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389.第389章 要不你收了我?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389.第389章 要不你收了我?

    感受到苏辰身上那浓烈的杀机,云溪不禁微微变色!

    她也算是见识过神通境的大人物,也见识过他们发怒的模样,可是像苏辰这么令人恐惧的一幕,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她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有着锋利爪牙的深海巨兽,令人难以呼吸,反抗不得!

    “这苏辰,究竟已经达到什么境界了?”云溪心头暗暗猜测起来,她着实想不到,苏辰的实力为何会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修为竟然提升到需要她云溪仰望的地步

    一联想到厉害如何云忠一般的人,都只能在苏辰面前低声下气,乖乖的叫上一声大哥,云溪心头的震惊就更加无可言语。

    “说说吧,刚刚那些日照门的弟子为何要追杀你?你不也是日照门的弟子吗?”苏辰平复了一下愤怒的心里,看着云溪问道!

    “他们?如果我说,他们是为了想上我才抓我的,你信吗?”云溪无奈的耸耸肩,说道。

    “因为想上你,出动那么多人来抓你?”苏辰暗暗折舌,这云溪也太过于自信了吧?虽然是有那么一点姿色,身材也还停婀娜诱人,可是也还没到这种地步吧?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这也是事实!”云溪笑道:“当然,还有一个让他们光明正大抓我的原因,想抓我回去为唐越报仇!”

    “唐越?”苏辰皱了皱眉眉,看来这云溪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对,唐越的身份地位在日照门中,还算可以。他爷爷是当今日照门炼药堂的堂主唐火!”云溪解释道:“当初我一个人独自来灵武大陆的时候,举目无亲,没有依靠,以我的实力,想要进日照门可谓是痴人说梦,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遇到了唐越那纨绔子弟,并且熟知了他的身份,于是便设计勾搭上他,通过他的背景,让他帮我进日照门,而他答应帮我的条件,就是让我做他的地下情人!”

    “我答应了,但是进入日照门后,我更加不顾一切的往上爬,靠着这张嘴巴和这副还算勉强的身躯,结识了不少男性同门,就有留言传出,我不干不净,为了利益,谁都可以睡,这也引发了唐越的不满,觉得我给他带了绿帽子,然后他甚至动了杀我雪耻的心思!”

    “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唐越却突然死了,执法堂查出来的真相是被另外一个内门弟子杀死的,说是因为那个内门弟子看不惯唐越如此对我,便动了斩杀唐越,想将我据为己有的心思,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

    “因为唐越的死,导致炼药堂堂主唐火勃然大怒,扬言是我害死了唐越,要执法堂严惩我替他孙子报仇,只是执法堂已经查出了真相,把罪魁祸首斩首示众,和我并没有多大关系,便驳回了唐越的请求。”

    “但是,唐越却一直不甘心,不肯放过我,多次派他手下的弟子,前来找我索命,今天你见到的,都已经是第三波向我索命的人了!,之前两波,都有来无回,全部被我设计杀了,他们手上的资源,也成了我的私有资源。”

    “唐越的身份优越,是诸多同门子弟羡慕、嫉妒的对象,而我身为唐越的女人,自然也是落入了他们的眼中,只是以前一直有唐越压着,他们不敢那么放肆而已。”

    “不过随着唐越一死,没有人护我、罩我,他们那些小心思就不可压抑的冒了出来,能够上了唐越的女人,说出去也是值得吹嘘的资本,所以我说他们打着替唐越报仇的幌子,实则是想上我这个唐越的女人,这下,你明白了吗?”

    苏辰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打断云溪,只是偶尔点点头,露出同情的眼神!

    一个女人,实力低下,却孤身闯荡灵武大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成为一个纨绔公子的地下情人,这得遭受多少白眼?

    可是也不得不说,云溪的确是一个聪明而且狠辣的女人,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也更狠,能够凭借自己的优势,在灵武大陆这么快站稳脚跟,云溪也着实不耐了!

    “要是说起来,韩白发对我是有恩情的,自从我进入日照门,他得知我是来自大玄国,从天一学院出来的后,对我多加照顾,帮我争取该有的福利,甚至是在唐越这件事情上,他也帮我据理力争,否则执法堂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我的,不知道我还要受多少苦难!”

