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441.第441章 无奈的晏人庭!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441.第441章 无奈的晏人庭!

    一切尘埃落定!

    苏辰独自一个人,踏上了回归镇神殿的路。

    路上,马儿懒洋洋的走着,缓慢的哒哒马蹄声,就如同苏辰此刻不安的心一般。

    苏辰仰躺在马背上,双手枕着脑袋,眼睛半眯着望向天空。

    今日的天很蓝、云很白,但是苏辰的心却是灰色的。

    不为别的,他担心幽冥界的事情。

    他已经从老管家口中得知,这次前往幽冥界的,不是几个人、不是几十个人,更不是几百个人,而是足足接近万人之量。

    这一万人,分配到五大势力手中,每个势力会派出接近两千人的队伍。

    昨天晏人庭也说过了,进入幽冥界那个危险的地方,不仅有幽冥异族的威胁,还要时刻防备人族一方的明刀阴枪,这晏人庭话中有话,难道这是他在特意警告苏辰什么吗?

    马儿越走越慢,马蹄声的频率也越来越缓,最后停了下来。

    仰躺在马背上的苏辰也感觉到马儿突然不走了,顿时一阵火大,暗道:“连你他妈一个畜生也来凑热闹欺负老子?”

    “刷”苏辰立刻翻坐了起来,捏着鞭子准备抽在马屁股上时,却陡然停了下来。

    在他前方,同样有着一匹宝马,马背上,一个带走斗笠的人赫然而来,似乎是在故意等待苏辰的到来一般。

    “卧槽,你他妈又要闹哪样啊?”苏辰看到那道人影的时候,心头不禁暗自叫苦起来。

    他哪能不认识眼前这人?

    虽然她带着斗笠,但是那熟悉的身段、那熟悉的味道、那熟悉的气息,不是在开元府逼苏辰向晏人庭提亲的大小姐晏小舒又会是谁?

    “我说大小姐,你这又是在玩哪出啊?”苏辰轻轻的踢了踢马肚子,驾着马走了过去。

    “咦,你竟然认出是我了?”晏小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的惊讶,道:“人家都已经换了行头,带上了斗笠,你怎么还能认出来?”

    “”苏辰懒得接这种白痴的问题了,身为一个神通境圆满的武者,若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那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苏郎,你怎么这么慢?伦家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晏小舒骑着马在苏辰身边转悠着,语气中不乏带着埋怨之色。

    “你在这里等我?”苏辰一愣,道:“大小姐,我这是要回镇神殿,没时间陪你玩儿,你等我干什么?”

    “我跟你一起回去啊!”晏小舒挺了挺身子,道:“我爹已经答应了你的提亲,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未婚妻了,当然是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啊,难不成你还想丢下我一个人走不成?”

    “”苏辰顿时警惕了起来,往四周看了看,却病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下心头才松了一口气,道:“我的大小姐,你爹什么时候同意了我的提亲?你可别乱说,这话要是传到你爹爹耳朵中,还不得直接把我给砍了?我还想留着这条小命,多活两个月,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瞧你那怂样!”晏小舒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看苏辰,然后从腰间掏出一块金黄色的令牌,刷的一声朝着苏辰扔了过来,道:“你给我看清楚了,这是开元府钦差大臣的令牌,从现在起,我便是开元府的钦差大臣,要随你去巡逻一遍镇神殿的情况,走吧?”

    这块令牌,便是昨天夜里,晏人庭最后交给晏小舒的东西!

    “”苏辰楞了楞,拿着令牌仔细的瞅着,他打心眼里觉得,晏人庭绝对不会出此昏招,派谁当钦差大臣苏辰都能接受,可是偏偏不能接受晏小舒是钦差大臣。

    这不是典型的把自己的女儿往狼窝里推吗?要是万一晏小舒给他弄个孙子回去,还不得把晏人庭给气死啊?

    这其中肯定有猫腻,肯定有!

    “这,不会是假的吧?”苏辰悻悻的说道,其实他也认出来了,这块令牌是真的,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苏辰,你什么意思?想违抗钦差大臣的命令吗?还是说眼里根本没把开元府放在心上?有不轨之心?”晏小舒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喝道。

    “我的个大小姐啊,这帽子可不能乱扣,是要掉脑袋的!”苏辰悻悻的说道。

    “既然你也知道,那还不带本钦差前往镇神殿巡逻?若是耽误了本钦差的大事儿,我饶不了你!”晏小舒喝道。

    “”苏辰抿了抿嘴唇,道:“你是大爷,你牛,请吧!”

    “哼!”晏小舒冷哼一声,再次将斗笠给带上,然后跟苏辰并排着朝镇神殿的方向走去。

    开元府!

