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武极神王 > 96.第96章 被困

武极神王全文免费阅读

96.第96章 被困

    还白发领着苏辰走到齐江所在的席位,刚准备开口介绍的时候,齐江却先一步开口了:“药王前辈,我和苏辰师弟就不用介绍了,我们已经相识已久,是吧,苏辰师弟?”

    齐江说话的时候,眼神稍稍一转,盯着苏辰,脸上挂着阴冷的笑意。

    “哦?你们早就相识了?是吗?”韩白发自然不知道苏辰和齐江之前在韩府大门口发生的一幕,遂接下齐江的话,笑呵呵的看着苏辰,眼里颇有询问的意思。

    “师傅,确实如齐师兄所说,我们相识已久了。”苏辰微微躬身,说道。

    “那倒是我多事儿了你们都是年轻人,以后可要相互帮忙,相互照应啊!”韩白发一脸慈祥,还当真以为两人有什么交情呢。

    “这是当然苏辰师弟初来京城乍到,我这当师兄的定会照拂一二。”齐江笑笑,紧接着话锋一转,若有所指的说道:“不过,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各种江湖宵小也层出不穷,苏辰师弟又惹出了苏青那件大事儿,今后出行的时候,还得多注意一些,以防被某些人有机可乘。”

    “多谢齐师兄的提醒,师弟我定会多加注意的。”苏辰抱拳,笑道:“接下来的时间,我会跟随师父他老人家,一直在药香圆闭关学习炼药之术,如果那些江湖宵小有种的话,就来药香圆对我不利好了。”

    齐江脸色微微一变,苏辰这话,摆明了就是针对他一个人说的,但是有韩白发在场,他也只能忍下去,脸上扯出一丝牵强的笑容,道:“如此甚好,不过苏辰师弟也不可能一直呆在药香圆吧?偶尔出门的时候,还是得注意一下安全才是。”

    “不劳师兄费心,我就还当真一直呆在药香圆了!”苏辰顺口接下:“等我从药香圆修炼有成出来后,那些对我生出觊觎之心,想要对我不利的人,我定会一一找上门去讨个说法的。”

    “”

    齐江脸色更是显得难看,原本之前灵魂就受到苏辰重创,现在又被苏辰这么一汽,当真有些像吐血三升的冲动。

    一旁的韩白发似乎也感觉到氛围不对,稍稍看了看齐江,道:“齐贤侄,在今天以前,谁对苏辰出手我都没意见,可是在今天我收苏辰的那个徒弟之后,谁如果再想对苏辰出手,可就得问问我这老不死的了,老不死我虽然不济,但是却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韩白发声音有些冷冽,而且很大声,声音散发出去,几乎整个韩府的人,都能够清晰的听见。

    韩白发这是在当众示威,也是在当众宣告,苏辰已经是他徒弟,如果谁想冒死对苏辰动手,那得掂量掂量他们能不能承受自己的怒火了

    “走吧,还有其他人需要见一见。”韩白发没给齐江开口的机会,说完之后便领着苏辰过去了。

    沿途上,韩白发脸色微微有些不悦,他小声的对着苏辰说道:“齐江这人,天赋出众,而且能够代表整个齐家,和他不对付,那就是和整个齐家不对付,如果没什么事儿,万万不可和他敌对,明白吗?”

    韩白发没有询问苏辰和齐江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只是简单的提示苏辰,让苏辰意识到齐江在整个京城和整个齐家的分量

    “是,师傅!”苏辰躬身道。

    他对韩白发还是颇有好感的,原本还有些为难,怕韩白发询问起他和齐江只见的恩怨,自己不好找借口回答,现在倒是让苏辰心头轻松了不少。

    “不过,你也不用怕他,你既然已拜我为师,那为师自会保你安全,齐江虽然势力强大,底蕴深厚,但是我韩白发也不惧怕他!”韩白发扭头对着苏辰说道。

    “我明白,徒儿定不会给师傅惹麻烦的。”苏辰说道。

    “说什么惹麻烦不麻烦的,你是我徒弟,我定当全力庇佑你。”韩白发拍拍苏辰的肩膀,说道。

    宴会之后,众宾客都纷纷起身告辞,陆陆续续的离开。

    时间刚到半下午,韩府上已经自剩下韩府自己的人了,以及和韩府关系特别好的人。

    苏辰见待着也没什么事儿,便给韩白发说了一声,然后只身朝药香圆走回去。

    原本苏辰是想叫上白雪一起的,可是白雪初次来韩府,而且和韩宇他们玩得很开心,有韩宇他们照拂,苏辰也就没有带走她,而且,这一路,可能不会太平,带上白雪的话,估计到时候苏辰自己还会分心照顾白雪。

    一路走来,苏辰可丝毫没敢放松警惕,灵觉感官一直开启着。

    齐江既然敢说出那样威胁的话,那他就一定会在药香圆之外的地方出手。

    药香圆距离韩府不算太远,但也需要大半个时辰的路程才能抵达,这其中,可有不少地方都是可以出出手的!

