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319.第319章 我真是有苦衷的啊!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319.第319章 我真是有苦衷的啊!

    各家的争夺明显已经正如白热化阶段。

    为了得到苏辰,这些人也真是拼了。

    可是无论再拼,也没人家剑宗首席大弟子给的条件诱惑啊!

    全宗门女弟子随便苏辰挑选,看上哪一个选哪一个,谁他妈能开除比这更诱人的条件

    一时间,全场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愤愤的盯着剑宗的首席大弟子逍遥远,暗骂这家伙当真是疯了

    饶是苏辰,也感觉有些不可置信的模样,斜着眼看着逍遥远。

    逍遥远嘴上却不以为意,然而脸上洋溢着一丝丝尴尬,说实话,开出这样的条件,他可是要承受很大的压力的,一个不小心,就将剑宗上下给满门得罪。

    可是他大话已经说出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要先将苏辰给弄到手,其他的事情再慢慢谈也不迟,等苏辰到了剑宗,该怎么样,还不是由剑宗的人说了算?

    “苏辰,你觉得怎么样?”逍遥远看着苏辰,面不改色的问道。

    众人也面面对视一眼,眼神在不经意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若是苏辰答应加入剑宗,那其余人不介意就地将苏辰抹除了,他们可不愿意看到苏辰加入别的宗门,都抱着既然我得不到,那你也别想得到的意思。

    其实今天不管苏辰是答应加入哪个势力,都将面临如此危机!

    苏辰当真是头疼,这样的场景,就如同当初晏小舒和叶凝玉为了噬血兽内丹非得拉拢自己进入他们的阵营一般,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咦,晏小舒?”猛然,苏辰想到了晏小舒那个性格大大咧咧,胸翘,看起来就像有些水性杨花,但是却又心思缜密的女人。

    当初晏小舒为了拉自己帮他击杀噬血兽,可是用尽了办法,甚至提出以身相许的条件。

    而且还当着叶凝玉的面,给了苏辰一块玉佩,说是什么定情信物,让苏辰去灵武大陆的开元府找她,然后招苏辰为开元府的驸马!

    想到晏小舒,苏辰呵呵的笑了笑,当日被晏小舒调戏的毫无招架之力,如今晏小舒不在,正好,可以用晏小舒来当挡箭牌!

    开元府乃是灵武大陆五大地级势力之一,眼前的这些家伙都隶属于玄级势力,若是又更高级别的势力作为挡箭牌,这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苏辰赶紧从自己的储物戒中寻找那块玉佩,当初还没当做一回事儿,随随便便就收了起来,现在要找,却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且苏辰折断时间以来,收罗的储物戒高达数十个,想要找出来,还当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个个的储物戒翻开,又一个个的被排除,足足废了好长一会儿时间,苏辰总算在一块储物戒的最旮旯角落看到了那块玉佩了。

    玉佩静静的待在储物戒中,上面已经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让原本晶莹剔透的玉佩显得有些灰暗!

    这要是让送出这块玉佩的晏小舒知道,苏辰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定情信物的,非得和苏辰拼命,用苏辰的血来洗这块玉佩不可。

    苏辰寻找玉佩的这段时间,一干从灵武大陆来的神通境高手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盯着苏辰,不放过苏辰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只是他们从苏辰表情上看到的都是紧张

    容不得苏辰不紧张,那块玉佩可以说是目前的保命之物,若是真找不到了,事情可就麻烦了,不过还好,苏辰并没有弄丢!

    看着那块玉佩,苏辰心头稍稍安心了一点。

    他抬头扫了一眼众人,最后的目光落在逍遥远身上,淡淡的道:“这位前辈,说实话,你说的条件,实在是太丰厚了,我苏辰人小力小,着实是享受不了!”

    “嗯?”逍遥远眉头一沉,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出苏辰话里的推辞,可是自己已经退让了很多,开出的条件比别家的丰厚了许多,这小子竟然还不满足吗?

    和逍遥远的表情不同,其他人则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苏辰没做出选择,那他们就还有机会,刚刚才形成的阵营,瞬间崩溃,各自又开始为得到苏辰而继续努力。

    “不是我不识抬举,而是我早已经有了去处,还望各位前辈见谅!”苏辰拱手一躬,略带歉意的说道。

    “什么?你再说一次?”

    “是哪个宗门?竟然比我们还要捷足先登?”

    “苏辰,你要考虑清楚啊!”

    “这事关前途,成就,马虎不得!”

    苏辰话音刚落,瞬间令众人心底拔凉,都在猜测是哪个势力抢先了一步,在他们之前就已经招揽了苏辰,甚至有些人话里带着浓浓的警告。

    “开元府,晏家!”苏辰说着,手里拿出了晏小舒给的玉佩,道:“一年前,我就和开元府的晏小舒有过接触,两人一见钟情,互生爱慕之意,临别时晏小舒曾赠与这块定情信物与我,让我早日去灵武大陆开元府与之完婚,只是后来因为万兽仙城的事情,而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我也该去履行我的诺言,娶晏小舒为妻,这块玉佩,便是凭证!”