    晏人庭依旧坐在那小院子里,面前着一个还冒着热气的茶杯,茶香四溢,沁人心脾。

    轻轻的品了一口香茶,晏人庭回味着茶水的味道,不时的点点头,似乎很是满意。

    正当晏人庭提着茶壶,再次满上一杯浓茶时,老管家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爷,小姐和苏辰已经离开,赶往镇神殿了!”老管家躬身说道。

    “嗯。”晏人庭波澜不惊,压根儿没有被这个消息给带来一点情绪波动,似乎这一切,他早就明白。

    “老爷,其实老奴有些不太明白,你为何会不让别人当这个钦差大臣,而是选定小姐?这小姐和苏辰之间,这不是把小姐往苏辰身边推吗?”老管家微微凝着眉头,老脸疑惑之意布满整个脸颊。

    他的确不明白,昨日见到苏辰的时候,自家老爷还对苏辰动了杀心,得知苏辰可能是九灵圣体之时,晏人庭立刻想将苏辰这个烫手山芋给扔出去,让火行宫的人去头疼,目的不就是为了分开小姐和苏辰吗?

    这怎么转眼间,竟然让小姐当钦差大臣,跟随苏辰去镇神殿巡逻了?完全就是两种不同的态度,怎么看都像是晏人庭再给小姐和苏辰创造机会,一点也不符合晏人庭昨天的意思。

    晏人庭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对着对面的椅子指了指手,道:“老钟啊,来坐下陪我喝一杯茶,这茶是今年新进贡上来的,鲜美、香浓,味道还挺不错的!”

    老管家径直的坐了下来,晏人庭提着茶壶将茶杯满上,道:“尝尝看!”

    “谢老爷!”老管家说道,端起茶杯,轻轻的品了一口,细细的回味着茶水的味道,说道:“入口的那一瞬间有些苦,不过苦尽甘来,之后便缭绕香浓之味,的确很不错。”

    老管家也是好茶之人,对这茶水,给出了最为准确的评价,但是他依旧想不通,这喝茶和小姐当钦差大臣有什么关系!

    “苦尽甘来,这个词用得好。”晏人庭大笑,道:“老钟,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让小舒当这个钦差大臣吗?这就是我给出的原因!”

    老管家皱眉,细细的思索着晏人庭花里的意思,然而,依旧无法知道晏人庭的用意,不禁问道:“老爷,恕老奴愚钝,看不出老爷的用意。”

    “老钟,咱们都老了,有很多事情都跟不上时代了!”晏人庭微微摇头,发出了一声感慨,道:“你知道昨晚上苏辰见我的时候,除了提起镇神殿的事情外,还做了什么吗?”

    “他还做了什么?”老管家脸色沉着。

    “向我提亲!”晏人庭颇显无奈的说道。

    “”老管家脸色闪过一丝错愕,暗道:“这苏辰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以他的身份,也配来开元府提亲?真是不知死活!”

    “最关键的是,你知道他为什么提亲吗?”

    “难道不是想攀附上开元府?”老管家猜测道。

    晏人庭再次摇摇头,道:“估摸着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那小子之所以向我提亲,并不是自愿的,而是被小舒给逼迫的,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谁说我都不会相信,我晏人庭的女儿难道就这么不堪,要逼迫一个男人来上门提亲?可是这都是真的!”

    “”老管家沉默着,小姐怎么能如此胡闹呢?平常小姐虽然胡闹,可是也分得清轻重缓急,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可是这次怎么估摸着晏人庭的心都碎了吧?

    “所以,老爷你安排小姐当钦差大臣前去镇神殿巡查,其实就是想让小姐和苏辰单独在一起?”老管家试探性的问道,心头却暗暗摇头。

    大小姐胡来就算了,怎么连老爷都跟着胡来呢?苏辰很有可能是九灵圣体,一旦被证实了,那注定是要被接纳到更高级的势力中去,一个九灵圣体,绝不会留恋在灵武大陆这个地方,他的征程注定是更高级别的,而到了那时候,即便苏辰和晏小舒感情深厚,也注定会永远的分别。

    而现在,晏人庭不仅没快刀斩乱麻,将晏小舒和苏辰之间划出一条线来,却还将他们主动凑到一起,这不是把小晏小舒往火坑里推吗?

    “小舒长大了,有她自己的想法,有她自己的选择,如果我执意干涉,反倒会让她恨我,甚至一辈子恨我。”晏人庭叹了一口气,道:“苏辰和小舒注定是不能再一起的,这一点我也和小舒说得很清楚了,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把这两个月时间,当做他们最后的告别吧!”

    “老爷,你就不怕小姐吃亏吗?”

    “吃亏?”晏人庭笑了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小舒吃亏或者说你见过能够让小舒吃亏的人?反正我是没见到过!”

    “当然,这只是让小舒担任钦差大臣的原因之一!”晏人庭说道:“现在手下某些玄级势力似乎野心暴涨,有些不把开元府放在眼里了,整好可以借助苏辰的镇神殿敲打敲打,而小舒的身份便是我给苏辰的尚方宝剑!”

    “老奴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