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464.第464章 苏辰,你可知罪?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464.第464章 苏辰,你可知罪?

    当苏辰的身影出现在镇神殿的时候,镇神殿所有高层都兴奋了起来。

    这些天,他们可是憋得够呛,上面开元府的诏书,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压在镇神殿所有高层心头,让他们寝食难安。

    而苏辰这个殿主,又一直闭关,没有露面,这可让他们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尤其是韩白发,天知道他这个镇神殿大总管,当的是多么的提心吊胆,他真怕开元府会以镇神殿抗命不尊唯有,派兵剿灭镇神殿。

    如今,苏辰总算是出现了,韩白发心头也能稍稍松一口气。

    镇神殿所有事情都已经被韩白发安排妥当,手下一共有足足二十一个黄级势力,现在已经按照分殿制度,分管了人员下去镇守,每一个分殿主,都是经过韩白发细心挑选,有能力,又绝对忠心于镇神殿的人!

    其次,向开元府进贡的贡品,也都送了过去,足足三千万颗上品灵石。

    因为苏辰打下了龙虎宗和寒门这两个玄级势力,相当于就是三个玄级势力的存在,所以得上缴三份贡品,一份一千万,足足耗费了三千万。

    听到上缴了这么庞大的一笔灵石时,苏辰心头真的是在滴血啊,不禁暗暗诽谤开元府是吸血鬼,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管,只等着每年你上缴贡品。

    好在苏辰打下龙虎宗和寒门这两个玄级势力,收获不菲。

    就算扣除上缴的三千万上品灵石,苏辰手里也足足有接近上亿的上品灵石,还算家底颇丰,足够苏辰挥霍一阵子了。

    当着众位高层的面,苏辰将接近三百个灵魂奴仆给召集了起来,选择了二十个万象境武者定为前往征战幽冥界的人选!

    这二十人中,其中半步夺命境的武者一个,原龙虎宗宗主千秋日!

    万象境圆满武者三名,万象境后期武者十五名,另外还算上了何云忠一个名额。

    苏辰并没有让原寒门门主也随之出征,毕竟镇神殿还需要留人镇守,不能一下子将高端战力给抽空了,如果遇到突发情况还能有人可用,否则等苏辰从幽冥界回来,镇神殿已经被人给灭了都不知道。

    不过,饶是如此,光是这一股战力,已经是开元府手下所有玄级势力中派出的实力最强战队了。

    因为别的势力,最多也就十个万象境后期的武者,还要留下一些镇守宗门,以防万一,谁也不敢全部派出,所以最多也就三五个万象境后期以上境界的人征战幽冥界。

    也唯有苏辰,敢这么财大气粗,一口气弄出派出二十个万象境后期境界及以上武者。

    而且,表面上,苏辰只带了二十个万象境武者,实则暗地里,苏辰只留下了五十个万象境武者镇守镇神殿,其他两百多个,苏辰一并收入了眉心中的黑色珠子中,准备带着一起进幽冥界。

    开玩笑,幽冥界里面是个什么情况,苏辰至今还不明白,多带一些人,自己的安全便能得到更大的保障,尤其是听说其他玄级势力的掌门人想要在幽冥界中弄死自己后,苏辰就恨不得能够将灵魂奴仆全部带进去

    事情尘埃落定,苏辰带领何云忠以及其余十九个万象境武者随晏小舒一同开赴开元府,准备进入幽冥界!

    一路上,何云忠是最为兴奋的,他突破到了万象境中期后,还没真正的发挥过实力,还没酣畅淋漓的战斗过一场,如今进入幽冥界,只为杀戮而进,他自然是乐不可支,用何云忠的话来说,就是:老子的大棍子早已经饥渴难耐!

