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07.第107章 大捷庆典上的冲突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07.第107章 大捷庆典上的冲突

    回到自己的住处,云天却是内心久未平静,他的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一直萦绕在心头。

    兽潮退得突然,他想不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尽管自己的确释放出了真龙之气,但毕竟影响有限,云天相信自己释放的真龙之气也许会对凶兽造成影响,但绝不会有如此大的影响,恐怕凶兽的退却,背后应该还有某种隐情。

    云天只是在凶兽集团的前缘部位,并没有接触到凶兽大军的后方,所以这一次的凶兽兽潮,究竟还有没有其他的力量在施加影响,云天也是心中没底。

    尽管这些东西本不应该是他一个炼体期的修炼者该考虑的,但云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内心中就是有一丝纠结在里面。

    到底为什么会让自己如此心神不宁呢?云天双手交叉插在头后,枕着双手躺在床上。

    他总觉得这次的兽潮似乎跟自己有些关联,可这仅仅是一种直觉而已,至于其中真正的关联,云天暂时还无法找出来。

    就这样带着焦虑不知不觉中入睡,等到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太阳早已经高挂在半天,外面传来喧沸的人声,云天有些诧异,推门出去一问才知道,今天晚上将举行盛大的大捷庆典,云安县的头面人物都将出面,和清远城的援军一起大宴庆祝。

    云天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只是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就掉头钻进了自己的丹房里,如今修为提升到炼体十一层,且已经摸到了炼体十二层的门槛,估计自己很快就要冲击凝真期的瓶颈了,云天一方面要尽快熟悉炼体十一层之后的状态,一方面还要抓紧掌握对火系真气的操控,以便能在炼丹水平上有一个更好的提升,经历了这一次兽潮,见识到了那么多的高阶凶手和修炼者,云天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实在是拿不上台面,所以抓紧提升修为,加强自己,成为了云天当前最为渴望的事情。

    将丹房关好,云天将各种药草取出来,分门别类地放好,然后便盘膝养神,将自己的灵识调动起来。

    炼丹需要丹师平心静气,精气神高度合一,如此才能炼出好丹来,而当一个人拥有了火系真气之后,炼制丹药的水准也将有一个大的提高,当然,前提是拥有火系真气的炼丹师能够熟练掌握和驾控这股真气。

    云天如今要做的,就是让自己体内的火系真气如臂指使,可以随心所欲地应用,这样一来,在之后的炼丹过程中,才能够出好丹,出精品。

    火系真气的运用云天已经非常纯熟,不过炼丹需要将火系真气输送出体外,并将其转化为丹田之火,这个过程并不简单,而且一旦转化成功,对火系真气的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如果平衡不了火系真气输出和真气稳定运行的关系,可能火系真气会变得稳定性极差,这样一来,炼丹就会不可避免地失败。

    而火系真气的输出需要大量的真气作保证,对于云天这样才不过炼体十一层就拥有真气的人来说,的确是存在着相当大的困难。

    不过云天一阵捣鼓,居然给他搞出了一个取巧的办法,因为云天本身拥有真龙之气,真龙之气的自我生成能力极强,消耗的真气会以及其恐怖的速度很快恢复,而且真龙之气转换为火系真气存在着一定的损耗,而直接用真龙之气作用于丹炉之上,因为真龙之气本身具备五行元素的特征,因此只要云天念力控制之下,真龙之气同样可以发挥出火系元素的作用,只不过云天发出的真龙之气没有火系真气那种火焰升腾的样子,但效果却是一样的,而且炼制丹药的时候,会变得更加隐蔽,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他已经拥有真气。

    有了这个发现,云天是大喜过望,也在喜悦的心情下炼制了不少的丹药。

    到了下午的时候,莫道跑来了,说是城主、方家家主等不少人都派人来邀请他,希望他参加晚上举行的大捷庆典。

    云天本来是不打算去参加这种活动的,不过想了想这一次各方面的人都来了不少,自己去了也许能认识更多人,没准哪些人今后就能接触上,所以云天还是答应了莫道的请求。

    傍晚时分,皎月初上,云安县城里是灯火通明,尤其是位于城中的城主府,更是人声鼎沸,显得格外的热闹。

    云天和莫道一起进场,莫道的丹师大名在云安县可是无人不知,所以他的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无论其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票家族豪门来打招呼,更是有不少大姨子小媳妇之类在阴暗处对着莫丹师暗送秋波,显示出莫道在胭脂丛中良好的人缘。

    宴会就在城主府的主厅举行,当他们二人进入大厅的时候,发现整个大厅已经坐了上百人,此时很多人已经开始饮宴,大厅里热闹非凡。

    莫道的眼睛在大厅里扫了一圈,看到有一个角落里坐着一群丹师堂的丹师,便要拉着云天朝大厅里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自远处响起。

    “什么人居然如此不懂规矩,既然已经迟到了还不站在一边呆着,居然在大厅中间肆无忌惮的穿行?”

    莫道和云天的眉头同时皱起,两人循着声音朝发声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白须老者正双目圆瞪,紧盯着他二人。

    云天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身边的莫道还没说话,他已经抢先开口道:“哪里来的不知好歹的老东西,在大厅里也敢嚣张地狂吠?”

    “大胆!”

    “大胆,居然敢对丁前辈出言不敬,还不赶紧下跪祈饶!”

    几个人闻言站了起来,凑到那白须老者跟前,一副要择人而噬的样子。

    云天冷哼一声道:“哪里来的前辈,我只看到几个毫无教养的毛躁猴子,没看到沉稳大度,行事稳健的前辈!”

    莫道撇了撇那白须老者,不屑地道:“原来是丁三丰啊,我还道是谁呢,一个浩天宗的杂事而已,居然敢如此嚣张,还真以为你是浩天宗的高层啊!”

    那白须老者怒道:“莫道,这是老夫丁家和这孽障之间的事,你们丹师堂没必要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