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神帝无敌 > 113.第113章 出大事了

神帝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113.第113章 出大事了

    方府的人今天起得格外的晚,昨晚一夜狂欢,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除了个别几个人,谁也没有离开大厅。

    太阳日上三竿的时候,大厅里的人才陆续醒来,在大厅里东倒西歪地躺了一晚,个个都觉得身体有些疲惫,很多人便起身活动,准备回房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一个家里的管家,快速地走到二老爷方正全的身边,低声地说了几句什么。

    方正全也是酒意方醒,和别人一边说笑一边随意地听着,突然,他的头猛然转向那位管家,声音也放大了几度:“什么,你说什么?”

    那管家吓了一跳,还是压低了声音,对着他复述了一遍方才的话。

    方正全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眼紧盯着刚刚做起来的方正道。

    “二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样的表情?”方正道疑惑地问道。

    “这、这,大哥,方才接到消息,昨晚云天酒醉之后,恍恍惚惚地离开了,今天才有人回报,说他好像往内眷的方向去了。”

    “内眷?”大家眨了眨眼,突然轰地一声乱了起来。

    “内眷,他怎么可以去内眷的住处?”

    “这不乱了吗,怎么没有人及时报给我们?”

    “得马上去看看啊,把他揪出来!”

    方正道看着面露急色的方正全,心中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正全,你跟大家先等着,我去看看吧!”

    “不行,大哥,如果云天这小子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我们怎么能够置之不理,更何况如果他真的做出来了,我们也要执行家法,需要现场断诀,大家都要去的!”方正全一阵坚持。

    方正道心中暗骂,却也只能无奈地应允,想了想自己的女儿还在宗门,应该发生不了什么大事,至少不会让自己丢颜面吧。

    不过当一行人走到内眷的住处,沿着地上被扯掉的碎片向里走的时候,方正道的脸色沉了下来,因为这条路分明是通向自己的妾室的住处啊!难道说,昨天一晚上,自己哪个混蛋妾室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这事越想越有可能,方正道的脸沉得如同锅盖。

    可此时已经没有了回旋余地,一大票长老啊护法啊跟在身后呢,自己也不能让这些人站在这里,光一个人进去吧。他只能是黑着脸,当先引领着大家往里走。

    方德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最喜欢的红牌姑娘终于答应了他,而且还留在了方家,留在了他的宅院内,似乎晚上两人还做了不少游戏,一直对他若即若离的小红姑娘昨天竟然一直笑脸陪着他,让他有种如坠雾中的感觉,那感觉那个美呀,尤其是当一直期盼着的事情降临的时候,当那个一直让他迷醉的美女如今就和自己并排躺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整个身子都爽的透透的,这不,现在他还有这种感觉,红牌姑娘还躺在他身边,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低微的呼吸,真是温暖啊!

    “嗯,不对啊,小红怎么可能来我这里?”方德自己知道自己有几寸钉,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真的看到一蓬乱发遮挡在胸前,他拨开长长的乱发,恰好能看到躺在他身边的那个同样酣睡着的人。

    “真不错诶,是谁呢?”方德将那人的头缓缓地抬了起来,充满了期待地看去。

    那人妩媚的面容呈现在了他的面前,方德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他大叫一声向后退去。

    “哎我的妈诶!”

    此时正好那女人也被他的动作惊醒,迷迷糊糊仰起头,一边问道:“阿浩,什么事啊?”

    可当她看到面前那张惊恐的脸的时候,也是一下子愣住了,紧接着发出了一声尖叫。

    方正道等一行人气势汹汹地杀奔妾室的住处,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一声尖叫,方正道脚一歪,差点闪了腰,连忙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而方正全也是随后跟上,高喊一声:“云天,看你往哪里跑!”

    紧接着又是几个人冲进来,个个奋勇争先,抱着一睹春光的喜悦心情。

    不过方正道和方正全一进去就愣在了那里,后面几个人险些和方正全撞在一起。

    “怎、怎么是你们?”方正全的声音都变了,而方正道则是一脸的阴沉。

    “秦月氏,把衣服给我穿起来,到后院说话!”方正道的声音阴冷如地狱里冒出来的,让在场的人都感到了一丝阴寒。

    那秦月氏自知不妙,哭哭啼啼地躲在被里穿衣服去了。

    三老爷方正珣站在那里愣了好半天,才一个健步冲过去,对着方德来了一记重重的耳光。

    “小畜生,你居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爹,不是我啊,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德捂着脸,哀嚎道。

    “穿好衣服,跟我出来!”方正珣焦躁地道。

    片刻之后,哭哭啼啼的秦月氏和同样哭哭啼啼的方德跟待宰羔羊般的站在后院诸位老爷面前。

    “说,是怎么回事?”方正道冷冷地说道,不过谁都知道,一向以笑面著称的方正道能变成这个模样,显然已经是发飙的前兆了。

    “老爷啊,冤枉啊,我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我昨晚还以为是你来了呢,当时根本没开灯,我没看出来啊!”秦月氏一下子跪在地上,一边叩头一边哭嚎着。

    “爹,我也是冤枉啊,我也什么都没做,昨天不知道是谁引着我走到这边,放我进去的,我昨晚喝多了,后面的事什么都不知道啊,但我真不知道是婶娘,我真没想到那人会把我带到这里啊!”方德这时候回过神来,也是趴在地上拼命地磕头。

    方正道深吸了一口气,冷笑了一声道:“你们都冤枉,难道说不冤枉的是我?”

    两人闻言身子一颤,又是连连叩头,方德脸色煞白,额头都磕破了。

    “大哥,这事有蹊跷啊,嫂子不是那样的人,方德这小畜生也不是那胆大包天的性子,这里面还是有问题啊!”方正珣突然开口道。

    “有什么问题,人证物证俱在!”方正全冷冷地说道,此时他也有些忐忑不安,事情出乎了他的预料,怎么计划好的事,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呢?他不敢在任由这事情推演下去,否则的话,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为今之计,只能是将屎盆子扣在秦月氏和方德头上,尽快将这事了解了的好。