    为了不纠缠在这些势力中,苏辰也只能如此出卖晏小舒,狐假虎威一次了。

    果然,听到苏辰的话,众人的脸色纷纷变色,犹如猪肝一般,不可置信。

    之前他们还在猜测是哪个势力捷足先登,可是想来想去,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开元府,会是晏家,会是晏小舒

    开玩笑,晏家那是什么庞然大物?苏辰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们这些常年混迹在灵武大陆的人岂能不知道?

    那可是灵武大陆五大势力之一,平分了整个灵武大陆五分之一的势力,岂是他们这些玄极小势力能够动摇的?

    就连现在这些人中,也有好几个势力是依附在开元府手下,每年向开元府缴纳贡品,依靠开元府的庇护才能存活。

    如果苏辰所说的是实话,那他们怕是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

    谁敢和开元府抢人?而且还是晏小舒的男人

    别说敢,就连这个想法都不能有,一旦被开元府的人知道了,那结果是可想而知,连他背后的势力,说不准都会遭受殃及,被开元府给血洗一通。

    苏辰将这群人的表情皆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缓了一缓,看来这群人对开元府也是颇为忌惮的,否则不会摆出这幅表情出来。

    苏辰又将玉佩递给周围的人预览,以证明自己说话的真实性。

    可是在场哪有谁能够认出这玉佩的来历?他们级别还不够,没法接触到晏小舒这样的大人物,又怎么能认出晏小舒的贴身玉佩呢?

    不过虽然认不出,却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跳出来找苏辰的麻烦,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万一这块玉佩真的是晏小舒赠送给苏辰的定情信物,那岂不是捅了天大的娄子了?

    玉佩在众人手中传递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苏辰的手中,苏辰拿着玉佩摇摇头,道:“各位,事情就是这样,你们的好意我苏辰心领了,但小子着实是有苦衷的,真心希望各位能够理解。”

    苏辰面露无奈之意,徐徐道:“你们常年在灵武大陆,想必也知道晏小舒那女人的难缠,一旦知道我跑去了灵武大陆不去找她,而是加入了其他势力,我倒是没什么,大不了向开元府,向晏小舒道个歉,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明白,这事儿估计也就没啥了,可是就怕连累了你们啊。”

    “你们仔细想想,要是开元府知道我是被你们不远万里请来的,他们会怎么想?我个人觉得他们会以为你们想挖墙脚,对开元府有不利的想法,一旦如此,以开元府的实力,结果就不用多说了吧?”

    苏辰苦口婆心,就像是一个教导员一般,层层刨开、分析事情的利弊,一脸坦诚,看起来真的像设身处地的替其他人着想一般。

    这些人都是老狐狸,哪能不清楚苏辰所说的利弊?在苏辰一开始说出开元府和晏小舒的事情后,他们便看明白了

    只是再经苏辰这么一说出来,众人心底瞬间拔凉拔凉的,刚刚想对苏辰动手的那些个老骨头,心里暗自庆幸,如果真动了苏辰被开元府知道了,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苏公子,你说的是,倒是老朽执着了。”

    “还望苏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可好?”

    “苏公子,此去灵武大陆,路途遥远,我这儿有一份地图以及一些盘缠,小小敬意还望苏公子笑纳!”

    “”

    一时间,所有人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从刚开始称呼的苏辰小友变成了苏公子,从刚开始的咄咄逼人,变成了现在的谄媚讨好。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开元府的驸马,晏小舒的男人呢?得罪不起啊!

    苏辰心头冷笑,暗道:“这晏小舒和开元府的名头还挺好用的,心想这事情等传到晏小舒耳朵里的时候,晏小舒会不会有拿刀宰了自己的冲动?”

    不过这事儿就不是苏辰所操心的了,等到消息传回灵武大陆,再传到晏小舒耳朵中,估计已经是好长时间过后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把这群心怀不轨的老家伙打发了,顺便把该收的利息都收了

    刚刚他们一个个不是趾高气昂吗?现在老老实实的奉上东西,送到嘴边的东西,苏辰可不会不吞,一些钱财资源,苏辰倒是不太在意,但是从大玄国前往灵武大陆的地图,苏辰可是很想弄一份。

    毕竟这里距离灵武大陆的路程遥远,若是没有地图指引,恐怕会多走不少弯路。

    “各位,你们这样,让小子实在有些为难啊!”苏辰眼里望着地图发光,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颇为为难,似乎有一种拿人手短的意思。

    “不为难,不为难,只求苏公子他日进入开元府后,别忘记了替我们美言几句!”

    “就是,就是,这是应该的!”

    “”

    一群隶属于开元府势力下的人纷纷附言说道。

    但是那些不是开元府底下势力的人,就有些尴尬了,位置太尴尬,总不能也让苏辰在开元府面前替他们美言吧?那样可是有叛变的嫌疑。

    “好说,好说!”苏辰笑嘻嘻的接过东西,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收下便是,收下便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