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416.第416章 大战前夕!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416.第416章 大战前夕!

    “古中月已死!”

    何云忠看到青冥药鼎的时候,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

    可是当这句话亲自从苏辰嘴里冒出来的时候,何云忠依旧如同做梦一般,不可置信!

    就这么一会功夫的时间,一个万象境中期的武者就死了?

    这怎么可能啊?

    难道古中月是一个死人,站在原地不还手让苏辰击杀的?

    要不然,以苏辰神通境后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干掉了古中月,连一点打斗声音多没有发出,甚至是身上连一点战斗痕迹都没有留下?一丝伤势都没有?

    这太他妈诡异了,太他妈科幻了。

    当然,何云忠不知道苏辰身上还有嗜血兽分身这种媲美人类夺命境武者的妖兽存在,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古中月的确很强,但是在堪比人类夺命境武者的攻势下,也如同一个三岁小孩儿面对成年大汉,更何况苏辰还拥有着震慑人类灵魂的魔虎变呢!

    “大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何云忠痴痴呆呆的望着苏辰问道,虽说眼见为实,但是他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偷袭!”苏辰笑了笑,也不多在这件事情上纠结,道:“古中月已死,青冥药鼎也已经到手,是实话给刘汉一个惊喜了,走!”

    “哦!”何云忠满脸迷离,点点头,脑子里却依旧在想着苏辰究竟是怎么干掉古中月这么一个万象境高手的!

    苏辰和何云忠离开这里后,迅速的朝着刘汉府邸的大殿之上摸了过去!

    当追杀何云忠的那两名玄冥宗副宗主回到之前所在的那所偏僻小院的时候,两人脸上都挂着一丝失望,还不知道回去怎么向古中月交代呢!

    两个万象境高手,其中还有个万象境中期高手,追杀一个放火套盾的人,都能追丢,没了踪迹,这要是让宗主知道了,他们可吃不了好果子。

    可是他们也没想到,那个放火人怎么能那么滑溜呢?速度怎么能那么快呢?这一闪一闪,便没了气息,连逃跑的痕迹都没有了!

    “老田,这怎么向宗主交代啊?估计得被宗主惩罚了!”走在前方的一个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事儿说来也奇怪,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希望宗主看在现在需要咱们出力打下日照门的份上,让我们将功补过吧!”田大海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总归要面对的,走吧!”

    两人没辙,总不能就这么逃了吧?宗主这关必须得过,必须得面对!

    走进小院子,两人眉头微微一皱,面面相觑。

    他们能够感受到一丝血腥的味道,但是味道不浓,并不像经历过杀戮而留下的那种血腥!

    “属下参见宗主!”田大海拱手,站在门外,对着屋内喊了一声。

    然而,屋内却出奇的安静,并没有半点回应之声,这下两人眉头皱得更紧了!

    “老田,不会是宗主睡着了吧?”归一道指了指屋内,又看了看田大海,小声询问着。

    “不会吧?刚刚才经历过有人放火烧房子的事情,宗主不会这么大意就睡着了吧?”田大海也是皱了皱眉,道:“我再喊一声!”

    “属下参见宗主!”田大海再次拱手喊道,却依旧没有半分回应!

    这下,两人的脸色微微拉了下来!

    就算是宗主在睡觉,自己连续喊了两声,宗主也该惊醒了,可为什么一点回应都没有?

    “老田,情况有些不对劲啊?难道宗主出去了,不在屋里?”归一道说道。

    田大海凝了凝神,道:“宗主,你在吗?我们进来了!”

    等了片刻,没有回应,田大海推开房门,和归一道迈进了房间里面!

    除了味道一丝血腥味之外,便在也没有其他,屋内没有一丝生气,更别说一个活人了!

    “奇怪,宗主这是去了哪儿呢?这屋子里怎么来的血腥气?难道宗主何人交上手,追出去了?”归一道皱眉思索道。

    “不好,中了调虎离山计了!”田大海惊呼一声,道:“那人故意在门口放火,就是想引我们两人离开,然后留下宗主一人,应该是想对宗主不利,宗主可能有危险,走,赶紧出去寻找宗主!”

    田大海说着,立刻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老田,等等!”归一道正准备跟出去的时候,却突然扫到了房间角落的一件衣裳,立刻叫住了田大海,道:“你看,那是什么?好像是宗主的衣裳。”

    听到归一道的声音,田大海停下了脚步,顺着归一道所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一件完好无损的衣裳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一丝褶皱,就像是里面还有人体支撑着一般。

    骤然间,田大海的脸色变得铁青无比,赶紧朝着角落跑过去!

