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318.第318章 再遇老道士!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318.第318章 再遇老道士!

    看着这各据方位的几人人,苏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等到一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完了,闹大了,这次事情可闹大了。

    自己到底何德何能,能让灵武大陆这么多玄极势力的人亲自来大玄国发出邀请,请自己加入他们的势力?

    其实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逆天。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苏辰这个当事人没看清的事情,旁人已是早就清清楚楚。

    能够进入万兽仙城,无疑是对他天赋的一种肯定,至少是上佳人选,而且在万兽仙城中,以紫府境界,崛起在万兽仙城之中,强势斩杀神通境的武者,势不可挡如砍南瓜一般,甚至连神通境后期的武者,都被杀得闻风丧胆,落风而逃。

    要知道,能够进入万兽仙城的,无一不是天才子弟,而苏辰能够在成千上万的天才弟子中脱引而出,这能够说明什么?唯一能够说明的便是,苏辰比天才还天才,比天才还变态,称为鬼才也不足为过

    加上后来大玄国之变,又是苏辰以一己之力,战上百神通者而不落败,虽然最后关头是万象境的何云忠前来援助,收拾残局,可是苏辰的能力已经不言而明!

    这样的天才,即便放在灵武大陆,也都是无比耀眼的存在,比起灵武大陆几大地级势力的天才弟子,也不成多让。

    假以时日,给苏辰一定时间成长,必定又是一员猛将!

    灵武大陆的天才很多,但是像苏辰这么逆天的人才,又有多少?

    敢问这样的人才,有几个势力会不喜欢?有几个势力能够甘心让别的势力得到?

    灵武大陆的地级势力或许不太在乎这样的人才,可是下面的一些玄极势力岂能不在乎?

    能够多一个天才,能够培养出一个猛将,谁愿意把机会让给别人?

    这才是苏辰的消息传出去后,灵武大陆各大玄极势力都抢着跑来招揽苏辰的最主要原因。

    现在各方的橄榄枝都已经朝苏辰抛出来了,各方也都说明了来意,目的,甚至许诺给与苏辰资源,地位。

    唯有风雨楼,并没有开出多么诱人的条件,因为,风雨楼的时辰七爷并不在,而七爷差来的于震,也被苏辰敲晕了扔在马车里,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于震还一万个不知道呢!

    接下来便轮到苏辰来做选择,但是苏辰很为难,也很尴尬。

    十大玄级势力,对于苏辰来说,每一个都是深海神兽,不可抗拒,至少现在的苏辰惹不起,即便大玄国也惹不起,人家随随便便动一动脚,整个大玄国便会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不论苏辰选择哪一个势力,都会同时得罪其他九大势力,而得罪他们的结果,也异常明显。

    得不到的天才,再逆天又有什么用?不能为我所用,那便直接灭掉,以免养虎为患!

    这些使臣也都是老狐狸,自然知道苏辰在担忧什么。

    “苏辰小友,你放心,若是你加入了我战天侯府,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打你的主意,对你有不轨图谋的话,那就是和我战天侯府开战!”战天侯府使者熊平大袖一挥,冷眼扫视其他几人,眼中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熊平,你一个小将而已,焉敢放此大言?怕你是自己也做不了主吧!”

    “就是,一个跑腿的狗腿子而已,也敢如此嚣张?”

    “战天侯府算个屁啊,我风华宗又会比战天侯府弱?”

    “真将我剑宗给无视了?”

    “我器具阁可不是瞎子!”

    “你,你们”

    枪打出头鸟,战天侯府熊平话音刚落,便遭到其他九大势力的群起而攻之。

    现在,为了得到苏辰这一天才,这一未来的猛将,这些人可不会顾及什么颜面,说翻脸就翻脸,什么面子,都是笑话,能有苏辰重要?

    十大势力的人越吵越激烈,甚至有颇有大动干戈的征兆,连一旁的苏辰都给忘记了。

    面对这阵仗,苏辰觉得有些无语,要是能跑掉,苏辰当真想一走了之。

    也也仅仅是想想,想要在来自灵武大陆的十几个神通境后期武者的眼皮子底下跑?真当他们是瞎子看不见呢?

    若是普通的神通境后期武者,苏辰还能动用玄武闭息收敛灵魂,然后浑水摸鱼悄然离去,可是在场的哪一个是简单的人物?皆是灵武大陆各大玄级势力的中流砥柱,皆是以一敌十的好手,想要安然离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就在这时,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凭空响起,好似吟唱的天地知音一般,令在场所有人都楞了楞神,忘记了争吵,忘记了辩驳,都闻声去寻找发出这道吟唱之人!

    在黑暗的角落中,缓缓出现了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

    这人身着一件白色道袍,手中捏着一柄浮尘,花白的胡须捏成一撮,面目可掬,腰间栓着一个酒葫芦,举手投足之间,竟然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模样。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道士,所有人都微微皱了皱眉,谨慎的盯着眼前的道士。

    虽然没从这老道士身上探出任何修为气息,可是他们感觉若隐若现的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有些虚无,捉摸不定,却也更让所有人心中警惕万分。

    未知的才是最危险的,不明白的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反倒是苏辰,在看到老道士的第一眼,眼球便被这老道士吸引了过去。

    同样的打扮,同样的声调,同样的面容,令苏辰惊讶了轻呼了一声:“是你?”

    苏辰如何不认得这老道士?那是曾救过他一命的人!

    当初在大玄国西城门被齐无害围剿的时候,正是这个老道士,以一顿酒菜换给了自己一道符印,才帮助苏辰抵挡住了宋苍英的突然攻杀,若不是那道符印突发其威,苏辰根本挡不住宋苍英的攻击,早就身首异处,魂登天堂了!

