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第548章 我才是主角!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548章 我才是主角!

    晏人庭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在苏辰的耳朵之中,令苏辰心头的怒意熊熊勃发!

    这晏人庭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铁块吗?钢板吗?怎么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好歹晏小舒也喊了他接近二十年的爹爹,他心头就真的没有一点感触吗?

    苏辰的脸色狠狠的阴沉了下来,布满杀意的双眼,如同一缕缕冰锥一般,盯着晏人庭这个人渣、败类。

    自己的女儿啊,好歹也是自己养大的女儿啊,竟然被晏人庭贬低的一文不值,甚至言语恶毒,让旁人都无法忍受!

    “晏人庭,你想错了,在你眼里,或许晏小舒一文不值,但是在我眼里,她是无价的,我之所以不愿意拿六成的幽冥草来换她,是因为我不想她成为我的交易品!”

    “说的好听!”晏人庭笑笑,道:“都是男人,谁不了解谁呢?男人生性风流,喜欢见一个爱一个,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收入后宫之中,任由自己采撷,你无非就是看上了晏小舒的美貌,想玩玩而已,不是吗?”

    “抱歉,我生性风流不假,但是我对我自己的每一个女人,都是付出了真心的,不像你这么没心没肺,连自己的女人都能吓得了毒手,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我真怀疑你的心被狗吃了!”

    “不管是我没心没肺也好,狼子野心也罢,今天,都免不了你一死的结局,你身上的幽冥草,我要定了,将来整个灵武大陆都将是我的,是我晏人庭的。”晏人庭脸色微微一愣,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由于你在幽冥界的优秀表现,火行宫已经来人,表达了对你的招揽之意,只是恐怕你没机会加入火行宫了,没人知道你出来过,也没人知道你已经死在我手中,他们都还认为,你在幽冥界呢!”

    “”苏辰不在乎什么火行宫的招揽,他在灵武大陆的脚步,注定只是匆匆一瞥而已,不会停留太久,加入什么火行宫,势必只会束缚他,成为他前往神州的累赘。

    只是,苏辰不能容忍晏人庭如此的狼心狗肺,他冷漠的看着晏人庭,道:“你有没有想过,我身上万一没有幽冥草,你的所有计划都落空呢?到时候你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损失了现在表面上装作唯一的女儿,你会是什么感觉?”

    “怎么可能?”晏人庭冷笑,道:“谁不知道你身上有好几十株幽冥草?就算你用掉一些,剩下的也足够改变灵武大陆的格局了!”

    “哎!”苏辰摇摇头叹息,若是让晏人庭知道,自己手上只有十几颗幽冥草,那还不得将晏人庭给气死在这里?

    苏辰有些无奈刚刚一直在和晏人庭聊晏小舒的事情,其实他是有目的的,他要让晏小舒看清楚,平日里对她百倍宠爱的慈父,在撕下那层伪装的面具后,是怎么一个浪子野心的人

    可是现在,苏辰有些后悔了,尤其是在晏人庭说出关于晏小舒生母的事情,以及对晏小舒这接近二十年的感情之后

    这对晏小舒来说,会不会太残忍了?会不会太过于伤害她了?

    晏小舒一个女人,能够接受得了吗?

    她能够接受得了如此的场景吗?

    没错,苏辰知道晏小舒已经就在附近了,他和晏人庭的哪一些对话,晏小舒也应该听到了

    “滋滋滋!”一根根树枝被脚步踩断的步伐声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晚,发出了特别刺耳的响声。

    晏人庭和老管家循声回头,只见一道身影单薄,脸色苍白,脚下跄踉的人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大小姐?”

    “小舒?”

    晏人庭和老管家皆是微微皱眉。

    晏小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不是派人守住晏小舒,不允许她走出茅草屋半步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最关键的是,晏小舒只是半步夺命境的武者,她靠得如此之近,为什么晏人庭和老管家两个夺命境武者都没有发现一丁点的异常?

    这便是苏辰的杰作了,苏辰的灵魂之力比起晏人庭和老管家来,强大了不止一筹,早在感觉到晏小舒已经抵达的时候,苏辰便用灵魂之力悄然将这片空间笼罩起来,使得晏人庭和老管家的灵魂之力无法散步出去,自然感觉不到晏小舒和云野云鹤两兄弟的靠近了

    只是,苏辰这次好心办错了事儿!

    他原本只是想让晏小舒看看晏人庭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一幕,可是没想到挖掘出了晏小舒母亲的事情!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一幕,苏辰怎么也不可能如此做!

    “爹爹,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晏小舒红着眼睛,眼眶中滑下一丝丝晶莹的泪珠,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弥漫着泪水,而显得伤感万分。

    她盯着晏人庭,不愿意放过晏人庭那一丝丝的表情!

