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44.第44章 我能摸摸你的手吗?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44.第44章 我能摸摸你的手吗?

    “有人在吗?”

    清脆的声音,穿过外堂,传进内屋,到达少女和蓝婆的耳朵中。

    少女和蓝婆顿时一阵,两人四目相对,少女眼中则是露出了许多期盼之意。

    “小姐,苏辰来了,我这就出去迎接!”蓝婆干瘪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笑容。

    “嗯。”少女激动的轻点臻首,道:“麻烦蓝婆了。”

    蓝婆行了行礼,转身走出房间,朝着外堂走去。

    “嗯?怎么会没人呢?”

    苏辰站在有缘商铺门口,眉头微微皱了皱,暗自嘀咕道。

    “难道是嫌我来晚了?不给我开门?”苏辰脸色露出了一丝尴尬。

    如果不是中途云曦纠缠的话,他早就到达这里了。

    “吱嘎。”

    铺子的大门打开,蓝婆从走了出来。

    “老婆婆,苏辰有礼了。”苏辰双手抱拳,身体躬下,行礼说道。

    “嗯。”蓝婆微微颔首,眼神在苏辰身上扫了一眼,道:“进来说话!”

    蓝婆并没有直接带苏辰去内屋见少女,而是将苏辰安顿在外堂,给苏辰泡上一杯茶后,便只身坐到摇椅上,拿起她的小摇扇,一上一下的摇着。

    过了小半个时辰,苏辰把茶水都喝干了,蓝婆依旧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这下苏辰可就有些纳闷儿了。

    难道这老婆婆专程传信,就是让自己过来喝茶的?

    犹豫了半晌,苏辰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转向蓝婆,语气恭敬,道:“上次多谢老婆婆出手相助,救下晚辈一条小命,不知今日召晚辈前来,有何吩咐?若是晚辈力所能及的事情,晚辈定当竭力相助,报答老婆婆的救命之恩。”

    蓝婆手中的摇扇,停止了摆动。

    “我还真有事情需要你帮忙。”蓝婆睁开眼睛,看着苏辰,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还希望你如实回答老身。”

    “请前辈明示!”苏辰说道。

    “那药鼎,现在何处?”蓝婆问道。

    苏辰眉头微微一挑,暗道:“不会这老婆婆是想让我归还药鼎吧?”

    “老婆婆,那药鼎被我放在府上。”苏辰说道。

    “你是如何破开药鼎上面的禁制的?”蓝婆的眼神盯着苏辰的脸颊,不放过苏辰的丝毫表情变化。

    “禁制?什么是禁制?”苏辰满脸疑惑,禁制这个词,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蓝婆吞了吞口水,对苏辰是彻底无语了,竟然连禁制是什么都不知道,“禁制便是防御,也就是药鼎上的那个光芒圈。”

    “哦。”苏辰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禁制啊?”

    “”

    蓝婆见苏辰那表情,真恨不得走上去扇他两个巴掌。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开的,我就一直往药鼎上输入灵力,那光芒圈就自然而然的消散了。”苏辰说道。

    “之后呢?”

    这时,蓝婆从摇椅上坐直了身体,手中的摇扇停止了摆动,干瘪的脸上,露出一阵紧张严肃的表情。

    “之后?”苏辰皱了皱眉,犹豫着是不是要将之后的情形说出来。

    “禁制破除之后,是不是从药鼎里面溢出了一道冷人骨髓、冻人灵魂的寒气?”蓝婆见苏辰犹豫,直接开口说了出来。

    “”苏辰挑挑眉,心中顿时警惕性大增。

    好像这老婆婆什么都知道一般,连有寒气溢出,她也如此了解。

    那为什么还会这么一直问他?

    难道是在考验自己是不是说的实话?

    而且,既然她知道有那恐怖的寒气溢出,为什么还要将鼎送给自己?这不是故意要害自己吗?

    可是如果要害自己,那为什么还要出手救自己?

    难道是对自己有什么图谋?

    诸多问题围绕着苏辰,让苏辰的脑子有些乱了起来。

    “不错,的确是有一道浓烈的寒气散出,我也差点被冻死在寒气之下。”苏辰抬了抬头,坦然的说道,反正这老婆婆什么都知道,那还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那你是怎么突破那道寒气,安然活下来的?”蓝婆眼神如焗,如鹰阜般凌厉。

    饶了那么多圈子,问了那么多无关紧要的话题,这最后一个问题,才是蓝婆所真正关心的。

    这关系到小姐身上的寒毒能否解除,能否还小姐一个健康的身体,容不得蓝婆不紧张。

    “这”苏辰显得有些为难,他总不能说,自己丹田内有一朵灰暗色能量莲花,将寒气都给吞了吧?

    如果当真这么说出来,估计这老婆婆会直接拿刀给自己开肠破肚,验证一下苏辰所说是否真实吧。

    “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蓝婆见苏辰皱眉,开口道:“你放心,我绝不会对外说出去,我只想知道,如果再遇到那种寒气,你还能安然抵抗吗?”

    “或许能吧!”苏辰不确定的说道:“其实,我是仗着家族给的一件能够抵抗寒气的灵器,才免遭于难的。”

    “刷!”蓝婆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蹭的一声,从摇椅上站了起来,道:“苏辰小兄弟,可否将你那件灵器借给老身看看?”

