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50.第50章 半路截杀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50.第50章 半路截杀

    苏辰知道事情紧急,并没有多加耽搁。

    出门后,在镇子的驿站买了两匹行脚马力,便带着白雪匆匆往镇子出口的方向疾驰而去。

    白雪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对于骑马一点不陌生,两人的速度也不慢。

    经过半个时辰,两人总算出了旭阳镇。

    “雪儿,再一次去京城,你害怕吗?”苏辰看着在马背上嬉笑的白雪问道。

    “不怕,有哥哥在,雪儿什么都不怕。”白雪笑得很开心,笑得很阳光。

    “多久没和我赛马过了?”苏辰会心一笑,问道。

    “有半年时间了吧?从京城回来后,就一直没有了。”白雪嘟着小嘴说道。

    “那行,咱们今天再比一次,看谁快!”

    “驾!”苏辰话音未落,白雪手中的皮鞭已经抽在了马肚子上,瞬间马儿疾驰狂奔,“哥哥,来追我啊。”

    “呵呵,给我等着驾!”苏辰咧嘴一笑,也挥动皮鞭,驰马飞奔而出。

    宽阔的管道上,两匹白马一前一后,一追一赶,倒是一番惬意的美景。

    一路上的欢声笑语,一路上的策马奔腾,两兄妹是玩得不亦乐乎。

    跑了好几里地,两人都有些累了,坐在马背上缓缓行走着

    这时,苏辰的灵魂深处传来一阵隐约的悸动,但当苏辰刻意去捕捉的时候,却又什么都发现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出现这种不详的感觉?”苏辰眉头微微一皱,对着白雪道:“雪儿,你慢一点。”

    “哥哥,怎么了?”白雪回头问道。

    “有些不对劲。”苏辰说道,旋即他往前方望去,只见前方官道蜿蜒,曲折不堪,还有一些小山丘阻挡着视线,完全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情况。

    “这里,不是经常有山贼出没的地方吗?”苏辰陡然醒悟过来,“雪儿,跟我紧一点。”

    听苏辰这么一说,白雪面色也紧张了起来,

    紧紧的跟在苏辰身后,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朝着蛇形山丘走去。

    山丘之上,苏达和另外三人此刻正匍匐之上。

    “妈的,苏辰这个废物,怎么还不来?老子都等得不耐烦了。”苏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抱怨道。

    “少爷,再等等看吧,咱们毕竟是抄近道,要节省不少时间,他们估计还得要一会儿才能到。”苏达背后一个虎腰熊背的粗犷汉子说道。

    这人正是跟随苏达前来截杀苏辰的紫府初期武者阿大。

    “对,少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另外一个中年人开口说道。

    “哼!”苏达冷哼了一声,道:“等他来了,老子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一切随少爷的意思。”阿大说道。

    “少爷,大哥,他们来了。”此刻,一个瘦弱精干的中年人跑过来说道。

    旋即,众人随之望去,果然,官道上,一前一后两匹马儿缓步行走,而马背上的人,不是他们所等的苏辰兄妹,又是谁?

    “大家分头准备,只要他们一到,听我号令,便出手击杀。”苏达咬牙说道。

    “明白。”

    “收到。”

    “放心吧,少爷,他们跑不了。”

    随即,四人分散开来,各寻了一个位置,静候苏辰的到来。

    苏达的眼里,似乎都已经看到苏辰在自己脚下跪地求饶,然后血肉模糊的场面了。

    阿大身形魁梧,选择了一个较为宽阔的丘壑藏身。

    正当他藏身妥当,双眼注视着苏辰和白雪前来的方向,等待苏达的号令便动手时,突然

    一阵阴风袭来,紧接着,阿大便浑身冷得哆嗦了一下。

    还没等到他哆嗦完,一张带着银色面具的脸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而同时,他的脖子已经被一柄冰冷的匕首划过,出现了一道艳红的血线,继而开始大量往外涌血。

    “你你。”阿大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他可是紫府境的武者,被人摸到这么近的距离,而不被他发现,那来人到底有多么厉害?

    然而,阿大是想不明白了,没人给他解释,就算有解释,他也听不到了。

    “咚!”

    一声闷响,阿大便到在了他所藏身的地方。

    “想杀少主,你死有余辜。”银色面具阴冷的笑了笑,旋即消失在原地。

    紧接着,阿二,阿三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完全没有引起半点波澜。

    “少主,留一个淬体四重的苏达给你热身,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银色面具冷笑一声,迅速离开。

    可怜的苏达,还丝毫没有发现异样,信心满满的等待着苏辰赶来呢。

    距离那蛇形山丘越来越近,苏辰内心的那种危险的感觉也愈加强烈。

    “一定有问题。”

    苏辰面色沉冷,拉住了马儿。

    “不行,不能过去,一定有埋伏等着我。”苏辰暗暗说道,决定调转马头,往回走,从别的方向,迂回过去。

    然而,就在苏辰准备掉头的时候,心底的那种感觉突然消失不见,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靠,玩我呢?”苏辰忍不住暗骂一声:“难道是我的的玄武变还没修炼到火候?出现预测不准了?”

