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89.第89章 韩盟主,你——有病!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89.第89章 韩盟主,你——有病!

    “有贵客到访,还不领贵客进门?”

    声音缥缈,好似天外来音,祥和中带着一点斥责,回荡在这药香圆之中。

    苏辰陡然一惊,这声音,难道就是名镇大玄国的药盟盟主发出的?

    “爷爷,知道了,我这就带苏辰进来。”韩宇撇了撇嘴,抬头对着天空说道。

    很快,韩宇便领着苏辰和白雪来到茅屋之前

    虽然是茅屋,可并不破烂,相反,苏辰还感觉到一阵清爽之意。

    在茅屋的正门口,苏辰发现,一副苍劲有力的草书挂在门墙上药香园。

    苏辰对着门口微微鞠躬,然后跟着韩宇走进园子里

    刚踏入园子,苏辰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剧烈的翻腾,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引动着他的血液一般。

    好一阵,苏辰才凭借玄武变,将翻腾的气血给强行压了下去。

    这院子里,有着一块很大的药圃,在这药圃里面,苏辰看见了很多珍贵的药材,有好些已经上了年份,苏辰之前在外面闻到的药香,多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

    除了药圃,茅草屋一共有八间屋子,分别占据四面八方,看起来很惬意,但是却让人感觉到有些奇怪,似乎是按照某种轨迹来修建的屋子一般。

    院子中央,还有一口井,井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气流,飘散在药圃之中,给药圃粘上一层昏暗、朦胧,好似仙迹一般,让人沉醉

    见苏辰呆呆的望着药香园,韩宇冷笑了一声,很多人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都和苏辰一个表情,压根儿就不相信这是真的。

    “苏辰,我可告诉你啊,这药圃里面的药材,都是我爷爷的命根子,你可千万不要打他们的主意,否则我爷爷会直接把你用来炼药的。”韩宇一脸阴邪。

    “”

    随着韩宇进了主屋,苏辰看见了一个老农民!

    一身农民装扮,身上衣衫站着一些泥土,还有不少草叶子,就像刚从地里忙活回来的人一般。

    老农民面带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头上半白的头发稍显凌乱,下颚处,一撮胡须银白,不过却比头发顺了很多,估计是老者时常伸手往下理的缘故。

    “爷爷,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苏辰,还有她的妹妹。”韩宇对着老者介绍道,旋即又看向苏辰,道:“苏辰,这是我爷爷,也是药香圆的主人。”

    “苏辰拜见韩盟主。”苏辰单膝下跪,双手抱拳成礼,一旁的白雪也和苏辰同样,向老者扣头行礼。

    “都起来吧,别那么见外。”老者顺了顺胡须,笑呵呵的看着苏辰和白雪,道:“不错,天赋着实不错,年纪轻轻,便达到淬体九重,还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老者赞叹了一番,又感慨道:“要是宇儿能有你一半的天赋,我也不愁啦。”

    “。”韩宇,满脸不悦,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这句话,韩宇打有记忆起,就一直没间断的听过,只要一遇到有天赋比自己好一点的年轻人,自己的这个爷爷总会用这句话来打击自己。

    有时候,韩宇都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亲孙子了,哪有这么寒碜自己亲孙子的?

    “爷爷,其实今天带苏辰来见你,是有件事情想要求你!”韩宇舔了舔嘴唇说道。

    “哦?说说看。”韩白发笑意盈盈的说道。

    “是这样的,爷爷,我让请苏辰来药香圆住上几日,因为,因为。”

    “因为他在外面遇到了麻烦?”

    “嗯!”

    “什么麻烦?连你们几个小家伙都搞不定?”韩白发依旧面不改色,从容淡定的模样。

    “苏辰他,杀了苏博然的独生子,正在被苏氏家族追杀。”韩宇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惹怒了自己这位爷爷!

    “这麻烦还当真不小啊!”韩白发这时眉头才稍微皱了皱:“也难怪你们几个小家伙搞不定,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搞定啊,苏氏家族,可不是普通家族。”

    “爷爷,你看能行吗?”韩宇声音很细,很小,如同蚊子一般嘤嘤然。

    “你都把人给带进来了,我能说不行吗?”韩白发白了韩宇一眼。

    “呵呵,我就知道爷爷肯定会答应的。”韩宇大笑,一副讨好的模样。

    “不过,我护得了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啊。”韩白发捏了捏下颚的胡子,眉头也稍稍皱了起来。

    护苏辰一时,已经是看在苏辰当初救自己孙子的份上了,要护他一世,可还真不值得韩白发如此做,得罪四大家族之一的苏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这个爷爷放心,关大哥他们已经回家去请他们的长辈出手,到时候苏家定会给一分薄面的。”韩宇说道。

    “呵呵。”韩白发笑了笑,道:“看来,你们也不傻啊!”

