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30.第30章 药盟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30.第30章 药盟

    “魔虎狂啸!”

    “吼!”

    一道凌厉的吼声轰隆而至,整个聚宝斋犹如发生了地震一般,柜台上摆着的那些瓷器、宝物纷纷被这吼声震的龟裂,成为一块块的碎片,摔落在地。

    周围的人,眼中流露出一片空洞茫然,呆滞的站在原地,保持着吼声之前的那副动作。

    同时,上官星的拳头打在距离苏辰还剩两米不到的位置,便戛然而止,停落在半空之中,保持在出拳的姿势,再也无法挥出一丝一毫的距离。

    “去死吧!”

    “轰隆!”

    苏辰施展魔虎越涧,一个跳跃,以强悍的肉身之躯将上官星给撞飞出去,紧接着,一招魔虎掏心蓄势而出。

    不过,这次苏辰并没有真的掏掉上官星的心脏,而是突然变爪为掌,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上官星的脑袋上。

    “啪!”

    “砰!”

    “咔咔!”

    上官星的脑袋,几乎一瞬间,便被苏辰一掌拍碎,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猩红的血液弥漫,炫白的脑浆横飞,整个头骨,都被拍得支离破碎。

    “滴答!滴答!”

    两颗眼珠子落在地面,跳动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哼!该死!”

    做完这一切,苏辰目光冷冽的扫了一眼上官月,原本想出手灭了他,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带白雪离开,先帮白雪压制体内发作的寒气。

    “算你运气好,下次,我定不饶你!”

    苏辰咬咬牙,抱起被震晕过去的白雪,风一般朝外掠去。

    苏辰离开好一阵后,聚宝斋里面的人才从那种空洞的状态下回过神来。

    然而,他们看见的却是,满屋子的狼藉,地面上流淌着猩红的血液,还有一个没有了人头的尸体。

    从服饰上来看,这具尸体,正是之前对苏辰出手的上官星。

    “啊!!!”

    “杀人了!”

    一些胆小的围观者,纷纷惊吼起来,连忙朝着聚宝斋外跑去。

    很快,聚宝斋便空空如也,只剩下上官月,钱掌柜,以及几个在聚宝斋干活儿的伙计。

    “三弟,三弟”上官月楞楞呆然。

    刚刚还和自己一起谈笑风声的弟弟,竟然就在这么一瞬间便没了,连头都被拍碎,尸首不全,这可让他如何回去和家里交代?

    更可悲的是,他连上官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辰,我要灭了你全家,诛你九族!”

    上官月愤怒的仰天长啸,一双通红的眼睛如充满血液一般,让人感到恐惧。

    苏辰抱着白雪从聚宝斋走出来后,便马不停蹄的朝苏家赶回去。

    现在,必须得马上给白雪服用药剂来克制白雪体内的寒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雪儿,你再坚持坚持。”苏辰强忍着白雪身上的寒气,嘴上嘀咕着。

    可是白雪身上的体温越来越低,长长的睫毛上已经生出了一阵冰花般的晶体,面部更是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尽管白雪已经昏迷过去,然而身子却依旧痛苦的哆嗦着。

    穿过一条条的大街小巷,苏辰和白雪的身影出现了一座恢弘的宫殿之外。

    苏辰抬头微微看了一眼,已经来到了旭阳镇药盟所在的位置。

    药盟抵触旭阳镇最中心的位置,是从北广场回苏家的必经之地。

    “咦?药盟?”苏辰看到药盟宫殿门口的那块鼎时,猛的想到了什么。

    “当初韩宇给的那块牌子,好像就是药盟的。”苏辰骤然响起,前两天韩宇给他的牌子,正是药盟的牌子,而且韩宇的爷爷,还是药盟的盟主,想必这块牌子应该不是凡物才是。

    “先去药盟看看,能不能找炼药师帮雪儿清除寒气。”苏辰心头立即下定了决心,快步朝着药盟走了过去。

    “站住。”苏辰刚走到门口,便被看门的侍者给拦了下来:“来者何人?”

    “两位,我要见你们会长。”苏辰说道,旋即从储物戒中拿出了韩宇给的牌子。

    两个侍者接过牌子,仔细端倪了一番后,却发现根本不认识这块牌子,但是从牌子上的做工和制材上来看,这块牌子绝不是普通的东西,稍微一思量后,其中一个侍者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进去通报。”

    “麻烦小哥了,还请快一点。”苏辰脸显焦急说道。

    苏辰在门口并没有等候多久,很快,那个侍者便再次出现在门口,而在侍者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华贵的,气质出尘的中年男人,这人正是药盟在旭阳镇分会的会长,三品炼丹师姜铸型。

    此刻,姜铸型的脸上透着一丝紧张以及惊恐之色,他一出来,视线便落在苏辰兄妹的身上,眼中却闪过了一丝丝的狐疑。

    原本他正在药盟之中,和几位炼药师商讨事情,可是突然有侍者前来报告,说有一对年轻人要见他,而且还拿出了一块牌子。

    姜铸型看了侍者递上的那块牌子,心头轰然一震。

    这块牌子可是药盟盟主的象征,整个药盟都只有一个,所以,姜铸型下意识的以为是药盟盟主降临旭阳镇,立刻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跟随侍者来到门口处接待。

    可是当他看到来人只是一对年轻兄妹的时候,他的眉头皱了便皱了起来这和他所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啊。

    他们怎么会有盟主的令牌?