    “这实在抱歉!”苏辰很是为难,要是能拿出来,那他还不死啊?那莲花可是在苏辰体内的丹田中,真的要拿出来,只能破开肚子,划破丹田。

    “也罢。”

    蓝婆似乎看出了苏辰的不情愿,道:“还记得上次我救你的时候,说过的话吗?”

    “好像你说,你家小姐有需要我的地方?”苏辰问道。

    “嗯。”蓝婆点点头,道:“实不相瞒,我家小姐也是从那药鼎上沾染上了寒气,至今已有八年有余,可是耗尽了无数办法,都无法祛除,还有越演愈烈的情况,如果你有办法帮助我家小姐,除去她体内的寒气,还请你帮帮忙。”

    “什么?你家小姐沾染上了那种寒气?还八年了?”苏辰露出了浓浓的惊讶。

    从药鼎上逸散出来的寒气,可不是寻常寒气能够比拟的,它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吞噬血肉,冻人骨髓,坏人灵魂,让人生不如死。

    寻常人染上,不出一刻钟的功夫便会被冻死,而这老婆婆口中说的那个小姐,竟然坚持了八年!

    太不可思议了。

    “嗯,小姐也是个可怜人啊,她曾是家族中最耀眼的天才,展现出惊人的武道天赋,可是七岁时,小姐独自探索一个古遗迹,拿回了那口药鼎,却因此便沾染上了寒气,噩梦就此开始。”蓝婆点点头,躬身行礼,道:“还请苏辰小兄弟帮忙,老身感激不尽,日后若有需要老身的地方,老身定当义不容辞。”

    “前辈快快请起。”苏辰扶起蓝婆,道:“我也不确定能否帮助你家小姐,但是我会尽力而为,现在,能让我看看你家小姐的病情吗?”

    “没问题。”蓝婆连连点头,邀请苏辰进入内屋。

    跟着蓝婆,苏辰来到了内院。

    青草芬芳,花浓似语,流水潺潺,好一番美景。

    “小姐,苏辰来了。”蓝婆扣响了房门,在门外轻轻的喊道。

    “蓝婆,进来吧。”

    婉转如莺,动听如骊的清脆声从屋内传来。

    听着这道声音,苏辰微微失神。

    好似天籁,好似仙音。

    光是声音,便让人沉醉其中,那这声音的主人,又该是长什么模样呢?

    “苏辰,苏辰。”蓝婆在一旁喊了两声。

    “啊?”

    苏辰这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红色。

    太丢人了。

    竟然,沉迷在这姑娘的声音中还不能自拔。

    “那个,不好意思啊!”苏辰挠挠后脑勺,牵强的扯出一道僵硬的笑容。

    “请。”蓝婆摆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苏辰连连点头,迈开脚步走进屋子里面。

    简洁,优雅,大气

    这时苏辰迈进屋子里的第一感觉!

    没有过多的繁缛装饰,没有过多的点缀,几盆绿色花卉,一个小小的屏风,加上一些简洁的家具,便是整个屋子的格调。

    继而,苏辰看到了桌前的一个少女!

    火红的长裙,裙上散发出一阵浓郁的火属性灵力,护着少女的全身,印的少女身影微微发红。

    三千青丝垂下,飘散在耳际、双肩,随着微风轻轻飘摇。

    少女面部挂着一丝白色的纱巾,只露出了少女的额头,以及柳眉杏眼。

    妙曼婀娜的身姿,高挑迷人的身材,带着一分憔悴的病态,让人心生怜意。

    而且,苏辰能够感觉得到,这少女的体内有着一道浓烈的阴寒之意,这寒气和他之前在药鼎中遇到的寒气如出一辙。

    在苏辰打量眼前这少女之时,少女也微微抬头打量着苏辰。

    和她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这少年身体有些单薄,粗布衣衫,不过身上有着一道厚重的沉稳气息,竟让少女有些淡淡的依赖感。

    “咳咳!”蓝婆见两人似乎有些眉目传情的苗头,干咳了两声,道:“小姐,这便是苏辰,之前那道寒气,便是他破开鼎上禁制,引发出来的。”

    “苏辰,这是我家小姐。”蓝婆又转向苏辰,说道。

    “苏辰见过这位小姐。”苏辰微微抱拳作揖,道。

    少女点点头,算是回应了苏辰,看向蓝婆,道:“蓝婆,给苏公子上座。”

    紧接着,蓝婆给苏辰拉出一张凳子。

    苏辰也不客气,径直坐了下去。

    “这位小姐,我能摸摸你的手吗?”苏辰望着少女说道。

    “”少女顿时哑然,脸上泛出了一抹红晕,低垂臻首,羞涩不已。

    这苏辰确定就是她要找来替自己祛除寒气得人而不是登徒子流氓吗?

    怎么这般无礼?

    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一旁的蓝婆也是眉头一皱,这苏辰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小姐的手,岂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摸的?

    若不是看你能帮助小姐除去寒气,老婆子我第一个打断你的腿。

    “那个,我是想说,我想帮你把把脉,看看你体内的寒气情况。”苏辰满脸尴尬的解释。

    “呼!”少女和蓝婆都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把脉就把脉,你说什么摸手啊?

    这摸手和把脉能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