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388.第388章 事情的来龙去脉!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388.第388章 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到云溪的声音,看着云溪的身影,苏辰和何云忠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楞了楞!

    苏辰脸色阴冷,面带不善,瞪着何云忠,喝道:“何云忠,你大爷的竟然敢骗老子!”

    “大哥,我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何云忠满脸无奈,解释道!

    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不是都让你走了吗?你他妈怎么又跟来了?老子刚刚才和大哥说,你已经走了,可是你这又突然出现,不是把老子往死里坑吗?大哥还不得以为是老子故意把你带过来的啊?

    “苏辰,你别怪这位大哥了,是我自己跟过来的,和他没关系!”云溪莞尔一笑,看着苏辰,替何云忠开脱!

    “嗯嗯,大哥,真的不管我的事儿!”何云忠努力的点点头,这女人还知道帮自己说话,否则自己可就当真说不清楚了。

    “哼!”苏辰冷哼一声,指了指何云忠,道:“真有你们两个的啊!”

    “”何云忠干脆不解释了,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苏辰认定人是自己带过来的,再解释下去,也是无济于事。

    “云溪,你个臭婆娘,老子还没找你好好算账呢,你倒好,自己跑过来了,也省的老子再去找你!”苏辰满脸不悦的说道。

    “你想怎么算?我等着”云溪撇撇嘴,浑然不在意的模样!

    “你给老子听清楚了!”苏辰说道:“老子虽然杀了你的姘头上官日,可是在牛市山,老子也冒着危险救过你的命,算是一命换一命两清扯平了。之后在天一学院,你出面帮我作证,算是对我有恩,我欠你一个人情,可是今天我又救了你一命,什么东西都该扯清了。”

    “不管你答不答应,从今天开始,咱们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你是你,我是我,你走你的阳光道,老子过老子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你还敢打老子的主意,对老子心怀不轨,老子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苏辰愤恨的说道,反正都遇上了,那就干脆把事情全部说开,免得事后又和这个臭婆娘纠缠不清!

    “所以呢?”云溪笑笑,说道。

    “。”苏辰一阵语塞,这个婆娘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老子话都已经说这么清楚了,你还给老子装糊涂是吧?想了想,苏辰说道:“所以从今天起,咱们老老死不相往来,你走吧,我不为难你!”

    “你就这么狠心?舍得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云溪鲁了鲁嘴,看起来很是委屈,道:“再怎么说,咱们也是同出旭阳镇,同出天一学院,同出大玄国,在这灵武大陆,不应该相互帮衬,相互照顾吗?”

    “得,你别给老子说什么多!”苏辰摆了摆手,道:“老子没时间和你瞎耗,你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

    “哎,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本来还想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告诉你韩白发的处境情况的,现在看来,你也不屑听,那就告辞吧”云溪突然眼眸一阵闪动,说道,旋即转身,迈动轻盈的脚步朝着远处走去。

    苏辰一听到云溪口中说起韩白发,顿时来了精神,差点气糊涂了,云溪好像就是日照门的弟子,韩白发也在日照门,想必云溪应该说的是真的!

    他对韩白发如今状况的了解,仅限于从魅姬口中得来的消息,还没去印证过,也无法得知真假,现在云溪说知道师父韩白发的近况,苏辰自然是很想知道!

    “等等!”苏辰喊了一声,道:“你知道我师父的情况?”

    “知道一些吧!”云溪说道:“只是,有人不愿意听,那我也就不白费口舌了!”

    “你倒是说说看啊,如果你说的对我有帮助,我苏辰欠你一个人情!”苏辰说道。

    “刚刚某人不是说要和我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吗?”云溪嘴角微微一列,勾起了一丝冷艳的弧度,显得有些迷魅。

    “”

    苏辰一阵无奈,这女人,当真是自己的克星啊,把自己吃的死死的,而且这么久不见,这个女人是越发厉害了,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心机之深,令人完全看不穿这臭婆娘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刚刚是我鲁莽了,如果你知道我师父的情况,还请不要卖关子,请直说!”苏辰不得不退了一步,没办法,谁让自己有事儿要求云溪这个臭婆娘呢?

    “那我有什么好处?”云溪问道,将刚刚苏辰对她说的话,又一字不落的还给了苏辰,道:“你也知道我的为人,若是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可不会干!”

    “”苏辰心头那个憋屈啊:“你想要什么?”

    “以身相许怎么样?”云溪鲁了鲁嘴,调侃道:“我告诉你韩白发的实情,你伺候老娘一晚上,怎么样?这么多年了,一直是老娘伺候男人,还从来没有男人伺候过老娘,老娘也想尝尝被男人伺候的滋味!”