    “虎爷无犬孙,爷爷都这么牛,咱做孙子的,也不能太傻了不是?”韩宇拍马屁的功夫,可是相当一流的。

    “好了,带苏辰下去休息吧,房间就住东南方向的那间,这位小姑娘,住他隔壁便可。”韩白发挥了挥手,略显颓意说道。

    “那就不打扰爷爷了。”韩宇说道,旋即看向苏辰,只是苏辰一脸木然,好似神游天外了一般。

    “苏辰,苏辰”韩宇出声喊道。

    “啊?”苏辰回过神来。

    “还不快谢谢我爷爷,他答应收留你了。”韩宇满头冷汗,这苏辰,什么时候神游天外不好?非得这个时候,这可是对爷爷的大不敬,万一爷爷不高兴,突然改变了主意怎么办?

    其实,苏辰并不是神游天外,而是在和冷无踪进行灵魂交流!

    冷无踪给他的信息太过于庞大,让他不得不楞然走神

    因为,冷无踪说这韩白发有病!

    而且是病入膏肓,如没有良药医治,寿命不过三年。

    这可让苏辰大惊失色,眼前的老者,可是名镇大玄国的药王,能够炼制六品丹药,有什么病他还不能自己治的?

    但是冷无踪所说的,好像又是真的。

    韩白发眉心处又一缕淡淡的黑线,这黑线便是病原,一旦病原开始侵入韩白发的眉心的识海,那可就当真无药可救了

    而且,冷无踪给了苏辰一个建议拜韩白发为师,学习他的炼药之术!

    要是能够拜大玄国韩药王为师,苏辰当然乐意至极,于是决定冒险一试。

    “韩前辈,有句话晚辈不知当说不当说?”苏辰抬头,看着韩白发说道。

    韩宇有些楞了,这苏辰到底在干什么啊?他到底有没有听明白自己说的话?

    “哦?但说无妨。”韩白发眼睛微微一眯,饶有兴致的看着苏辰。

    “韩前辈,你有病!”苏辰说道:“而且,病入膏肓!”

    轰隆

    如同惊涛骇浪,如同电闪雷鸣,如同狂马奔袭。

    就这简单的有病两字,却是让韩白发和他孙子齐齐变色!

    “苏辰,你胡说什么?”韩宇当下发怒,指着苏辰就是一阵爆喝。

    他不明白,为何苏辰这样,自己的爷爷已经答应收留他,他竟然敢说这样大不敬的话。

    若不是看在苏辰当初救过自己的份上,韩宇当真有一脚将苏辰踹出药香圆的冲动。

    这家伙,太不识抬举了。

    倒是韩白发,原本懒洋洋的躯壳,坐直了起来,眼神中弥散着一道阴冷,带着丝丝冷漠的表情,看着苏辰。

    猛地,他嘴角微微裂开,脸上的皱纹贴合在一起,显露出一副垂暮之意。

    “宇儿。”韩白发对着韩宇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随即又看向苏辰,道:“那我到想听听,我有什么病?”

    “韩前辈,恕晚辈无礼,当初你晋升六品炼丹师的时候,应该付出了不少心血吧?”苏辰缓缓说道。

    可是他内心却彭通彭通响个不停,要是冷无踪的判断有误,那自己可就将命都给搭进去了

    果然,韩白发听完苏辰的话后,脸色变得很不自然起来。

    十年前,他为了追求捷径,突破六品炼丹师,的确用了一些不光明的手段,强行服用禁药,导致这十年来,他日夜饱受这病痛折磨,最后,不得不靠着这药圃,来减轻自己的痛苦,延缓自己的寿命。

    即便如此,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韩白发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生命的衰竭了,如果在想不到办法,他寿将且终。

    可是这件事情,在大玄国,除了他自己知道外,没人知道,那这小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也是那个地方的人?

    除了这个解释之外,绝对没有人会知道自己当初的事情。

    韩白发眯着眼睛,脑子里不停的思索苏辰的来历。

    “当初留下的病根,现在却成为了韩前辈的致命关键,如果还得不到治愈的方法,估计韩前辈,撑不过三年!”苏辰一一而道来。

    “韩宇,带着这位姑娘,出去,我有要事和苏辰谈。”韩白发扭头看向韩宇,冷冽的目光让韩宇一阵心惊。

    “雪儿!”苏辰明白韩白发的意思,遂对着白雪点点头,示意她也出去。

    待得韩宇和白雪出去后,韩白发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眼神冷冽,细细的打量着苏辰,好似要看穿苏辰的一切。

    “你到底是谁?”韩白发微眯眼睛,问道。

    “我是苏辰!”苏辰回道:“而且,我有办法治愈你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