    距离近了,归一道和田大海看得也清楚了。

    可是越看,他们心头越恐惧。

    古中月的衣服下,分明就是一具干尸,只剩皮包骨头,而且连脑袋都没有了。

    “老田,这是宗主?”归一道吞了吞两口唾液,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知道,赶紧辨认!”田大海说道,然后迅速的在衣裳前检查起来!

    估摸着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冷人瞬间如同一坨软泥一般,瘫软在地上,身体毫无半分力气,虽然是干尸,虽然只剩皮包骨头,但是古中月身上的一些特征,他们依旧能够认得出来!

    这具无头干尸,不是他们的宗主古中月又会是谁?

    只是,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宗主怎么会遇到如此对手?在这房间中,一点打斗痕迹都没有,就命丧于此,究竟是谁干的?

    “宗主,宗主!”归一道声音凄然,双膝跪在古中月的干尸旁边,哭诉喊着。

    “谁干的?谁他妈干的?”田大海目眦尽裂,眼中充斥着火焰般的怒火,如同一头野兽般,仰天咆哮!

    “刘汉?欧阳麟?我定要让日照门给宗主陪葬!”良久,田大海回过神来,死死的咬着牙齿,对着归一道说道:“你迅速以门主之名发令,让三方兵马迅速杀来日照门,等到他们人马一到,咱们立刻杀出去,给宗主报仇雪恨!”

    “是!”归一道立刻掏出星铃,说道。

    “但是,切忌,此事万万不可声张,连同宗主的死讯,也不能暴露,否则咱们也可能遭受毒手,在人马赶来之前,咱们尽量不要和任何人见面,既然他们敢对宗主下手,那自然也不会将我们放在眼里!”田大海迅速的做出了抉择!

    “明白!”

    刘汉府邸大殿之上,他压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他将手下一系高层都汇聚在大殿之上,讨论着要如何对付欧阳麟!

    在没有得到古中月确切回复以前,刘汉战战兢兢,生怕欧阳麟趁早下手,可是他已经得到了古中月的全力支持,情况大有改观,不论是实力,还是时机,他都占据优势,而且还是碾压式的优势。

    就算是今天欧阳麟不主动发难,他也会出其不意将欧阳麟给搞掉,一举拿下日照门!

    不过,刘汉只是向手下的心腹说了有强大的帮手助阵,但是去并没有确切的说出帮手是玄冥宗的宗主古中月

    虽然这些人都是心腹,可是他们也都是日照门的人,和欧阳麟斗,那是内部的矛盾,可是要是知道刘汉勾结敌对势力玄冥宗来镇压日照门,那他们就无法接受了。

    “咻!”

    “砰!”

    就在这时,屋外的大门上突然轰响了一声,将现成安静的气氛给打破。

    众人皆是一惊,绵绵想去,眼中露出了一阵凝思

    “谁?”有人厉喝一声,然后迅速跑出开门,跑出门外,四处瞅了瞅,却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正当他准备返回的时候,却陡然看到了门上有一柄匕钉在上面,匕首上,还挂着一根白色的纸条!

    犹豫了一下,那人将匕首摘下,然后撇了一眼纸条上的内容,顿时大惊失色,赶紧将纸条送了进来,递给刘汉,都:“门主,有人送来了这张纸条传信!”

    众人都微微侧目,不禁皱眉,眼神盯着那人手里的纸条,想知道是何人,又传了什么信!

    “哦?”刘汉也是略显惊讶,然后接过白色纸条,展开,浏览!

    纸条上的字并不多,依旧和上次一样,是用血水写的:“刘副门主,三日之约如期而至,月圆之夜,取你青冥药鼎,如今诺言已定,青冥药鼎,我就拿走了,谢谢你慷慨,不送侠盗一枝梅”

    看到纸条上所留下的血字,刘汉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无形中弥漫着一道冲天怒火!

    但是他却有些不可置信,青冥药鼎,他已经转交给了玄冥宗的古中月宗主,古中月乃是万象境中期修为,身边还有两个万象境武者相随,这个侠盗一枝梅竟然能够从古中月身上弄到青冥药鼎?

    “门主,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欧阳麟动手了吗?”看见刘汉脸色阴沉,闪着戾气,下面立刻有人开口询问。

    “没有,一点小事儿而已,我去去就来。”刘汉强忍着心头的怒意,道:“给我准备好了,等我回来之时,便是和欧阳麟开展之时!”

    他现在还不敢公开青冥药鼎已经送给古中月的消息,而且,他必须现在过去找古中月确定一番,青冥药鼎是不是已经被那狗屁的侠盗一枝梅给弄走了!

    “是!”

    “”

    台下众人纷纷应承,但是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等到刘汉离开之后,他们纷纷朝着送纸条进来的那人看了过去,露出询问的眼神!

    第三更送上,今天时间多了一些,多更一张,求几个票票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