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349.第349章 敢伤我兄弟,你死不足惜!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349.第349章 敢伤我兄弟,你死不足惜!

    “何方小儿?胆敢闯我禁地!”

    声音有些仓老,幽森,带着暴戾的气息,冰冷的杀意,似乎对着外来的闯入者很是不满!

    “哗啦啦!!!”

    血水翻涌,血泡膨胀,变大,胀到极致后炸裂开来,最终又化为血水,落在血池中。

    紧接着,血池中央,一道血柱缓缓升起,血柱中,包裹着一道干瘪苍老的身影!

    这道身影,只剩下森森白骨,看上去,似乎连皮肤都没有,脑袋光光的,没有一根毛发,只是这些白骨,都侵染着血色,显的晶莹无比。

    周围的血水在白骨四周冲刷,翻腾着,显得触目惊心,白骨那双深邃的眼洞中咕噜咕噜的转着两颗眼珠,死死的盯着血池前的苏辰三人,充斥着浓烈的怒火。

    在血尊者打量苏辰三人的同时,苏辰和何云忠也在打量血尊者。

    从血尊者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他的修为实力,不过是紫府境后期而已,但是他身上的灵魂气息,却是足足达到了万象境后期境界!

    这是怎么回事儿?就算有专修灵魂的法诀,也不可能将灵魂之力修炼到比自身修为高出如此多的境界,更何况,这血尊者身上的灵魂气息并不是特别强大,不像是拥有专门修炼灵魂之力法诀所成的,反倒更像是随着自身修为一步步累积起来的。

    这也是苏辰感觉疑惑的地方!

    “大哥,这白骨架有点怪啊!”何云忠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说道:“修为不高,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连我都有些害怕,就像是受到过重伤未愈的样子!”

    “轰隆!!!”

    苏辰脑子一响,从何云忠的话里突然明白了什么。

    “重伤未愈,重伤未愈这才解释得过去!”苏辰忽然笑了起来。

    “大哥,你这是干嘛呢?”何云忠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苏辰又在抽什么风。

    “我们之前的推算,都没有错,只能吞噬普通女性的元阴,这家伙的确修为不高,只是紫府境而已,可是他也的的确确是万象境后期的真人武者!”苏辰说道。

    “大哥,你说什么?把我搞糊涂了,这一会儿又是紫府境,一会儿又是万象境,我完全不明白啊!”何云忠皱着眉,问道。

    “我没猜错的话,他是夺舍重生的人!”苏辰眼睛微眯,说道。

    这还是苏辰从寒冰神尊冷无踪那里得到的启发,冷无踪就是身体被灭,只留下一丝残魂幸存,但是那一丝残魂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让苏辰无法抵抗,而冷无踪也说过,他没有夺舍的原因,因为一旦夺舍,就会一切重头开始修炼,从最基本的淬体境开始,一步步的重返巅峰。

    所以,苏辰由此判断,这血尊者身上有这样的遭遇,应该也是夺舍才导致的!

    “什么?夺舍?”何云忠眼睛瞪得老大,瞅了瞅苏辰,又瞅了瞅血池中间的血尊者,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

    “嗯,就是夺舍,在他夺舍之前,的确是万象境的高手!”苏辰说道:“只是夺舍之后,一切修为全废,得重新开始,但是他的灵魂气息却依旧保持着万象境的水准,所以,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强,但是实际修为却低得可怜!”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他现在的修为的的确确是紫府境?太奶奶的,还以为这白骨架子是什么厉害的高手呢,吓老子一大跳!”何云忠捏着手中的棍子,说道。

    “我说的可对?血尊者!”苏辰扭头,看向血池中的血尊者,略带笑意的问道!

    苏辰和何云忠的对话,并没有特意的隐藏,就在血尊者旁边说出来,血尊者自然也能够听得到。

    只是,在听到苏辰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血尊者心头暗惊,那白骨脸上,露出了一阵阴深,空洞的眼珠子散发出一阵焦灼这三人到底是谁?怎么对夺舍的事情这么了解?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赶紧给老子报上名来,你们到底是谁?为何闯我地宫禁地?”血尊者厉声喝道,白骨手臂一挥,他身边的血水便滚滚翻腾,咆哮起来,之所以这么做,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唬住苏辰和何云忠,以此告知,他血尊者并不是什么软弱无能之辈。

    其实说直白一点,也就是血尊者在故作威风!

    “呵呵,白骨妖怪,你好大的威风?若是你夺舍之前,老子还惧怕你一二,可是现在”何云忠脸上横肉堆起,笑着道:“老子是谁你管不着,你只要知道,老子今天是来终结你性命的就够了!”

    “就凭你这小虾米,也想杀我?妄想!”血尊者冷哼一声,喝道:“老夫纵横天地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个男人的卵蛋里呢!”

    “我去尼玛的!”何云忠顿时暴跳如雷,这白骨架子竟然敢如此嘲笑,侮辱他,提着手中的棍子,一声厉喝,道:“老子砸碎了你的骨架,看你还能不能重生!”

