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来的太是时候了!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百三十八章 来的太是时候了!

    接下来时间,苏必成等人当真什么事情都没让苏辰参合进来,一切由他们四个圣人层次的人着手安排具体事宜。

    剑仙还时不时的抽空去指点神象等四大顶尖妖兽的修炼,好让四大顶尖妖兽尽量在大战爆发之前突破现有的境界,能够帮助战斗出一些力量。

    闲了下来,苏辰却并没有立刻开始炼化,现在他需要是时间,但是更需要的是状态,他必须得保证在炼化暗黑神灵最后一块残躯的时候心无旁骛,没有压力,达到一种空寂的状态才能行……

    毕竟这一次炼化,如果失败的话,那很有可能万劫不复,被暗黑神灵残留的意识夺舍,成为让暗黑神灵复活的嫁衣。

    所以在此之前,苏辰决心先用一点时间,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让自己达到全盛的时候再度进行炼化、融合。

    行走在武域百族的阵营之中,感受到战争前夕的肃杀氛围,苏辰暗自摇了摇头,这一切都是天族人所带来的,要不是天族人入侵,又怎么会出现这种危机的局面?战争,乃是一切的恶源。

    苏辰来到天球星也有好一段时间了,但是却一直没见到过苏轻语,晏小舒等自己的女人,不由得有些想她们了。

    这一次炼化暗黑神灵的残躯,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所以苏辰打算先见见她们,也让自己心头少一些牵挂……

    正当苏辰要掏出传讯星铃来,联系晏小舒等人的时候,忽然,空气中传来了一阵芬芳味,这芬芳不是大自然里面所蕴含的,而是来自于女人身上的独特芳香。

    苏辰皱了皱眉,细细的嗅着,终于,他想起来了,这香味是谁身上独有的。

    婠婠!

    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婠二娘,这个曾经和苏辰有过一段感情纠葛,但是却最终销声匿迹,无论苏辰如何寻找都无法找到踪迹的女人。

    “你躲了我这么久,现在终于是肯现身见我了么?”虽然还没看到人,但是苏辰已经很肯定来人就是修魔海龙门客栈的老板婠婠。

    那个曾经让自己纠结、挣扎,又带有负罪感的女人。

    苏辰的话音刚落,从一旁,婠婠的身影便走了出来,依旧是成熟丰满,依旧是诱人胴体,依旧是让苏辰梦寐以求,渴望见到的身姿。

    “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给忘记了!”婠婠看着苏辰,瘪了瘪嘴,道。

    “我倒是想把你给忘记,可是我忘不了,你的身影,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一犟一笑,都像是深深烙印进入我的灵魂之中,挥之不去!”苏辰说道。

    这是苏辰的心里话,对于婠婠,苏辰终究有一种愧疚感,他想找到婠婠,想向婠婠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是已经晚了,婠婠走了,也带走了苏辰的心。

    “是吗?我在你心中有那么重要的分量?”婠婠抿嘴一笑,如花笑靥,半遮粉面,越加诱人风姿。

    “这里人多嘴杂,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婠婠耸了耸肩,胸前那一对巍峨的山峰,随着她这么一耸,剧烈的蹦跶了起来,宛若深水炸弹,随时可能掉下来。

    苏辰看得有些傻眼了,他知道婠婠的身材好,他也知道婠婠有着一对傲人的巍峨峰,但是现在看到,依旧有种阔别的感觉,真的是想念……

    苏辰跟着婠婠来到了一个小型的营帐之中,刚走进营帐,苏辰便发现,这个营帐里散发着和婠婠身上同样的芬芳味道,这里应该就是婠婠的住所了。

    “你这是想通了?不躲着我了才出来见我的?”苏辰笑了笑,问道。

    “是啊,想通了!”婠婠叹了一口气,说道:“躲着不见,只会增添自己心中的幽怨,还不如坦诚相对,我不就年龄比你大点吗?我不就以前喜欢你的父亲吗?可是——那又怎么样?”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苏辰笑了笑,上前,直接搂着婠婠的丰腴蛮腰,道:“要是你能早这么想,咱们也不用等到现在才见面了!”

    “切!”婠婠如水蛇一般,从苏辰的手里挣脱出来,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啊?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总不能奢求我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你,把你当皇上供着吧?”

    “这个……”苏辰面露尴尬,道:“我也不想,但是——要我抛弃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我都做不到。”

    “你要是为了我而抛弃了她们,我倒是会看不起你!”婠婠说道:“不过这也充分说明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恨不得把天下所有漂亮的女人都收归己有!”

    “……”苏辰悻悻,这话说的,好像我就是那样的人一样?可是,我也只有对你们几个才如此真心好不好?