    然而,姜铸型并没有因为苏辰兄妹年轻而有所怠慢,毕竟能够拿出这块牌子的,除了盟主本人,便是盟主最为亲近之人,如今这两位说不准就是哪位大人物之后。

    “两位,鄙人药盟旭阳镇分会会长,姜铸型,不知两位大驾光临,有所怠慢,还请见谅。”姜铸型面带微笑,双手抱拳,恭敬的说道。

    “晚辈苏辰,见过姜会长,此次前来,是因为我妹妹的病情,还请姜会长帮忙看看我妹妹的情况。”苏辰说道。

    这时,姜铸型的视线才落到白雪的身上,当感受到白雪体内的阴阴寒气之时,身为三品炼药师的姜铸型也不仅挑了挑眉

    这女孩儿身上怎么有这么阴森的寒气?

    “两位里面请。”

    姜铸型急忙说道,旋即带着苏辰兄妹走进药盟主殿之中。

    房间内,苏辰将白雪放在床榻之上后,便转身退后,把位置留给了姜铸型。

    姜铸型坐在床头前,开始替白雪诊治。

    然而,他的灵力刚渗透出体外,便被白雪体内的寒气给冻住,丝毫没法流转,这可让姜铸型为之一惊,这少女体内的寒气,竟然能够冻结灵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过了半晌,姜铸型也只能无力的摇摇头,起身看向苏辰,道:“小兄弟,令妹这种情况持续有多久了?”

    “从小便是这样,以前都是靠药剂控制住,今天因为出来匆忙,忘记带药,这才导致雪儿突然病发的。”苏辰说道。

    “什么?”姜铸型大惊失色:“从小便这样?”

    “嗯。”苏辰点点头,问道:“姜会长,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怀疑令妹是中毒,只是这种毒异常凶猛,一般人根本经受不起,可是按照你所说的话,令妹从小便是这样,这有些超过我的想象。”姜铸型满脸疑惑的说道。

    “中毒?”苏辰眉头一拧,上前一步,双手抱拳道:“还请姜会长想想办法,帮雪儿清除毒素。”

    “哎,哪有那么简单?”姜铸型无力的叹息了一声,道:“这种毒相当可怕,连天地灵气都能够冻结,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治疗好的。”

    “而且,令妹从小便这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毒素已经侵蚀到她的筋脉穴位,就算是我,也只能用三品丹药来压制她体内的毒素,如果想要根除,估计得要五品以上的丹药才行。”

    “五品?”苏辰不惊蛰舌。

    那可是五品丹药啊,需要五品以上的炼药师才能够炼制出来,就算在京城也都是珍贵无比的丹药,哪是苏辰能够弄到的?

    “嗯,五品以下的丹药,最多起到压制作用,不能完全根除。”姜铸型说道:“而能够炼制出五品丹药的人,整个大玄国除了达到六品炼丹师、号称药王的韩盟主之外,便没有其他人能够炼制出来了,所以想要救你小妹,还得去肯求韩盟主出手。”

    苏辰听得姜铸型这些话,心头犹如被重物狠狠地敲击了般。

    韩盟主应该就是上次在妖兽山脉遇到的韩宇的爷爷,药盟的盟主,大玄国唯一一个达到六品的炼丹师。

    可是人家地位如此尊凡,岂会帮助自己这样一个无权无势的人?

    “不管了,等我去京城后,就去找韩宇,让韩宇帮忙求求情,一定要求回一颗丹药替小妹清除毒素。”苏辰心头暗暗的说道。

    “我现在给她服用一颗三品清灵丹,暂时压住她体内的毒素在三个月内不会发作,不过三个月后,就得另外想办法了。”姜铸型说道,旋即从口袋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给白雪服下。

    “谢谢姜会长了。”苏辰抱拳感激道。

    “小兄弟,如果不介意,能否借一步说话?”姜铸型说道。

    苏辰看了看床榻上的白雪,随即对着姜铸型点点头,跟着姜铸型走出房间。

    房间外的走廊上,姜铸型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扶栏,发出一阵阵清脆之声。

    见苏辰出来,姜铸型转身看向苏辰,仔细的打量了苏辰,旋即将那块令牌还给苏辰,道:“小兄弟,这块令牌?”

    “姜会长,你还是叫我苏辰吧,这块令牌是一个姓韩的朋友相赠,妹妹病发,我也是没别无选择才到药盟分会来寻求救治之法。”苏辰无奈的说道。

    “姓韩?”姜铸型眉头一挑,据他所知,药盟的那位盟主,便是姓韩。

    这么说来,苏辰手中的令牌,还当真是盟主所赠?这叫苏辰的人,身份应该不简单。

    “你可是京城苏氏家族之人?”姜铸型盯着苏辰问道。

    苏辰摇摇头,道:“姜会长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这旭阳镇苏家的一个子弟而已。”

    “旭阳镇的苏家?”姜铸型额头的疑惑更深了。

    若苏辰是京城苏氏家族的人,他还能想得通。

    可是苏辰要真的只是旭阳镇苏家之人,那他是怎么获得这块盟主令牌的?

    忽然,姜铸型想到了什么,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道:“你就是前两年名震旭阳镇的苏家天才,去年进入苏氏家族潜修的天才苏辰?”

    “姜会长过奖了,那只是以前而已。”苏辰无奈的笑笑。

    “这就对了!”姜铸型暗自嘀咕着。

    苏辰去过京城,而药盟的总部处在京城之中,这期间,能够得到韩盟主的赏识,赐下令牌也说得通了。

    看来眼前这个人,比起传言中的还要厉害一些,否则药王韩盟主岂会赐下自己的令牌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