    关于这点,苏辰还是深信不疑的,自己的师父就是心软,而且护犊子,看到云溪是大玄国的人后,出手相助,照付一二,那是无可厚非的。只是在云溪说起唐越的时候,苏辰心头始终不相信唐越的死和云溪无关,以云溪这人的心思以及狠辣的手段,估计除掉唐越,就是她在背后主使的。

    “那个唐越是你杀的吧?”苏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道:“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以你的脾性,就算是表面迎合唐越,答应成为他的地下情人,可是心底却恨他入骨,在没有找到人能够代替他的角色护着你的时候,你会忍气吞声,因为你需要他身上那层皮,可是一旦你找到了更好的靠山,用不着唐越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留着他的,对吗?”

    听着苏辰的分析,云溪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原本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人会了解自己,没有人会懂自己,那些跟在自己身后转悠的男人,都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想着怎么把自己弄上床,在他们胯下承欢,可是没想到,和自己有着过节的苏辰,竟然会对自己如此知根知底,连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都一清二楚!

    可是,即便这样,她也不会承认唐越的死和她有关系,在灵武大陆生存了这么久,一些血粼粼的教训告诉云溪,除了自己,没有谁会可靠,包括自己最信任的人,说不准也会朝自己背后捅刀子!

    “呵呵!”云溪摇摇头,道:“你想多了,唐越的死不关我的事儿,和我无关!”

    苏辰似乎看穿了云溪的心思,也不深究,道:“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呗,实在不行,我故技重施,再卖弄骚姿,攀上一个权贵子弟,罩着我呗!”云溪耸耸肩,颇有无奈,但却也不沮丧,看了看苏辰,道:“你实力如此之高,要不你收了我,我做你地下情人,你罩着我?”

    “额”苏辰一脸苦相,道:“我罩不住!”

    开玩笑,放云溪这么一个心思沉重的女人在身边,无异于挂了一把利剑在自己头上,说不准什么时候,自己就一命呜呼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好了,我知道你闲我脏,不和你多说了,我得走回日照门了,对了,看你修为不凡,想必那些个紫府境日照门弟子的东西,你也看不上,我就不分给你了,自己留下,充自己的腰包了!”

    云溪说着,然后从储物戒中掏出一块星铃,递给苏辰,道:“留一个联系方式吧,日后也好联系,要是我真混不走了,说不准还来找你接济接济!”

    苏辰接过星铃,探入灵魂之力,研究了一下怎么弄,然后打上自己的灵魂法印,又还给了云溪。

    “你的呢?”云溪不由得白了苏辰一眼,道:“你真怕我赖上你啊?连星铃都不给我一个?”

    “”

    云溪这可真是冤枉了苏辰,他这刚来灵武大陆,对这么高端的东西还没使用过,原本出了地下黑市,准备去买几只来备用的,可是又遇到了云溪这件事情,一直耽搁到现在,他口袋里可怜一只星铃都没有,又怎么能拿得出来?

    “那个,我刚来灵武大陆,还没有星铃!”苏辰尴尬的说道。

    “”云溪一愣,随即不由得笑了笑,又掏出一只全新的星铃,打上自己的法印,递给苏辰,道:“我这里还有一只备用的,暂时先用着吧,告辞!”

    说着,云溪起身,拖着还有伤势的身体,渐渐的消失在苏辰和何云忠的视线中!

    云溪离开后,苏辰却陷入了沉默之中,何云忠也终于等到开口的机会了!

    “大哥,这个女人不简单啊。”何云忠望着云溪离开时的方向,感叹道:“心狠,手辣,还能隐忍,和这样的女人对上,真是一件后怕的事情,大哥你当初是怎么搞上她的?”

    “”苏辰沉默着,没有说话,直接忽视了何云忠,现在他没心情纠结云溪是什么样的人,和云溪有什么样的过往,他最担心的是师父韩白发的安危!

    从云溪口中得到的情况来看,事情并不像他所想的那么简单,韩白发深处两大派系冲突的风尖浪口上,一不小心就可能葬身其中

    黄级势力中的派系争端,苏辰自认还没能力影响全局,如果可以的话,苏辰当真想直接带走韩白发,懒得理会日照门的派系冲突,管他们怎么去斗呢!

    可最关键的是,这条路完全行不通。

    无论韩白发怎么做,都不可能撤离得出来,欧阳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韩白发走的,而且韩白发既然选择了欧阳麟,应该也有他自己的打算,绝不会这么轻易离开,否则以韩白发闲淡的心思,又怎么可能愿意冒险卷入到这种是非争斗之中去?

    只是苏辰不能联系上韩白发,不知道韩白发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先回客栈,再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