    从镇神殿赶往开元府,用了差不多半天多的时间,当苏辰他们抵达开元府的时候,天色已经黯淡,进入了夜幕十分。

    虽然夜色黯淡,但是开元府却是灯火通明,五大地级势力这次要前往幽冥界的人,都已经被安顿下去了,而开元府手下的玄级势力,也都纷纷安顿下来。

    苏辰带着二十个修为最低都是万象境后期的武者经过时,不禁引起了多人的注意。

    实在是不注意都不行,苏辰实在太高调了一出手就是二十个万象境后期武者,这手笔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这就是镇神殿的出征名单?怎么这么强?”

    “天,这战力,估计得媲美四五个玄级势力之和了吧?”

    “这镇神殿,究竟在闹什么?”

    “”

    各大势力的人都纷纷震惊,议论纷纷!

    阴风宗的驻地,当王秋水得知苏辰领人前来的时候,嘴角浮现了一丝阴厉的笑容,这次阴风宗之所有由他领队,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在幽冥界中斩杀苏辰,一雪前耻,报仇雪恨。

    可是得知苏辰身边带着二十个万象境后期武者,其中还有一个半步夺命境的千秋日以及三个万象境圆满的武者时,王秋水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天知道,为了斩杀苏辰,王秋水将整个阴风宗最高端的战力都出动了,可是,万象境后期以上境界的武者,也不过才七人而已,其他都都是万象境中期武者,这实力差距瞬间就出来了。

    想要斩杀苏辰,以王秋水这支队伍的实力,着实太难,根本没有机会。

    而且一旦动手,鹿死谁手还真不知道,很有可能王秋水的队伍会被完爆。

    看来得联系其他玄级势力才行,将当初在灵武大陆没有做成的事情,在幽冥界重新做一次,集中极大玄级势力的实力,联手剿灭苏辰!

    这么想着,王秋水便拿出通讯星铃,开始秘密联系其他玄级势力的掌门人。

    其他和苏辰有着过节的玄级势力,在得知苏辰高调出场的这个消息后,也都纷纷震惊!

    这苏辰,究竟要干什么?

    难道他还想在幽冥界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

    要不然,怎么会出动如此强大的战力队伍?

    想想自己的队伍不由得他们都汇聚在一起,商量对策了!

    苏辰对这些流言蜚语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这就是他有意为之的,就是要展现自己的实力,威慑威慑那些想要对他心怀不轨的人,让他们知道,想要动老子,得看看你们势力够不够!

    开元府大殿之上

    晏人庭衣冠整齐,横坐首座,上位者的霸气外放,言语之间,充斥着一种自信,强势的感觉,比起上次苏辰见到晏人庭的时候,晏人庭少了一分和蔼,更多了一分凌厉。

    “苏辰见过府主。”苏辰躬身,行礼道。

    “女儿见过爹爹!”晏小舒也同时行礼。

    “嗯!”晏人庭微微侧目,看了看苏辰旁边的晏小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道:“最近瘦了少许啊,是不是某人没有招待好你,没有让你吃饱?”

    “”苏辰听到这声音,立刻心里一颤,哪还不明白晏人庭口中说的某人是指的谁?看这架势,晏人庭想要为他女儿出头啊!

    这哪有瘦了?明明就白白胖胖的,比起从开元府离开的时候,还水嫩了不少呢,晏人庭这老家伙,尽会胡说!

    晏小舒笑了笑,却并没有立刻说话回复晏人庭。

    要知道,苏辰哪里是没有好好招待她?完全就是没招待好不好?把自己一个人扔在寒门那冰天雪地的禁地之中便开始闭关,连饭都没给一口吃,还得时刻为苏辰提心吊胆,生怕苏辰会出事儿,能不瘦吗?

    苏辰见晏小舒良久都没有开口,心不自的紧了起来,这晏小舒该不会向晏人庭告状吧?要是让晏人庭知道了事情,知道自己把晏小舒一个人扔在寒门禁地替自己护法,那还不得直接灭了自己?

    下意识的,苏辰向晏小舒眨了眨眼睛,示意晏小舒别乱说话!