    说着何云忠一马当先,脚尖一点,整个人沸腾而起。

    血尊者不怒反笑,扯着白骨嘴巴,似乎就是在故意激怒何云忠一般。

    “何云忠,回来!”苏辰自当是察觉了这血尊者的阴谋,虽然不知道这血池中有什么,可是却不能让何云忠上当了。

    饶是苏辰的喊话已经很快了,可是依旧慢了半拍,何云忠已经飞到血池上空,手中的棍子高扬而起,对着血尊者的那道血柱狂轰而去。

    正当要轰中的时候,血尊者的身影忽然消失,转而代之的是冲天的血水,荡出咆哮巨浪,朝着何云忠袭来!

    “嘭!”

    何云忠一棍子轰在血浪之上,瞬间血水四溅,射向四周,抛飞而落,鲜血点点,如跗骨之蛆一般,沾染在何云忠的衣服上,脸上

    紧接着,只见何云忠身上的衣服开始寸寸腐烂,几乎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何云忠身上的衣服便支离破碎,不仅如此,何云忠脸上也开始腐烂,就像是冰锥刺穿一般,血液潺潺流出。

    “啊!!”何云忠一声惊呼,立刻提及体内灵力想要将那些溅落的血水给逼落,可是灵力刚一提及起来,就被血水给腐蚀掉,令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这一幕来的着实太快,快到让苏辰都没有反应过来,何云忠脸上,身上便浮现出一道尸体腐烂的味道,恶心难闻!

    “啊!!”何云忠咆哮着,心底如同被针刺一般,疼痛难忍,不停的挥动着棍子,嘴上大声的哀求:“大哥,快帮我!”

    就在这时,无边无尽的血水中,突然探出一道白骨手抓,指尖的五根骨头,尖锐、锋利,如同一根根钢针一般,冒出在何云忠的胸口之处,朝着何云忠的胸膛一抓而去

    这要是被抓中了,何云忠的心脏都得被掏出来不可!

    “赤炎!”紧急关头,苏辰顾不得其他,一声厉喝,手中赤炎绽现,伸手一甩,赤炎便毫无误差的朝着那只白骨手爪落去

    这时候,白骨手爪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感觉到了危险。

    可是却稍加犹豫之后,并没有放弃要抓出何云忠心脏的打算,速度更快,力度更大,朝何云忠胸膛袭去

    苏辰见此,眉头也皱了起来,他没想到这血尊者竟然铁了心要击杀何云忠,在有异火为威胁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出手

    此时,争的就是速度,争的就是时间,若是让血尊者先得手,那何云忠只能陨落,但若是异火率先抵达,那白骨手爪也只能败退。

    “快,快!!”苏辰心底呐喊,身上的火属性灵力不停的催动着,必须得要在血尊者得手之前,逼退他!

    何云忠压根不知道,他已经身处鬼门关的边缘。

    身上的疼痛,让他完全无法顾忌外面的事情,喉咙中不停的惨叫哀嚎。

    “嗤啦!”

    就在那道白骨手抓接触到何云忠胸膛的时候,异火赤炎终是赶上了!

    赤炎一身,火苗漂浮,将那只正要掏出何云忠心脏的白骨给缠绕了起来。

    “嗤啦,嗤啦!”只听见一阵嗤啦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道白骨手爪赫然化为灰烬,骨灰散落在血水中,没了痕迹。

    而至此,何云忠也算是躲过一劫,从鬼门关上饶了一圈,有被苏辰给拉了回来。

    击退了白骨手爪,苏辰一刻也不停留,收回赤炎身上缭绕着赤红色的火属性灵力,凭空而起,身影一晃,来到何云忠身边,一把拉住何云忠的身体,将何云忠给带回到血池岸边。

    此刻的何云忠,身上大片大片的腐烂着,被血水侵蚀着,而且不是缓慢的蚕食,而是一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

    甚至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何云忠体内的灵力,已经完全耗尽了!

    “血煞之气?”苏辰感受到何云忠的身体是血煞之气在作怪后,冷哼了一声,别人怕血煞之气,对血煞之气视若要命之物,可是苏辰却不怕,而且血煞之气对于苏辰,还是大补的东西!

    旋即,苏辰探出双手,双手捏着何云忠的手臂,发动自己体内的血煞气息,甚至连噬血兽的嗜血功能也同时发动,将侵入何云忠体内,破坏何云忠生机的血煞气息,给完全吞没了。

    待得最后一丝血煞气息被苏辰吸纳了之后,何云忠的哀嚎声总算消停了下来,而他身上的肌肤,也不再继续腐烂,扩大!

    “咦!”

    就在苏辰发动血煞气息吞噬何云忠身上的血煞之气时,血池中忽然响了一声咦声,似乎对苏辰能够吸纳血煞之气显得颇为惊讶,与此同时,在血池中,一双骷髅眼睛,正盯着苏辰一行三人!

    苏辰面色沉凝,塞了几颗丹药进入何云忠的嘴巴,嘱咐何云忠好好恢复一下,然后又对林雪儿吩咐了几句,这才抬头,看向血池中,眼神中透着浓烈的杀意:“敢伤我兄弟,你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