    “行了,过去的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也想通了,与其让那些世俗的眼光围绕,流言满天飞,还不如追求心中所想,怎么想就怎么做,求一个念头通达!”婠婠笑着说道:“况且,现在大战在即,虽然我一介女流之辈,但是也知道,武域这次凶多吉少,或许大战过后,咱们都命丧黄泉也说不定,没必要压抑自己的感情了,就让自己在大战前这有限的时间,好好放纵自己一回……”

    “放纵?”苏辰什么都没听到,就听到了这两个字,嘴里一阵淫,笑,然后道:“那好,我们就好好放纵放纵!”

    话音刚落,苏辰直接将婠婠给搂了起来,呈公主抱的姿势,将婠婠拦腰抱起,朝着一旁的床上走了过去。

    “喂,苏辰,你干嘛?放开我啊!”婠婠没想到苏辰这么直接,自己说的放纵,只是想表达一下情感而已,哪有说身体上的放纵啊?

    可惜,婠婠的话音还没落下,苏辰已经将她放到床上,一双嘴唇朝着婠婠的嘴唇盖了下去……

    四唇相对,如触电一般的感觉,让婠婠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动不不敢动一下,就像雕像一样。

    苏辰嗅到婠婠身上的方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热血澎湃,他吻着婠婠的唇,撬开婠婠的嘴,把舌头伸进了婠婠的嘴里,翻江倒海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之前就想伸手去托的那对深水炸弹,苏辰可不想放过,直接摁了上去,掌握在手里,捏成各种形状……

    渐渐的,婠婠也被挑起了情绪。

    毕竟,作为一个老女人,从来没有体验过男欢女爱的婠婠,此刻也如同小鸟依人的少女一样,有些惊慌失措,但是她也知道这就是爱!

    苏辰将婠婠剥光了,露出了完美无瑕的胴体,引人爱慕,与此同时,他也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扒光,朝着婠婠身上压了下去。

    营帐里,充斥这***的味道,婠婠的呻吟声渐渐响亮起来,苏辰的粗重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或许是憋得太久,又或许是想念婠婠太深,苏辰不停的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情绪,不停的将婠婠一波又一波的送上高潮……

    一次,两次,三次……

    也不知道婠婠承受了几次云巅之乐,直到苏辰将浑身的积蓄全都送给婠婠后,这场翻云覆雨的战斗,才稍稍停歇了下来。

    婠婠已经瘫软成泥了,毫无力气,只能依靠在苏辰怀里,脸颊贴着苏辰的胸膛,静静的呼吸着,如玉的手指,在苏辰的胸膛上画着圈圈,似乎念念不舍。

    “那个,你还是第一次?”苏辰看着婠婠身下的落红,有些尴尬,之前他可没注意到,为了发泄自己内心的思念,他是不顾一切的冲刺,现在完事儿后才发现这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如果早知道的话,自己就对婠婠温柔,怜惜一些了。

    可是谁能想到,婠婠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是完璧之身,而且混迹于风月场所,在修魔海那等地方,穿着暴露,性感的婠婠,怎么可能还是完璧之身呢?

    “你什么意思啊?难不成在你眼里,老娘就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可以爬在我身上征讨的*****人?”婠婠脸色不悦,抱怨道。

    “没有,没有!”苏辰满脸为难,道:“我的意思是,我应该对你怜惜一点的!”

    “男人都是这样,做起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只管横冲直撞,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等完事儿了,来个事后诸葛亮,关切起人家来了?”婠婠伸手,捏起苏辰的皮肤,狠狠的拧了一下。

    “嘶!”苏辰疼的抽了一口凉气,道:“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

    “想我就这么用力干我?”

    “……”苏辰瞬间无语,婠婠这女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来点荤段子,让人受不了。于是苏辰只能转移话题,问问婠婠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去哪里了之类的……

    两人聊了一阵子,忽然——营帐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营帐外传了进来。

    “婠婠,你在吗?我进来了!”这道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婠婠的父亲,天苍宫宫主婠云终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婠婠和苏辰陡然一愣,就像做贼被抓住一样,脑子一片懵了。

    “赶紧阻止他,别让他进来,否则……”苏辰吓得半死,连忙对婠婠说道。

    与此同时,他还到处找衣服,刚刚脱的时候,倒是洒脱,到处扔,现在想穿上,可就麻烦了!

    你大爷的,这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吧?早不来,玩不来,非得这个时候来?

    而且要是让婠云终进来,看到自己和他女儿正一起躺在床上,还赤果果的坦诚相对,这还不得让婠云终给打死啊?

    “爹爹,你等一下,我还在睡觉……”婠婠也是急了,连忙喊道。

    可是,已经晚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