没有赶到皇宫,有没有动手,只能是抄近道赶往皇宫,争取在高峰动手前找到他,并带回去。

    匆匆从药香园跑出来,刚出门的时候,关益来了。

    和苏辰一样,关益也提着从酒楼打包的食物,准备过来和苏辰以及高峰喝上两坛,可是听闻高峰挣脱了绳子跑了之后,关益也不禁跳脚骂娘。

    这个高峰,怎么就油盐不进,不听劝呢?

    好话歹话都已经说了个遍,依旧我行我素要去送死。

    “现在别说这些没用的,尽快找到高峰,阻止高峰动手才是真的!”苏辰说道,和关益兵分两路,朝着皇宫赶去!

    皇宫周围,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繁华,有的只是落魄的建筑,以及人生杂谈的嬉闹。

    皇帝寝宫外围,数百上千的甲胄士兵围坐在一起,点燃了火把,扎起了帐篷,不停的巡逻者皇宫周围,以防有闹事儿者闯入,救走被围困在皇宫中的前朝余孽。

    这时,在黑夜间,一道身穿夜行衣的黑影潜伏着朝皇宫靠近。

    这黑影显得有些紧张,又显得有些愤怒,此人正是从药香园挣脱了绳子出来的九皇子高峰。

    当看到自己以往生长的皇宫,沦为一些甲胄士兵驻扎营地的地方,不由的恼怒万分。

    高峰捏了捏手指,发出咔咔的声响。

    但是他也知道,此刻不宜打草惊蛇,先要去皇宫中,看看被囚禁的母后亲人再做打算。

    绕过了一队又一队的巡逻,高峰凭借神通境的修为,安然无恙的潜伏到了皇宫防御大阵的外围。

    大阵上弥漫着淡淡的光圈,这光圈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破灭的模样,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而大阵里面的情况也一览无遗,横七竖八的摊到着一些尸体,有些尸体已经腐烂发霉,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恶心,却依旧暴晒在阳光之下,没地方安葬。

    而子啊那座熟悉的寝宫之中,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稀落的人影进进出出。

    “三哥,八哥,二姐,七姐,十六弟”顺着寝宫望进去,高峰看到了一群熟悉的人影,这些都是他的亲人,可是一个个都没精打采,面色颓然,好似重病已久,并不朝夕一般。

    虽然这些兄弟姐妹是同父异母所生,平日间还会有所矛盾冲突,甚至大动手脚,可是此刻看到他们落难,高峰心底的愤怒可想而知。

    “母后!”猛然,高峰的眼神望着一个妇人久久不能平息!

    原本风华绝代的母后,此时已经是变了一个模样,年老色衰,面容憔悴,仅仅半年时间,恍若老了二三十岁一般,耳际已经浮现了密密的银发!

    高峰探出手,想伸手去握那妇人的手,然而,手刚刚弹出,便犹如触碰到了透明屏障一般,如法探入其中。

    不仅如此,在高峰探手的同时,防御大阵一阵晃动,亮出了一丝金光,将高峰硬生生的逼退了好几步。

    “怎么回事?那边有谁在闯大阵?”

    “赶紧的,派人过去看看!”

    “务必抓住拷问,别让那些叛贼将前朝余孽救出去!”

    这边的一幕,很快引起了巡逻士兵的注意,两对二十任小队纷纷赶过来查看情况。

    高峰暗道不好,立刻转移的方向,以他的修为,要悄无声息的遁走,还当真没人能够发现。

    辗转反侧,来到大阵的另外一边,有了前一次的经验,高峰不在鲁莽伸手,而是静静的看着大阵里面的一些亲人

    他的眼神一直盯着那个面色憔悴的妇人,眼中泪眼蹒跚。

    这是自己的母后,生育自己,养育自己的母后啊!

    似乎心有感应一般,那妇人的眼眸也望向了高峰这边。

    四目相对,虽然看不清脸颊,可是他们娘母依旧能够感应到彼此的存在。

    “峰儿!”妇人脚下跄踉了一下,心头的震惊无法言喻。

    她避过了众人的眼睛,避过了巡逻人员的视线,朝着高峰这边走来。

    果真,她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那双属于自己儿子的眼神。

    这一刻,她再也撑不下去,泪水哗哗的留了出来。

    她真的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自己的儿子。

    “母后,母后!”

    高峰撤下了蒙面布,压低着声音喊着。

    可是里面的妇人,却犹如闻之未闻,听不到高峰的喊声。

    这就是防御大阵的好处,可以阻隔大阵内外的人交流,里面的人说话,外面是听不到的,同样的,外面的声音也无法传进大阵里面去。

    虽然听不到,但是妇人也从高峰的嘴型上,明白了高峰的话,自己的儿子在叫自己。

    “峰儿,你快走!”妇人张嘴,给高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不。”高峰使劲的摇着头,他不想就这么离去,他要是苟且偷生离去,放弃自己的兄弟姐妹,放弃自己的母后,那怎么去见死不瞑目的父皇?怎么去见高家的列祖列宗?

    “母后,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一定会光复大玄国的,我一定会做到的!”高峰说道。

    “不要!”妇人摇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道:“能够再看见你,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你好好活着,为高家保存最后一点根,延续高家的香火,就已经是高家天大的幸运了,你快走!”

    “母后!”

    “如果你再不走,别怪我不认你这样的儿子。”妇人吼道,随即伸手掐住自己的喉咙,道:“难道你非要看着我死在你面前,你才甘心吗?走啊,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