    冬天的太阳饼不列,照在人身上,浑身暖洋洋的,如果不是有事儿,苏辰还当真想找一个草地,安安静静的躺着晒晒太阳

    街道上的人影很多,叫卖声此起彼伏,连一些小青楼的接客女,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媚意十足的在门外高调的拉客。

    苏辰望着这滚滚红尘,嘴角只是微微咧了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

    小贩靠卖东西养家糊口,商人靠谋取私利赚钱,青楼女子则靠出卖身体赚取金银。

    而自己呢?

    苏辰想到自己,不禁摇了摇头!

    自己走的路和别人不一样,追求武道,追求实力,保护亲人,这才是他的目标。

    父亲临走时给自己的信,上面的每一个字苏辰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实力太弱,没办法介入父亲所图谋的事情中去

    唯有实力,唯有武道,才能证明自己

    之前苏辰对于自己淬体九重的修为,已经还算满意了,可是在见识过齐江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当真是坐井观天了!

    齐江的威胁犹在,而齐江又是神通境的高手,上一次他对自己出手,有冷无踪帮忙相助,那下一次呢?又或者说,冷无踪带着白雪离开后呢?自己面临齐江的攻击,能否挡得下来?

    只能提高实力,不停的提高,超越齐江,就算不能超越,那也得有自保之力才行。

    “呼!”

    苏辰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朝前走着。

    只是忽然之间,苏辰眉头皱了起来,心头有丝不详的预感。

    刚刚还青天白云,暖日洋洋的天空忽然变了色。

    一阵阴霾飘过,乌云如一团团密布一般,笼罩在天空之上,滴答滴答的飘着零星的雨滴。

    雨滴落在身上,打在苏辰脸上,让苏辰感觉一道阴寒之气从自己身上袭来,不自的打了一个哆嗦。

    紧接着,天空再次发生变化,阴霾的乌云不见,雨滴也消失,转而替之的是一片片白芒雪花。

    “这天气怎么会如此变化?”苏辰嘴上喃喃道,抬头一看,只见原本还有不少人烟的街道,现在竟然是空无一人,了无生机,唯有一些破残的建筑物屹立在风雪之中。

    苏辰伸出手去,那雪白的雪花落在苏辰手心上,竟然化为了一滴妖艳的血滴!

    血滴渗透到苏辰的肌肤里面,一时间又消失不见,好像是完全进入苏辰的身体中一般。

    这一幕太过于诡异,苏辰不由警惕性大增。

    他想离开,可是每每走出街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无论如何,他也走不出这条街道。

    “这到底是他妈怎么回事儿?”

    连续走了十几遍,依旧停留在原地,苏辰有些急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难道,这是神通?”

    苏辰暗暗猜测到,这样的景象,已经不亚于神通境高手凝练出的神通了。

    “该死的齐江,不能在瞎转了!”苏辰立即下了决定,如果当真是神通境高手困住自己的话,那自己越是转悠得厉害,灵力消耗得越多,那对自己越是不利。

    敌人就是想消耗自己的灵力,到时候自己精疲力竭,成为案板上的鱼肉,压根就不需要耗费一丝一毫,就可以收拾自己!

    想明白了所以然,苏辰便就地盘膝坐下,开始打坐

    寒风越来越冷冽,呜呜然好似鬼哭狼嚎。

    炫白的雪花,如飘飞的鹅毛般,纷纷落下。

    地面上,很快就积累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吱嘎,吱嘎!”

    那些残破的建筑,经受不住积雪的积压,发出吱吱的清脆断裂声。

    然而,苏辰对着一切,充耳不闻,他就默默的坐在原地,双手平坦的放在膝盖之上,修炼玄武变心法。

    时间一分一毫的过去,苏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是一天,一年,还是十年,总之苏辰只感觉过了很漫长,而且,在这寒风白雪中,他似乎连玄武变都有所精进。

    终于,苏辰睁开了眼睛

    因为,他感觉到有人出现了,一个实力很可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