    “小姐,这都是假的,老爷在诓骗苏辰呢,根本就没有的事儿!”老管家面色微微无奈,出来打圆场说道。

    “官家,你闭嘴,我没问你!”晏小舒喝道,她死死的盯着晏人庭,哽咽得说道:“爹爹,你告诉我,我母亲是不是被你赐毒酒杀死的?”

    晏人庭屏住呼吸,脸色沉凝不堪

    “呼!”晏人庭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脸冷漠,看向晏小舒,笑了笑,道:“不错,你母亲是喝下了我赐的毒酒而死的!”

    “”晏小舒身体一个跄踉,晃似站立不稳,站在她身边的云鹤和云野立刻上前,扶住晏小舒。

    晏小舒狠狠的甩了甩胳膊,甩开云鹤两兄弟,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眼眶的泪水,如同泄闸一般,哗啦啦的不停流出。

    天知道,她是多么想从晏人庭的口中听到否认,她是多么想听到晏人庭说,他是在诓骗苏辰的,哪怕是为了骗骗自己也好啊!

    可是晏人庭承认了,他亲口承认是他杀害了自己的母亲。

    也正是这句话,将晏小舒心理那唯一的一点期待,也给敲碎,焚灭了!

    “爹爹,那你为什么要留着我?为什么要抚养我长大成人?难道你以前对我的关爱,都是假的?”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晏人庭嘴角微勾,说道。

    “我不信,我不信!”晏小舒哭喊着,心痛如绞。

    “随你!”晏人庭冷冽的说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念在你叫了我二十年爹爹的份上,今天我不为难你,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开元府的大小姐,也不再是我晏人庭的女儿,如果你想为你母亲报仇,我随时欢迎你但是如果你落在我手上,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对你心软、对你手下留情!”

    “爹爹。”晏小舒抬头,看着晏人庭,忽然大笑了起来,如癫如狂,旋即,她双膝朝着晏人庭跪下,道:“请受我三拜!”

    “一拜,你给了我生命!”晏小舒狠狠的磕在地上,脑袋膨出了一丝淤青。

    “二拜,你对我的养育之恩!”晏小舒再次磕头!

    “三拜,你给了我一个快乐,安然的成长环境!”

    等到三叩完毕,晏小舒的额头上已经流出了浓浓的血液,但是晏小舒却感觉不到任何痛意一般,或者说额头上的皮外伤之痛,不及她心底被如刀绞般的痛!

    “爹爹,我娘真的是被火化,骨灰撒进河里了吗?”拜完,晏小舒起身,身上的气息变得凌厉起来!

    “是!”晏人庭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

    “我娘她叫什么名字?”

    “忘了!”

    “晏人庭!!!”晏小舒怒喝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是我娘,是你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连她的名字都给忘记了?”

    “她是你娘不错,但是她并不是我的女人,她只是府上的一个丫鬟而已!”

    “刷!”晏小舒怒急攻心,她拔出了手里的剑,剑尖直指晏人庭,喝道:“你不配,你不配当做我爹,我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爹!”

    “我给你十个数的时间,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我对你手下无情!”晏人庭冷喝道:“一,二。”

    “不用数了,我不会离开的!”晏小舒冷笑,眼如冰锥,显得空洞,毫无人类感情,和苏辰肩并肩的站在一起,面向晏人庭,道:“苏辰是我的男人,想要杀我男人,先从我尸体上塌过去!”

    “既然如此,那就别怨我心狠手辣了!”晏人庭厉喝道:“老钟,动手!”

    “老爷,这”老管家有着一丝的迟疑,毕竟,他是看着晏小舒长大的,和晏小舒之间的感情,是从小就建立起来的,虽然为奴,但是晏小舒对他很好,将他当爷爷一样看待,有什么事情都会和他分享,甚至在心底里,老管家都将晏小舒当成了自己孙女儿一般对待!

    现在要他对晏小舒下手,斩杀晏小舒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让他于心何忍啊?

    “老钟,连你也想违抗我的命令?”晏人庭脸色阴沉,带着浓浓的呵斥之意。

    “老奴不敢!”老管家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晏小舒,说道:“大小姐,你走吧,老奴下不了手!”

    “老管家,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大小姐了,也不是晏人庭的女儿,你不用顾忌我的身份,我接招便是,能够死在你手上,我这辈子值了,总比死在一个连自己女人都吓得手去杀害的冷血人手上值。”晏小舒说话的时候,目光憎恨的瞪着晏人庭。

    “小姐,你这是何苦呢?”老管家叹了一口气,满是无奈,他才是最难做的一个人啊,一方是老爷晏人庭,一方是待自己如亲人般的大小姐晏小舒,这

    “小姐,抱歉,得罪了!”老钟咬咬牙,做出了决定!

    “等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苏辰的声音陡然响起,他将晏小舒拉在只自己身后,面对着老管家和晏人庭,笑了笑,说道:“今天我才是主角,你们为难我的女人作甚?难道真当我苏辰是一个中看不中用、只是依靠女人吃软饭的憨货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