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12.第112章 误入陷阱火烧身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12.第112章 误入陷阱火烧身

    由于云天如今已经是炼体十一层的修为,所以其行动极为迅速,虽然那黑衣人已经跑出很远,但在他加速追赶之下,转眼之间两人的距离居然已经拉近。

    那黑衣人听到身后的风声,不由得转头一看,正看到云天双目赤红地追了过来,顿时把他吓得险些摔倒在地上。

    “妈呀!”这黑衣人惊叫一声,连滚带爬地向外跑去,两人一追一逃,不知不觉已经跑出了方家大院,此时已经是深夜,那黑衣人也是慌不折路,居然是跌跌撞撞向县城中心广场方向跑去。

    云天心中暗恨,可眼下他心火中烧,实在无力再行追赶,一怒之下,也不顾运用真气压制体内沸腾的血气,直接运用真气提速,瞬间赶上了那黑衣人。

    “小子!”云天冷哼一声。

    “啊?”那黑衣人转过头,一脸地呆滞。

    “去死!”云天一拳击在那人脑后,将其直接打晕,然后便提着这个人,快速的赶回莫道宅邸中自己的住处。

    云天快速离去,并没有惊动方家的人,因为是夜方家的人也都在饮宴,那些长老们更是彻夜不归。

    方家嫡子之一的方德也喝了个晕头转向,晃着八字步,哼着小曲,一步一颠地往自己的住处走,不过眼下酒劲儿上头,方德已经觉得天旋地转,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

    他稀里糊涂走到一个转角,正困惑该怎么找到自己回家的路,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地面上光芒一闪。

    “咦,这是啥东西?”方德跌跌撞撞地走过去,将那一小节指甲大小的东西拿起来。

    那东西带着一股怪异的香气,不过已经燃烧殆尽,方才那一点闪光,是燃尽后的最后一次火光。方德也不管这东西是否烫手,将其拿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嗯,好香!”一股怪异的香气萦绕在方德的鼻腔之间,他只觉得浑身一颤,就感觉整个身子燥热起来。

    “咦,怎么这么热啊!”方德感觉极不舒服,他伸手挠了挠脖子,深吸了两口气往前走。

    朦朦胧胧间,方德看到前面好香有一个红色的东西,他伸手将那东西拿起来,发现是一件类似内衣物的碎片,触手便觉得十分柔软,上面还带着一股诱惑的香味。

    “嗯,真香!”方德用力地嗅了一口,顿时体内的躁动更甚了。

    他抬起头,四下里打量,果然,在前面不远处又发现了一截衣物碎片。

    “啊,哈哈,你在跟我做迷藏!”方德嬉笑着,循着衣物找了过去。

    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一个院落里,方德晕乎乎地走到一个黑暗的房间,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里面的东西,却不料两眼还什么也没看到,就有一人缓缓地贴了上来。

    “谁,谁啊!”方明浩吓了一跳。

    “嗯,阿浩!”一个女人低低的声音响起。

    “暗号?哪来的暗号!”方德晕乎乎的,却不料被那人一推,直接倒向了房间里的床榻。

    云天回到自己的丹房,先是将黑衣人绑定仍在库房里,然后才跌跌撞撞地跑回屋,此时他就感觉到一阵的天旋地转,整个人也不由自主地躺在了床上。

    云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热,热到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他强行压制着体内升腾的热气,但越是用真气控制,却发现那种感觉越是强烈。

    正在痛苦之间,突然房门一开,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云大哥,你回来了?”

    云天心中一惊,是月奴的声音。

    “月奴,快离开房间!”云天急切地喊道。

    脚步声一滞,月奴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云大哥,你怎么了?”

    “月奴,听话,快些出去,我好像被人下药了,你快出去,别呆在房间里!”云天说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但并没有离开的脚步声。

    “月奴,你怎么不走啊?”云天急切地喊道。

    “云大哥,你的身体不舒服,月奴怎么会离开!”尽管云天神情恍惚,但他却听出来月奴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以前的月奴,言语间颇多羞涩,但眼下的月奴,声音沉稳,显得格外的冷静。

    “月奴,你不走,我会伤害到你的!”云天实在没有心思多想,只是低声地吼道。

    可这个时候,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但月奴却不是离开,反而是径直来到云天的身边,坐在了他的床榻旁。

    “云大哥,你这不是轻易可解的毒吧,你自己解决,怎么就知道没有危险?”月奴的声音沉静而温柔。

    “月奴,你是我最心爱的人,我不能伤害你!”云天诚恳地道。

    坐在一边的月奴突然发出一声轻笑:“傻哥哥,都说了是你最心爱的人,你又怎么会伤害我!”说完,便将一双柔软的手,轻轻地贴在云天的脸上。

    被这温软而滑腻的手贴在脸上,云天的神智愈发的不清醒,他只觉得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几乎失控的他突然感觉到月奴轻轻地贴了过来。

    “完蛋了,月奴恐怕也不幸中了算计,这下可把人家害死了!”这是云天失去理智前的最后一丝清醒,随后,云天的神智便被撕裂。

    一夜的欢畅,却也带着满心的愧疚,当云天于第二日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月奴已经离开,甚至身下承载着斑斑落痕的床单也被切割了去,只留下一纸香筏。

    “云哥哥,这几天你不要来看我,人家要休息几天!”月奴清修的笔迹写在香筏上,云天苦笑了下,却是倍感温馨。

    如今他是一身的清爽,不过此时不是他休息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虽说这一次被暗算并没有导致太不利的后果,不过这一切也不是云天想要看到的,所以他还是怒火中烧,要把这始作俑者做一番惩戒。

    云天穿好衣服,直接来到库房,将那黑衣人脸上的蒙面巾扯去,一脚将其踢醒。

    “说吧耗子,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迷、迷心散,谁、谁敢骂我是耗子?老子杀了他”躺在地上的方名浩还在头晕,稀里糊涂说了出来,不过他一睁眼看到了云天,顿时吓得魂飞胆丧。

    “爹,爹快救我!”

    “别急,我这就带你去见你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