    可是饶是苏辰眼睛都快眨瞎了,这晏小舒全然当做没看见一样,这可气煞了苏辰也

    苏辰在心底愤恨暗道:“好你个晏小舒,看回头老子怎么收拾你。”

    晏小舒故意沉默了一阵,见苏辰的锐气被磨得差不多了,这才得意的笑了笑,看向晏人庭,道:“爹爹,哪有的事儿?女儿明明就胖了不少,皮肤都光洁水嫩了,苏殿主啊,招待的很是周到,女儿可没什么两说的!”

    “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好,但是”晏人庭微微一笑,瞥了撇苏辰:“如果让我晏人庭知道,有谁敢私下里欺负我晏人庭的女儿,他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苏辰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尼玛,这典型的帮亲不帮理啊!

    “小舒,你刚回来,估计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我有事情和苏殿主说!”晏人庭朝着晏小舒挥了挥手,说道。

    “啊?我这刚回来还想和爹爹多呆一会儿呢,要不你们说你们的,我在一旁听着就行,绝不打扰你们!”晏小舒说道,并不愿意就此离去!

    她之所以和苏辰一起来见晏人庭,就是想帮苏辰说两句好话,免得晏人庭以苏辰故意拖延时间,办事不利的理由责罚苏辰,可是这转眼间,晏人庭就让她离开,她怎么敢就此离去?

    晏人庭皱了皱眉,顿时大殿上气氛显得僵硬无比:“我和苏殿主谈事情,你一个女孩子参合什么?赶紧的,退下别逼我动手,让人把你绑了扔出去!”

    “!”见晏人庭发火了,晏小舒悻悻的吐了吐舌头,满脸不悦尽显而出,但是也不敢再纠缠下去,于是朝苏辰投过去一副你自求多福的眼神后,转身走出了大殿!

    待得晏小舒将门关上后,晏人庭的表情沉了下来,冷冷的瞥了苏辰一眼,喝道:“苏辰,你知罪?”

    来了,来了,听到晏人庭这番质问,苏辰就知道,真正的好戏来了!

    不过,苏辰也并不胆怯,他抬起头,眼神和晏人庭对视,道:“敢问府主,小子何罪之有?”

    “何罪之有?哼好一个何罪之有!”晏人庭冷哼了一声,道:“延误战机,这算不算罪?动乱军心,这算不算罪?不执行命令,这算不算罪?”

    “”苏辰一个头两个大,这晏人庭的给苏辰扣的帽子着实太大,让苏辰有些接受不了其实说来,不就是晚了两天上报出征名单吗?晏人庭竟然扯出如此三宗罪,实在是有些大题小做了!

    “不知道府主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不知者不罪!”苏辰徐徐开口,面色坦然,道:“开元府发出诏书命令之时,我正在闭关修炼,对外界事情一概不知,更不知道开元府有明文法令,直到今天出关,这才听说幽冥界之事,便立刻放下手里所有事情,带人前往开元府报道,这个过程,晏小姐也是之情的,她能够帮我作证,这也算罪吗?如果府主非得给我定罪,那苏辰无话可说!”

    苏辰搬出了晏小舒,事到如今也只有晏小舒这个人,能够让晏人庭稍稍顾忌一点了,希望晏人庭看在她女儿的份上,对此揭过,既往不咎。

    “嗯?”晏人庭眼中闪过出一丝厉意,对苏辰的说法、做法不甚满意!

    拉自己的女儿出来做挡箭牌?这苏辰可错了!

    他晏人庭的女儿,岂是谁都可以利用的?

    气氛压抑,苏辰感觉到浓浓的压迫感自晏人庭身上发出,压迫着他的血液,压迫着他的丹田,让他如背负着一座大山般,腿脚都不禁的颤抖着,似乎要压迫得苏辰向晏人庭下跪。

    :四千字大章,小血跪求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