    之后,苏辰被万兽仙城召唤而去,直到今天以前,都没能再见到这老道士一面。

    可是如今,这老道士又出现了,碰巧的是,又是在苏辰举棋不定,为难万分的时候出现的。

    难道真如老道士所说,他们有缘?

    老道士出现后,面容惬意,对于其余人等的警示无动于衷,就那么信步闲庭的朝着苏辰走了过来,手中的浮尘在清风中,扬起丝丝根须。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苏辰小友,咱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人!”老道士轻甩了一下手中的浮尘,竖起右手,对苏辰行了见面招呼,笑意恬淡。

    “道长有礼了!”苏辰回以礼节,道:“这么晚了,道长怎地一个人行走至此?”

    “路过此处,见有缘人在此,想向小友讨杯酒吃,却不想苏辰小友有诸多客人,倒是老道我唐突了!”老道士略带歉意,说道。

    苏辰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这老道士的意思。

    这老道士还真是出现的时候啊,三言两句便帮自己缓解了此刻的为难,心中不由一喜,立刻躬身相迎,道:“道长这边请!小子我这就让人准备酒菜,和道长一醉方休!”

    “请!”老道士笑意凛然,也不做作。

    “哪来的臭道士?没看见我们忙正事吗?要喝酒自己喝去,喝死你我也不管!”

    “滚一边去!”

    “耽误了我剑宗的大事儿,你就下地狱喝酒去吧!”

    “”

    见老道士要领走苏辰,这些从灵武大陆来的神通境高手岂会眼睁睁的看着?

    当下便对老道士群起而攻之。

    苏辰满脸不善,对这群灵武大陆的来人颇为不满。

    这道士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和自己小叙一番都遭来无望之祸。

    苏辰正欲迈步而出,替老道士讨个说法,却不想被老道士盯了一眼,摇头示意苏辰别冲动。

    旋即,老道士侧目,被人骂做臭道士,他也没表现出愤怒。

    微微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眼中露出不屑的眼神,心头一阵冷笑,暗道:“就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也敢打我家少主的主意?区区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玄级势力,也敢如此嚣张?真当我家少主好欺负?”

    “老道不才,却也去过灵武大陆,开元府的晏无形尊称老道我一声道长,星辰阁的叶不凡给我斟过酒,大夏王朝的皇帝夏野要请老道做皇朝供奉,敢问你们都是哪派的弟子?”

    “”

    众人面面相觑,颇有一种被惊天雷霆劈中的感觉!

    这老道口中的那些人,可都是灵武大陆真正的土皇帝,五大至尊,他们连面都没见过,更别说和人家喝酒什么的了。

    夜风寂凉,撩起一丝丝冷意,可众人似乎都感觉不到一般。

    良久,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不由得大笑起来:“老道士,就凭你?也配和那些大人物吃酒论道?当真是大言不惭!”

    有人出声,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

    对啊,那些人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么可能和一个老道士喝酒论道?

    很明显,这老道士是在狐假虎威,吓唬他们呢!

    “臭道士,这里没你的事,你若识相,就此离去,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但若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我们不客气了!”

    “滚!”

    “死一边去!”

    “”

    老道士微微一笑,摇摇头,略带失望的看向苏辰,道:“苏辰小友,看来,这顿酒是吃不成了,既然如此,那就留待下次再吃也罢!”

    说着,老道士迈开脚步,朝一旁走去,嘴里依旧吟唱着那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苏辰刚想说什么,可是老道士却已经消失在视线中,恍若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那吟唱的声音却依旧清晰的回档在天空中,经久不息,婉转轻啼!

    苏辰眉头稍稍皱了皱,细细的想着老道士的出现与消失,他感觉老道士并不是碰巧出现的,或者说并不是他说的路过。

    难道这老道士是特意为苏辰而来?目的为了帮苏辰化解当下的迷局?要不然怎么会三番两次都这么碰巧就出现?

    “这道士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总能在我最为难的时候出现?”苏辰望着老道士消失的方向,眉宇渐渐拧了下来。

    苏辰一直都是死中求生的人,什么有缘、无缘他压根就不信!

    “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苏辰耳边持久的回荡着老道士吟唱的这句话,突然明白了什么,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道:“何处染尘埃?对啊,本来没什么,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逆境中来呢?”

    看到苏辰的表情陡然间变化,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以为苏辰有了决断。

    “苏辰小友,在选择之前,还请再三考虑。”有人善意的提醒道。

    “对,苏辰,这关系到日后你的成就,可鲁莽不得,老朽我有一个孙女,年纪和你相仿,面容姿色都是上等,年纪不大,丹却已经是三品炼器师,和你简直是天作之合,若是你肯跟我走,老朽就说了这个媒,让我孙女下嫁于你!”炼器宗的首席炼器师为了劝服苏辰,竟然直言开口,要将孙女下嫁给苏辰了!

    这突然的一幕,倒是让其他人恨得牙痒痒的,暗骂这人老不羞,为了得到苏辰,连自己的孙女都拿出来做诱饵了。

    “苏辰,我孙女不论是论姿色还是能力,比这老东西的孙女只强不差!”

    “哟呵,别说得那么好听,你孙女都快四十了吧?还想老牛吃嫩草?苏辰岂会同意?”

    “苏辰,我孙女年芳十八!”

    “你。”

    于是乎,众势力在拼了资源,地位后,开始比拼各家的孙女了!

    众人叽叽喳喳,你来我往,将别人家的孙女贬低得面目全非,而把自己的孙女则是夸的天花乱坠,比仙女下凡还要令人心动!

    “哼!”猛然,一道冷哼响起,紧接着一道如剑一般凌厉的声音袭来:“苏辰,我剑宗的女弟子,你看上哪一个,我都许你!”

    “”

    再一章4000大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