    既然没了那种感觉,苏辰自然不会迂回,不过也没有放松警惕。

    骑在马上,拉着白雪的马绳,一步一步的朝着蛇形山丘走去。

    “苏辰,赶紧过来送死吧!”

    苏达面色可憎,杀意凛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一百米。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杀!”

    苏达怒喝一声,身影爆射而出,提着一柄袖珍铁剑,拦在了苏辰和白雪之前。

    “啊!”白雪被突然窜出的苏达惊了一下,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苏达,是你?”苏辰面色一沉。

    心头却将那该死的玄武变给骂了一大通。

    之前没出现危险的时候,一直预警不停。

    现在有危险出现了,反倒安之若素,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这他妈完全是把人往死里玩啊?

    “苏辰,没想到吧?咱们会在这里相遇。”苏达笑意凛然:“苏辰,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的命可真大,连骷髅会的杀手都杀不死你,还让你活着从妖兽山脉出来,甚至你还能躲过后来的击杀,不过,今天你插翅难逃,死定了。”

    “你知道吗?要是你死了,我就可以代替你去京城苏氏家族潜修,一年后,我便会通过考核,晋升为核心弟子,然后带领旭阳镇苏家分支入住主家,成为当之不让的英雄。”

    “是吗?就凭你这个废物?我的手下败将?”

    苏辰不屑的嘲笑道,眼神却不停的张望四周。

    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

    苏达敢出现在这里,就一定会有其他手段,否则他一个淬体四重哪有胆子敢来截杀自己?

    只是苏辰不知道,苏达到底带了多少人,都是什么修为的武者?

    “啪啪啪!”苏达拍了拍手掌,笑道:“阿大,阿二,阿三,都出来吧。”

    闻言,苏辰面色一沉,果然不出所料,这苏达还带有其他人。

    只是,苏达的巴掌声音过去良久,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

    苏达眉头也是一皱,这三个家伙,都他妈死哪儿去了?

    “阿大,阿二,阿三,给本少爷出来。”苏达回头怒吼一声。

    “刷,刷,刷。”

    三道黑影破空而出,朝着地面而来。

    看着有人飞出,苏达的心总算落了下去,虽然很不满他们三个的做法,但是等他们击杀苏辰后,在找他们算账。

    “啊!!”看着飞出的三道人影,苏辰身后的白雪吓得连忙将身子缩了进去。

    就连苏辰也是满脸惊悚骇然,如同活见鬼一般。

    这哪是三个人啊,分明就是三具尸体。

    见苏辰和白雪那副惊悚的面孔,苏达笑了。

    他笑得很是灿烂,很开心,很得意。

    只是他背对着那三道飞出的人影,没有看到飞出来的是三具尸体而已。

    “哼,苏辰,这三位可都是跟随我父亲多年的亲信,他们都是紫府境初期的武者,怎么样?对付你,够了吗?”

    “或许,还不够!”苏辰吞了一口口水!

    “苏辰?你脑子被驴踢了吗?三个紫府境初期,还要不了你的命?你以为你是谁?神通境的高手吗?”苏达勃然大怒。

    “三个紫府初期的高手自然能够要我的命,可是,三具紫府境初期的尸体,可还要不了我的命。”苏辰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

    “你回头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苏达将信将疑,扭过头看去。

    “轰!”

    苏达的脑袋犹如遭受电击一般,瞬间短路。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就死了呢?

    刚刚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三具尸体了?

    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苏达彻底乱了,恐惧了。

    这可是三个紫府境的武者,一眨眼就没了?

    而且连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一声惨叫、哀嚎都没有发出,他们遇到的对手是有多强大啊?

    “苏达,你还有人吗?”苏辰嘴角一撇。

    没有帮手,只是苏达一个人的话,淬体七重的苏辰,一拳就可以打爆苏达。

    “哼,苏辰,你够狠,你们父子真够狠!”苏达怒极反笑:“我本以为我下手已经够快了,可是没想到还是重了你们父子的圈套,来吧,杀我啊,就算是死,我也会拉你垫背。”

    也难怪苏达会以为是苏战干的,能够悄无声息击杀三个紫府境初期武者的人,修为必定极高,整个旭阳镇,神通境的高手只有苏战和城主屠应雄,屠应雄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那么剩下的便只有苏辰的父亲苏战了。

    “杀呀!”

    苏达已经彻底没了城府,就像一头没有头脑的野猪,怒吼一声,提着手中的铁剑,便朝着苏辰冲来。

    “找死!”

    苏辰眼神一冷,拳头使劲一握,一道泛带着黑暗,冰冷的拳意轰然成型。

    “轰!”

    只是一击,只是一拳

    苏达的身影便停了下来,手中的铁剑跌落在地面发出铿锵之声。

    而苏辰的捏着拳头的手臂,却从苏达的胸膛轰入,从后背轰出!

    “嗤啦!”

    苏辰从苏达胸膛上抽回手臂,冷漠的道:“我本想放你一条生路,但你却自己三番两次要自我于死地,怨不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