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06.第106章 三个小弟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06.第106章 三个小弟

    大队人马估计很快就要来到这个山洞,到时候自己也是解释不明白,所以云天决定尽快出去,混入到战斗的人群中。

    离开山洞的时候,云天发现兽潮果然开始退去,而在第二防线一边,更多的人手出现在山头,并不断地朝着山下扑来,应该是清远城的援兵到了。

    无论从战斗实力还是底蕴上来讲,清远城方向的援兵都不是区区一个云安县所能比拟的,强大的清远援军一出现,凶兽们就感觉到大势已去,那些清远援军之中,有着大量让它们感到恐惧的气息,显然存在着大量的高手。

    云天站在洞口呆了一会儿,等到外面凶兽开始大范围撤退之后,才身形一晃,出现在山洞外的一处树丛里。

    躲在树丛中一段时间,等到数以万计的清远援军漫山遍野地掩杀过来,云天才随着援军大队向前追击了一阵子,这才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静静地等待战斗的结束。

    清远援军和云安县守军兴奋地追击了数十里,这才意犹未尽地退了回来。

    这一番尾追,其实并没有杀死多少凶兽,因为凶兽的奔逃速度远远地超过人类,追兵根本就追赶不上。

    只不过之前一直被凶兽压着打,如今总算是一通反击,也算是解了气。

    尽管凶兽已经退去,但还是在一二道防线布置了重兵,今后在这里也会长期保持驻军,至少可以对凶兽的攻击加以预防。

    当追击的大军返回云安县的时候,整个云安县都沸腾了,无数的百姓走上街头,跟着大军一起欢呼,经历了生死大劫的人们才能认识到生命的宝贵。

    云安县各大家族的族长和耆老们纷纷走出门,远远地在广场上迎接凯旋的大军,尤其是家族中的嫡系子弟,但凡活下来的,都将获得更多的资源,因为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考验,这些人的心智和意志品质上都有了一个较大的提高,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县城里到处都在欢庆,云天试图找到熟人,却因为人太多而作罢,回来后门口倒是有登记,核对战死的人员名单。

    云天将自己的姓名报上去,通知给负责登记的人员,然后就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刚一回到住处,就发现有很多人已经等在家里,月奴、莫道,袁大叔,甚至还有陆天成和丹师堂的年轻丹师李赶月。当然,方家家主等人自然是忙着外出迎接方家众人,毕竟这一次战斗各家族损失都不小,若是参战人员损失过大,对家族也是一个灾难。

    方家损失的确是较大,至少云天就干掉了一个凝真三层的方天贵,当然云天是打死也不肯说出来的,他没傻到自己给自己拉仇恨。

    看到云天,月奴自然是一脸喜色,她快步走过来,拉着云天的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红着脸紧贴云天站着。

    云天经历了这一番变故,心中也是感触颇多,他轻轻地拍了拍月奴的香肩表示安慰,这才转过头看着一脸促狭的莫道和陆天成。

    “你们这几个家伙,在看我笑话吗?”云天对着莫道的脑袋敲了一个暴栗。

    “大哥,你能活着回来真是太好了,我一直都在为你祈祷啊,希望你能平安!”

    云天笑道:“难怪我耳边一直发热呢!”

    莫道翻了翻白眼,一阵无语。

    云天又转向陆天成和李赶月,这两位的到来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大哥,我也想喊一声大哥,”陆天成激动地说道:“我这辈子是第一次服一个人,你能在凶兽群中坦然面对,如闲庭信步,那份风采实在让我折服,从今以后,我也决定跟在大哥身边,希望您能收留!”

    云天摸了摸鼻子,尴尬地道:“不过是冒了一点险罢了,不值得这样说吧?”

    “怎么会!”陆天成正色道:“我也曾经自认为风采过人,也曾认为自己胆略超人,可经过这一次的兽群洗礼,我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和您相比,我实在差得太远,我是真心觉得你具备让人折服的气质,我更觉得跟在你身边,应该是我最好的选择!”

    云天点点头道:“好吧,如果你认为在我这里能学到东西,那就跟在我身边好了,不过你可别后悔啊!”

    “不会后悔的!”陆天成用力地点头道:“我相信我做出的是最好的选择,今后终有一天,我会为自己的选择感到自豪!”

    云天笑了笑,又扭头望着李赶月,李赶月明显有些尴尬,他低声地道:“我也是认为丹师堂的人都教不了我,跟着你才有大的作为!”

    云天苦笑一声道:“你们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不会,我们不会跟错人!”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这三个人的品性云天倒也清楚,如今他也意识到靠自己单打独斗,明显是有些势单力孤,适当地扩充自己的力量,对更多的人产生影响,应该是一个有益的做法,所以云天对三人的投靠也是欣然应允。

    和三人交谈了一会儿,很显然也是看出来月奴对云天有话要说,莫道便机灵地拉着另外两人告辞离开,而袁大叔也是起身离开,只剩下月奴和云天两人相对而立。

    “公子,您”月奴刚开口,就被云天用手指轻轻堵住。

    “别再叫我公子了,月奴,今后叫我云大哥好了,我从不认为你是我的附属,我一直认为,你对我很重要!”云天拉着月奴,郑重地道。

    不知怎地,两行泪痕便划过了月奴的面颊,她略带哽咽地道:“公子,哦不,云大哥,月奴一直认为你是我最亲的亲人,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可以依靠,我真希望永远可以依靠着你!”

    “呵呵,今天你怎么突然多愁善感了起来?”云天拉着月奴的手,有些意外地问道,他感觉到月奴今天的情的确有些不对。

    “哦,没,没什么!”月奴用手背擦拭了下面颊上留下的泪水,勉强地笑着道:“月奴只是因为之前太过担忧,而如今又能看到云大哥安全地回来,感觉到心里格外高兴罢了。”

    “哦,都说了不必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以后还要天天跟你在一起呢!”云天笑着安慰道。

    没想到他这话一出口,月奴的眼泪又下来了,也不知怎地,小丫头今天就是这样多愁善感。云天只好再安慰了一番,又将月奴送回房间,这才返回了自己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