    “”苏辰顿时无语,这臭婆娘到底是他妈怎么想的?让老子以身相许?这他妈是不是弄反了?

    “想调戏老子,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苏辰暗自嘀咕了一声,看向云溪,道:“好啊,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反正老子不吃亏,而且,老子也很久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了,你姿色勉强看得过去,身材也挺诱人的,正好拿你泄泄火!”

    “”云溪脸色一阵迷红,他没想到,苏辰竟然答应得这么干脆,原本真的是想恶心苏辰,让苏辰头疼的,可是这么一来,倒是把她自己给陪进去了

    自家的事情自己清楚,云溪可还从来没和男人做过苟且之事,还保存着完整之身,要是让苏辰给坏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可想好了哦!”云溪咬了咬嘴唇,道:“我可是一只破鞋,身上每个地方都被人看过,摸过,舔过,亲过,甚至在别人胯下承欢过,而且我实话告诉你,还不不止一个男人爬上过我的身子!”

    “那又怎么样?反正老子又不娶你,只是发泄发泄,就当是找一个青楼女子泻火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你比青楼女子还浪?比青楼女子身上爬过的男人更多?若是这样,那我还真的考虑考虑了!”苏辰打趣的说道!

    “你”

    云溪怎么也没想到,苏辰竟然会拿自己和青楼女子做比较,不由得一阵恼怒!

    “说吧,你的条件我已经答应你了,只要你如实告知我师父的近况,我随时可以满足你,就算是现在,也不是不可以!”苏辰说道。

    “哼!”云溪冷哼一声,恶狠狠的看着苏辰,道:“你师父的处境很不好,随时可能有小人想害他的性命!”

    苏辰沉默了一会,眼神中露出一丝犀利之色,魅姬那里得到的消息如此,如今云溪这里得到的消息也是如此,看来自己师父韩白发的处境当真危险至极啊。

    “其实也不怪你师父,而是你师父站错了队,卷入了日照门的派系纷争中去!”云溪继续说道:“日照门里面的派系势力分为三派,一派是以门主欧阳麟为首的,一派是以副门主刘汉为首的,还有一派是中立派,不参与欧阳麟和刘汉之间争夺的派系。”

    “长期以来,欧阳麟和刘汉不合,矛盾深深,表面上虽然都还很平静,但是暗地里两者都在试图削弱对方的势力,争取能够将日照门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

    “以前他们之间有争斗,但是都收敛着,不会真正的大动干戈,但是这次算是彻底撕破脸了,只因为一个人,那就是你师父韩白发!”

    “你师父站在门主欧阳麟这一派系上,虽然深得欧阳麟赏识,可是也因此得罪了以副门主刘汉为首的一派,加上你师父突破到七品炼药尊师,欧阳麟想借机让韩白发取代唐火炼药堂堂主的位置,将炼药堂从刘汉手中抢夺过来!”

    “然而刘汉也不是蠢货,他执掌炼药堂多年,深知炼药堂的重要性,又怎么可能将一个偌大的炼药堂让出去?”

    “为了保证炼药堂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被欧阳麟给抢夺过去,刘汉多次礼贤下士拉拢韩白发,想把韩白发拉到自己的派系中来,可是无果导致刘汉对韩白发生了杀心,只要韩白发丧命,那日照门中的炼药师还是以刘汉手下的六品高阶炼药师的唐火为首,就算是欧阳麟,也没办法抢走对炼药堂的掌控权!”

    “因此,除掉韩白发,是刘汉势在必行的事情,就在前不久,韩白发还遭遇了一次刺杀,差点殒命在日照门中呢,就算是现在,你师父的处境也异常艰难,一旦出行,随时都有可能被小人逮住机会,进行刺杀!”

    云溪缓缓到来,将日照门的派系势力,以及韩白发所处的环境,详细的说道着!

    比起从魅姬那里得到的一些只言片语要完整不少,也让苏辰大概对日照门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之前苏辰只知道,因为韩白发的突破,威胁到了唐火的地位,才导致被刺杀的。

    可是现在看来,貌似并不是那么简单,竟然涉及到了两派的争端,欧阳麟利用韩白发想夺取刘汉手中的炼药堂,而刘汉为了保住炼药堂则是对韩白发进行刺杀,而韩白发只是成了两派相争的牺牲品!

    “刘汉?欧阳麟?”苏辰眉头微微拧起,闪过了一丝冷漠的表情,杀机冷冷,道:“不论是谁,如果想对我师父不利,别怪摘了你项上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